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神府丹尊 > 第409章 我对你很失望
    剑意冲霄而起,此刻的张昆,如同古老卷轴之中记载的剑仙一般,手中承影暴涨,刹那间就化作了数十丈长,横击长空!

    张昆体内元气此刻翻涌到了极点,这一击耗尽他体内几乎所有元气,再加上几颗丹药的增幅,令这一招的能威轻松迈过了先天桎梏,达到了练气水准!

    只见那满天的黑芒犹如数百头邪龙一般,瞪着双眼朝张昆扑来,而承影剑芒,忽的把它们从当中劈开,天地之间只剩下那一段星河般闪烁绚烂的剑芒,那剑芒逼人无比,哪怕是相隔几十米,都可以感受到它那铺面而来的寒意,即便是练气士在这剑芒面前也得退避三分!

    “怎么可能,我主的绝技竟然被他破开了,不可能不可能!”大祭司不敢相信这一幕,状若癫狂,疯狂大叫起来,仿佛世界末日来临一般。

    “哼,人间竟然还有你这样的招数?”黑月化身发出难听的叫声,似是疑惑,怎么在这颗星球上,竟然有人能破掉它的秘法?

    张昆冷笑,御剑而斩,巨大的承影幻象破空袭来,带起无边罡风,刮得周边的密林尽皆倒下,其中藏着的荒兽蛮兽只要擦到剑芒的余波一丝,便立刻暴毙,死于非命!

    黑月化身轻蔑一笑,虚空一握,法力狂涌,无比玄妙的道意显现,那是张昆他们无法触及的力量层次,但此刻黑月化身终究只是化身罢了,并没有强大的元气支撑,可是光凭这恐怖的道意就足以扭曲虚空,将张昆斩来的承影直接扭曲变形!

    承影巨影被破,其中真身剑影仍然飞射向黑月化身,却被它一个弹指击飞了出去。

    “哈哈哈,小子,你不要再抵抗了,在仙主的面前,你就只是垃圾而已!”大祭司哈哈大笑,肆无忌惮地嘲讽张昆。

    “蝼蚁,就安心做个蝼蚁,那不是你能掌控的神剑。”黑月化身冷冷笑道,弹指之间便破掉张昆最强一击!

    张昆脸色微变,这次遇到的黑月化身的实力还要比之前那尊强大几倍,看来是因为亡灵天幕的存在,再加上黑月之主就要降临此世,他的化身分身都变得更加强大凶悍了!

    上次在浩门,张昆还能借助地脉之力,此刻唯有他自身力量,自然差距不小,不能将黑月化身斩灭。

    “受死吧,小辈!”黑月化身轻蔑地看着张昆,手中凝聚起一柄长刀,刀身漆黑,幽芒闪耀,漆黑无比,其中似乎有阴龙盘踞,摄人心魂!

    长刀破空,转瞬间就到达张昆面前,带着无上威压,要将张昆的身体打碎!

    “噗!”张昆抬手用承影硬撼,狠狠地砸在了黑刀之上,却是连连倒退,口中吐出一口鲜血,心脏狂跳不已,虎口震裂,就连承影都发出微弱的呻吟声!

    “喔?能挡我全力出手一击,有点意思!”黑月化身微笑道,抬起黑刀,凝聚力量,顿时周边的一切腐化妖兽身上都被抽出了黑色的能量精华,月教徒们的灵魂也被一应献祭!

    “我看你拿什么抵挡我的第二刀,此刀斩下,便是连练气巅峰都要陨落!”黑月化身连连冷笑,目光淡漠。

    张昆咬了咬牙,身体微微颤抖,战斗到这个地步,他都感觉到有些不支了,当下该如何选择,逃?他的速度不够,更没有好的身法,那黑刀已经锁定了他的神魂,绝无逃命可能!

    战?他的元气消耗严重,即便依靠丹药,也不济于事,再加上身体受伤,再战斗下去,他恐怕有生命之忧。

    “张昆,我对你很失望。”就在此时,他脑海之中竟然浮现出了镜域低沉的声音。

    张昆微微一愣,凝视着那道黑刀,心中疑惑不解:“为何,我已经用出了全力,只剩下镜域能量这道底牌了,我做的不对吗?”

    “你在浩门近距离观看了天玄之杯的爆炸,那爆炸之时展露在外的毁灭道意,你领悟了几分?”

    “回到镜域之中,我为你星火锻体,神湖灌注,重塑灵体,助你登临先天巅峰,你身体之力用出了几分?”

    “承影是老主人的佩剑,跟了你一年,其中剑技奥秘你参悟了几分?”

    张昆微微一愣,面色铁青,“我...”

    “好好想想,这一战,你调用不了一丝我的能量。”镜域说罢便不再言语,顿时张昆感受不到镜域空间的存在,似乎镜域在他身上的加持也全都撤去了!

