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327章 唐悠悠太有心机了

    前台对唐雪柔也算是非常的熟悉的,因为,这几年时间里,唐雪柔来这里的次数非常多。



    每一次来,她都骄傲的就像孔雀似的,目中无人的从大厅走过去。



    此刻,唐雪柔第一次觉的自己彻彻底底的被清除在季枭寒的大门之外了。



    “唐小姐,你别生气,这门禁是人事在管,你有什么不满和抱怨,可以去人事部问问。”



    “就是啊,找我们撤气也没用啊,我们可没有什么权力。”



    前台几个美女,对唐雪柔的骄傲早就看不惯了,此刻看到她受挫,一个个心里也都痛快了一些。



    唐雪柔这才意识到自己不如以前了,她只好放缓了语气,露出真诚的微笑:“那麻烦帮我助一下总裁助理的办公室电话,我找季总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说的,关于他女朋友的过去!”



    唐雪柔知道自己如果不把话题说出来,季枭寒也没什么心情见她。



    前台听到她的话,一个个都很惊讶。



    季总现在的女朋友她们也知道是谁,听说是唯意设计公司的一名设计师。



    “拜托了,这件事情,真的很重要!”唐雪柔立即拿出她的演技来。



    一名前台还是帮她拔了电话,几分钟后,一名前台拿着门禁卡站了起来:“季总说愿意见你!”



    唐雪柔眸光一亮,她就知道,季枭寒也绝对不想当一个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的傻瓜吧。



    唐雪柔脚步都更轻快了一些,有些飘飘然的踏进了电梯。



    电梯往上升!



    唐雪柔对这座大楼也算是熟悉,轻车熟路的站在了总裁办公室的大门外。



    抬手,敲门!



    得到允许后,她推门进去。



    霸气恢弘的办公桌后面,季枭寒眸色微冷的坐在黑色大椅上。



    唐雪柔看着这个男人,有片刻的呆滞,这五年里,她每一次来见他,都会觉的又更加心动了。



    男人随着时间的磨砺,那份成熟的气质也突显出来。



    季枭寒看到她,却是五年如一日的冷淡。



    “你刚才说知道唐悠悠的过去?她有什么过去?”季枭寒冷冷的问她,目光如电。



    唐雪柔没想到,男人开口说的第一句话里,就有唐悠悠的名子,这令她真的很伤心。



    看来,季枭寒对唐悠悠的在乎程度,绝对是没有哪个女人可以相比的,真是令人嫉妒。



    “季总,看来,你真的很爱她。”唐雪柔自嘲的笑了起来,随后,悲伤道:“我可不可以问一句,我在你心里,有没有哪一刻,令你心动过?”



    季枭寒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哪怕她忧伤着,可也掩藏不住她眸底的野心和贪婪。



    原来,人与人之间,真的是不同的。



    “如果你是来找我叙旧的,那你可以走了!”季枭寒懒得回答她这种问题,也没有什么意义。



    唐雪柔内心更加的悲伤,不过,她清楚自己今天来这里的目的,的确,她不是来找季枭寒叙旧的。



    她跟他之间,也没有旧可叙。



    她是来这里摧毁唐悠悠的幸福美梦的。



    她要让她从天堂,跌入地狱,听说攀的越高,跌的越重,那这一次,唐悠悠只怕是要被痛死了吧。



    “我给你看两张照片!”唐雪柔赶紧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照片,轻放在了桌面上:“唐悠悠在跟你交往的时候,她是不是没有告诉你,她其实是有一个女儿的。”



    季枭寒听到唐雪柔提到女儿两个字,眸光瞬间冷沉了下去。



    不过,他还是伸手拿起了照片,照片里,唐悠悠正在给自己的宝贝女儿整理着袖口。



    “她的确没有告诉我!”季枭寒眉宇微敛,不过,声音听上去,却是一点儿也不生气。



    唐雪柔听着他冷静的声音,整个人一僵,急急的说道:“季总,唐悠悠她欺骗了你,她都有孩子了,竟然还敢跟你交往。”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季枭寒突然觉的,唐雪柔的脸是很美,但她的内心,真是丑陋。



    唐雪柔表情微呆,下一秒,她立即柔情如水的说道:“因为我爱你,我不想看到你被她欺骗,季总,我这样做,可全都是因为我喜欢你啊。”



    “她的确没有告诉我孩子的事情,可我还是知道孩子的存在,想知道我为什么一点儿也不生气吗?”季枭寒站起来,浑身的气势非常慑人。



    唐雪柔听着他如此平静的说这件事情,整个人都呆掉了,简直不可置信。



    不不不,这绝对不是她想看到的结果。



    “知道我为什么不生气吗?”季枭寒已经逼迫到她的面前,手里捏着那两张照片,下一秒,重重的扔在桌面上:“因为那是我女儿!”



    唐雪柔只感觉双腿一软,整个人都快要站立不稳了,嫉妒,疯狂的嫉妒,快要淹没她了。



    “季总,你说什么?”唐雪柔此刻抖着声音,完全没有了刚才的那份架势。



    季枭寒目光冰寒如霜,重重警告:“如果下次再让我知道你找人跟踪她们母女,再让人把我女儿的照片拍下来四处宣扬,唐雪柔,我会杀了你,记住了吗?滚出去!”



    唐雪柔浑身抖颤了一下,下一秒,她突然觉的自己狼狈之极,没敢再多说一句话,转身就快步离去了。



    走出办公室的门,她才仿佛重新活了过来,惊恐不安的回过头去看那扇紧闭的大门。



    刚才季枭寒说什么?



    唐悠悠牵着的那个小女孩,是他的女儿?



    难道是五年前那一夜,唐悠悠就有了孩子?



    唐雪柔失魂落魄的走进电梯,无力的靠在电梯墙上,整个人像被狠狠的打击了一顿,再没有了一丝欢喜的神色了。



    她刚才的行为,真的叫自取其辱,而这一切,都是唐悠悠害的,这个女人竟然瞒了五年,瞒着那个孩子的任何消息,真的太深的心机了,真是太小看她了。



    唐雪柔把自己今天所受的所有羞辱,都归责到了唐悠悠的身上。



    她真想把这个心机深沉的女人给撕了,难怪她一回国,就难迅速的引起季枭寒的注意,原来她是有备而来的。她故意挑在自己最春风得意的时候,带着孩子回国,然后让孩子认了季枭寒这个父亲,而她这个母亲,就可以趁机上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