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94章 撞他怀里了

    第94章  撞他怀里了



    “我现在还没有喜欢上别的女人,提这件事情,还早。”季枭寒还是觉的要说话安慰一下心灵受伤的儿子。



    唐小睿抬起头来,亮澄澄的大眼睛在爹地的身上乱转了一圈:“爹地身材这么好,不给妈咪却要便宜别的女人,我想想就觉的替妈咪可惜了。”



    季枭寒听到儿子的话,唇角一抽,这小家伙,思想还真够超前的,还知道他身材好,不要便宜别的女人。



    “别胡思乱想,不会便宜别的女人的,爹地非常洁身自好,从不乱来。”季枭寒觉的跟这个小家伙聊天,他的智商都被拉低了,这真是一件非常无奈又好笑的事情。



    “爹地说话算数哦!”唐小睿十分认真的盯着他说道。



    季枭寒拿他没办法,只好在他的小脑袋上亲了亲:“当然算数,爹地可是真正的男子汉。”



    “嗯,那我睡了哦,为了你跟妈咪的事情,可把我一颗心都操碎了,好累!”小家伙仰头就躺了下去,小短手小短腿打开,睡的十分销魂。



    季枭寒看着儿子几乎是秒睡,漂亮的小脸蛋可爱之极。



    睡着了,才像一个小天使,醒着,比小恶魔还令他头痛。



    不过,虽然头痛,但心里却是乐开了花的,他停止所有的动作,目光温柔的凝视着儿子的眼颜。



    真没想到,这个世界上,会有一个小小的人儿,长的跟自己如出一辙。



    这种感觉,太奇妙了,就仿佛是自己生命的延续。



    心情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季枭寒站起身,披了一件睡袍,打开了门。



    他还有一点公事需要处理。



    暮色渐渐浓重起来,做完手头上的事情后,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



    季枭寒从书房离开,突然觉的肚子有些饿。



    今天陪奶奶吃饭,一桌子全是女人,他真的没什么味口。



    时间这么晚了,元叔和佣人都应该是睡下了,季枭寒打开了几盏小灯,高大的身影往楼下走去。



    楼下的客厅里,此刻一片的漆黑,季枭寒对自家的构造牢记在心,哪怕摸黑下楼,他也能准确无误的找到厨房的位置。



    就在他踩下最后一阶楼梯的时候,他听到厨房的方向传来一声异响,像是有什么东西掉地上了。



    男人凌厉飞扬的眉宇,轻轻的挑了一下,这么晚了,谁还在厨房?



    修长的腿,已经快步的朝那个方向走去了。



    等到他走到厨房的门口时,突然,一道娇小的身影从厨房内走了出来,手里端着的东西,撞在了突然出现在季枭寒怀里,手一个颤抖,瓶里的液体倒了一杯在男人的睡袍上面。



    “该死的……你在搞什么?”刚洗过澡的季枭寒,莫名的感觉到一阵冰冷从他的胸膛位置浇下,仿佛都要把他的心浇个透心凉了。



    搁谁,受了这罪,都会生气,更何况是骄傲挑惕的季少爷。



    唐悠悠先是吓了一跳,紧接着听到男人恼火的低斥声,她一对漂亮的眉头也拧的发紧。



    “你怎么会在这里?”唐悠悠十分奇怪的问,声音依然淡漠。



    季枭寒冷笑一声:“这里是我的厨房,我下来拿点东西吃,还需要经你同意不成?”



    唐悠悠一噎。



    无话可说。



    打算绕过他的身边离开。



    “这是什么?”季枭寒低头闻了一下,突然发现怀里倒过来的不是水或者饮料,而是……酒。



    唐悠悠正要大步离去,听到男人似乎好奇她手里拿的东西,她脚步顿了一下。



    “这么晚了,你还喝这个?”季枭寒先是一惊,紧接着,严厉的质问。



    唐悠悠手里拿的是一瓶灌装的啤酒,刚打开喝了一口,就被这个男人突然出现浪费了半瓶,她略有些懊恼。



    “不能喝吗?”唐悠悠撇了一下嘴唇:“我晚上工作的时候,就喜欢喝点酒找灵感。”



    季枭寒被这个女人的言论给怔住,她大晚上的喝冰啤酒还有理了?



    “你酒量很好吗?”季枭寒冷着声音问。



    “一般吧!”唐悠悠也就顺嘴答着。



    “你把我的睡袍弄湿了,你就不准备说点什么?”季枭寒下巴微微扬了起来,哪怕昏暗之中,他目光也凌厉如炬,骄傲的宛如帝王似的,等着她的道歉。



    “说什么?说你下楼像幽灵一样,半点声音都没有,还差点把我吓成了神经病?”唐悠悠用同样骄傲怠慢的语气回敬他。



    “你偷喝了我的酒,弄湿了我的睡衣,你难道连句道歉都没有吗?”季枭寒觉的这个女人嘴巴太硬了,半点不肯服输,这种性格,在职场有她罪受的。



    “你抢了我的孩子,这笔帐,我也没跟你算啊。”唐悠悠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她的回答比他狂。



    季枭寒:“……”



    唐悠悠仰头喝了一口酒,慢慢悠悠的吞下肚子里去,漆黑的客厅,又陷入了死一样的沉静。



    两个人不说话,但能感觉到对方情绪不太友好。



    “唐悠悠,晚上喝这么冷的东西,对身体不好,你不知道吗?”沉默了几秒后,季枭寒开口,想要劝她把手里的酒灌扔掉。



    “不关你的事。”唐悠悠心里有些闷烦,她才不接受他的关心。



    季枭寒彻底的不悦了,皱紧着眉宇:“的确不关我的事,我是替孩子们劝说你的,如果让孩子们知道你是一个嗜酒……”



    “没你说的这么严重吧,我不过是喝点酒,找找绘图的灵感,哪里算嗜酒了?”唐悠悠简直要被他的话给笑死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养成这种习惯的。



    以前在国外,她每次深夜,等孩子们睡着了,就会喝杯红酒,再绘图,那灵感源源不断的涌上来。



    可住在这个宫殿一样奢华的房子里,她却半点灵感都没有了,全跑光了。



    可她必须要交出作品,不然,她就真的要成为全公司的笑柄了。



    于是,她决定下楼找点酒喝,绕了整个一楼,她没发现有红酒。



    最后,她只能退而求其次的打算喝一小灌啤酒解解馋了,谁知竟然会被这个男人逮住了。



    “可你喝的是冷的……”



    “我只找到冷的。”唐悠悠又仰头喝了一口,转身就往楼上走去。



    季枭寒看着她那抹娇柔的身影,莫名的有些心烦意乱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