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神府丹尊 >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鱼肠剑出
    “你挡住我的视线了。”

    张昆淡淡的说着,并没有在意眼前蛮族的话。

    四纹武士,张昆的手上不知道已经杀了多少了,他们的实力不容置疑,可是在技巧上,却是没办法和张昆相提并论,尤其是在生死战场上,张昆有着剑丘,有着无数的名师指导他战斗的技巧,这一点是这些人完全没办法相比较的。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才会目空无人。

    “砰!”

    桌子被四纹武士狠狠的拍了一巴掌,震得桌子上的茶杯跳了起来,滚烫的茶水洒在桌上。

    张昆只是微微皱眉,并不想在眼前这个蛮族身上浪费时间。

    就算是展露实力,他也想等见到异兽之后,而不是花费时间和力气在这种无意义的争斗上。

    “我阿君康正式向你发起挑战,是男人就接下!别让我看不起你!”

    阿君康怒目注视着张昆,在蛮族之中,挑战是解决一些不重矛盾的主要手段,简单来说,谁更强就听谁的。

    这样的方式虽然简陋,但却有效,蛮族的内部很少有矛盾留存,但挑战并不是随便就能够开始的,需要双方同意,才能够进行,这是为了保护那些并不能接受挑战的蛮族,虽然,这一点并没有什么用,任何一个蛮族都不屑于趁人之危取得胜利。

    但是对于张昆而言,这就是最好的拒绝手段:“心情不好,拒绝你的挑战。”

    这些规矩其实都是张琳儿教给他的,原本是想着他能够按照蛮族的行事风格做事,可没想到,现在却是被张昆拿来当做挡箭牌。

    “你再说一次!”

    阿君康狠狠一拍桌子,如果不是被规则束缚,他恨不得现在就把张昆按在地上狠狠摩擦!

    “我说你太吵了,我心情不好,不接受你的挑战,如果,你能够和声细语的和我交流,说不定我可能心情一好,就答应了。”

    张昆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反正现在药酒还没有拿上来,在这里也是枯坐,倒不如逗一逗眼前的家伙,为这枯燥无聊的时间,找一点乐子。

    “砰!”

    阿君康狠狠一拳砸在桌子上,他还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居然用这种不是理由的理由,明目张胆的拒绝自己的挑战!

    简直是一点男人的尊严都没有!

    他从小到大这么多年,也是从未见过如此不要脸的人!

    恨啊!

    “我说了,你太吵。”

    张昆眉头一挑,自顾自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淡淡的清香从肺腑弥漫到全身,说不出来的舒坦。

    “寒梅春,这茶果然不负这茶名,值得一尝。”

    在温热的茶水之后,嘴里溢散开来的点点凉意,就像是春天里最后一阵凉风,拂过心头,让这个春天,显得不那么单调和乏味,正是因为这一点点寒凉的存在,反倒是让这份淡淡的温暖变得弥足珍贵。

    “好茶。”

    张昆闭上眼,闻了闻淡淡的茶香,不住的点头。

    砰!

    “这寒梅春,听说是用特殊的培育手法,让茶叶在寒冬时发芽,经过整个寒冬的磨砺,那股子寒意已经浸透其中,除此之外,还要用炉火慢慢加热,直到里面的寒气被驱逐掉六成,才能供人饮用,否则会伤及胃脾,更为严重者,就连某方面的能力都会受到损伤。”

    砰!

    “因为特殊的培育手法,导致这茶叶的产地和蛮族内部的城市相隔甚远,其中往来的运输也是一大难题,能够在今天尝到,也算是三生有幸了。”

    咚!

    阿君康恶狠狠的看着张昆,拳头上的青筋一根根爆起。

    自己是堵上了荣誉,要和他进行一场决斗,要挑战他!可是,他不接受也就罢了,居然用这种无赖的方式,拖延时间!

    这种完全没有蛮族应有尊严的做法,让他很是恼火,也很是无可奈何。

    “你不要太过分了!”

    一声咆哮之后,他恶狠狠的盯着张昆,恨不得现在就把他提起来一顿暴打。

    然而,蛮族的规矩又让他止步于此。

    见阿君康没了后续的动作,张昆放下了茶杯,双手撑着下巴,仔细的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儿,才淡淡道:“你觉得,是规矩束缚了你,可实际上,是规矩救了你。”

    这句话,张昆说得很是诚恳。凭借自己的实力,想要击败一个连战场都没有上过的四纹蛮族,简直不要太轻松,就连那些战场上的老兵,那些四纹强者,甚至五纹初期的强者,都不是张昆的对手。更别提眼前这个跳梁小丑一般的人了。

    谦墨剑,鱼肠剑,东岳剑,随便拿出一把来,都可以轻松将眼前的人击败。

    这就是他的自信,也是他此刻逗弄阿君康的本钱。

    猴子不会刻意去踩死路上的蚂蚁,可是在心情好的时候,的确会拿棍子逗他们,体验一下巨大力量差异所带来的爽感。

    至于最后的结果,自然是要看这只蚂蚁,能否取悦这只猴子,能否让猴子开心的情况下,谋求一线生机。

    “砰!”

    这次,阿君康在没有忍耐的耐心了,听张昆说了这么多,他只觉得心头的怒火早已升起,甚至,已经烧尽了他的理智。

    刷!

    锋利的短刀被他握在手中,一双眼睛通红的看着张昆,随时都准备着将他撕裂。

    “怎么还生气了。”

    张昆脸上带着淡然的微笑,看着眼前的蛮族,手掌凌空一握,鱼肠剑已经被他拿在手中,要说这世间还有什么武器算得上匕首中的王者,恐怕也就只有鱼肠剑了吧。

    洁白的身躯,纤长的剑刃,还有那含蓄又隐晦的杀意,都是匕首之中的不二之选。

    张昆并没有掩饰自己手上的鱼肠剑,光是准灵宝级别的气息,就足以让所有人震惊,因为在蛮族之中,从来都没有仙器,也没有仙丹,他们唯一仰仗的,就是那一套修炼之法,这就是他们立足的关键。

    而在张昆手中的鱼肠剑,显然不是寻常之物,一下子,就让阿坤康怂了。

    “这剑你是从哪里得到的。”

    他不死心的咬着牙,恶狠狠的盯着张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