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神府丹尊 > 第1077章 结缘与解缘(下)
    “对了,我家院子里那埋了三十年的好酒,是时候拿出来敬恩人了。”

    说完,老人拄着拐杖,急匆匆离开。

    青青见这些人如此热情,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安静的坐在张昆身边,但愿这厨子的手艺还是和以前一样,要是张昆吃了不满意,哼!

    张昆微微一笑,看了看菜单,也不知道什么好吃,便对青年道:“你们帮我点吧,好久没吃过饭菜了,也不知道该点哪些。”

    “恩人,您这眼光可真够毒的,怎么知道我是这店里的常客,知道哪些菜好吃?”

    青年一边埋头在菜单上写着,一边问道。

    “你去柜台拿菜单的时候。”张昆解释了一句。

    “厉害!这都能看出来。”

    几句寒暄之后,青年拿着菜单走进了后厨,不一会儿,崔头丧气的走了出来,向原本吃饭的几人道:“这菜单上的菜,有一半都做不了,缺少食材,你们看看哪里有,去买点,帐算在我头上。”

    “这等好事可不能让你一个人做,我去买。”

    “我也去。”

    刚说完,一群人就跑得只剩下了几个。

    青青偷偷看了张昆一眼:“前几天这里很热闹的。”

    “我知道。”

    张昆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微微叹了一口气:“战争永远都不是好事。”

    只是蛮族的一次入侵,这其中,大部分蛮族都在和燕虹等人交手时丧生,没有来得及破坏城里的店铺,若是张昆和燕虹没有保住瀚海关,里面又会是怎样一副地狱般的场景?没人敢想象。

    所以,他们才会尊称张昆为恩人,才会,拿出好酒好菜招待。

    在死亡的边缘走过一遭,突然间好多事都变得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在此时此刻,陪着,想要陪伴的人。救下自己的恩人饿了,自然要拿出以往舍不得的东西好好招待。

    老人最先回来,怀里抱着一个酒坛,泥封的坛口有些破损,阵阵清幽的酒香飘了出来。

    “刚会儿挖得急了,碰到了封泥,您闻闻就知道,里面绝对是好酒!”

    老人拍着胸脯保证这酒不是新买的,而张昆微微一笑,并没有在意,将泥封打开,闻了一番,不由得感慨:“好酒!”

    陈酿多年的酒,有着特殊的香味,除却白酒最开始的腥辣,留下的是淳淳香甜。

    张昆许久没有喝过酒了,当即满上一碗,一饮而尽:“老人家,我就不客气了。”

    “不客气好,不客气才好啊。”

    老人咧嘴笑着。

    等到青年们买回饭菜,摆了满满一桌,一个个双眼放光的看着张昆,而张昆也不负众望,将酒菜全部消灭,留下了饭钱,说是让店铺修缮好,以后再来。

    刚走出饭馆,张昆发现一件事,自己好像低估了这些瀚海关百姓的淳朴,他们有的手里拿着煮熟的鸡蛋,有的手里端着一块刚蒸熟的腊肉,还有米酒,蔬菜,各色小吃,一个个都满是期待的看向他。

    原来是一帮青年去买食材的时候,忍不住跟别人吹嘘见到大恩人了,张昆的行踪被许多人知道,这才连忙收拾起家里最好的吃食,送了过来。

    “各位,今天我已经是酒足饭饱,现在要去燕虹将军那里商讨军事,所以,承你们的美意,各位还请回吧。”

    说完,带着青青一跃上房顶,从人群的视线中消失了。

    “张昆,你今天是怎么了?”

    青青开口问道,从张昆执意踏入那家店之后,他的举动就很反常,至于哪里不对劲儿,她也说不上来,只是觉得有些怪怪的。

    “你觉得,除了最开始那几人是真的感谢之外,后来的人大多是什么样的心态?”

    张昆没有直接揭开答案,而是故意卖了个关子。

    “我觉得也差不多啊,他们做的事不都一样么。”

    青青想了半天也没有一个合适的答案,只好给出了这个回答。

    “他们啊,是想靠着手里的东西,交换我保护瀚海关的机会,人心是会变的,最开始他们会感激我击退蛮族,但见识过蛮族凶暴行径的他们,并不能安心,所以,想这样讨好我,在道门之中,这个就是结缘。”

    “至于为什么一定要在店里吃那一顿饭,是道门的解缘,既然我救了他们,他们就算是与我结上了缘,缘呢,总是会有些变化和发展,我不想沾染这里的缘,所以要吃这顿饭,解了这缘。”

    青青噘着嘴,悄声嘀咕道:“这都是些什么啊,完全听不懂。”

    对她的反应,张昆并没有觉得意外,要是一个人能够轻易理解道家一个“缘”字,恐怕早就被道门当做宝贝带走了。

    这些东西,还是那两道执念中蕴含的道义之一,只是很小很小的一部分。其中的道理,就足够普通人参悟一生,张昆现在也只是懂得这些道理,其中的论证还没有时间仔细察看。

    “这是去燕虹将军军帐的路,难道你说的燕虹将军要找我们的事是真的?”

    青青睁大了眼,有些难以相信,张昆什么时候有这么厉害的神通了?连别人要找他的事都能算得出来?

    “我瞎猜的,燕虹要是醒了,第一件事绝对是找我,倒不如我去找他,免得半夜三更打扰我睡觉。”

    青青小脸一红,掐了张昆一下。

    “你来了。”

    出乎张昆意料的是,燕虹站在军帐外,撑着伞,仿佛相识多年的老朋友一般,打着招呼,并没有意外他的到来。

    “估摸着你会找我,就来了。”

    “那巧了,刚才我还在和他们说你的事呢,就接到士兵的消息说你来了。走吧,进去说。”

    “嗯。”

    军帐内,火炭在炉子里明灭闪烁着,整个营帐内十分温暖。

    在沙漠中,昼夜的温差十分巨大,哪怕白天的温度足以把人烤熟,夜晚也要准备好火堆,迎接酷寒的到来,现在已经入夜,温度渐渐降低下来,炉火自然也被点燃。

    “那我就不多和你绕弯子了,直接说正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