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历史小说 > 大明祖孙 > 第五章 吴家有女初长成
    想好了就得干,不过同吴家联姻这件事,朱慈烺并不打算大张旗鼓地告诉崇祯,因为在眼下这个节骨眼上根本不合适,毕竟太子勾结守城大将,到底想干什么?再说了太子的婚事哪有自己做主的道理?

    因此这件事还真不能跟崇祯说,连提都不能提,但是自己一个太子,也没办法直接找到吴襄来说,否则吴襄也不敢贸然答应,那么想要促成这件事,就需要有一个人来牵线。

    周皇后身份自然是合适的,但是周皇后性子软弱,绝不敢背着崇祯做这么大的事情,肯定会去通知崇祯,到时候反而会引起更多麻烦——因此这件事需要由一个位置足够亲近,但是并不是那么起眼的人来做。

    就是你了,王伴伴!

    的确,王承恩作为目前崇祯最信任的太监,地位是很合适的,关键是他并不是那种无脑愚忠崇祯的人,而是有自己的分析能力和判断能力,如果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应该能够说动他,就算说不动,他也绝不会向崇祯告状。

    因此,朱慈烺连忙让门外的小太监进来,将内饰李继周叫了过来,这个老太监是太子宫中的老人,他长得一副招风耳,眼睛时刻带着笑,可是这个老太监一进朱慈烺的寝宫后,就立刻开始嚎哭了起来。

    朱慈烺有些不耐,他娘的老子还没死呢,你这是给谁在号丧呢?

    “赶紧起来,哭个什么哭,我眼下找你来是有事要做!”

    “小爷,自从小人听说小爷祭祖昏迷之后,小人心里就像揪着一样,恨不能替小爷身受,如今小爷总算恢复了过来,小人心里这是甚为欢喜呢!”

    听李继周这么说,朱慈烺略略点了点头,然后道:“行了,爷心里记得你的忠心,不过眼下爷想见见王伴伴,你去把他叫来吧。”

    “是,小人这就去找王公公。”

    过了一会功夫,王承恩便进了端平宫,正准备找小太监通禀之时,却没想到朱慈烺已经等候多时,他一把上前拉住王承恩的手,连眼圈都红了。

    “王伴伴,你可算来了,适才我又做了一个梦,事关我大明朝的梦。”

    王承恩没成想一来就遇到这么刺激的事,老太监连忙就要往回走去禀告崇祯,却被朱慈烺一把拉住,“这件事先不能告诉父皇母后,否则就失灵了,这可是老祖宗叮嘱下来来的。”

    对于朱慈烺祭祖结果被太祖皇帝叮嘱一事,王承恩还是知道的,他顿时身形就慢了下来,只是好奇道:“小爷,既然太祖皇帝有了吩咐,咱家自然也就不向万岁爷禀告了,可是小爷叫咱来,莫非这个梦跟咱有关?”

    “聪明!”

    见王承恩这么知情上道,朱慈烺也就少费了许多口舌,他神神秘秘地将王伴伴拉进寝宫,然后吩咐其他小太监任何人也不能进来以后,才轻声细语地说道:“王伴伴,眼下我大明正值生死存亡之际,太祖皇帝已经跟我说了,咱们老朱家要想活命,就得往南走,到时候需要一员大将率领大军护持,此人却是吴三桂。”

    “平西伯吴三桂?如今他应该已经接到圣旨了.......”王承恩一边点头附和道,一边在心里在猜测着太子爷的想法。

    朱慈烺冷笑一声,他可不认为一个所谓的平西伯就能把吴三桂招来,实际上在原本的历史上,崇祯三月初五加封吴三桂为平西伯,命吴三桂火速领兵入卫北京,可是一直等到三月十八崇祯上吊都没能等来这支大军,一直到三月十九吴三桂率军抵达山海关,却连关内都没进。

    在这么久的时间里,吴三桂自然是一直在搞政治投机的把戏,他一方面派人加紧联络李闯,另一方面又在跟满洲眉来眼去,根本没有把崇祯的求援当成一回事。如果朱慈烺真把希望放在这货身上,只怕就剩下跟崇祯一块上吊的命了。

