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218章 又是一对冤家

    第218章  又是一对冤家



    唐悠悠脑子发蒙,娇小的身子被男人高大结实的身躯强势的压置着,动弹不得。



    她此刻脆弱的毫无反抗之力,只能任由男人强势夺取。



    季枭寒原本以为只是吻一下她,就能安然入睡。



    可是,他实在是太低估了自己身体对她的反映,哪怕只是轻轻的一吻,哪怕只是压制着她,他的身体就有了非常惊人的反映。



    “唔…”唐悠悠快要滞息了,所有的空气都被男人强势的夺去了,她此刻大脑严重缺氧,只能发出抗议的声音,抵在胸前的两只小手,也因为男人太过沉重的身躯,导致活动不开,她像一只可怜的小绵羊,一双美眸因为委屈,泪雾迷蒙,抗诉着男人的罪恶。



    季枭寒呼吸沉重了起来,女人的唇片太过柔软了,就像最Q的果冻似的,带着一丝奶香的气息,让他恋恋不舍。



    等到他终于心满意足的放过她的时候,头顶晒下来的暖色灯火,映着女人一双水雾迷漫的眼睛,他微微一震。



    “走开…”唐悠悠已经很生气了,低斥,随后,她的双手得到了放松后,她恼火的推他。



    季枭寒没料到自己不过是一个吻,就能让她哭了,他皱眉,低沉的关心:“怎么了?我弄痛了你?”



    唐悠悠将小脸撇向一边,不说话。



    季枭寒只好轻轻的从女儿的小身板上翻到另一侧去,仰躺着,一双幽眸却忍不住的落在另一侧的小女人身上。



    难道他刚才的行为,真的过份了吗?



    还是他太饥渴了?



    唐悠悠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觉的这个男人不顾自己的抗拒,就那样强行的压着自己,一顿吻,这种感觉,说不出来的堵闷。



    而且,刚才她大脑出现的是五年前自己被他强要后的画面,那种来自身体里的撕裂感,一直都成为了她的恶梦。



    这几年还是偶尔的会做到那个梦,后来,带着孩子太劳累了,渐渐的,她就很少再梦到那件事情。



    可就在刚才,男人如山一般沉重的压迫感,令她再一次的回想到了那一个早上,她是如何拖着两条酸疼的腿狼狈离开,又是如何度过那几天被撕裂过的伤口痊愈的。



    季枭寒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好看的眉宇微拧,随后,他主动的坐了起来:“我去跟儿子睡。”



    唐悠悠没有回答他,只是蜷缩着身子。



    季枭寒并不知道,唐悠悠内心有过阴影,他只是觉的,这个女人好像比他所想像的还有脆弱,她似乎很抗拒被人碰触,难道是跟五年前他强要过她有关系吗?



    晚上十点半左右!



    裴安欣的车子驶入小区停车场。



    她停了车后,就朝着电梯入口走去。



    只是,她刚走到一处暗影的时候,蓦然,一抹欣长高大的身影突然挡住她的去路。



    裴安欣毫无防备,狠吓了一大跳,发出一声尖叫声。



    “是我…!”一道刻意低沉下去的声音,随后响了起来。



    裴安欣听到这个声音,猛的抬起头,背着光的灯火,将男人深邃俊美的五官刻画的更为清晰。



    “慕时夜?你怎么会在这里?”裴安欣简直不敢相信,这个男人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慕时夜眸色幽幽,语气透着失落:“你觉的你能躲得了我吗?只要我想找的人,就一定能找到,安欣…”



    “不要这样叫我,你不配!”裴安欣恼羞成怒的朝他低吼了一句。



    慕时夜浑身一僵,眸色暗沉的毫无光芒,一眨不眨的凝着眼前俏丽明媚的女人。



    女人齐肩的短发,时尚气息很浓,眉目如画,五官精美而小巧,绝对属于第一眼就让人过目不忘的女人,漂亮的很有特点。



    “孩子都有了,我还不配吗?”慕时夜低笑了起来,觉的她生气的样子,和以前一样可爱。



    裴安欣冷哼出声:“谁说孩子是你的?我今天不过是怕你从楼上跳下去,才会那样说的,虽然我恨你,但我也不希望你去死。”



    “你不想看到我死,就说明你心里还在乎我。”慕时夜失声笑着说道。



    裴安欣将小脸撇向一侧,眸底有着怨气:“就算你找到我又能怎么样?我跟你是不可能的,你还是赶紧找你的第三第四者去吧。”



    “你在说什么?”慕时夜好看的眉宇瞬间拧成一股绳。



    裴安欣冷冷发笑:“你少在这里装了,当初我可是不止接到一个女人打来的挑衅电话,你跟他们的那些浪照,我可都亲眼看见了,慕时夜,到现在,你是不是还认为我高攀不上你?没错,我的家底是没有你慕家好,但你放心,我以后都不会再高攀你了。”



    慕时夜听着她说出这么冷漠无情的话,眼神越沉越深:“安欣,你到底想说什么?你想说我背叛了你,是因为我有别的女人?你怎么可以这样冤枉我?”



    “我没有冤枉你,因为我清楚你是什么样的人。”裴安欣恨恨的咬牙,随后,伸手,想要将挡路的男人推开,却没想到,伸出手去的时候,被男人蓦然一扣,她整个人就扑到他的怀里去了。



    “慕时夜,你干什么?放开我!”裴安欣更加的恼火了,觉的慕时夜根本就是在耍着她玩。



    慕时夜将她紧搂在怀,薄唇附在她的耳边低哑着问:“孩子是谁的,告诉我实话。”



    “反正不是你的!”裴安欣冷笑着答。



    “到底是不是我的,我可以去验!结果自然分晓。”慕时夜语气中,略带着一抹的失落。



    “我不准你动我的女儿!”



    “也可能是我的!”慕时夜低柔了语气。



    “不是!”裴安欣突然狠狠的往他的胸口捶去:“你混蛋,慕时夜,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不爱我,你为什么要来找我,为什么要睡我?”



    慕时夜任由着女人在他的怀里胡乱的捶打,他浑然不觉的疼痛,只是抱着她的手,不曾松开。



    “我睡你,是因为我爱你,你难道不明白吗?”慕时夜觉的这个女人有时候情商太低了,需要他来好好的调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