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神府丹尊 > 第1066章 瀚海关的内患
    想到这里,张昆狠狠的伸了个懒腰,看着这方天地黯然散去,熟悉的世界再次出现在眼前。

    这是一处绿洲,近处是潺潺细水,而远处,则是沙漠中常见的仙人掌,再远处,就是漫漫黄沙。

    重回现实,张昆捧起水,美美的喝了一口,只觉得从身体到心头前所未有的舒坦。

    从发现识海中还躲着一个意识以来,张昆心里都十分的压抑,他不允许别人这样轻易夺走他的一切,但是他却无力抵抗,对手的精神力连黑白袍两位道士联手,都没能占到便宜,可想而知,若是换了自己,那肯定毫无招架之力。

    但解开太极世界中两个执念的疑惑,张昆豁然开朗。

    那两个道士可不只是将对黑白的道义交给自己而已,还教给了自己对付识海中意识的方法,随谈他只在无量气海中稍作示范,但张昆领会到了其中的真意。

    不是自己想要拒绝,就能够拒绝那个意识对自己的影响,自己的小命都被他握在手里,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打乱他的布局,最后,只要一个点出了问题,整个计划都只能作废,更何况是很多个点。

    “这样想想,其实这两个道士还不错。”

    张昆不由得想到,那个白袍道士还教给了张昆一个小技巧,那就是唇语,这也点醒了他,在识海中,是修炼者意识和功法等等的具显化,除了这些,什么都看不到,但是能够听到外界发生的一切,所以,以后凡是和夺舍有关的东西,他只会用这样的方式来交流。确保不会被那个意识发现自己的举动。

    除了这些比较重要的收获以外,还有一个锦上添花的东西,那就是蛮族修炼的方法,再加上,自己的气海暂时还充满了黑白元气,普通功法根本不能使用,而转换的方法,在铲除那个意识之前,他决定烂在肚子里。

    这样一来,气海受限,按照蛮族的方式修炼,就无可厚非,让人挑不出毛病来。

    就在张昆思绪飘飞的时候,脚边潮湿的沙子微微动了一下。

    “哪里跑!”

    张昆猛地压下身子,一爪抓住了一直沙蛇,刚才就是它准备偷袭张昆,结果被张昆一声呵斥,吓得犹豫了半秒,就是这半秒的时间里,张昆抓住了他的七寸,看了一眼近半米长的沙蛇,张昆满意的点点头:“倒是可以做一顿蛇羹。”

    说完,张昆从镜域中取出鱼肠,麻利的解剖完,架上火堆烤起来。

    虽然已经辟谷,但久了没吃东西,还是挺想念这些凡间的美味,没有太多的讲究,甚至连调料都没有,烤熟了就直接放在嘴里开始嚼。

    吃饭间,张昆整理了一下自己最近需要做的事,还是决定先找个人,问明位置,然后去瀚海关找千霰和青青等人,也不知道自己失踪这几天,她们有没有想念自己。

    在瀚海关城门上的青青突然间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她茫然的看着瀚海关外的悠悠黄沙:“是谁在想我呢。”

    “青青,这烤肉串好好吃。”

    千霰拿着好几个肉串,边吃边走了过来,拍了拍青青瘦弱的肩膀:“你要不要尝尝?”

    几天相处下来,青青也是知道千霰这个好吃嘴的德行,也就见怪不怪。没有搭理她,只是撑着脑袋,看向外边的黄沙,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都给我把精神打起来,铜门关已经被蛮族占据,蛮族随时可能入侵到这里,你们就得给我像鹰一样,把眼睛放亮,任何一点风吹草动立马汇报!”燕虹穿着一身盔甲,身后跟着一群随从,巡视着城墙上的士兵。

    见状,士兵们连忙挺直了背。

    前两天,在蛮族攻克铜门关之后,燕虹就要求加强警戒,有两个士兵在这个关口偷懒,被发现后,按照军法,被打了个半死,现在还趴在军营的床上哀嚎呢,他们可不想成为下一个。

    见士兵们没有松懈,燕虹心里好受了一点,若是在铜门关,自己的将士镇守城门,哪里需要他这样上来巡视?

    说白了,就是瀚海关常年没有经历战事,变得松懈了。而自己的手下虽然不少,可是,因为地势的原因,瀚海关要比铜门关更大,需要镇守的地方更多,他的人手只是勉强补足了这一块的空缺。

    看着瀚海关外茫茫的黄沙,燕虹一时间心绪翻涌,这瀚海关又能够坚守多久呢?

    如果没有后续的支援,那些十二门派不肯派人过来,那么,瀚海关的失守也只是时间问题,更可气的是,现在这些家伙居然置瀚海关的为难于不顾!还在内斗!完全不知道蛮族即将入侵的消息!

    若是瀚海关被破,蛮族就算是彻底打开了缺口,向上可穿过铜仁关,向下可以切断君山关和北镇关的联系,从而击破他们,彻底将蛮族和人类的边界线撕开!

    这事关人类的生死存亡,可这些家伙!

    燕虹气得一拳砸在城墙上,只是他并没有动用元气,否则,区区半米厚的城墙,怎么也得掉一层皮下来。

    等到燕虹走了,一个士兵才小心翼翼的向另一个士兵询问:“燕虹将军这是怎么了?”

    “管他呢,一个败军之将,也只敢在我们这些小兵面前逞威风。”

    “唉,连燕虹将军都败了,这次蛮族似乎又大动作啊。”

    “你怎么老是想那么多,你没听人说么,这燕虹已经被蛮族收买了。”

    “怎么可能……”

    “什么不可能,你自己想,那么多年和蛮族争斗,和蛮族接触几乎是必然的事,有点交集怎么了?说不定燕虹将军的军帐里,就藏着一个蛮族小姑娘呢。”

    ……

    燕虹虽然走远,但毕竟是修炼者,耳朵可是灵敏得很,一双拳头渐渐握紧,但最后,也只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将拳头松开。

    他也想要辩解,可实际上呢,他无法辩解,也无力辩解,更没有辩解的心思。

    大敌当前,这些人都在想什么?

    都这个节骨眼了,还在搞内斗?

    回到军营,燕虹用力揉了揉脸,拍了拍,走进了营帐:“诸深,你现在感觉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