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历史小说 > 大明祖孙 > 第十章 画下大饼先
    不得不说,张世允虽然不能上阵打仗,但是他将太子的话还是放在心上了,而且这货作为世家子弟,人脉关系也的确非同寻常,在发动东宫的能量下,仅仅只用了两天的时间就在城内外搜罗了五百户流民,并且将青壮们带来了东华门内。

    东华门乃皇城东门,门外设有下马碑石,门内金水河南北流向,上面架着一座石桥,由于端本宫就靠着东华门,因此此门又专供太子出入皇城,寻常官员都很少经由此门通过,如今这五百多名粗汉站在这里,却是与往日大为不同。

    得知募兵有了结果之后,朱慈烺不由得喜出望外,他知道眼下战乱纷争之际,京城内外流民众多,想要搜罗这么几百户流民人家也不是什么难事,可是张世允的工作效率依然让他高看了一眼,看来这货还真不是完全一无是处。

    在张世允、李继周以及几个小太监的陪同下,朱慈烺很快就来到东华门内,他望着那些身形还算健壮的汉子时,不由得笑着点了点头,道:“张将军的差事干得不错,看得出来是用了心的,回头南迁了我就向父皇为你奏功。”

    “为千岁爷效力,末将万死不辞。”张世允表现出一副精忠报国的模样。

    朱慈烺却是笑了笑,便望向了一旁的李继周,道:“把银子都拿出来给大家伙瞧瞧。”

    李继周应了一声,让身后的小太监们抬着两个箱子便上来了,他们打开了箱子,里面便是朱慈烺同学的全部身家,几百个灰不溜秋的小银锭出现在众人面前,而这一幕却是让朱慈烺不由得有些失望,在他的想象当中,银子应该都是那种银光闪闪的才对。

    不过这的确是朱慈烺同学的一厢情愿,因为只有刚刚新鲜出炉且纯度高的银锭才会显得白润,而那些长时间使用或者储藏的老银锭,在氧化的环境下,上面会生一层银锈出来,这种银锈的颜色大多为灰色或灰褐色,因此民间有句话,叫做“七黑八灰九转青,九五成时色还清”。

    当然,这银子虽然在朱慈烺眼里其貌不扬,可是落在其他人眼里,却都大不一样,特别是那些壮汉们大多都有些紧张和忐忑,他们知道太子爷要招兵,还花大价钱招兵,那么这些银子或许就会分到他们手中,五两不敢奢望,三四两总是有的。

    朱慈烺望着那些渴求的目光,开始发挥了自己的表演天赋,道:“大家伙看到没有,这些银子都是你们的,每个人五两,不要嫌少,等到将来跟着爷去了江南,一个人五十两银子再加上一百亩江南上好的水田!”

    “愿意跟着爷上战场的好汉子,就上来拿银子!”

    “五十两?”

    “一百亩水田?”

    人群中顿时一片骚动,众人用一种畏缩的目光望了一眼朱慈烺,随后又互相望了望,他们像蚂蚁一样凑在一起,窃窃私语地商量着,对于这些庄稼汉们来说,这是一笔足够让他们过上好日子的财富,也是他们做梦都不敢想的好事。

    可是如今银子真正的出现在众人面前,大家伙却又不敢去相信,他们互相推搡着,似乎要对方先上去拿银子......一旁的张世允顿时有些着急,他大吼一声道:“窝窝囊囊的不像个爷们,要跟着千岁爷干就上来拿钱!”

    朱慈烺似乎一点也不着急,他心里明白这些人的顾虑,对于这些大字不识一个的汉子而言,他们只是需要一点点时间来完成心理建设.......等他们真正考虑清楚了,再加入进来以后至少在勇气上是不太缺乏的.......

