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历史小说 > 大明祖孙 > 第七章 到底要不要跑路?
    天色微微发白,奉天门前的小太监们正提着灯笼慢慢地往前走着,在不断摇曳的灯火之下,透着一种难言的孤寂。

    奉天门外的广场上面,内阁大学士九卿科道等一众文武官员们静静地等待着,他们的脸色发木,似乎是被初春的寒气所逼,又似乎是站立时间过久,所有人一动也不动,就这么静静的站着。

    明朝皇帝上朝时间一般都是在天刚刚破晓的时候,所谓‘朝辨色始入,君日出而视之’,像朱元璋这样的劳模就是‘鸡鸣而起,昧爽而朝,未日出而临百官’,说白了就是天色还没有大亮的时候,就要去上朝了。

    对于崇祯这么勤奋刻苦的皇帝来说,自然也要事事向老祖宗靠拢,因此在天色微亮的时候,就已经带着有些发懵的朱慈烺来到奉天门下,那里此时放着一大一小两张椅子,其中小一点的位置偏一点的自然就是朱慈烺同学的宝座了。

    像这么早就起床干活,朱慈烺还真有些不太习惯,毕竟后世996的打工人,也不可能起来这么早干活,而对于像崇祯这种几乎天天007的猛人,他还是非常敬佩的。

    朱重八似乎察觉到了朱慈烺的吐槽,却是主动开口道:“当年咱也是这么过来的,你小子以后当了皇帝可千万不要懒惰,这天下的事情就是让那些整日不上朝的王八蛋给坏掉的.....哼!”

    朱慈烺心里嘿嘿一笑,看来正德、嘉靖以及万历都上了朱重八他老人家的王八蛋榜单了......

    崇祯皇帝坐定之后,先是看了一眼下面的大臣,却十分敏锐的发现又少了几位,脸上不由得阴沉了几分,对着一旁的王承恩道:“王伴伴,看看有哪些人还没来。”

    “是,万岁爷。”

    只是还没等到王承恩清查人数之时,站在下首的首辅魏藻德轻轻咳嗽了一声,出列启奏道:“回禀陛下,六部九卿并诸科道中,已经有十余位呈递了辞呈,卸官而走。”

    尽管这十几个弃官而走的官员放在整个大明官员体系当中只占了极少数,可是这依然是破天荒的,至少让崇祯皇帝的面色顿时黑了下去,他似乎有些想要发火,可是又愿意让整个朝政偏离了方向,只得强自忍耐了下来。

    在一旁静静观察的朱慈烺不由得摇了摇头,说起来眼下的大明朝可谓是内外交困,不光外面有李闯步步紧逼,就连京师也是一片人心涣散,不少京城的老百姓都在争相传颂一个谣言,声称李自成进京城以后会给穷人每人发五两银子,因此许多人都在等着老李进京呢。

    再说官员这边也都是墙头草顺风倒,实际上等李自成进京师,在京的两三千名官员自尽的只有几十人,其他的官员们都十分果断的换了新东家,而且还大肆吹捧李自成是王者之师,将来必定一统,甚至连南京的史可法都痛心疾首的说:“在北诸臣死节者寥寥,在南诸臣讨贼者寥寥,此千古以来所未有之耻也!”

    说到底,眼下官员跑路,实在是因为他们完全不再看好大明朝能翻身了!

    就在朱慈烺静静观察地时候,崇祯再一次开口,他轻声道:“眼下姜瓖勾结闯逆,以致于代王死国,大同失陷,如今贼兵随时可能破宣化南下,届时便只有居庸关能拦住贼兵南下.......当今局势,如之奈何?”

    魏藻德出列呈奏道:“陛下既然已经封吴三桂、左良玉、唐通、黄得功等人俱为伯,且调兵入援京城,眼下只有唐通的兵马先到,而吴三桂的军队要留守京城,不如派遣唐通入卫居庸关,另外选派得力内臣为监军,也能抵挡一二。”

    崇祯颔首点了点头,道:“也好,那就让杜之秩去吧,另外京城里的兵器甲胄火药也都给上一些,让他们尽力而为吧......”

