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169章 关系微妙了

    第169章  关系微妙了



    “女儿,你又怎么了?”孟秀娟见她不说话,只是脸色很难看。



    “没什么!”唐雪柔转身往楼上走去,一边走,一边在心里打着主意。



    只要唐悠悠一天没有离开季枭寒的身边,她的心就痛到不行,也恨怨之极。



    到底有什么办法,能够让唐悠悠离开呢?



    唐雪柔眯起了眼睛,在心里各种思索着,寻找办法。



    突然,她摊开了自己的手掌,看到掌心那块玉佩。



    唐悠悠到底有多在乎这块玉佩呢?



    是玉佩重要,还是季枭寒重要,她也许可以找唐悠悠去问清楚这个答案。



    想到这,唐雪柔嘴角勾起了得意莫名的微笑,终于找到一个办法,可以让唐悠悠离开季枭寒了。



    当然,唐雪柔也没有那么傻,如果让唐悠悠离开季枭寒,她最后还是会回去的。



    所以,当她拿这块玉佩去跟唐悠悠交换条件的时候,她会附加一个,绝对会让季枭寒对唐悠悠厌恶之极,而且,会永远的把唐悠悠拒之门外。



    这个男人太过骄傲了,只要脏了的东西,不管是什么,他都不会再要的吧。



    唐悠悠吃了晚饭后,也没有在外面逗留太久,就回季家去了。



    主要还是放心不下两个孩子,由其是粘人的女儿,如果她不陪在她的身边,她是睡不着的,还会哭闹。



    唐悠悠赶回去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



    唐小奈果然坐在客厅里掉眼泪,一边用小手背去擦眼睛,一边哭着说道:“我要妈咪,爹地,你给妈咪打个电话好不好,让她快点回来。”



    季枭寒看着女儿眼泪不停的往下掉,虽然很心疼,但是,让他打电话给唐悠悠,他却是不想打的。



    昨天发生的事情,那个女人肯定还是没有原谅他,只怕,他就算打了电话,这个女人也不会接。



    就在季枭寒无可奈何之时,大厅的门口,走进来唐悠悠的身影。



    “妈咪…”小家伙仿佛受了很大的委屈似的,飞奔着跑向她。



    唐悠悠立即蹲下身来,把女儿紧紧的抱在怀里,看着她哭的泪眼哗哗的样子,很是心疼道:“好了,别哭了,妈咪不是回来了吗?走,妈咪带你上楼去睡觉了,明天一早还要上学。”



    “妈咪,你要再不回来,我就哭不出来了,我眼泪都流干了。”唐小奈一副怨念的小模样。



    唐悠悠听了,忍不住的笑出声来:“知道了,是妈咪不好,让你哭了这么久。”



    “我让爹地给你打电话,爹地就是不打,爹地肯定是不爱我了。”唐小奈说完后,偷偷的去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季枭寒,小嘴巴扁了起来,很委屈。



    季枭寒听到女儿说这种话,立即有些忧伤,他刚才可是哄了她好久的。



    唐悠悠却温柔的说道:“不会的,你爹地不会不爱你的,他会一直爱着你。”



    “真的吗?其实,我也会一直爱着爹地和妈咪的。”唐小奈听了之后,立即眉开眼笑,都忘记刚才为什么要哭了。



    季枭寒听着女人的话,微微怔讶。



    没想到她竟然没有在火上浇油,反而温柔的告诉女儿,他会一直爱着她。



    以前觉的她的教育方式太严厉,太暴力了,此刻却又发现,这个女人其实有时候教育孩子的方式,也值得他借鉴。



    就是不管大人之间如何的争吵,对于小孩子,都会很耐心的开导他们。



    尽量不把大人的恩怨,加在小孩子的身上,造成他们的心里负担。



    这一刻,季枭寒对唐悠悠,仿佛又有了更新的一层认识,但内心也更加的低落了几分。



    唐悠悠抱着女儿上楼了,直接在进了房间,给女儿洗了澡后,就抱着女儿打算睡觉。



    “妈咪,我们去看看哥哥在干什么吧。”唐小奈突然又睡不着了,她可怜兮兮的望着妈咪恳求道。



    “有什么好看的,他肯定就是在玩游戏,要不,就已经睡着了。”唐悠悠不想去隔壁的原因,也只是因为不想看见某人。



    “不会睡着的,哥哥也一直担心着妈咪,妈咪,我们去看看他吧,好不好嘛,求你了。”唐小奈露出更可怜的小表情。



    唐悠悠实在是磨不过女儿,只好抱起她,就打开房门。



    隔壁的房门紧闭着,唐悠悠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伸手推开了门。



    就算她再讨厌季枭寒,但她的儿子在里面,她还是跟儿子打个招呼,免得他担心。



    只是,她没想到,当她推开门的时候,又看到季枭寒侧躺在儿子的身边,正在看儿子奋战游戏机。



    看到她进来,季枭寒眸色微怔,目光不由自主的就看向了她。



    “妈咪,你回来啦!”唐小睿目光还盯着手里的游戏机,声音欢快的喊道。



    唐悠悠把女儿放到床上,直接伸手把他的游戏机给抢了:“几点了,不许再玩,明天还要上学,赶紧睡觉吧。”



    唐小睿正玩到关键时刻呢,可惜,被妈咪给打断了,他只好不情不愿的仰头倒在床上:“知道啦!我这就睡还不成吗?”



    季枭寒看着儿子如此听她的话,也深感欣慰。



    唐小奈却跑到他们的床上跳来跳去的,把床当成了蹦蹦床似的,一边跳一边开心的笑起来:“哥哥,我要把你弹起来了,你看!”



    唐小睿烦不胜烦的将目光看向妈咪:“快把这个烦人的小笨蛋抱走,还让不让人睡个觉了。”



    唐悠悠只好把正跳的开心的女儿一把抱起来,转身,打开门就出去了。



    季枭寒全程,目光都在看着她,不过,他也识趣的没有再找她说话了。



    唐悠悠把女儿哄睡之后,就拿着她的画笔,去了阳台,开了一盏小灯。



    她潜心的画着画,今天找干妈聊了一会儿天后,她的心情已经不郁闷了,只把昨天季枭寒的行为,当作是他患了人格全裂症,想到他是一个病人,她也就释怀了,就算她再计较,也不跟一个病人计较了。



    就在她画的正投入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了沉沉的脚步声。



    唐悠悠神经一僵,画笔停顿,侧过头去,就看到男人高大的身影,站在她身后不远处。



    暗影下,越发显的他高大狂霸。



    唐悠悠不想理会他,继续画她的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