    于是朱慈烺十分诚恳地望着王承恩说道:“平西伯虽然已经往京城进军,可毕竟是心中有些疑虑,因此我准备私下同吴襄结亲,我们老朱家跟老吴家当了亲家,吴三桂也就成了皇亲国戚,到时候谅他不敢不赶紧前来。”

    王承恩听得是目瞪口呆,他没想到太祖皇帝还教这个,当下便有些犹豫道:“可是,太子爷的婚事只能由万岁爷做主,若是太子爷私定婚约,只怕到时候万岁爷那边的面子过不去......”

    朱慈烺可不管崇祯此时的面子,他长长叹了一口气,走到了王承恩面前负手而立,抬头四十五度仰望天空。

    “若是能够让吴三桂尽快率兵入卫京城,为了我大明的江山生死存续,孤舍去一身荣辱又何妨?”

    也许是朱慈烺装逼装得太成功,也许是王承恩已经被他的表演所打动,总之王承恩已经同意去请吴襄来面见太子,至于到时候怎么谈,那依然只能由太子来。

    当然,这也已经达到了朱慈烺的目的,他在等待着吴襄到来之前,在心中默默地想着等会的说辞,这个说辞非常的关键,将会决定事情的成败。

    毕竟吴襄眼下还是京营提督,他要是贸然跟自己结亲是有很大的风险的,关键在于结亲本身只是一个形式,核心在于他朱慈烺与吴家的结盟一事,只有让吴家把赌注下在他这个空有名分的太子身上,这件事才算真正妥当,到时候吴三桂的三万兵马一来,事情就有了转机。

    朱重八在脑海中大声讥笑着朱慈烺,“你小子为了保命可是什么都算计上了,不过咱可要告诉你,这同吴家的结盟只是一个开始,如果到头来南迁成了吴家手中的傀儡,你可不要后悔!”

    “可是您老人家当年也没有成为郭家的傀儡不是?那郭天叙、郭天爵怎么死的?要是我成了吴家的傀儡,丢的也是您老人家的面子!”朱慈烺毫不客气的反唇相讥。

    “嘿嘿,咱现在可是越来越看好你小子了,好好干,未来的大好江山等着你呢!”老朱的声音中透着几分蛊惑的味道,他似乎在观察十分有趣的东西。

    仅仅只是半个多时辰,王承恩便带着吴襄来到了端平宫,不过与先前不同朱慈烺迎接王承恩不同,这一次吴襄的觐见却是依足了礼数,这也是朱慈烺自己心里琢磨出来的一点小花招,毕竟眼下他朱慈烺是君吴襄是臣,如果把架子放得太低,反倒会让对方小觑自己。

    “臣总督京营戎政吴襄拜见千岁爷。”

    一名身材中等头发花白的将军跪在了朱慈烺面前,大概五十出头的年纪,整个人透着一股子精明强干的劲头,还偷偷用眼神瞥了一眼朱慈烺。

    所谓的京营提督只不过是民间的俗称而已,吴襄真正的职位是总督京营戎政,通常由兵部尚书来担任,当然眼下由吴襄担任,也是崇祯为了拉拢吴三桂和辽东系,再加上京中也没有什么真正拿得出手的将领,而此人也的确颇有能力,至少跑路上还是很厉害的。

    朱慈烺虽然没有直接出去迎接吴襄,可是此时的态度却十分和煦,他一把拉起吴襄,面带笑容道:“吴总戎实在多礼,我这一次叫总戎前来,没有耽搁总戎军事要务吧?”

    吴襄自然不敢,他顺势站起身子,双手抱拳道:“千岁爷言重,眼下军中一应妥当,不曾有何处耽搁,只是千岁爷唤臣前来,不知所为何事?”

    “如今国事凶险,我心中却是焦虑万分,不知总戎如何看待我大明之前途?”

    朱慈烺嘴唇含笑,并无半分焦躁之意,反而让吴襄高看了一眼,不管这太子爷到底是个什么成色,至少这心态却似乎比那位天天焦虑上火的皇帝好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