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没有想到那等神仙般的人物临走会来上这么一手,烈焰燃烧的太过突然,举碗欲饮的侠士只来得及惊呼一声便被火舌舔走了半边眉毛,同桌的人亦被吓了一跳。

    这群人抄起手边的刀具便要冲出去追砍贵公子,姬无双见状,眼底露出森寒无比的杀意。

    未免姬无双在客栈里大开杀戒招惹无谓的麻烦,金浩峰不得不上前安抚这帮人,好一番威逼利诱,软磨硬泡,方平息了这场事端,再转脸,却见姬无双已经没了身影,恐是追着那红衣公子去了。

    姬无双武功绝世,想要跟踪一个人,哪怕对方是水靖轩那样的顶尖高手,亦不能察觉到他的存在。他跟着水靖轩在小镇里逛了一路,一双鹰眼仿似看不够般,贪婪的将对方的身影收进眼里,刻进心底,心脏阵阵悸动的同时,许久未曾犯过的头痛之症也卷土重来。

    然而,哪怕脑袋中的剧痛一阵压过一阵,他依然不想离开俊逸青年的身边,只觉得能够不远不近的跟随他,哪怕是当场痛死也是好的。

    虽然没察觉到有人跟踪,但水靖轩的五感本就超出常人一大截,姬无双的眼神太过专注,有如实质,他步子一顿,转头朝目光袭来的方向看去,却只见繁华的街道上人来人往,并没有什么可疑人物。

    他眉头轻蹙,本欲往魔宫探个究竟,此刻便改了主意,朝身边做婢子打扮的少女瞥了一眼。少女会意,告罪说想独自逛逛胭脂水粉和特色小吃,见主人首肯后便握紧了手里召唤嗅蛇的小巧银笛,朝一条僻静的巷子走去。

    水靖轩也转头,带着黑虎和阿壮径直回客栈休息。

    待他们分头离开,隐没在人群中的姬无双这才显出身形,紧追着心心念念的人去了。回到客栈,立刻着人安排,将房间迁到了红衣公子的对面。

    “查出他们什么来历了吗?”侧耳聆听,见对面的人进了房间就没了动静,姬无双召出暗门的杀手问道。

    “回主子,属下办事不利,目前还没查出这四人的来历。”杀手半跪着回禀道。

    “查不出就继续查!换个方向,从江湖上有名号的人查起。他眼神清亮,呼吸绵长,是个顶尖高手。那点富贾的小伪装骗得了别人,绝骗不了本尊。”不知道对面人的来历,姬无双心头总有种患得患失的焦灼感,总担心那人转眼就会消失。只不过第一次见面而已,他不知道这样强烈的占有欲从何而来,但是他知道,自己的身心都在叫嚣着,渴望着拥有对方。

    想到那人身边跟随的两名护卫,姬无双觉得颇为眼熟,直觉告诉他,他肯定在哪里见过这两人,然而搜肠刮肚,一时又想不起来。

    这也难怪,姬无双眼高于顶,还是魔教教主时便只有寥寥几人能入他的眼,黑虎和阿壮当年还只是魔教的无名小卒,不值得他注意。再者,五年都过去了,两人早已褪去青涩,五官趋于成熟,姬无双自然更加认不出来。

    五年里形形色色的人见得多了,姬无双想不起来便抛开不想,左右人还在自己眼前,只距离自己几步之遥,他在房内徘回,侧耳聆听着对面人轻浅绵长的呼吸,感觉前所未有的愉悦和安宁。

    然而,愉悦过后,随之而来的便是剧烈的头痛。这次的痛感排山倒海袭来,比以往哪次都要严重,即便姬无双强横无匹,亦忍不住抱头,□□出声。

    水靖轩从打坐中醒来,听见的便是对面房间的□□声。

    这间客栈对岸就是花街柳巷,花楼鳞次栉比,大红灯笼排排高挂,河面上更不时飘过几艘画舫,带来清晰可闻的靡靡之音。

    在这样豪奢放逸的氛围感染之下,投宿的客人带回几个花娘作乐也是难免。故而,听见这似痛苦,似欢悦的□□,水靖轩自然而然便想歪了。

    但此处不是自己的宅基地,别人爱如何他也管不着,只得皱眉忍下。正在此时,房外传来‘咚咚’的敲门声。

    心知是单独离开的少女回来了,他抚平衣摆,信步走过去拉开房门,视线却被对面房间外站立的一名红衣少年吸引。

    那少年唇红齿白,长相阴柔,如玉的面庞精心装扮过,薄薄施了一层脂粉,眉眼间带着几丝媚意。身上着了一袭半透明的艳红色纱衣,用同色系的衣带松松垮垮的系着,衣摆处开的很高,隐约可见半截光溜溜的小腿,竟是里面不着寸缕。从少年的打扮既可看出,他定是风尘中人。

    此时,少年也正举手,轻轻敲击着房门,脸上带着一丝春意。

    想到对面房间里的人已在温柔乡里打着滚了,却还觉不够尽兴,又招来个小倌,可见是下半身能力卓绝之辈。水靖轩挑眉,薄唇玩味的勾了勾。

    正待他朝少女点头,示意她进门时,对面房间忽然传出一声不耐的低吼,而后房门大敞,姬无双额头青筋暴突,被疼痛熬的腥红的眼珠定定逼视那少年,语带戾气的开口道,“无故打扰本尊!你是想死吗?!”

