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272章 承认他有病

    第272章  承认他有病



    唐悠悠皱着眉儿,她也不清楚男人喝醉酒到底是个什么状况,但她感觉,季枭寒此刻的状况,似乎有点严重,怎么感觉他连坐直的力气都没有啊?



    大半个身子都靠到她的身上来,她都快要站不稳脚跟了。



    “季枭寒,你先躺着吧,我叫元叔过来,让他打个电话给你的私人医生,叫他过来给你开点药吧,你这样好像快没命了。”唐悠悠一边吃力的扶着他的健躯,一边开口说道。



    季枭寒一听到她竟然要让元叔叫医生,瞬间就坐直了身子,立即抬手:“不用了,我就是有些累,睡一觉就没事的。”



    唐悠悠看着他突然状况变好,一双美眸在他的脸上扫过,季枭寒怕被她看穿自己的不怀好意,抬手,继续摁他的眉心,然后顺便发出一声低吟声,显示他此刻头痛难受。



    只是,他并不知道,他这略带着痛苦的低吟,听在唐悠悠的耳边,却像是有一股电流,从她的神经眉稍划过,她整个人有些呆掉。



    她万万没想到,男人这样低叫的声音,竟然会给人一种意马心猿的感觉。



    “你真的没事吗?要不,我还是去找一下元叔…”唐悠悠心浮气荡,站起来,就打算去叫元叔。



    却没想到,男人长臂一伸,力道不轻的扣住她的手腕一扯。



    唐悠悠整个人都直接扑向他,轻易的就把头痛欲裂的季枭寒给扑倒在床上了。



    季枭寒的头,不轻不重的磕倒在床上,只感觉脑袋更嗡嗡作响起来。



    可下一秒,他发现,有一个润润的东西,贴在他的下巴的位置,他幽沉的眸子瞬间睁大。



    就看到唐悠悠的唇片,正紧贴在他坚毅性感的下巴位置。



    “唔…”唐悠悠也没料到自己刚才被他一扯过后,竟然会直接把他给扑倒了。



    此刻,她纤弱的身子,就贴在他健实的身躯上面。



    不过,她体重太轻了,季枭寒一开始也没察觉到。



    此刻,睁开眼,就看到她整个人都趴在自己的怀里,嘴唇还亲着自己的下巴。



    如此良辰美景,让季枭寒瞬间低浑的笑出了声来。



    唐悠悠这才惊慌失措的想要从他的身上赶紧爬起来。



    可是,她越是慌,动作越是笨,爬了好几次,又都跌了回去。



    直到,男人伸手圈住她的小身板一个翻滚,以天地主宰之势,把主导权给夺了回来。



    唐悠悠一声低呼,整个人都呆掉了,就感觉男人那结实的身躯,沉重的犹如一座山,把她压置的动弹不得。



    “季枭寒,你干什么?走开!”唐悠悠小脸瞬间就窜红了起来,突然觉的这个男人真的太可恶了。



    枉费她刚才竟然还关心他醉酒后,身体不适,没想到,他现在竟然还有力气耍流氓行为,真想撇下他不再管他了。



    “放心,我现在头痛的要爆炸了,没力气对你怎么样。”季枭寒不是没力气,只是不敢乱来,所以,他只好强压着要将她衣服撕开的冲动,一个翻身,倒在她的身边,继续闷哼着。



    唐悠悠迅速的爬了起来,然后决定,不给这个男人洗脚了,就让他这样睡着吧。



    唐悠悠把水端回浴室倒掉,走回来的时候,看到男人突然侧过了身,略显高大的身躯蜷缩在了一起。



    唐悠悠整个人都呆掉了,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会是这样的睡姿?



    听说,侧着身子,蜷缩着睡的人,一般都是从小就欠缺安全感的表现。



    说实话,她也喜欢这样睡觉。



    可是,她没想到,季枭寒也喜欢。



    他这种出身贵族的大少爷,怎么可能会欠缺安全感?



    唐悠悠觉的意外极了。



    她想就这样离开,不再理会季枭寒,可是,元叔的话,又令她不太放心,于是,她只好坐到旁边的沙发上,拿了一张薄被盖着,恍恍惚惚之中,也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她仿佛听到有个声音在喃语。



    她惊醒了过来,立即从沙发上坐直,就看到侧身睡在床上的男人,竟然像在做一场恶梦。



    “别走…别离开我…我不能没有你…”



    “求求你…不要丢下我…”



    唐悠悠整个人都呆掉了,急急的走到床边,就看到季枭寒又在说梦话。



    她记得,之前有一次,在客厅的沙发上,季枭寒也喝醉了酒,说的好像也是这些话。



    他梦到了谁?是哪个女人吗?



    一个对他来说,非常重要的女人。



    她离开他了吗?竟然让他每一次喝醉了酒后,就会说这种梦话。



    唐悠悠看着他高大结实的身躯都好像在不停的震颤着,肯定那个恶梦,令他非常的害怕。



    “季枭寒…”唐悠悠知道在恶梦中的人,是很脆弱的,也很恐惧的,所以,她想把季枭寒吵醒。



    不管令他念念不忘的是哪一个女人,此刻,唐悠悠只想让他赶紧醒过来。



    当她的手指,碰触到他的手臂时,男人几乎又是本能的将她的手腕狠狠的一捏。



    “啊…”唐悠悠还是没有学乖,上次手腕被他捏出了痕迹,这一次,她只感觉整只手都麻掉了,要废的感觉。



    “季枭寒,你放手…放开我!”唐悠悠发现男人抓住她的手之后,竟然也没有醒过来。



    反而抓的她死紧死紧的,几乎要拧断她的手,她立即怒叫起来,下意识的,张嘴对着他的手臂就狠狠的咬了下去。



    男人受痛了,这才猛的睁开双眼,黑暗中,听到女人痛呼的声音,他猛的松手。



    唐悠悠一个颤瑟,整个人往后倒退几步后,跌坐在地上。



    季枭寒的双眼,适应了房间里昏暗的灯光,才发现,自己早就浑身汗湿,再去看地上坐着的那个女人,也是小脸发白,正用力的揉搓着她的手腕。



    “悠悠…”他低沉的喊着她的名子。



    “你有病吧!”唐悠悠简直要气疯了,连接着两次,他都在她同一只手上造成一样的伤害。



    季枭寒略有些疲倦和痛苦的坐了起来,一只手撑着额头,嗓音低哑:“是,我有病…”



    唐悠悠美眸猛的睁大,难于置信的看着他,这个骄傲的男人,他竟然还承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