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67章 惊不惊喜

    第67章  惊不惊喜



    虽然这张床有两米多,但由于小家伙非得要靠到两个人的身上去,所以,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几乎也就两个手掌的距离。



    唐悠悠平躺着,以前她可以陪着女儿很快入睡。



    但现在……



    旁边就仿佛躺着一只野兽,他那灼灼的目光,盯的她格外不舒服。



    神经一直都是紧绷着的,自然也就没办法快速睡着。



    “一马平川!”小家伙玩闹了一天,闹腾了几分钟就睡着了,此刻,房间安静的能听到彼此不均的呼吸声。



    就要唐悠悠强迫自己赶紧睡着的时候,旁边男人一句低沉的话,瞬间令她惊醒。



    “流氓!”她羞恼的低骂。



    “有A吗?”



    唐悠悠本来就窝着一肚子的火气,没想到睡个觉,还要被这个男人挤兑挖苦。



    “女儿睡着了,你可以滚了!”唐悠悠冷冷的瞪他一眼,说话之间,还不忘记拿腿踢过去,打算把男人踹下去。



    可惜,男人似乎早料到她会有这样的暴力倾向,当她的小腿儿踹过来的时候,男人结实有力的长腿微微的抬起一只,紧接着,唐悠悠的一只小腿儿就被他夹在中间动弹不得了。



    “你……你松开!”唐悠悠要气死了,这混蛋竟然有后招。



    “安份点,你也不看看你躺在谁的床上。”季枭寒嗓音低沉,透着警告。



    唐悠悠小脸一白,立即没好气道:“行,我会安份的,你赶紧松开!然后回你的房间睡去,不要打扰我休息。”



    “这就是我的房间!”男人的话,真是气死人不偿命啊。



    唐悠悠无话可说,只好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赶紧松开我,我去隔壁儿子房间睡觉。”



    “女儿醒了,要找你!”听到她要离开,季枭寒一边松了松腿,然后提醒她。



    “等她醒了再说吧!”唐悠悠真的不想跟他躺在一块儿了,她接受不了。



    男性的气息,充满着危险,令她睡的不踏实。



    就在唐悠悠打算将女儿紧搂着的小手轻轻的移开时,却没想到把小家伙给吓醒了,她立即睁大一双眼睛,下意识的将她的手臂抱的更紧了一些,小脸贴着,嘟嚷的喊了一声:“妈咪……”



    唐悠悠一脸的崩溃状,女儿睡眠浅,晚上总会惊醒,她还真怕她会半夜哭闹。



    旁边传来男人低沉的憋笑声,仿佛又看到了有趣的好戏似的。



    唐悠悠真是不想理他了,这个男人神经不正常吧,竟然看她被女儿缠的无可奈何,还笑的如此得瑟。



    “好了,不捉弄你了,赶紧睡吧!”季枭寒发现,唐悠悠小脸上写满了困倦,但却一直强撑着不睡,看着也是有些可怜兮兮的。



    唐悠悠当然累了,连着这几天神经都是绷着的,此刻,她真不想顾及什么,只想睡个天昏地暗。



    季枭寒也没有再逗她了,一双幽沉的眼,温柔的凝视着女儿的小脸蛋,心里说不出来的满足。



    他也很奇怪,自己为什么对儿子的心态和对女儿的心态完全的不一样,觉的儿子是自己的,怎么也跑不掉了,可女儿以后是要嫁人的,少宠了她一天,时光就少了一天。



    季枭寒一下子就感受到了做父亲的深沉责任感,也体会到了有一个女儿的那种复杂难言的心情。



    唉,这心情,竟然该死的难受。



    等到季枭寒把心理平复下来,一抬眸,就看到那个女人已经睡着了。



    由于女儿抱着她一只手臂,她的身子也习惯性的会往女儿这边侧过来,此刻,她睡着的小脸,也自然就落进了季枭寒的眼中。



    房间里开了一盏小灯,光线算是昏暗的,但季枭寒却还是能看清楚唐悠悠的睡颜。



    哪怕是睡着了,她那如画一样的眉儿也是轻蹙着的,仿佛有很多的心事散不去。



    想必,她的一切烦恼,都是因他而起吧。



    真是倔强的女人,如果她能放下过去的怨气,跟他好好相处,也就没这么多烦心事了吧。



    可季枭寒却又明白,这个女人跟那些看到他就花痴的丢了魂的女人不一样。



    她好像对自己的一切都不感兴趣,还真是高尚啊。



    可是,正是因为她的这份淡漠性格,让季枭寒瞬间就有了挑战的冲动。



    他倒是很想知道,有一天,她一脸痴迷的望着自己的时候,会是何等迷人的模样。



    季枭寒觉的这肯定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挑战,嗯,他拭目以待。



    半夜,万物寂静,大家都沉浸在睡梦之中。



    季枭寒也第一次睡的如此的安稳踏实,仿佛……这世上再没有什么值得他烦心的事情了。



    突然,他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



    睡梦中,仿佛像了一场雨似的,哪里都湿湿的……



    季枭寒动了动手指,突然……一双俊眸猛的睁大,紧接着,他的手指往自己的腰部位置一摸。



    这是什么情况?



    季枭寒一脸懵呆的表情,下一瞬,他赶紧伸手去推了推唐悠悠。



    唐悠悠被他一推,就惊醒了,随后,警惕的盯着他:“干嘛!”



    “这里怎么都湿了?”季枭寒用手指了指床单。



    唐悠悠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漂亮的小嘴往上一勾,得意道:“女儿尿床了呗。”



    “什么?”季枭寒简直不敢置信,一双俊眸盯着还在沉睡着的小家伙,快四岁的小孩子,竟然还尿床?



    “女儿在陌生的地方,就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唐悠悠淡淡道。



    “那现在怎么办?”季枭寒根本不会处理这种突发的情况,俊脸很是焦急。



    唐悠悠看着男人惊慌失措的样子,真想不理他,可女儿的裤子也尿湿了,她不可能不理的。



    于是,她爬起来,打开了自己的箱子,取了一条干净的裤子出来。



    “季先生,你还是换个房间睡吧,再去洗个澡!”唐悠悠一边帮女儿换裤子,一边讥讽的跟他说话。



    季枭寒俊容一片倦怠,看着女儿换裤子都不醒的样子,他忍不住的笑了一声。



    “好吧,我跟儿子睡,你替小奈换了裤子,也赶紧睡吧。”季枭寒终于明白,有了孩子,还真不容易。



    唐悠悠还是第一次听他说了一句人话,不由的抬头看他一眼,没说什么。



    季枭寒跑到隔壁的客房去了,看到儿子小小的人儿,占据了大半的床,他抚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