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220章 她教会他等待

    第220章  她教会他等待



    唐小奈在唐悠悠的怀抱里又睡着了,季枭寒也没了睡意,在她对面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唐悠悠瞟他一眼,淡淡道:“去给女儿拿床薄被来。”



    季枭寒一声不吭的就去拿被子了,在给女儿披上被子的时候,他低声问了一句:“要不要放她到床上去睡?”



    “不用了,她肯定不愿意。”唐悠悠对女儿的尿性最了解,吵醒了她之后,除非是她亲手抱着,不然,放哪儿她都不肯一个人再睡,紧接着,就是一阵哭闹。



    “你这样抱着会累,让我来抱吧!”季枭寒看着她瘦弱的身子,真怕她这样抱着小家伙会手酸。



    “没事,习惯了!”唐悠悠却淡淡的答出声。



    季枭寒眸色微微凝固,看着她的目光,多了一抹心疼。



    唐悠悠见他还不走,不由自主的抬眸,就对上他那双透着关心的复杂眼眸,她心猛的一跳。



    “你可以回去再睡一会儿。”唐悠悠看似关心,但实际是,却是在赶他走。



    季枭寒却摇了一下头,继续回到对面的椅子上坐着,身上依旧穿着织金色的灰色睡袍。



    略有些凌乱的短发,修饰着他俊美绝伦的五官,有风吹来,他一双狭长的眸子微微眯着。



    唐悠悠不经意的扫到他这慵懒又贵气的模样,心跳的速度,又加快了一些。



    此刻,天色才蒙蒙亮,一切看似模糊,连带着对面男人的目光,也仿佛染着更浓烈的情绪。



    “你看着我干什么?”唐悠悠下意识的理了理耳边垂坠的发,微微羞恼的问。



    季枭寒也觉的自己盯着她看有些不礼貌,故意将目光转向旁边那一条灰色的海暗线。



    唐悠悠目光凝在他线条优美的侧脸上,心思杂乱了起来。



    “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再碰我?”女人的声音,响起。



    季枭寒眸色微怔,转过头,略眯着的狭长眼眸,锁住她更加苍白的小脸上。



    “你很厌烦被我碰触?”季枭寒声音里,带着一丝失望感。



    他已经不再掩饰自己的表情,因为,他已经把这个女人当作是自己的人了。



    在自己人的面前,喜怒哀乐都不需要掩饰,可以过最自在坦然的生活。



    唐悠悠咬了咬唇片,仿佛在做一个决定,最后,她抬起头,目光直视着男人略沉的表情:“不是,我只是…对你有阴影,五年前,你伤害过我。”



    季枭寒又是一阵的诧异:“我不明白你指的是哪方面的阴影。”



    唐悠悠羞恼的瞪着他:“除了那方面的,还能有哪方面的?五年前那是我的第一次,你难道没有看到那床单上…到处都是血吗?”



    季枭寒心脏狠狠的一抽,其实,他没有看到,但是,他让陆清去看了。



    陆清告诉他,床单上斑斑点点的很多血迹,正是因为那些血际迹,才令他对唐雪柔如此的关照,她想要的一切,他几乎眉头都不皱的就双手奉上给她。



    “对不起…我那天真的没有意识,也许,我真的把你伤的很深。”季枭寒声音绷紧,他知道,现在对她说对不起,好像已经太晚了。



    唐悠悠知道季枭寒最近一段时间对她的态度越来越好了,她也发现,他好像也没有那么的讨厌。



    对孩子们更是没话说,完全尽到了一个父亲的责任。



    她虽然已经不那么恨他了,可她却不可能会在短短的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轻易的又把自己交付出去。



    别人相亲还需要好几个月的时间彼此了解呢,更何况,她跟季枭寒之间,是那么复杂的关系。



    “你现在说对不起有什么用,伤害已经造成了,我也认命了,只能算是我倒霉,但我希望从今以后,你能够对我尊重一些,可以吗?”唐悠悠语气中,还有一些悲伤,但更多的,是希望和这个男人把条件谈好,不要再发生昨天那种事情了。



    “是我太心急了!”季枭寒手指在薄唇处轻轻的咬了一下,这个动作看似自然,却又那么的迷人,他低头,看着自己灰色的睡衣,自嘲道:“从来没有人教会我耐心等待,我在工作上,生活上,都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今天遇到了你,我愿意等,不管你让我等多久都行。”



    唐悠悠诧异的睁大眸子,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没想到他说出来的话,竟然是这么有风度,修养,这完全跟他之前很不一样了。



    其实,季枭寒一直都是这样的人,只是因为孩子的事情,他才会气急败坏,恼羞成怒。



    “你可以不用等的,我不会限止你去跟别的女人交往。”唐悠悠故作淡漠的说道。



    季枭寒眸底光芒暗沉了下去,看着她不说话。



    唐悠悠又被他看的心慌意乱,再一次的伸手去理了理胸前的长发:“我是说…我们反正也是签了协议的男女关系,这一切都是假的,你可以去找一个你喜欢的女人恋爱。”



    “唐悠悠,你真这么想的?”季枭寒开口,语气中透着一丝的薄怒。



    唐悠悠不敢去看他的眼睛,把目光错开,望着远处的海浪:“难道我不该这么想吗?我们之间的关系,你又不是不清楚,不过是演戏…”



    “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你,等早餐桌上,你问孩子们吧。”季枭寒似乎被她的话惹恼,站了起来,就往阳台的门走去。



    唐悠悠愣住。



    他竟然让她去问孩子们?



    这明明就是大人之间的话题,她怎么好意思问孩子?



    唐悠悠抱着女儿一直睡到七点多,她也小眯了一会儿,精神总算了好多了。



    把女儿吵醒后,就帮着她换了衣服,洗漱好,小家伙木愣愣的表情,看着呆萌呆萌的。



    等到她下去,男人已经和儿子坐在餐桌上了,那画面,出其不意的和谐。



    “妈咪,早啊!”唐小睿笑眯眯的跟她打招呼。



    唐悠悠奇怪的看着儿子那有些阴险的笑脸,微微一愣,这小子怎么笑成这个样子?



    真欠扁。



    “妈咪,我什么时候能够坐爹地的飞机去游乐场玩?”唐小奈冷不丁的问出一句,小脸上满是期待。



    唐悠悠低声说道:“星期六,现在还早呢,吃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