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286章 竟然想依赖他了

    第286章  竟然想依赖他了



    唐悠悠看到了旁边放着的浴巾,赶紧扯了一条下来,将自己裹住,决定就这样先出去吧。



    真希望季枭寒此刻在客厅里!



    唐悠悠暗暗的想着,小心翼翼的推开了门,探出脑袋瞄了一眼,就看到男人手里端着一杯红酒,悠然的靠在卧室的门旁,当她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所有的小以翼翼,全部都落进了男人幽沉晦涩的眼睛里。



    “呃…”唐悠悠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这个男人喝个酒,怎么不在沙发上好好的坐着?竟然靠在门边上。



    季枭寒倒是没料到唐悠悠竟然只围着一个浴巾就出来了,眸底光芒一暗。



    唐悠悠想躲回去,可是,门已经打开了,她要是往后退缩,倒显的她好像心虚了。



    于是,她只好假装镇定的从浴室走出来,然后打算走到旁边的箱子里去寻找自己的睡衣。



    “你…能不能先出去,我得换衣服!”唐悠悠发觉男人竟然没有要走开的意思,她只好出声提醒他。



    季枭寒薄唇微微勾了起来,声音低沉:“悠悠,你就这样走出来,知道对我的视觉冲击有多大吗?”



    唐悠悠没料到他竟然直接就说这个,小脸骤然一红,羞恼道:“我忘记拿睡衣进去了!麻烦你出去!”



    “这好像…是我的房间吧!”季枭寒眉宇微挑,非但没有往外走,反而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走到她的面前,慵懒的坐到了床上去。



    唐悠悠对这个男人的厚颜无耻,早有领教,她只好低头,在箱子里翻找出了自己的衣服,抱着就往浴室跑去。



    季枭寒看着她落荒而逃的样子,嘴角上扬的厉害。



    这个女人胆子小,而且…很容易害羞。



    唐悠悠在里面把睡衣换好后,再一次出来,季枭寒已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了。



    “放心,我什么都没有看见!”季枭寒瞬间变成了君子,耸耸肩膀。



    唐悠悠听到他这么说,更加的羞赧起来:“你看见了也没关系,反正我也不会掉块肉。”



    季枭寒没料到她竟然会这样回答他,还以为她会很生气呢。



    “是吗?那下次不如就让我再多看几眼,反正你也没有损失。”季枭寒邪肆的说道。



    唐悠悠撇了一下唇角:“你别得寸进尺!”



    “我也可以让你看!”



    “季枭寒,你正经一点行吗?小心让孩子听见了!”



    季枭寒不以为然道:“他们还小,听见了,也不懂我们在聊什么。”



    “女儿也许不懂,儿子可不一定!”唐悠悠觉的儿子有时候,真的懂的比她还多。



    季枭寒一想到儿子那鬼精灵的小模样,立即抚额:“你有没有特别的培养过儿子?还是他天生就是这么的精明?”



    “我哪有时间培养他啊。”唐悠悠自嘲起来。



    “那看样子,这小子的聪明,是遗传的,肯定遗传了我的!我小时候也很精明。”季枭寒得意洋洋的说道。



    唐悠悠不以为然的轻哼:“希望他遗传的都是你的优点!”



    “我没有缺点!”某人自负十足。



    “你最大的缺点就是不懂得尊重人,还有自负!”唐悠悠气恨恨的咬牙。



    季枭寒立即站了起来,健躯往她步步逼近:“悠悠,你说这话,可得负责,我什么时候不尊重你了?”



    “刚认识那会儿…”



    “那个时候,我正在气头上,因为,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偷生了我的孩子,我也很震怒,你该理解我才是。”季枭寒一脸辜状。



    “你不是说自己很聪明吗?你不用脑子想一想啊,我一个人能生下你的孩子?”唐悠悠看到他步步紧逼过来,她下意识的往后退去,这个男人非要靠的这么近说话吗?



    这是什么恶习啊?



    “我就睡过一个人,一直以为那个人是唐雪柔…”



    “你凭什么认定是唐雪柔?”唐悠悠一听到这个名子,瞬间就恼火。



    季枭寒知道她生气,所以语气才更加的温柔:“那天早上,我派了人过去找你,为了保证不会弄错,我还特意留下了一块腕表和一件西装外套,当陆清带着人赶过去的时候,那房间里只有唐雪柔,她的手里拿着表…”



    唐悠悠听到这里,浑身都气的发抖:“唐雪柔母女太可恨了,她们那天把我打昏后,是想找个男人来毁了我,唐雪柔后来进那个房间,肯定就是想确认我有没有被男人糟踏过…”



    说到这里,唐悠悠眼眶都红透了,回想到过去自己屈辱的过往,她真想将唐雪柔母女狠狠的扇几耳光。



    “既然唐雪柔那么伤害你,你为什么后来又要来求我放过她?你有什么苦忠吗?”季枭寒看到她气的快要哭了,只感觉心疼,忍不住的想到她后来反常的举动。



    唐悠悠咬住了唇,不想说!



    “告诉我,是不是唐雪柔又威胁你了!”季枭寒一看到她咬唇的举动,就莫名的心疼。



    唐悠悠摇了摇头:“没有,她没有威胁我,替她求情,是我自愿的!”



    “这说不过去,你恨她,你不该为她求情的。”



    “是我爸爸来找我的!”唐悠悠自嘲道。



    季枭寒眸色微微眯了起来:“据我所知,你跟你爸爸的关系也很淡!他让你帮忙,你就帮?你可真是大孝女。”



    唐悠悠美眸往上看去,对视着他的双眼:“你别问了好吗?”



    季枭寒发现她眼眶里盛着泪,很是凄迷,也很悲伤。



    心猛的一震,他不明白为什么她会有这样的神情。



    “好,你不说,我就不问了!”季枭寒可以肯定,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她不愿意说的苦忠。



    “你先坐一下,我要去洗个澡!”季枭寒手指轻柔的摸了摸她的脑袋,就像摸女儿似的,带着一丝的宠溺。



    唐悠悠呆住!



    男人已经迈步朝着浴室走去了。



    唐悠悠回过头去,呆望着男人那高大的背影,莫名的,有一种想要立即向他倾诉自己所有苦忠的冲动。



    为什么?为什么她会生出这样的冲动?



    这个男人一点一点的将她的心防击溃,她原本以为自己会恨一辈子的男人,最后,竟变成了她想依靠的人了,她是不是病的不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