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223章 答应要保护她和孩子

    第223章  答应要保护她和孩子



    季枭寒还不知道自己踩了她的雷区,薄唇抿了一下,淡淡道:“怎么?还不让说几句实话啊。”



    唐悠悠不想再理会他,蹲了下去,用手把墓碑上的水轻轻的抹下来:“你不知道说实话最伤人吗?”



    季枭寒却不以为然的说道:“那要看说什么实话,难道我喜欢你这种话,也不能说了吗?”



    “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了,赶紧下去吧,我要跟我妈妈说几句话。”唐悠悠烦死他了。



    季枭寒却站着不动,突然,他直接把头顶上的伞给扔在一旁,直接就跪了下去。



    毫无皱褶的名贵西裤,立即浸温了水,把唐悠悠给吓的一呆。



    “我也想跟伯母说几句话!”季枭寒毫不理会砸落在他身上的雨水,俊脸上也立即就蒙了一层的湿气。



    唐悠悠仿佛知道他要说什么,立即想要把他给拽起来:“季枭寒,你别乱说话。”



    季枭寒却伸势把她往自己身边一拽,紧接着,唐悠悠就被他搂到怀里去了。



    “伯母,你在天若是有灵,就让你这个宝贝女儿赶紧从了我吧,我发誓这辈子一定会对她好,还有,你若是知道我们有一双多么可爱的孩子,你肯定也会非常高兴的,望你保佑我事业更上一层楼,孩子健康平安,此生无忧。”



    低沉的男声说完后,季枭寒很有诚意的真的双手撑地,对着墓碑磕起了头。



    唐悠悠整个人都呆掉了,望着季枭寒已经被淋湿的面容以及他的衣服,她的心,猛然的一震。



    他有必要做到这份上吗?



    磕完了头后,季枭寒站了起来,他的膝盖早就湿透,水沿着西裤往下流。



    “我在下面等你,你跟你妈妈好好聊聊吧。”季枭寒说完后,就拿了伞,转身。



    唐悠悠望着他坚定离去的高大背影,一时心慌意乱,六神无主。



    该死的男人,他凭什么让她的妈妈保佑他的事业啊,又不是他的妈妈。



    墓碑前,独留她一人,纤细的身影,静静的跪在地面上。



    她穿的是一套职业装,雪白的膝盖直接碰触到湿润的地板,她的心,也仿佛安定了下来。



    “妈妈,你能告诉我,我到底是谁家的女儿吗?你能不能给我一点启示?”唐悠悠内心悲痛如绞,想到自己不明的身世,她就觉的自己真可怜。



    “谢谢你当初把我买了下来,你待我如亲生孩子,可我却没办法在你的面前尽孝道,希望你在另一个世界能够快乐。”



    “以前,我不知道为人母亲是如此辛苦的一件事情,总爱惹你生气,希望你能够原谅我当初的调皮,现在,我也有了孩子,也做了一个母亲,我深知你当年的艰辛,也感激你对我的耐性,改天,我会带着孩子们过来看望你的,希望你在天有灵,保佑他们平平安安。”唐悠悠说完,也跟着磕了头,站起来,眼眶已经一片的迷蒙。



    唐悠悠下来的时候,季枭寒就站在他车子的旁边,等着她过来。



    看到他,唐悠悠心神一乱,低下头,快步的走向自己的车子。



    高大的身躯却蓦然的挡了过来:“坐我的车吧!”



    “不用,我还要去公司。”唐悠悠红着眼眶,低淡道。



    “你这个样子去?”季枭寒深幽的眸子在她的身上扫视了一下,看到她的套裙也湿了,外套和衬衫也都湿了,还有她的长发。



    “我回家换套衣服再去!”



    “既然要回家,就坐我的车吧,正好,我也打算回去!”季枭寒说完后,不由分说的抓紧了她的小手。



    唐悠悠浑身一颤,反映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坐进他的车子里,他结实的身躯也坐了进来。



    “拿纸擦擦脸!”一只大手,递了一张纸巾过来。



    唐悠悠伸手接过来,擦着自己的脸和眼睛。



    “你母亲是怎么离开你的?”季枭寒好奇的问。



    “车祸…”唐悠悠回答了一句。



    “怎么发生的?”季枭寒略有些吃惊。



    “不知道,就是在回家的路上,跟大货车撞上了,妈妈重伤不治。”唐悠悠闭着眼睛,回忆起了过去那悲痛的事情。



    那年,她才十一岁!



    当她赶到医院见妈妈最后一面的时候,她浑身是血,已经晕目不醒,她也直接哭晕了过去。



    季枭寒能感觉到她颤瑟的身子,那肯定是一段非常悲伤的过往,他下意识的想要去抱抱她,却又想到她说的那些话,他隐忍了,克制着自己的冲动。



    “别伤心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季枭寒低声安慰她。



    唐悠悠点了点头:“我知道,也早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季枭寒还想再跟她聊点什么,却又怕触碰到她的伤心事,只好默然无语。



    但她坐在身边的感觉,令他心安了不少。



    回去的车程,有些慢!



    唐悠悠的心情渐渐的平静了起来。



    就在气氛沉静的时候,突然一个紧急的刹车,唐悠悠整个人就往前倾了去。



    她惊吓了一跳,原本以为自己的头会磕到座椅,却没想到,一只大手伸了过来,挡在她的胸口的位置,免了她这一个灾难。



    “对不起,小少,刚才有个学生骑车乱窜,把我吓了一跳,没伤着吧。”



    季枭寒低沉道:“没事,你好好开车!”



    唐悠悠低头,看着他的手还撑在车门处,而手臂紧贴着的,是她柔软的地方。



    “你…”唐悠悠觉的自己该生气,可是,她随后又一想,他也是为了救自己,才本能的伸出手护住她的。



    “谢谢!”她低声的说道。



    虽然她有时候蛮不讲理,但是非好歹,她还是会分清楚的。



    季枭寒关心的看着她问:“没吓着你吧。”



    “没有!”唐悠悠摇头。



    季枭寒把手缩了回来,两个人继续无话的坐着。



    车子到达季家,季枭寒和唐悠悠走下了车,迎面碰到了元叔。



    “少爷,唐小姐,你们怎么都淋湿了?”元叔关心的问。



    季枭寒淡淡道:“没什么,我们就准备回来换套衣服的。”



    “那你们赶紧去换吧,别生病了。”元叔焦急催促。



    季枭寒转身看了她一眼,原本是想去牵她的手,却又克制了。



    唐悠悠美眸在他的脸上看了看,低着头,快步上楼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