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历史小说 > 大明祖孙 > 第九章 囤兵不囤粮,处处是粮仓
    对于崇祯这样又菜又爱玩的选手,朱慈烺并不认为他在南迁之后就能做出正确的判断,如果继续让他掌握大权,那么要命的事情恐怕绝不止眼下这个简单,因此无论是为自己考虑,还是为了大明朝考虑,朱慈烺将来都必须夺权。

    朱重八对于朱慈烺的野心却是很不赞同,他冷哼道:“咱知道你的想法,可是他是皇帝,只要他一日不死,你就只能当太子!”

    .......这话怎么听着像是在诱导人呢?

    朱慈烺笑道:“老祖宗可别误会,不管怎么样,父皇都是大明天下的皇帝,可正是因为如此,我才必须要把父皇掌握在手里才行,否则将来就算到了南边,他也斗不过那帮子贪官污吏和江南士绅们,到时候咱可就惨了!”

    朱重八似乎对于朱棣篡位的事情多多少少有些不爽,以致于对朱慈烺的想法也有些不屑,道:“皇帝终究是皇帝,太子终究只是太子。你既然要大权独握,何不就让他留在京城?到时候天子死国门,你也好在南京安稳登基!”

    朱慈烺听出了朱重八的几分讽刺之意,却是轻声道:“可是眼下我还不能这么做,毕竟我一个光棍太子,就算有了吴家的支持,登基也不是那么保险,搞不好就成了别人的傀儡,可是有了父皇在前面顶着,我反倒多了几分辗转腾挪的空间,便可以借此机会发展自己的势力,做一个货真价实的太子,这可比一个被人架在空中的皇帝强多了。”

    的确如此,天子虽然贵为天下,可是终究被这个世界的各种规则绑架了,反倒失去了一定的活动空间,特别是对于丧失了所有威信的天子,只会成为各路野心家的工具人罢了。

    吴三桂也好,江北四镇也好,亦或者是左良玉这些人,哪一个是简单人物?

    真要是以为太子去了南京就能天下归心,南北分立,那才是朱慈烺失了智呢!

    再说了,只有崇祯皇帝这面大旗还在,才能最大程度聚拢人心,所谓的天子守国门除了让人哀叹一声以外,却是没有任何作用,君不见后世抗日局面无论到了何种艰难状况,都还要坚持统一抗日战线呢!

    因此,对于这个问题,朱慈烺考虑的实际上比朱重八要更深一些,倒不是因为朱重八经验能力不如他这个黄毛小子,而是因为在此时明末局势上,朱重八了解到的情况还真不如有后世会议的朱慈烺!

    此外,朱重八性格如此,一贯喜欢大开大合,用绝对的武力来解决一切问题,而朱慈烺却不得不去考虑更多的可能。

    回到宫中以后,朱慈烺出于目前的境况考虑,决定不能只等吴家的消息,他心里依然惦记着募兵的事情,便派遣内侍李继周将自己的贴身侍卫头领张世允找了过来。

    片刻之后,一名身材高大的年轻将领来到了端本宫中,恭声跪下向朱慈烺请安问好,此人正是东宫侍卫头领张世允,身份也非同寻常,乃当今英国公张世泽的同辈族弟,生得颇为英武雄壮,故而被崇祯所喜,便安置在了东宫。

    当然,尽管张世允长相的确像一员猛将,但是根据朱慈烺的回忆来看,此人并没有在明末有过任何出色的表现,想来也是那些逃跑投降的一员,说白了仅仅只是一个花架子而已,不过在朱慈烺手里,花架子也有自己的作用。

    因此,朱慈烺笑着扶起张世允,装出一副颇为礼贤下士的模样,道:“张将军,我曾经听人说起,宫中若说勇武之人,张将军却是数一数二,颇具英国公当年风范,只可惜将军到东宫时间尚短,却是让我没有见识到将军的风采。”