    “毁灭之道...星辰运行之道...剑道...”张昆此刻突然闭上了双眼,沉浸在了一种玄妙的状态之中,好像感受不到外界的任何东西存在,那道黑刀轻而易举地破开的护体罡气,破开昆玉体魄的防御,深深地插入到张昆的肩胛之中。

    然而他却丝毫没有半点反应,仿佛老僧已经入定了一般,外界的一切干扰都已经失效。

    “那小子在干什么,疯了吗,不闪不躲?”就连大祭司都感觉有些奇怪了,张昆这小子不是最机灵了吗,一向用丹药阴人,创造对自己有利的条件,什么时候这么愚蠢了,直接被黑刀击中,难道是他知道自己必死无疑,所以懒得反抗了?

    “哼,无聊。”黑月化身冷笑连连,这一刀已经刺穿张昆的身躯,只要他轻轻一动手,便可以将张昆的身体完全撕裂开来,化作碎片!

    然而就在突然之间,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停跳了半拍,整个时空都仿佛在此刻停止了刹那一般,一股难以名状的危机感降临在了他的身上。

    “数万年来,还没有任何人能让我有这种感觉!”黑月化身脸色狂变!

    “不好,是那小子,斩!”黑月化身不敢留手,控制黑刀要将张昆完全破去!

    “迟了!”张昆猛然睁开了双眼,眸子清澈无比,宛若深不见底的星空,这一次他的眸中不再燃烧任何一种颜色的火焰,体内的元气也安静平和了下来!

    “过去,我所学甚杂,只是将那些能量堆砌起来使用,如今想来实在是愚蠢!”张昆微微摇头,伸出一只手来握住黑刀,硬生生从自己体内把黑刀拔出!

    “怎么可能?”大祭司和黑月化身都忍耐不住的叫了出来,那是黑月化身吸收了无数生命之力的黑刀,他远远用着无上力量操控着,张昆本不该撼动它一丝一毫,然而此刻他竟然用徒手把黑刀拔了出来!

    “如今我经过镜域点醒,将我的力量尽数以剑道统御起来,力量极为内敛,从今以后,我举手投足之间,便勾动无形道意,引动无边天地之力!”张昆喃喃自语道。

    几种力量分开来用,各有各的强大,组合到一起则会发生质变,威力以几何倍增长!

    张昆仍然还是先天境界,没有完全掌握其中任何一丝道意,终究不是练气之境,但他的实力却暴涨了数倍。

    方才他的灵魂仿佛出窍,遨游整个星辰,最后仿佛触及到一丝奇怪的波动,窥探到此界一丝无上秘密!

    “不可能,不可能,即便是我也不能做到这一点,为什么?为什么!”

    “难道是因为这个星球,对了,就是因为这个,可恶难道要被这个小子占得先机?他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什么,不行我必须加快脚步了,绝不能让这个星球落入他人之手!”黑月化身吃惊无比。

    “不错,虽然是情况特殊,但你能做到这一点,你的天赋还算不差。”镜域的声音再度传来,张昆能感受到镜域之力已经回归。

    “道意万千,一种之中便有亿万变化,某些人终其一生不可能参悟其中一道,却可以通晓许多条道路,触类旁通,统合为一!”

    “甚至开辟新路,铸造自己的无上辉煌,张昆,今日,你才迈出第一步!”

    张昆点了点头,伸出右手握住承影,微眯双眼,这一刻,星辰、毁灭、焰法、昆玉、丹道全都凝聚为一,他轻轻点出一剑,这一击看似毫无章法,实则超出了人们对速度和力量的想象!

    “不可能,为什么会这样,我不信!”黑月化身猛地大叫起来,然而他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张昆把剑插入他的胸膛,身体破碎,这一剑,超出了他这具身躯的最强力量!

    “可恶,你给我等着,等我君临这个世界,我第一个杀的就是你!”黑月化身诅咒威胁道,他的身躯却在此刻开始消散,仿佛漏了气的气球一般,迅速瘪了下去,黑雾散去,恶鬼哀嚎,神龟恸哭!

    张昆面无表情,冷笑道:“等有那天再说吧,我已经毁了你一个祭坛,就能再毁你七个!”

    “哈哈哈,没用的,太迟了!”黑月化身留下最后一句话来,他的身体终于溃散了,消失于无形,只留下大祭司一个人呆呆地看着半空之中,已然身死道消的无上仙主。

    “怎么可能,不可能,这不可能啊!”大祭司瞪大了双眼,成为大祭司的人,都必须对月蚀之影无比忠诚,在他们的脑海之中黑月之主就是神仙,是不可战胜的存在,但是此刻他竟然目睹了黑月化身被张昆一剑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