    朱慈烺听得有些迷迷糊糊,他刚刚穿越而来,对于这些历史上的人物并没有太多了解,但是他明白一点,既然这些人名气都不大,那么肯定也没有什么出色的战绩......也就说居庸关根本没有守下来,眼下的困境依然还在。

    果然,崇祯似乎也没有将希望放在唐通身上,他慢吞吞的挥了挥手,站在后面的王承恩连忙掏出了一份奏折,交给了崇祯皇帝。

    “兵部尚书李建泰呈递了一份奏折,你们也一起看看吧。”

    崇祯的声音慢条斯理的,甚至还有一些犹豫,甚至并没有让王承恩将折子直接念出来,而是交给下面的大臣们传看。

    很快,折子到了魏藻德手上,他仔细看了一遍以后,脸色却无任何异样,只是将它交给了左都御史李邦华,而李邦华看完之后,却是神情复杂地瞥了一眼朱慈烺。

    朱慈烺一直在看着下面人的反应,实际上他早已经看过李建泰的那封奏折了,知道上面的大概意思,如今他希望能够通过看下面群臣的反应,来看一看还有哪些人是支持迁都,哪些人是反对迁都的.......到时候他跑路的时候,也就知道该带哪些人走了。

    李建泰写的奏折内容并不复杂,文字也不多,因此传看得十分迅速,仅仅只是不到半个时辰,平台上的大臣们便都已经看完了,只是人人反应不一,有人暗自握拳,有人面色涨红,更多的人则是面无表情,只是用视线余光打量众人。

    崇祯皇帝见众人已经看完,便轻声道:“说说你们的想法,李建泰此请可行?”

    好家伙!朱慈烺不由得在心里暗叹一声,崇祯到现在还不愿意背上责任,依然将锅安排的明明白白,几乎是公开的告诉所有人,你们注意啊,这是李建泰的主意,可不是朕的主意,要是你们要骂人,就去骂李建泰!

    果然,很快兵科给事中光时亨出列,神情激动地大声道:“微臣以为李建泰此言分明就是祸国殃民之论!若是让太子南迁,将来岂非是南北二帝并立之格局?此举有违天理人伦,此举太子殿下孝义之道,实在是大谬!”

    “臣以为,李建泰该杀!不杀不足安定民心。不杀李建泰,何以治天下!”

    而在光时亨呈奏完毕之后,其余的科道臣子们也都纷纷出列,人人齐声附议,声势惊人,却是让朱慈烺心中一惊,他不由得侧目望向崇祯,只见崇祯脸色已经一片青黑,然后又看了看首辅魏藻德,却是站在原地沉默不语。

    嘶......

    朱慈烺心里已经有些明白了,原来朝政已经恶化到了这个地步,大臣们几乎已经完全将崇祯给孤立了!

    好在崇祯皇帝倒也不是完全没有托,左都御史李邦华是一个真正能够托付大事的汉子,他不顾众目睽睽之下,面无表情地走出了队伍。

    “臣以为,李建泰之策终究是为了以保完全之计,绝无南北二帝并立之意,更不会有损太子殿下丝毫威名,且臣以为,当下局势纷纷,太子若能南迁,尚有安定民心之用,待陛下于京城徐徐讨贼,而太子则可在南京整顿兵马粮草,以为后援!”

    对于李邦华这番话,光时亨毫不客气地回击道:“可是太子终究年幼,若是太子孤身入南京,岂有万全之理?只怕是有些人一心想着南逃,才故意用太子的名义来说事吧!”

    “你!无耻!”

    李邦华见光时亨污蔑他的动机,顿时须发结张,恨不得直接扑过去将此人撕咬一番,只是此时平台上的官员却开始议论纷纷,甚至指指点点起来了。

    崇祯皇帝阴沉着脸,他低声道:“天子死社稷,朕原本亦当如是,可是大明江山又该怎么收拾?朕绝非亡国之君,可是你们却都是亡国之臣,朕自践祚以来可谓对你们优厚之至,凡有所请无一不准,可是到了如今这个局面,你们为何无一人相从于朕?”

    当这么一番痛彻心扉的话说出来以后,在场臣子们纷纷请罪,首辅魏藻德依然沉默不语,而左都御史李邦华则涕泪横流,跪倒在地,场面一时陷入了尴尬。

    朱慈烺叹了一口气,他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对着崇祯行了一礼,然后便面向大臣们而立,眼神中充满了对这些大臣的漠视。

    “你们倒是好大的胆子,莫非以为咱手里没有杀人的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