    听到太子爷这一番话,张世允的嘴巴快要笑歪了,他连忙鼓起自己的胳膊,装作一副英武勃勃的模样,道:“千岁爷,末将好歹也是出身将门,自然不敢忽视一身武艺,自幼便能开得一石强弓,在如今宫中,还不曾见过比末将更勇武之人。”

    朱慈烺只是客气一番,自然不会被张世允的鬼话骗住,他却是装出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道:“眼下父皇即将南下,我自然想在父皇面前表现东宫之勇武精神,以便于让父皇能够安心,只可惜眼下东宫护卫一片散漫,俱是无用膏粱子弟.......当然,像张将军这般人物却是独一无二,再难找到更多人,实在让我心中烦闷。”

    说起东宫的其他护卫,张世允自然是不会放在眼里,他也认为太子这番话说得很对,毕竟那帮子纨绔膏粱子弟每日里吃喝玩乐,平日里啥正事也不干,根本不值得太子的信赖......不过他的脑子也只能想到这么多,却是不太明白太子说这番话的意思。

    朱慈烺见此人草包,也不再绕圈子,而是轻声道:“我打算派你带人去城内和城外募兵,以充东宫军威,不过这人数也不用过多,三五百人即可,但是有一点你却要好生记住。”

    “千岁爷,末将谨候吩咐。”张世允态度上还是表现得很积极的。

    朱慈烺却是抬头望向了另一边的李继周,道:“李继周,把东宫的所有银子都交给张将军.........”

    “千岁爷,现在东宫只有三千八百多两银子.........”李继周小心翼翼地汇报着。

    朱慈烺一脸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道:“我自然是知道,你不要多废话,所有的银子都交给张将军!”

    说到这里,朱慈烺凝重地望着张世允,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张将军,太子宫里的这些钱全部交给你用来募兵,你要记住,专门挑选那种有家有口的,只要拉来一户人,就给他们先发五两银子,告诉他们,等到南下之后,本太子会给他们发五十两银子和一百亩地!”

    “五十两银子?一百亩地?”张世允和李继周听得迷迷糊糊的,似乎根本没有听懂太子说得意思,这么多钱和这么多地,到时候从哪来?

    朱慈烺却是哼哼道:“人拉来得越多,你的功劳也就越大,但是这个标准一定不能降低,如果是那种光棍一条的,我一个都不要,你可要记住?这件事做好了,我到时候向父皇奏功,到时候给你也封个爵!江南的好田地到时候也给你发个一千亩!”

    听到太子这似乎不要钱一样的许诺,张世允不得不说他自己已经心动了,在爵位和财富的诱惑下,他的脑子似乎比起往日转得更快了,很快就想好了自己要带着人上哪去募兵,甚至相关的步骤和怎么拉人当兵的话都已经想好了.......

    “千岁爷,末将必不负千岁爷的厚恩!”

    张世允眼中含泪,朝着朱慈烺行了大礼,随后便飞也似地奔出了端本宫,开始为太子的千秋大业劳苦奔波。

    打发了张世允之后,朱慈烺却是冷笑一声,说起画大饼的手艺,他经过前世那么多领导的培训后,早就已经变得炉火纯青,什么今天多努力,明天住别墅,这种鬼话他能说得一套一套的,只要眼下能先把人拉上贼船,将来也就能骗更多的人上贼船。

    朱重八在脑海中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笑道:“好小子,你现在可是什么都没有,将来这些人跟着你去了江南,你拿什么东西来交差?”话语中似乎带着几分循循诱导的味道,仿佛并不是在询问,可是在给朱慈烺上课。

    朱慈烺冷笑道:“囤兵不囤粮,处处是粮仓!将来只要我手里有了兵,还用担心手底下没有田?”

    “哈哈哈哈哈,好小子,你总算开始上道了!”

    一老一小发出欢快的笑声,然而在此时端本宫中的太监耳朵里,却只能听到太子爷清脆的笑声,只是这笑声听得越久,他们心里就越毛,感觉太子爷已经越来越不像太子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