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六宫凤华 > 第七百一十五章 鹤唳(三)
    接到第二份密报后,盛鸿神色凝重,眉头悄然拧了起来。

    京城发生这等大事,陆迟赵奇也各自收到了家书。几个随行的新科进士,皆根基浅薄,俱无消息来源。

    由此也可看出,出身官宦世家的优越之处了。

    正午休息之时,众人很自然地围拢到了盛鸿身侧,低声议论起了京中变故。

    “祖父写来的信中,提及宁王指使刺客刺杀殿下一案。”陆迟深谙说话之道,轻飘飘的“一案”两字,便能听出陆阁老在此事上的态度了。

    以陆阁老的老持沉重,自不会冒然出手。先冷眼旁观,静待时机。等到最合适的机会,再出手推宁王一把……

    盛鸿和陆迟对视一眼,彼此心照不宣。

    赵奇说话就要直接多了:“父亲也写信和我说起此事。”

    “朝中每日奏折不断,要么请皇上严惩宁王,要么便是嚷着有人暗中设局陷害宁王之类。京城不知何处冒出传言,说皇上有意打压藩王。太后娘娘封了宁王府的举动,也有人暗中传言是太后娘娘有意打压宁王。”

    连俞太后也被卷入其中,可见流言来势汹汹。

    叶景知身为蜀王长史,自然全心站在盛鸿的立场考虑此事:“宁王屡次对殿下动手,这一回有了人证物证,理应受到重罚严惩。”

    “叶长史言之有理。”萧宇凡张口附和。

    萧宇凡是萧家旁支,是萧皇后的远房堂弟。他主动追随蜀王,既有谋个锦绣前程之意,也是因蜀王夫妇和帝后亲近立场一致的缘故。

    梅祈和另几个新科进士,也一一点头附和。

    盛鸿目光一闪,徐徐说道:“我今日收到的消息,已是数日之前的事了。我们离京城千里之遥,如今京城是什么情形,我们也揣度不出。”

    “大家都冷静下来,等消息便是。”

    众人一起应下。

    ……

    待到了晚上,谢明曦才看到了第二封密报。

    谢明曦对争斗之事格外敏锐犀利,看完之后便说道:“唇亡齿寒,皇上急着对付宁王,令鲁王闽王觉得寒心。所以,心中不满的鲁王闽王才会暗中出手,彻底搅乱京城这潭浑水。”

    没了外人在场,盛鸿也无需再遮掩真实的情绪,目中闪着冷芒:“浑水才好摸鱼。”

    “陆阁老也在等候时机,一旦出手,必会是致命一击!”

    宁王觊觎陆迟并下毒暗害林微微,早已是陆家仇敌。陆阁老绝不会放过痛打落水狗的良机!

    陆阁老老谋深算,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是大杀招。

    怎么看,宁王都是垂死挣扎,翻盘的机会十分渺茫!

    谢明曦难得有一丝遗憾:“可惜,我们未能亲眼目睹这一场好戏!”

    盛鸿倒是半点没放在心上,随口笑道:“能不能亲眼目睹,都无碍。只要宁王彻底输了这一局,我心里就痛快得很。”

    这倒也是。

    谢明曦舒展眉头,微微一笑。

    盛鸿看了谢明曦一眼:“明曦,如果宁王被诛,你是否会有一丝于心不忍?”

    啧啧!

    瞧那副小心眼的样子!

    谢明曦似笑非笑地看了过来:“你是不是在想,一日夫妻百日恩。我口中不说,心里其实一直惦记宁王的生死?”

    这是一道送命题啊!

    盛鸿深深后悔自己失言,义正言辞地应道:“这绝无可能!你心里除了阿萝之外,只有我。”

    “谁说只有你们父女两个了?”

    谢明曦闲闲地来了一句,在盛鸿憋屈的目光下,慢悠悠地说了下去:“还有我师父。”

    盛鸿:“……”

    盛鸿果断转移话题:“还有几日就要到蜀郡了。不知元舟和梅表兄是否已将一切琐事打点妥当?”

    谢明曦也未紧追不放,随口笑道:“元舟堂弟在京城一直读书,没什么打理庶务的经验。梅表兄也读书多年,未必善于庶务。他们两人就是打个前锋,有什么不到不妥之处,你也别吭声。日后慢慢调教便是。”

    世间哪有那么多天才。资质略为平庸一些也无妨,只要脚踏实地肯用心做事,总能慢慢磨练出来。

    盛鸿深以为然:“此话有理。”

    然后笑着自我调侃解嘲:“鲁王宁王闽王麾下,都收拢了不少官场老油子。我和他们不同,我就偏爱有闯劲有冲劲的年轻人!”

    关键是,在朝中根基太浅,就是想收拢,也没几个真心投诚的。

    倒不如自己亲自带些人在身边,慢慢调教出得用的。

    反正他还年轻!磨得起也耗得起。

    ……

    蜀郡是蜀地的政治中心,藩王府自然要设在蜀郡。

    要建藩王府,非朝夕之事。按正常速度来说,先选定府邸位置,备齐材料再建府,直到府邸收拾妥当搬进去,少说也要两年左右。

    这两年之内,得另行安置住下。

    盛鸿身为藩王,一路就藩十分低调,既不曾铺张,也未扰民。人还没到蜀郡,蜀郡大小官员已听闻蜀王的好名声,心中暗暗庆幸不已。

    蜀王一行人还未至蜀郡城门,蜀郡的官员们便在郡守的带领下一起迎出了城门外十里。

    烈日炎炎的天气,一个个穿着厚重的官服带着官帽,热得快要冒烟了。

    郡守姓刘,年约四旬,是两榜进士出身,正经的科举入仕。刘郡守参加科考那一年,陆阁老正巧是会试的主考官。

    陆阁老是刘郡守的座师,时有书信来往,关系还算密切。两个月前,陆阁老便写了书信来。

    也因此,在别人惴惴难安不知蜀王性情脾气暗暗发愁要如何应付蜀王之际,刘郡守表现得格外淡定沉稳。

    陆阁老都舍得让嫡长孙随蜀王来蜀地了,可见蜀王绝不是那等眼高于顶跋扈嚣张的性情脾气!

    在众官员低声窃语议论蜀王时,刘郡守颇沉得住气。

    “刘大人,快看,蜀王殿下来了!”长随低声说道。

    每个侍卫带着两匹马,近两千匹马的动静着实不小,还没见人影,便已感觉到了脚下在颤栗。

    刘郡守打起精神,扬声道:“蜀王殿下已至,我等一起上前相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