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老婆大人有点拽 > 第1365章 我可是你妹夫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你没看见,老爷子对他们姐弟两有多偏心。”

花云泽斜睨了他一眼,平常时挺明白的一个人,这会儿怎么就糊涂了呢?

花云深皱了下眉,然后问道:“知道老爷子为什么要去S市吗?

以他的身体状况,我总觉得,不像是去那旅游。”

“那你认为,会是什么?”

花云泽也挺好奇这一点的,健康的时候不见他出门,怎么身体变差了反而想到要出远门了呢?

“我要是知道的话,还用问你吗?”

花云深直接给了他一个白眼,然后说道:“让开,别烦我。”

“不是,二哥,你这是不想让出院落来吗?”

花云泽对此,很是锲而不舍。

花云深头也不回地来了句,“让什么让,既然给了我用,那便是我的。”

“我说二哥,你这样就过份了,摆明就是强盗逻辑好不好。”

花云泽在身后,大声地控诉着。

但却不是为了雨他们抱不平,而是对那院落心生了贪念。

只是,这房子,估计也就只有他们会想着占为己有而已,对于花千语两姐弟来说,并没有多大兴趣。

行程,也就推迟了一天而已,介于老爷子要跟着,所以皇甫少卿给穆梓轩去了电话。

“什么事?”

轩少的心情,感觉不是太好的样子。

也不知道,是谁得罪了他。

“借你直升机一用。”

皇甫少卿才不管他心情好不好,一开口便直奔主题。

“你为什么不用自己的。”

穆梓轩不问缘由,直接呛了回去。

“太远,不方便,而且没有申请国内航线。”

皇甫少卿说完这些,很是八卦地追加了一句,“你这是点燃炸药包了吗?

遇谁都要爆一次。”

“要你管,别岔开话题,借用也不是不可以,但价格需要商议一下。”

穆梓轩还真的是,十句不离他的奸商本色。

“我可是你妹夫。”

皇甫少卿跟他套交情,让他不看僧面看佛面。

穆梓轩勾唇冷笑,“那叫一声大哥听听。”

“再见!”

皇甫少卿二话不说,直接挂了电话。

这操作,可不要太迅速了才好。

“臭小子,让你叫一声大哥会死人啊!”

穆梓轩冲着手机怒吼了声,可惜的是,对方压根就听不到。

也就是说,他白费了力气。

“你在那嘀咕什么呢?”

夏馨菲推门进来,今天的她,一袭水蓝色的裙子,衬托得越发娇嫩了。

“少卿那个混蛋,让他叫我一声大哥,死活不肯。”

 穆梓轩咬牙切齿着,感觉大有要把对方给生吞活剥的意味在。

“那怎么不见你叫我大哥呢?”

夏馨菲这问题,很拷问内心了。

穆梓轩伸手,一把拥她入怀,“我比他大。”

“这是什么鬼理由。”

夏馨菲皱眉,用拳头顶在了他胸前,两人之间,稍微地保持着一些距离。

“正当的理由,就好比我现在想要吻你一样。”

说着,低下了头,只是,还没有碰触到唇瓣,房门,便被用力撞开了,然后跑进来了一个小可爱。

“爹地,爹地,表哥说要回来了是吗?”

穆冥曜很是高兴地问,压根就不知道,自己破坏了什么。

穆梓轩的眼神一凛,直射而去,“穆冥曜,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进来一定要敲门。”

“哦!对不起!我重来。”

说完,快速退了出去,然后敲了敲门。

“进来!”

穆梓轩火气很大,声音也很大。

夏馨菲掩嘴偷笑了下,然后嗔怪地来了句,“温柔点,你这样吓着孩子了。”

“对啊!爹地,你会吓着我的。”

小家伙一边说,还不忘一边伸手顺了顺胸口,看着,真像是被吓到了。

“别人会被吓着我还信,就你,哼!

”穆梓轩冷哼了下,然后问道:“这个时间点,你不应该是在学书法的吗?”

