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总裁爹地宠上天 > 第53章 道破事情真象

    第53章  道破事情真象



    “坏我的名声?就凭你?”唐雪柔觉的唐悠悠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你知道我手里多的就是喜欢无中生有,造遥生事的记者,你要败坏我的名声,只怕我会让你被人骂的更惨。”



    “哦,你是真的不打算还我的东西是吗?”唐悠悠知道,自己人单势薄,不比唐雪柔如今是大明星。



    “没错!”唐雪柔一脸得意状。



    “行,那我只能去找季枭寒了,并且,我要告诉他,五年前陪他睡觉的人是我……而不是你唐雪柔。”唐悠悠一字一字的说出来,这句话的份量,几乎要将唐雪柔整个人压跨了。



    唐悠悠上次去季枭寒的庄园别墅时,跟季枭寒聊了唐雪柔的话题,唐悠悠脑子也精亮,她怀疑季枭寒和唐雪柔至所以有瓜葛,肯定是有内幕的,而如今,唐雪柔又那么害怕她见季枭寒,又要赶她出国,她惧怕的到底是什么,唐悠悠其实也只是一个大概的猜想。



    刚才她也是被唐雪柔惹急了,才会说出那些话。



    没想到,唐雪柔直接一屁股瘫坐在了沙发上,脸上的神情,惨白的像鬼似的。



    唐悠悠一看到她那表情,就知道自己说到她的软肋处了。



    于是,她接着自己的猜想,继续往下说:“季枭寒不余遗力的捧你,肯定不是因为你长的比别人漂亮,这娱乐圈多的是比你漂亮的女人,但为什么偏偏就是你被他眷顾了呢?而且,你发展起来的时间,跟五年前我出国差不多,这不得不令我想到那个晚上发生的事情。”



    “唐悠悠,你别在这里胡说八道了,你怎么知道我跟季枭寒就没有睡过?五年前你不是被我妈打晕了吗?你又怎么知道睡你的人是季枭寒?”唐雪柔在震惊过度之后,慢慢冷静下来。



    唐悠悠撇撇小嘴:“做到一半的时候,我醒了,我看见他的脸了,而且,他走之前,留了一块表和一件西装外套,他为什么要留这些东西?我想,他肯定是有别的目的吧,说不定是感激那天晚上我救了他。”



    “他为什么要你救?真是可笑?越说越礼普了!”唐雪柔打死也不想承认,那天晚上被季枭寒睡的女人是唐悠悠,她真希望是自己。



    “因为我觉的季枭寒不太对劲,有可能是被下药了……”唐悠悠全是胡说八道的,五年前和季枭寒度过的那个晚上,她全程都是昏迷状态的,醒来的时候,就只看到男人的腕表和西装外套,她拿过那块表,价值不菲,也绝对不是市面上能够买到的,能够戴那块表的男人,可见是多么的富有,当然了,她现在已经不需要任何的猜疑,孩子都快四岁了,季枭寒又亲自验的DNA,孩子是他的,那晚睡她的混蛋,当然也是他了。



    唐雪柔终于明白了五年前季枭寒为什么会睡唐悠悠了,原来是在他意识不清楚的情况下把她给睡了的。



    她命怎么会这么好?被打的半生不死了,竟然还能被季枭寒这种完美出色的男人给睡了。



    唐雪柔真的很气愤,恨到捏紧了拳头:“唐悠悠,你到底想怎么样?”



    “把玉还给我,再给我五千万,我就出国,绝不再跟你和季枭寒有任何的联系。”唐悠悠其实也有她的打算和考虑,她这次回国,也后悔死了。



    没想到回国第二天,就被孩子的亲生父亲给找上门来了,现在还想把她的孩子抢走,她当然得想办法赶紧离开了,她拿了妈妈的东西,又有了钱,出国生活,再没有可担忧之事了。



    “你……你说的是真的?你真的会立即出国?只要给你五千万,只要把那块玉还给你?”唐雪柔以为唐悠悠接下来肯定要去跟季枭寒说实话了,她正害怕的要命呢,可是,唐悠悠的话,还是令她吃惊了。



    唐悠悠当然想出国,只要有钱抚养两个孩子,她真恨不能这辈子都不回来了。



    “是的,我会立即出国,绝不打扰你和季枭寒的好事。”身为女人的直觉,唐悠悠感觉唐雪柔是爱惨了季枭寒。



    在餐厅的时候,她的所作所为,那恨不能将目光粘在季枭寒身上的样子,唐悠悠突然觉的唐雪柔也有些可怜了。



    季枭寒显然没有回应她这段感情,她唱的是独角戏。



    “唐悠悠,你可别骗我,刚才你也看到季枭寒有多么的完美出色,我就不相信,同样身为女人,你就能抵挡得了他的魅力?你老实说,是不是想骗我的钱?”唐雪柔真的没办法相信唐悠悠对季枭寒的魅力视若无睹。



    唐悠悠撇了一下唇,讥讽又不屑道:“唐雪柔,你喜欢的男人,我就一定要喜欢吗?季枭寒长的很一般啊,我没看出来他有那么大的吸引力,而且,冷若冰霜的样子,送给我都不要。”



    唐雪柔还是头一次听到有人把季枭寒评价的如此不堪,她震惊极了。



    突然怀疑唐悠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这些真是你的心里话?你可不要嘴上说说,心里又偷偷的想着人家,如果以后让我知道你拿了我的钱,又找各种机会跟他勾搭,我可不放过你。”唐雪柔看着唐悠悠一脸认真坚定的样子,只好暂且信了她的话,但她却还是有些怀疑的,据她所知,她身边所有的异样,见到季枭寒都会两眼放光,恨不能直接往他裤头下钻。



    唐悠悠冷笑,一脸傲气道:“你放心好了,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这个男人,我讨厌他。”



    唐雪柔又是一愣。



    “你为什么讨厌他?”唐雪柔越来越好奇了,只要唐悠悠不跟他争抢季枭寒,她对她的敌意就减去了不少。



    “不为什么,就因为五年前他伤害过我,我这个人嫉恶如仇,谁要伤害了我,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唐悠悠美眸一片怨气,愤恨不平的说道。



    “你觉的被季枭寒睡了,是一件很吃亏的事情?唐悠悠,我发现你真的有些可笑耶,你知道有多少女人想被季枭寒睡吗?”如果唐悠悠所说的这些话都是她内心所想,唐雪柔竟然有些佩服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