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279章 我们不般配

    第279章  我们不般配



    一辆加长型轿车,出现在机场门口,一行人坐进了车内,车子朝着X国首都最豪华的七星级酒店驶去了。



    “小睿,你也眯一下吧,一会儿还有精神去玩!”唐悠悠对旁边小脸疲倦的儿子说道。



    “嗯!”唐小睿也不想顽强了,直接趴在妈咪的怀里,闭上眼睛休息去了。



    慕时夜看着窗外的天空,感慨道:“裴安欣今天下午就能结束工作回来了,我跟她说了,我跟孩子在X国,不知道她会不会过来跟我们汇合。”



    季枭寒看着好友脸上再没有那种春风得意,自以为是的洒脱感,不由轻笑:“我没想到你对裴安欣的感情藏匿的这么深,以前问过你,你还骗我们,说你早就不爱她了。”



    “你也是男人,男人最喜欢口是心非了,你懂的!”慕时夜一棍子打翻一船人,而很显然,季枭寒也在这船上。



    唐悠悠美眸朝季枭寒看过去,鄙视的表情,写在脸上。



    季枭寒无语极了,低声纠正:“我可没有口是心非,我喜欢就是喜欢,不想躲躲闪闪的,像个贼似的。”



    慕时夜白了他一眼,季枭寒还真是一个不吃亏的人,他骂他口是心非,他直接骂他是贼。



    果然还很有季枭寒的强势性格。



    唐悠悠听到季枭寒的话,发觉他的确有什么就说什么,对她说的那些甜言蜜语,还真是够直接的。



    “悠悠,他跟你表白了吗?”慕时夜立即笑眯眯的询问唐悠悠。



    唐悠悠雪白的小脸立即就红了起来,低着头,不说话。



    季枭寒立即护着自己的女人:“你别问的这么直接,她脸皮薄,你这样问,她会吃不消的。”



    慕时夜立即哦了一声,心知肚明了。



    唐悠悠瞪了季枭寒一眼,谁要他护了。



    到达酒店,顶层的总套套房,开了两套房!



    慕时夜带着女儿住一套,唐悠悠一家四口住一套。



    总统套房带着一个套间,两张床,唐悠悠一开始听到只两间房的时候,她心里咯噔了一下。



    不过,当踏入房间里才发现,完全是自己想太多了。



    “把孩子们放到床上睡一会儿吧,我们也稍作休息!”季枭寒低声说道。



    唐悠悠点了点头,两个人各抱一个睡着的孩子,轻柔的放在床上。



    小家伙也是真累了,由其是唐小奈,在飞机上又唱又跳,闹腾的很欢乐。



    此刻放她到床上去,她都没啥反映了,一沾床,抱着一个枕头,呼呼大睡起来。



    “你到旁边的床上去睡吧,我睡沙发!”季枭寒看着她小脸也布满了倦意,有些心疼。



    唐悠悠也没有跟他客气,直接走向房间,把外套解开了,就躺了下去。



    季枭寒却并没有立即去沙发上躺下,而是倚靠在门旁,眸色沉沉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娇小女人。



    唐悠悠虽然合着眸,但还是能感觉到一道很火热的目光在看着自己。



    她赶紧掀开眼睛,就对上男人那略带晦涩的目光。



    “要喝杯红酒吗?”男人语气带着一丝慵懒的邀请。



    唐悠悠其实此刻也没有多想睡觉,听到他的提议,她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其实,她不想说自己其实偏爱红酒,但在国外,经常会借红酒来刺激灵感,导致她对红酒有一种过份的依赖感。



    “好啊!”此刻,气氛正好,男人嗓音又透着一丝的诱惑力,唐悠悠发觉自己好像没有拒绝他的必要了。



    季枭寒以为她会一口拒绝,因为,他被这个女人拒绝的次数太多了,导致他都不敢抱希望。



    可令他意外的是,她竟然答应了。



    “我去开瓶酒!”季枭寒眸色含着一抹笑意,打开酒柜,从里面挑了最好的一瓶红酒。



    唐悠悠其实心情很紧张的,刚才她说要去睡觉,无非是不想单独和这个男人大眼瞪小眼的坐着。



    此刻,她走出来,看到男人动作娴熟的将一瓶红酒打开,然后分别倒在两个玻璃杯内。



    “过来!”季枭寒抬眸,目光含着柔情,声音低哑,透着蛊惑人心的魅力。



    唐悠悠咬了一下唇,走到他的面前,接过他递来的红酒。



    “偿偿!”季枭寒手里端着,却没有先喝,而是看着她喝。



    唐悠悠只好端杯喝了一口,轻声赞道:“味道很好!”



    “看小家伙累成这样,只怕要明天一早带他们去游乐场玩了!”季枭寒随口找着话题聊。



    “嗯!”唐悠悠低头应着。



    “晚上想吃什么?我让陆清去安排…”男人此刻完全宠溺模式全开。



    “随便!我吃什么都行的!我又不挑食!”唐悠悠小脸莫名的又红了起来。



    天啊,这个男人为什么连吃饭这种小事,都还要来问她,她的意见,对他来说,有这么重要吗?



    “吃东西不挑,那男人呢?你挑吗?”季枭寒眸色深深,透着一抹玩味的笑意。



    唐悠悠喝酒的动作微滞,美眸扬着,与他对视,答的很肯定:“当然要挑,你以为我是很随便的女人吗?”



    “那你觉的我行吗?”季枭寒薄唇扬起,故意诱她回答这个问题。



    “你…你不行!”唐悠悠看着他眸底那得瑟的样子,故意要气气他。



    “我哪里不行?”季枭寒略微失落,语气也低沉了下去。



    “哪里都不行!”唐悠悠很是打击他。



    季枭寒果然被打击的俊脸惨白,他上前一步,几乎要贴到她:“你没有一一的试过,怎么知道不行?”



    唐悠悠眸色一慌,想要往后退去,已经来不及了。



    纤细的腰,已经被男人伸出来的结实手臂圈住了,季枭寒使坏的将她往自己的怀里带了过来。



    “如果就这样被你否定了,我会觉的很冤枉的,不如,你试一试,再给我答复如何?”男人声音低哑之极。



    唐悠悠要疯掉了,这个男人又来了!



    “我可没有冤枉你,你对我来说,的确不合适,你身份钱财都狠狠的辗压了我,我哪什么来跟你配对?古人结婚还讲门当户对呢。”唐悠悠此刻大脑空白,自己说了什么,下一秒都要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