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260章 暗处的双眼

    第260章  暗处的双眼



    十多分钟后,怀里的小家伙呼吸就越来越均匀了,季枭寒偷偷的瞟了一眼,刚才还闹着要失眠的儿子,此刻睡的无比香甜,不再像个小恶魔,而变成了他的小心肝了。



    季枭寒静静的凝望着儿子那张漂亮精致的小脸蛋,莫名的,想到自己小时候保存下来的那些照片。



    他已经忘记自己年幼时的模样了,但他记得弟弟的样子,好像和小家伙有些相似,但肯定更像自己吧。



    季枭寒轻轻的将小家伙的小身板从怀里移开,轻手轻脚的下床。



    然后打开房门出去,高大的身躯伫在走廊里,两只手插在腰上,开始思索着自己那些旧照片摆在哪个位置了。



    在三楼的杂物房里?



    季枭寒想到这个,立即往楼梯而去。



    推开三楼的杂物房门,季枭寒看着整理有条的一些旧物,瞬间看到了那本相册。



    家里的角角落落,都有佣人每天细心的打理清洁,所以,哪怕他都好几年没有翻动过的东西,此刻也是光洁如新,一尘不染。



    季枭寒拿到那本相册后,把一旁的一盏壁灯打开。



    身穿着睡袍的季枭寒,姿态随意的直接坐在地板上,开始翻看着他儿时的旧照片。



    一张一张的翻过去,年纪越来越小了。



    终于,他看到了自己三四岁时留下的照片,虽然有些陈旧了,但照片里自己像个小傻瓜似的,笑的很开心,旁边躺着一个比他小三岁的弟弟。



    季枭寒眯着眸子,打量着自己儿时的模样,发现,果然跟儿子的样子非常的相似。



    想到这个,季枭寒薄唇一勾,忍不住的轻笑了一声。



    就在他沉浸在照片里的世界时,门被推开,元叔诧异的走进来。



    当看到毫无形象坐在地板上的季枭寒时,他整个人一呆。



    季枭寒也没想到元叔竟然还会上来,顿时从地上站了起来,仿佛做了一件很窘的事情似的。



    “少爷,原来是你啊,我还以是是佣人粗心大意,忘记把灯给关了呢。”元叔也很是尴尬,刚才少爷坐在地板上,毫无少爷形象的样子,会不会被少爷直接擢瞎他的眼睛啊。



    季枭寒一本正经的抬抬手:“元叔,时间不早了,你赶紧去休息吧,我想看点旧东西,灯我会关上的。”



    元叔如获大赫的赶紧往后退去,一边退一边关心道:“少爷,你也早点休息,注意身体。”



    说完后,元叔就冷汗十冒的把门关上,快步的离开了。



    季枭寒所有的兴致,都被突然冒出元叔给打消了,他把相册合上,转身出了门去。



    等到他走到楼梯口的时候,突然看到一抹娇小的身影,低着个脑袋,站在他的房门口。



    半举不举的小手,似乎打算去推他的房门。



    可是,眼看着小手要触到门把手的时候,却又惊慌失措的给垂了下去。



    季枭寒双手环胸,长腿交叠着,闲懒的靠在旁边的墙壁处,有趣又好玩的看着这个女人小脸上那挣扎的表情。



    唐悠悠当然不知道旁边有一双深邃迷人的眼睛正在偷看自己这狼狈的举止。



    可是,她必须问清楚他到底打算怎么做啊,要不要给干妈升职啊。



    不然,明天一早去上班,她该怎么跟干妈说这事?



    她不想让干妈失望,因为,干妈肯定期待了很久。



    唐悠悠两只小手不停的绞在了一起,美眸闪动着紧张的神色。



    可是,她这样做,会不会太主动了啊?



    万一被季枭寒当成笑话,那她以后要怎么在孩子们面前继续保持她的母威?



    季枭寒会不会也把她当成很随便的女人?为了达成目的,不择手段的去主动勾他?



    唐悠悠正左右为难的时候,美眸不经意的往旁边走廊处一扫。



    瞬间就对上一双含笑的眼睛。



    唐悠悠有一种被雷劈的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下一瞬,她转身就往自己的房间跑去。



    “站住!”可她刚跑出去没两步,身后就传来男人略带着命令的声音。



    唐悠悠还真的听话的顿住了脚步,回过头,有些怨气的瞪着他:“你在那里站多久了?为什么不出声?是不是故意看我笑话的?真可恶。”



    “你这是恶人先告状吗?”季枭寒眸光里依旧带笑。



    唐悠悠愣住,牛奶似的雪白小脸,瞬间浮起了桃花的色泽。



    她真的脸红了,红的快要爆炸。



    这个男人还不是一般的可恶。



    竟然就站在旁边看她的笑话,她这次算是把脸都丢尽了。



    就在唐悠悠决定这辈子都不想搭理他的时候,男人快步朝她走了过来,随后,强势又霸道的将她的纤细手腕一扣,拽着她就往阳台的方向走去了。



    唐悠悠美眸瞠大,低头,看着男人紧紧抓住自己手的地方,脚步已经被他强势带着往前走去了。



    “季枭寒,你干什么,放手,我要睡觉了!”唐悠悠已经决定不求他了,还是自尊重要。



    于其被他看轻,还不如保留自己的底气,以后在孩子教育方面,自己好歹还是有话语权的。



    “你刚才不是要找我吗?”季枭寒知道她在乱说,薄唇勾起,语气中依旧带着笑意。



    唐悠悠要疯掉了。



    “我现在突然没事了,你赶紧放开我!”唐悠悠口是心非的说。



    可此刻,她已经被男人拽出了阳台。



    远处是海浪翻滚着的声音,近处,是男人阳刚慑人的气息。



    唐悠悠只感觉后背被男人轻轻的推着贴到了墙壁,紧接着,男人一只手,强势的撑在她的耳边。



    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薄唇勾起的笑,更加的魅力迷人。



    唐悠悠呼吸急促了起来,美眸抬起,看着男人深不可测的眼睛。



    “季枭寒,你为什么要玩弄我?”唐悠悠控诉他的恶行,美丽的眼睛里,瞬间就蒙生了一层的雾气。



    季枭寒微微怔住,诧异又无辜的耸了一下肩膀:“悠悠,我哪里玩弄你了?”



    “你根本就不想答应我的要求,你不过是想看我的笑话,不是吗?”唐悠悠到现在还没有听到他的答复,她怎么能不往坏处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