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304章 季枭寒,我们结婚吧

    女人那张小嘴,很不老实的警告了他,季枭寒幽眸紧眯了一下!



    理智告诉他,要适可而止,可为什么,他现在只想把理智统统抛弃?



    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香气,犹如春天山谷里的幽兰似的,香而不腻,带着微风一般的甜润。



    季枭寒有些贪婪的吸了两口,薄唇往上勾起:“悠悠,你觉的我要后悔什么?儿子女儿都举双手赞成让我们在一起了,如果我们没在一起,他们才要伤心呢。”



    唐悠悠美眸瞠大,这男人真是可恶,竟然拿孩子们的话来压她了。



    她真是可怜,当初,她可以理直气壮的拿孩子们来威胁他,现在,这个威胁力度好像不大了。



    的确,两个小东西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然直接就逼她嫁给这个男人了。



    她的感受,谁在乎?



    “悠悠…,不如,我们来满足宝贝们的心愿?”季枭寒说话之间,薄唇已经靠近她的小嘴,下一秒,几乎毫无自制力的吮住她柔软娇嫩的唇片。



    唐悠悠脑子一空,浑身颤瑟了起来,下一秒,她撑在桌面上的两只小手,都有些虚软无力了。



    她感觉自己要往后掉下去了。



    不过,很快的,一只大手拖住了她的小脑袋,一只大手搂住了她的腰。



    她没有掉下去,反而被男人结结实实的圈入他的怀里去了。



    吻…



    随之而来!



    强势!



    霸道!



    不失温柔!



    唐悠悠呼吸乱了,心也乱了,理智一点一点的被男人的气息给抽走了。



    男人感受到她渐渐的沉沦,大掌也开始有了动作,伸进她单薄的睡衣里…



    “不行…”当滚烫的手指触碰到她柔嫩似婴儿般的肌肤时,唐悠悠突然理智回归,猛的将他推开,然后后背猛撞了一下书桌的边沿,痛的她更加清醒起来。



    “为什么不行?”季枭寒有些受伤的问。



    当他如此沉醉于她的时候,她竟然如此无情的推开了他,这种心里上的落差,只怕任谁都会觉的受伤吧。



    唐悠悠赶紧将自己被他扯上去的睡衣急急的拽下来,惊慌失措的低下头去:“我…我接受不了!”



    “还是因为五年前我碰你的那一次?”季枭寒看着她不像是真的要拒绝他,反而像是她身体有了本能的抗拒,他莫名的感到一丝心疼。



    唐悠悠有些崩溃的撑住自己的半侧小脸,摇头,咬了一下唇片:“我…我想我该去找个心理医生看看!”



    季枭寒俊眸猛的睁大,这么严重吗?竟然还需要看心理医生?



    “悠悠!”季枭寒很自责,也很惭愧,更多的是对她的心疼。



    唐悠悠听到他如此温柔的唤着自己的名子,她抬起头来,美眸里已经布满了泪意:“季枭寒,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我…我就觉的自己好像有病…”



    季枭寒看着她很无措,很惊慌的表情,这一次,他很温柔的把她搂到怀里来。



    唐悠悠靠在他结实的胸口处,轻声的啜泣了起来:“这五年来,我一直都会做一个恶梦,虽然梦里的那个人,不是你的样子,但是…我真的被那个恶梦一直困扰着!”



    “对不起!”季枭寒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让这个女人不再惧怕自己,五年前自己被下了猛药,想必对她造成的伤害,一定是不小的。



    “不关你的事,就算没有你…也会有别人!”唐悠悠痛哭失声!



    季枭寒眸底寒光闪过,声音透着一丝的恼怒:“这一切都是唐雪柔害的,我一定不放过她。”



    唐悠悠沉默着,只有泪不停的往下掉落。



    的确,就是唐雪柔害了她,可是,她又能怎么样?



    难道她要找个人,让唐雪柔经历和自己一样的恶梦吗?



    季枭寒低头,见女人并没有回应自己的话,他有些无奈:“悠悠,你不会还念着跟她的姐妹之情吧,你能不能别这么傻?谁要是欺负了你,你就该报复回去,不能像乌龟一样躲起来!”



    “我没有躲起来,我只是…答应了一个人,不伤害她。”唐悠悠咬住唇,内心对唐雪柔自然是恨怨之极的,可是,她又不能失了情意,她答应过养父,就必须做到。



    “是谁?谁能让你忍下这所有的屈辱?”季枭寒突然很想知道这个人的身份。



    “是唐有康,我一直以为的亲生父亲!”此时此刻,内心的疲倦和悲伤,唐悠悠想告诉他。



    季枭寒眸色微僵,显然是没料到会是这个人。



    “难道他不是你的亲生父亲?”唐悠悠无力的靠在他的胸口,摇了摇头,自嘲道:“那次我不是来求你放过唐雪柔吗?你还骂了我,说我愚蠢,的确,我放过自己的怨恨的人,是很愚蠢,可唐有康却约我去医院,要跟我做DNA比对,仿佛生怕我会继续赖着他似的,为了保住他亲生女儿的名声,他几乎把我推进了一个绝望的深渊,这种人,我以后也不想再见了,放过唐雪柔,是我对他养育之恩的报答,但仅此一次,如果下一次唐雪柔还要



    来害我,我就绝对不会再放过她了。”



    季枭寒很吃惊的低头看着她,她看似柔弱的身体里,竟然还有如此坚强的一面。



    心,更加的疼了起来。



    “如果你不能动手报复唐雪柔,我帮你吧!”季枭寒觉的她承受了太多的委屈,他真的很不甘心。唐悠悠却苦笑起来:“以前她干的事情,我已经跟她一笔勾消了,唐有康就算对我再冷淡,但他也供我读书,抚养了我,这几年孩子们在国外生活的费用,也都是从他那里拿的,你也不要刻意的去伤害唐雪



    柔,只希望你以后不要再理会她就行。”



    季枭寒听到她这样说,内心的怒火才慢慢的消了下去。



    “好吧,既然唐家对你和孩子们都有恩情,那这件事情,我可以不追究了!”



    唐悠悠从他的怀里站直了身体,仰起了头来,望着季枭寒的眼睛:“要不…我们结婚吧!”



    “你确定?”季枭寒有些惊喜。



    “嗯,现在看来,我除了嫁给你,嫁给任何人,孩子们都会有意见了!”唐悠悠无奈的苦笑。



    男人脸上的惊喜一闪而过,情绪失望了起来:“这么说来,你好像是别无选择才答应嫁给我?”“本来就是啊!”唐悠悠真不想伤害他,但这的确是她现在的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