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276章 无法呼吸了

    第276章  无法呼吸了



    季枭寒被她最后一句话,惊的眸光暗沉了下去。



    他压低声音问:“你什么时候看过?嗯?”



    尾音上扬,显示着男人略有些危险的语调。



    唐悠悠没想到他竟然还要追根问底,她只好微微仰了仰下巴,轻描淡写道:“我指的,又不是你的,你慌什么。”



    唐悠悠说完,就转身往楼上走去,季枭寒俊脸瞬间罩了一层的寒霜。



    这个女人难道不知道,就因为她看的不是他的,他才慌了吗?



    季枭寒脚步瞬间就沉了起来,一双深不可测的眸子,紧盯着女人的背影,暗自咬了一下牙。



    他已经在自动脑补了这个女人所说的那个人是谁了,是那个陆辰轩吗?



    该死的,他的身材怎么可能跟他比?



    上了二楼,唐悠悠推开他的房间门走了进去。



    季枭寒跟了进来,将房门关的有些用力,很明显的,季大少,吃醋了?



    醋意直接就写在俊美的脸上,他径直走到旁边,找到自己的手机,打开,找到一个闻新的页面,递给她:“自己看!”



    唐悠悠有些呆愣,伸手接了他的手机,看到上面竟然有好几个镜头,都是昨天他们在逛商场的照片。



    “这…这个怎么也被报导了?”唐悠悠惊讶之极。



    季枭寒已经当着她的面,直接把蓝白色的运动T恤直接给脱了下来,随手扔在旁边的沙发上。



    淡淡道:“我让人拍的!”



    唐悠悠愕住,美眸朝他望过去的时候,就看到了男人雄性十足的结实身躯。



    刚运动过后的男性身体,还有些汗湿,但却让那健康的肌肤更显出了光泽度。



    季枭寒毫无忌讳,直接转过身来面对着她,胸胸壁垒分明的坚实,以及八块腹肌下面人鱼线延升下去的地方,每一处,都散发出了男性最挑人的魅力。



    唐悠悠突然就感觉一双眼睛无处安放,呼吸也为之的急促了起来。



    “那个…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啊,有意义吗?”唐悠悠神情紧张了起来,雪白的肌肤上,泛起了桃花般的绯红,说的话,也不利索了。



    这个男人在干嘛?



    这是在挑战她的神经吗?



    真过份。



    身材好了不起啊!



    季枭寒看着她紧张的脸蛋发红的窘样,薄唇这才满意的勾起微笑:“当然有意义,这不就是证明我们感情稳固吗?让那些乱说话的人自打脸面,这就是最好的报复手段。”



    “可…我根本不在乎…”唐悠悠虽然在努力的强迫自己把目光从他结实完美的身躯上面移开,可是,整个房间里,最吸引人目光的就只有他了,所以,她还是移不开,眼睛暗搓搓的在男人的身上狠狠的盯了好几眼,说的话,也言不由忠起来。



    “我在乎!”男人嗓音透着低哑,在唐悠悠毫无防备之下,已经走到她的面前。



    高出她一个头的男性身躯,以绝对的压迫优势,令唐悠悠心脏都快停跳了。



    男性身体里散发出来强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令唐悠悠有一种想室息的感觉,她立即转身要走。



    男人却先一步的轻轻握住她的手腕:“我不想看到有任何的负面消息。”



    “那…我该跟你说一声谢谢吗?”唐悠悠鼓起勇气抬头,望进他那双深邃犹如暗夜的眼睛。



    季枭寒好看的薄唇微微挑了起来:“如果你想说,我不拦着!”



    唐悠悠真的要被这个男人给逼疯了,她现在哪里有心情跟他说谢谢,他已经让她的大脑都空白了。



    “孩子们在吃早餐,我得下去…”



    “孩子们应该要早点学会独立,哪怕吃饭这种事情…”男人声音早就暗哑的不像话了,俊脸微微倾下,试探着,想要寻找她柔润的唇片。



    唐悠悠整个人僵成了雕塑,呼吸都快要停掉了。



    突然,男人抓住她的手,往他的健唐坚硬的肌肤上贴去…



    唐悠悠吓的赶紧将手缩了回去,似乎没有这种胆量。



    也就在这个时候,薄唇已经夺去了她的呼吸,贪得一个吻。



    “季枭寒,你别这样!”不过是一个蜻蜓点水的吻,就被唐悠悠迅速的推开了。



    “你赶紧换了衣服下来吧,孩子们似乎很期待这一次的旅行。”唐悠悠急促的往后退了几步,低着脑袋,急急的说道。



    “你呢?”季枭寒并不生气被她推开,反而就那么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语气低沉的问她。



    唐悠悠呆了一下,努力的镇定了一下呼吸:“我期不期待,对你来说,重要吗?”



    “当然很重要,虽然这一次是带孩子们出去玩,但你是他们的母亲,你的意见,对我同样重要。”季枭寒诚意十足,嗓音也充满着温柔。



    唐悠悠只好羞红着脸说道:“如果是去玩的话,谁不喜欢呢?我当然也喜欢。”



    “那我们可得好好的玩了!”季枭寒在听到她的回答后,瞬间满足了。



    唐悠悠不想再跟他说下去了,总感觉这个男人太邪恶了,也太危险了。



    这种感觉,不是因为他会像野兽似的扑向自己,把自己咬伤。



    而是自己内心深处,因为他的存在,而惴惴不安,仿佛下一秒,就要陷入他的深渊里,万劫不复。



    那是来自灵魂最深处的颤抖,唐悠悠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所以,她害怕!



    但她知道,其实自己的一只脚,早就踏进去了。



    唐悠悠满面羞红的下了楼,没想到就看到慕时夜推着个婴儿车走进了客厅。



    “哟,悠悠,你脸怎么了?季枭寒又捉弄你了?”想到那天在阳台上,被他不小心抓了一个正着后,唐悠悠逃掉的样子,此刻在慕时夜看来,只怕又是季枭寒干的坏事。



    唐悠悠没好气的瞪他一眼:“你能不能正经一点啊,我们一会儿要出国去玩,你要去吗?”



    “我?当然要去啊,这么好玩的事情,我跟我的宝贝女儿,怎么可以错过呢?是不是啊,橙橙?”慕时夜现在把这个女儿当成宝贝似的,带的小心翼翼的。



    “爹地,我要玩!”小家伙含糊不清的吐着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