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神府丹尊 > 第1070章 来!杀个痛快!
    “张昆,一定要坚持到我来支援!”

    喊完这一句,燕虹当即带着身后的士兵转向了另一个方向。

    张昆手持重剑,完全没有把这些二纹和三纹的蛮子放在眼里,因为他知道蛮族修炼的是什么功法,所以,知道他们在战斗时会有什么样的漏洞和缺陷,他的东岳剑虽然沉重,但却不是表面上看的那般完全不讲技巧。

    他把这技巧藏得很深,用一句成语来说,那就是大智若愚,每一剑看似沉重,没有任何变招,可真到了面前,那剑锋一抖,就能斩向另一个方向。

    这些都是张昆这几日,不断参悟剑仙那日给自己喂剑招时获得的感悟,由是,让他的剑法有了本质上的提升。

    “逆命苍生体,跟我冲!”

    不再需要他守护自己身体后方,张昆索性放弃了控制权,任由他跟着自己杀向前方!

    一声惊雷,在空中响起。

    阴冷刺骨的风席卷着大地,是沙漠中,少见的雨水,少见到几十年也看不见一回,瀚海关也有几年没有经历过雨水了,大多都是晨间的露水,本应该值得庆幸的一件事,却因为蛮族的入侵,让无数凡人心惊胆战。

    蛮族入侵,再加上漆黑的天空,瞬间让无数百姓有了不好的猜测和联想,他们甚至跪倒在地,冲着天空茫然的跪拜,他们不知道该跪拜谁,不知道该如何祈求,才能让远处蛮族的叫嚣彻底消失,让人类胜利后的欢呼响彻整个天地。

    “拦住他!”

    一个四纹蛮子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城门,一眼就看见了正迎着人群杀来的张昆,抬了抬手,身后近十个三纹蛮族用了上来,他们标志性的吼叫声,甚至连屋檐上低落的雨滴都狠狠的战栗起来。

    与此同时,那些二纹蛮族连忙后退,在远处,是无数同伴饿的尸体,鏖战了整整半个时辰,这条路上已经铺满了尸体。

    看着三纹蛮子向自己冲来,张昆从逆命苍生体手中接过谦墨,然后将鱼肠交给逆命苍生体。

    一柄谦墨剑,漆黑如墨,而另一柄东岳,稳若泰山,暗中运起蛮族的功法,张昆只觉得手上的力量又大了几分,重剑挥过,阵阵低吼在空气中回荡。

    四纹蛮子出动了近十个三纹蛮族,想来这个人类很快就会被杀掉,便向身边一个蛮族低语了一番,那个蛮子连忙向城外的大部队跑去。

    阿喀什焦急的等在瀚海关外,他相信祭祀的预言,这次攻打人类,若是成功,就能扬名立万,若是一个失误,自己都有生命危险!

    所以就算进攻以来,他也十分谨慎。

    原本派遣蛮族过来佯装进攻,是为了混淆视听,让这些人类疲于守备,可没想到,那些守门的将士居然吓得转身就跑,连城门都没有关上。

    阿喀什抓住了这次机会,当即发动总攻,这也是为何三纹和四纹蛮族没有参战的原因。

    一个小蛮子跑到他身前:“报告族长,已经摸清了守护大阵的位置,阿摩正带人突破,城门内已经被清理干净,反抗的人并不多。阿拉头领已经镇守门口,就等您带着大部队过去。”

    阿喀什听到这个消息,心里一喜!

    就算铜门关的士兵也在城中,他也完全不会畏惧,要是一对一,人类绝对不是蛮族的对手,而人类城市的环境他很清楚,那些紧密相连的房间,将是军阵展开的巨大障碍。

    “按照编制,三个三纹蛮族跟着一个四纹蛮族行动,一旦有对手,立马反击,在九黎部落中,重整我们名声的时候到了,一雪前耻!”

    随着阿喀什的怒吼,一大群蛮族涌向城门口,然而,当他们站在城门前,却是一个个都驻足不前,原本被阿喀什带动的气氛,瞬间冰凉到了极点,甚至,连怒吼声都消失了。

    那是一个男子,看起来很年轻,剑眉朗目,棱角分明的脸庞上,沾染了大片的鲜血,但这并没有让他的形象跌落,反倒是更添了几分沙场别有的风味。

    哪怕经过一番血战,他的衣衫已经被鲜血浸透,但依旧完整,没有半点破损。

    在他的手中,提着一颗头颅,只见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鲜血,裂开嘴,露出洁白的牙齿,他在笑,他的眼里满是战意,那种浴血沙场的兴奋和满足,是别的事物给不了的畅快。

    抬手,将那颗头颅丢向队伍最前方的阿喀什脚下,少年缓缓伸出手,向阿喀什竖起了中指:“来!”

    “是他!他不是被卷入沙渊了么!”

    “怎么可能,从没有人能够从沙渊中活着出来!”

    “难道,他是神?”

    ……

    这人不是前几天在铜门关阻拦蛮族的张昆,还能是谁?

    “阿摩!”

    阿喀什一眼就认出了自己脚下的头颅是谁。

    他不是说已经占据了城门么?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会被张昆斩落剑下,为什么他没有守住城门,不是已经给他安排了近十个三纹蛮族么?这样的他,绝对没有落败的可能,只要激活血脉连接大法,就算是燕虹,阿摩也应该有一战之力才对!

    看着被自己威慑,却没有任何动作的蛮族,张昆有些无趣的摇了摇头,从地上将东岳剑拔出,指着一群蛮族:“孬种们,有本事就冲上来!”

    “今日我张昆在此,看你们谁敢越城池半步!”

    雄厚的吼声,甚至压过了天上的雷声,狠狠震慑着这些蛮族。天空中的雨再不是连绵的细密雨珠,而是豌豆大的雨点,一滴滴狠狠砸在地上。

    一道闪电从天空划过,耀眼的光芒映照着张昆明亮的双眼,他抬头饮了一口雨水,神色愈加张狂和放肆。

    一步踏出!

    东岳重剑上的血污已经被彻底清洗干净,东岳两个字在雨中分外显眼。

    谦墨仿佛感受到了张昆心底的战意,丝丝黑雾缠绕在剑身上,倍显庄严和肃穆!

    “来!我们杀个痛快!”

    随着一声怒吼落下,张昆孤身一人撞向蛮族的大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