    当然,要成为一个真正的战士,这些人还需要更多的严苛训练以及至少一次的实战经验,等到经过血与火的淘汰后,才能塑造出一批可战之才,或许到了那时候,这里面的五百人能有一半就不错了。

    “这是值得的。”

    朱重八在脑海中冷冷地说道:“为将者,就要抛开你脑子里的那些妇人之仁,咱当年提兵席卷江南,杀尽江南百万兵,死的何止是敌人?就眼下这些人,不要说一半,就算是十中存一,那也值!”

    朱慈烺微微沉默,他作为一个现代人的灵魂,在该狠下心肠的时候也的确能狠下心肠,比如杀掉光时亨他眼睛眨都没眨,可是那终究是阻碍他前进的敌人,死了也就死了,而眼下这些人却不是.......

    罢了,既然要走上这一步,大丈夫又何须惺惺作态?再说他也给了这些人选择了。

    终于,一名身形相对矮小的年轻人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他一只手高高举起,一边走来一边高声道:“千岁爷,我愿意当兵!”

    朱慈烺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微笑,他亲手拿起一锭银子交给了年轻人,并轻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何方人氏?家中可还有其他亲人?”

    年轻人似乎有些紧张,他低声道:“回千岁爷,小人,小人叫薛石头,原本是河南府人士,后来带着老母一路逃亡到了京城,小人定当竭尽全力为千岁爷效命。”

    “好好干,南迁的时候把老母一起带上,到时候咱在江南给你分水田。”

    “多谢千岁爷。”

    有了薛石头这个例子,其他人也都开始大着胆子上来拿钱,而朱慈烺也不假手他人,所有的银子都是他亲自发了下去,并跟每个人都聊了一两句,简单询问了一下他们的具体情况,看上去似乎很简单,可是等到这五百人都问过一遍后,时间就已经来到了正午,而朱慈烺的脸上也已经沾满了汗水。

    这个小花招并不是朱重八教的,而是朱慈烺自己前世的一点小经验,所谓‘恩出于上’‘唯名与器不可假于人’的理论他还是懂得,因此尽管朱慈烺辛苦归辛苦,可是他必须要亲手发银子,这也是告诉所有人,这钱是太子爷亲自发的,你敢不效死命?

    就像当年吴用吮疽一样,的的确确是爱护士卒的那一套,可是这些都是要拿命去还的。

    因此,等朱慈烺做完这件事以后,效果也变得十分明显,所有拿到银子的人在望向朱慈烺时,都带着几分敬畏和感激,他们原本就是性格比较憨厚的庄稼汉,没有那么多的小九九,如今有了银子,人心自然就差不多到位了。

    发完银子之后,一名矮墩墩的太监却是急匆匆走了过来,正是东宫内侍杨进朝,在朱慈烺身前低声道:“千岁爷,京营提督吴大人又来了,说有要事要面见您呢。”

    朱慈烺听到这个消息时,脸上神情并没有太多的变化,不过心里却是稍稍松了一口气,想来吴家应该是已经知道了廷议的事情,使得他们下定了决心,毕竟南迁的事情一旦定下来,也就意味着吴家必须要做出一个选择。

    一面是局势越发危险的辽东,一面是富庶且软弱的江南,傻子都知道应该怎么选,吴家自然不傻,吴襄这一次前来,恐怕还真准备在本太子爷身上下重注了。

    “你去告诉吴将军,让他先稍候片刻,我去换身衣服再来接见。”

    朱慈烺的确不好带着一身臭汗去见吴襄,以免对方误判自己的意图,其次他也要趁着这个时间好好想一想,该怎么进一步拉着吴家上自己的贼船,至少吴三桂手底下的三万人,得想个法子先利用起来。

    脑海中的朱重八却是笑了笑,道:“你可要小心一件事,要是吴三桂的三万兵马真到了京城,到时候崇祯可不一定会走........”

    “对啊,真有三万人,再加上局势一变化,只怕崇祯以为这盘棋还有救呢,到时候我可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朱慈烺喃喃自语道,他感觉自己眼下还真处于一个两难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