“那个不好玩,哥哥又不理我,所以我不练了。”

穆冥曜摇头晃脑地道,丝毫没有发现,自家爹地的脸色,已经由白转黑了。

穆梓轩伸手,直接地拎起了他,放到了书桌上,好跟自己平视。

“所以,你不但打扰了哥哥,还想要临阵脱逃吗?”

“我没有,哥哥连看我一眼都不看,一直在那写。”

小嘴,噘得老高,完后笑嘻嘻地圈住了穆梓轩的脖子,“爹地,我们去玩好不好。”

“不好,现在乖乖给我下楼练字去。”

穆梓轩一阵头疼,就因为他性格过于跳脱,想着让他练练书法沉淀下,却没有想到,他完全不受所制,倒是冥夜对那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练就是好几个小时。

同样是儿子,又是同一天出生的,这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不要嘛!爹地,你就陪我玩一下了,好不好。”

穆冥曜压根就不怕他,软萌地撒着娇。

穆梓轩一阵头疼,然后看向了夏馨菲,“这确定是我们儿子吗?

而不是当初在医院抱错了。”

“很有可能。”

夏馨菲赞同地点头,嘴角笑意上扬,觉得也只有儿子,能让他无可奈何的了。

“要不,我们去查一下,这若是真抱错了,怎么也要物归原主才行。”

穆梓轩很是一本正经地道,感觉特别认真。

穆冥曜一听,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呜呜!我不管,我就是你们儿子,不许送我回去。”

两人,面面相觑,这就哭了。

可是一点也不禁吓啊!“穆冥曜,还不给我下来吗?”

书房门口,传来了以沉着的声音。

只见,穆冥夜手背在身后,冷着脸看着他。

“哥哥,爹地跟妈咪说,我抱错了,呜呜,我不要抱错。”

小家伙一边哭,一边抹眼泪,好不伤心。

“笨,他们这是在逗你玩儿呢?

竟然也能当真。”

穆冥夜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真怀疑他的智商为零。

穆冥曜吸了吸鼻子,可怜兮兮地问:“真是骗我的吗?”

“那当然,赶紧下来练字。”

穆冥夜说完转身便走,连理会一下那对夫妻都没有。

这样一看,还真的是有着哥哥的样子在。

“哦!好,你一定要教我哦。”

小家伙说着滑下了桌子,扭着小屁股跟了上去。

穆梓轩皱了皱眉,“你有没有发现哪里不对劲。”

“有,冥曜太依赖哥哥了,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

夏馨菲说着轻叹口气,这个状况,她也在努力地寻求改善,但感觉效果不是很大。

“我不是说的这个,而是冥夜他,是不是成熟得有些过了,不行,我要问一下卿尘,这种情况,会不会间接地引发性早熟。”

穆梓轩说完,便要伸手去拿手机,但却被夏馨菲给制止了。

“我看有问题的那一个是你,真是的,说风就是雨,舞儿准备下课了,你去接一下吧!”

夏馨菲一开始上来,就是因为这事。

穆梓轩皱了下眉,“司机呢?”

“司机不是放假了吗?

你是不是提前进入更年期了。”

夏馨菲诧异地看着他,这记性,也太迷糊了。

“你可没有跟我说这事。”

穆梓轩挑眉看她。

谁更年期还不一定呢?

“没有吗?

哦!那大概我忘记了,你去接一下吧!”

夏馨菲说完,赶紧落跑,以免被他吼。

穆梓轩的嘴角一僵,他总算知道,自己最近为什么总是心情不好了,因为全部人都在坑自己。

从媳妇儿子到妹妹妹夫,没有一个让自己感到糟心的。

但就算这样,身为男人,该扛也还得扛着,所以手挑起钥匙,接女儿去了。

不过,在那之前,他还是拨了组号码出去,给皇甫少卿他们派去了直升机。

毕竟,妹夫可以不管,但妹妹必须得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