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神府丹尊 > 第1091章 蛋碎
    张昆只是看着他显摆,并没有说话。

    如果说,孤呈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就是他骄傲的事,那么,这样的成就,在张昆眼中,就是分文不值!

    因为张昆,在尸山血海中,称王称霸!

    自己的实力虽然跌落到合体境中期,但是,他有绝对的自信,杀掉眼前这个混蛋,哪怕不懂元元气!

    “小毛贼,我看你是活腻了!”

    孤呈不愧是沙漠苍狼,见张昆没有退缩的意思,当即抽出腰间的刀,抢先砍向张昆!

    倒不是他低估了张昆的实力,而是因为张昆的年纪实在太过年轻了,在这样的年纪里,就算能够修炼到大乘后期,就已经能够对得起天才二字了!

    而这样的对手,他自信不凭借任何元气和功法,就能够将他击杀!

    长刀迎面而来,但是张昆却只是一声轻笑:“蠢货。”

    所有的刀剑,都是只在拳法上的延伸而已,所谓练会拳法,百兵精通。张昆这两日专心参悟近距离的战斗,对刀法剑法的使用更上了一层楼。

    孤呈这一刀看起来威力绝伦,气势汹汹,可实际上,他在张昆眼中就是个跳梁小丑,没有任何可取之处!

    既没有暗藏转折的余地,也没有留下防守反击的方法,如此看轻张昆,如此随意的一招,若是不好好给他一个教训,恐怕他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

    “喝!”

    一声低喝,张昆迎向孤呈,手中的谦墨横在身侧,等到近了,影逝二度陡然间发动!

    张昆的身影消失在空中,孤呈的刀砍在了空处!

    下一刻,张昆出现在孤呈右侧,一脚直接踢碎了孤呈两腿间的鸡蛋,剧痛还没来得及传入大脑,喉咙上就被谦墨刺中!

    这一剑原本可以要了孤呈的小命,但是,因为林语曦在场的缘故,张昆并没有做,她毕竟是佛子,自己若是在她面前犯下杀孽,难免在心里留下一些芥蒂。

    “呜!”

    孤呈捂着自己的喉咙,发出阵阵意义不明的哀嚎,他此刻已经没办法思考为什么自己会落败,剧烈的疼痛席卷过大脑,知识一个劲儿的哀嚎着。

    张昆收起谦墨,一脚将孤呈踢到了酒馆门口:“小二,送客!”

    做完这些,张昆回到林语曦身边,坐了下来,事情的发展比他预计的还要简单不少,一个被过往胜利懵逼了双眼的人,完全不会给张昆造成任何麻烦和困扰。

    “你刚刚可以杀了他的。”

    林语曦突然间说到,她知道张昆的实力,那样的机会下,完全可以永绝后患。

    张昆有些意外的看了林语曦一眼,张了张嘴,却是什么也没有说。

    林语曦突然间明白过来,张昆是担心自己不喜欢。

    一张俏脸瞬间红到了耳根,桌子下,踩了张昆一脚,虽然是踩,但却没有用力,而更像是在打情骂俏。

    “我出来的时候,掌门说过,此行需带戒刀,斩尽世间妖魔。”

    给自己辩解了一句,林语曦低着头,不肯继续这个话题。

    醉酒烧牛肉很快就摆上桌,浓厚的香味瞬间扑满鼻腔,让人食欲大振。

    林语曦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现在的她已经完全辟谷,不需要再吃东西,就能满足身体的需求,可今天,看着这美味的食物,却是再忍不住,拿起筷子夹着切好的肉,美美的吃了好几块。

    吃完,发现张昆看着她,并没有吃。有些嗔怪的瞪了他一眼,夹了一块肉,就像是喂小孩一般,还说了个“啊”字。

    张昆一声轻笑,吃了肉,索性坐在林语曦身边,揽着她纤弱的腰肢:“我想要了。”

    “噗,不行!”

    林语曦象征性的拍了拍张昆那只不老实的手,靠在他身上。

    就在这时,酒馆外突然间涌进来一群士兵,带头那人目光冷冽的在所有食客身上扫过:“刚刚有人闹事?自己站出来!”

    一下子,那些食客们都低着头,距离蛮族入侵刚过去几天不到,还有不少人趁机作乱,瀚海关的将士在燕虹的带领下,正在肃清匪徒,整治瀚海关的治安。

    在这风口浪尖惹事的人,定然讨不了好。为了避祸,几个胆大的食客悄悄的指了指张昆和林语曦两人。

    这时,孤呈也从剧痛中渐渐回过神来,两腿间的剧痛时刻提醒着他,他已经没有了做男人的资本!所以,他看向张昆的眼神越发恶毒。

    “就是这两个人主动挑事!”

    孤呈指着张昆和林语曦,怒吼道:“就是他们,这里的所有人都可以给我佐证!是他们先动的手!”

    那些食客都低着头不肯说话,若是这时候否定孤呈的说法,以他的性格,以后一定会再找上门来报复,可若是同意他的说法,不止是眼前的张昆不好惹,而且,糊弄边军的代价可是很严重的!在这个有些危险的时间里,搞不好就是人头落地!

    见食客没有说话,孤呈很不服气的指着自己还红肿的脖子,还有两腿间正滴滴落下的血。

    “你不信?我被人打成这幅模样,难道还能是我自己动手不成?我告诉你,今天这事必须给我一个交代,他们凭什么可以在酒馆里打人!”

    孤呈凄厉的嘶吼着,那士兵看了一眼,在脑中想了想,这才记起沙漠苍狼这个人,眼皮微微跳了跳,得罪谁也不能得罪这个人啊!

    当即走到张昆桌前,一声轻咳:“麻烦你跟我走一趟,有些事我们需要调查清楚,也麻烦你理解。”

    士兵虽然迫于孤呈的淫威,默认了是张昆先动手这事,可他并不是没有脑子,既然张昆能够将孤呈打成这样,而自己却毫发无损,这说明他的实力至少和孤呈相仿。

    所以,他只能选用这种方式,先将张昆请走,给孤呈一个面子,然后,再给张昆耐心解释一番自己的苦衷,送一些钱财礼物,希望他能原谅自己在夹缝中生存,不得已做出的这种抉择。

    至于劝说的话,他已经想好了,张昆看起来比较和善,能理解别人的苦衷,不像孤呈,头脑简单。这也算是在拍马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