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271章 季少醉了

    第271章  季少醉了



    唐悠悠犹豫了半天,也没有踏出房门半步,因为,她听到门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像是有人搀扶着季枭寒上楼的。



    陆清的声音响了起来:“元叔,一会儿你多照顾一下少爷,今晚来的是几个非常重要的客人,少爷就多喝了几杯。”



    “好的,我会照看好少爷的,你也先回去休息吧,很晚了。”元叔答应着。



    唐悠悠站在房门口,贴着门,听着元叔和陆清的对话,才知道季枭寒竟然喝醉了酒。



    陆清离开后,元叔突然来敲她的房门。



    把唐悠悠给吓了一跳。



    她紧张不安的将房门打开,元叔一脸恳求的望着她,轻声说道:“唐小姐,孩子们都睡了吗?”



    “睡下了,有事吗?”她故作不知情的问。



    “哦,少爷好像喝多了酒,唐小姐,能不能麻烦你帮我照顾一下少爷,我有点感冒,不太方便照顾。”元叔不愧是季枭寒的心腹管家,这个时候,他觉的,把照顾少爷的事情交给唐小姐,再合适不过了。



    相信少爷也不希望他一个老头子去照顾的吧。



    “我?”唐悠悠脸色微微一呆。



    “是啊,唐小姐,麻烦你了,就当我这个老头子求你了!”元叔不遗余力的表演着。



    唐悠悠怀疑的打量了元叔几眼,最后,她只好免强答应下来:“好,我可以照顾一下他,但我很少照顾喝醉酒的人,不知道要做点什么。”



    “不用做什么,你就给他擦擦手脚和脸,再给他倒杯水喝就行。”



    “哦,行吧!”唐悠悠只好硬着头皮,推开了隔壁卧室的门。



    季枭寒俊脸微微胀红,躺在床上,一只手撑在眉心处,似乎正在忍受着醉酒后的难受。



    唐悠悠一进去,元叔就立即帮她把门给关上了,她狐疑的盯着那被关上的门。



    这个元叔…



    不会又在耍什么花招吧?故意让她过来照顾季枭寒的?



    想到这,唐悠悠真是对元叔有些无语了。



    不过,虽然明知道元叔有故意之嫌,想他年纪这么大,熬夜对身体也不太好,她就当做做善事,帮这一次吧。



    唐悠悠美眸朝着床上的男人打量了几眼,然后跑进了浴室里,拿了手帕,沾湿了热水,回到床边。



    可是,她又犯难了。



    愣了一秒后,她就弯腰,拿着温热的毛巾,对着男人那张俊脸上轻轻的擦了去。



    “嗯…”男人似乎不太喜欢被人碰他的脸,大手猛的扣住了她的手。



    “啊…”唐悠悠没料到男人竟然会来这么一招,把她给吓的低呼一声。



    听到这个声音,季枭寒紧合着的眸子,缓缓的掀开,酒醉后那双眼,略带着赤红,但光芒却是半分不减,就那么灼灼的盯着头顶上方那张被惊吓的小脸。



    “悠悠?”他骤然低喊出她的名子,有些不敢置信,此刻替他擦脸的人,会是她。



    “是元叔让我来帮你的,你先放手行吗?”唐悠悠小脸莫名的有些滚烫,由其是当听到他喊自己的名子时,自己以前经常嫌弃的名子,在他喊出来,竟然也变得好听了起来。



    “你为什么愿意帮我?”男人看似醉酒的神态,但问出的声音,却似乎还有几分的清醒。



    唐悠悠愣住,不想答他这句话,只低声道:“快放手!”



    “告诉我,为什么愿意照顾我?”季枭寒却不放,反而非逼迫着她答出一个所以然。



    “因为你是我孩子的父亲,这理由够吗?”唐悠悠急促的答道。



    扣在手腕处的那只大掌,掌心灼热,烫的她心慌意乱了起来。



    “不够,你不是讨厌我吗?”季枭寒觉的那个理由,他不喜欢。



    唐悠悠眉心拧了一下,另外再想出一个答案:“因为你今天下午给我花了很多钱,买了很多的东西给我,于情于理,我也该报答你!”



    “这个理会,我更不爱听!”季枭寒霸道的薄唇微抿。



    唐悠悠呆掉了,那这个男人到底想听到什么样的理由啊?



    “季枭寒,你再不放手,我就不侍候了!”唐悠悠也是有脾气的人,这个男人已经在挑战她的底线了。



    季枭寒听到她说不的时候,大掌已经快速松开了,声音软了几许:“好,我不乱来,你别走。”



    唐悠悠见他总算是放手了,暗呼了一口气,一抹,额头全是汗了。



    她继续给季枭寒擦拭面容,可是,这个男人的一双眼睛,却像裹着火似的,一眨不眨的紧盯着她,看的她心更乱了。



    “你看着我干什么?”唐悠悠真的服他了,这样盯着人看,是很不礼貌的行为,他不懂吗?



    “自然是因为你好看!”男人嗓音透着一丝邪气的答。



    唐悠悠小脸蓦然的一热,转身就往浴室走去,再次出来的时候,她的手里多了一个盆子,里面积了热水:“你能自己坐起来吗?洗个脚!”



    季枭寒倒是没料到她竟然愿意帮自己洗脚。



    “悠悠,你对我真好!”他发自内心的说。



    唐悠悠嗔了他一眼:“我对你好,也是看在钱的份上。”



    “我知道你不是势利的女人,说这谎,不过是掩饰你对我动心的感觉。”季枭寒略有些得瑟的说。



    唐悠悠真想把这一盆水直接泼过去,这个男人是不是醉的厉害了?



    乱说什么大实话啊,不知道她脸皮薄吗?



    季枭寒几次想坐进来,可是,却又倒了下去,然后,他摁着自己的头:“我头晕的厉害,能帮我一下吗?”



    唐悠悠看到他几次想起身,又都倒下去了,以为他真的醉的厉害,只好把盆放下后,就走过去,想扶他坐起来。



    可单纯的她却并不知道,这根本就是男人给她设的一个陷阱。



    季枭寒虽然醉了,但是,并没有醉到不醒人事的地步,此刻,他觉的不该错过任何好机会。



    唐悠悠伸手半搂着男人的肩膀,借着劲,将他扶着坐了起来。



    季枭寒大半个肩膀都倚在她的身上去了,手臂碰触到的是女人柔软的地方。



    季枭寒只感觉醉意又更浓了。



    唐悠悠此刻只关心着醉酒的男人,哪里会发现,这个男人根本就是故意占她便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