    见他神情似隐忍着痛苦,身上衣衫也整齐穿着,水靖轩心知方才是自己误会了对方。又听见他‘本尊’的自称,再瞥见他带着血煞之气的通红眼珠,水靖轩心情激荡,竟从对面人的身上看见了师父的影子。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他的视线再也无法从此人身上移开,从发际线到五官,再到下颚和耳后,他试图寻找出此人易容的痕迹。

    然而,姬无双的易容术和他的名字一样――天下无双。他制作的人皮面具薄如蝉翼,柔软透气,就像人的第二层肌肤般贴合自然。故而,水靖轩这样匆忙的审视是看不出一丝一毫破绽的。

    察觉到对面人专注的视线,姬无双这才从几欲令人疯狂的疼痛中清醒过来。发觉自己此刻的狼狈,他立时收起脸上狰狞的表情,理了理衣襟上的褶皱,朝那兀自被吓呆住的少年低斥道,“你滚吧!”不知为何,他极其不想在贵公子的面前露出自己狰狞的一面,所以,他忍住了杀人的欲?望。

    那少年混迹风尘,自然有几分眼力,在他慑人的气势下早已双股战战,惶恐不已,待回过神后,立时便夺路狂奔。

    姬无双还不知道那少年因何而来便把人打发走了,见对面牵引他全部心神的男子正定定看着他,他心头有些局促,脸上不知不觉露出一抹略带讨好的笑容。

    他这谄媚的一笑,方才慑人心魄的强大气场顷刻间消散得一干二净,仿佛刚才那气势夺人的男子只是一场幻觉。水靖轩内里哂笑,乜他一眼,侧身,让少女进房后便毫不犹豫的关上了房门。

    “该死!”已是半夜,为何还让一个女人进门?姬无双这样想着,忍不住低咒出声,一双漆黑的眼瞳暗含阴鸷,凝起全部心神,探听对面的动静。这点距离,以他百年内力,完全可以掌控全局。

    房间里,那少女没想到这世上还存有一里之外可闻落针之声的绝世高手,门后便跪下了,压低嗓音禀告道,“回教主,嗅蛇已经放出,不日狼女就能收到拜帖。”

    五年过去了,人心易变,水靖轩没有把握狼女还是原先那个狼女,还会否对他心存善意,故而放出嗅蛇试探。若她见了嗅蛇,欣然派人接应,事情就好办得多了。他不怕进入魔宫后被狼女暗算。狼女再怎么变,那刻入骨子里的骄傲是不会变得。耍阴招这种事,她一辈子也学不会。

    若她迟迟没有回应,潜入魔宫掳了陈圆圆出来对水靖轩而言也不是难事。

    考量过后,水靖轩颔首道,“嗯,这几天你注意魔宫的动静,狼女随时会派人来接应。另外,让蜀地分坛的坛主把对面人的身份查一查,本尊总觉得他来历不凡。”且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隐去最后半句话,见少女颔首应诺,水靖轩挥袖,将她遣退。

    待少女退出房门走远,姬无双暴躁难耐的心这才一点点平静下来。如释重负的忖道:原来两人说得是公事。只是,那人如此年轻却被尊为教主,还能驱使嗅蛇给狼女传信,那便肯定是来自于魔教了。

    想到不日前属下禀报的魔教由一无名小辈继承的消息,姬无双按揉着剧痛的太阳穴,浅浅笑了,心头不知打哪儿涌上一股自豪感。魔教交给眼前的男子,他觉得心安,仿佛内里早已认定了这人就该是自己的继任者,就该拥有这样的尊崇和荣光。

    但是,这样光彩夺目,能够牵动自己全部心神的人,却为何不存在于自己的记忆里?姬无双皱眉,觉得这其中必有蹊跷。

    那边厢,姬无双一边忍受着头痛的折磨拼命回忆往事,这边厢,逃走的那名风尘少年已被带到金浩峰的房间,拿取他应得的酬劳。

    “你是说,他碰都没碰你一下就将你赶走了?”金浩峰微眯双眼,扬起下颚朝那少年问道。

    “是的,若不是对面的人也正好开门,见到我们的纠缠,他指不定当场就杀了我!”少年忆起姬无双满是杀意的腥红双眸,情不自禁的抖了抖。

    “嗤~竟是给那公子撞见了吗?怪不得姬无双没杀你!看来他是动情了!”金浩峰摩挲着下颚,沉吟道。

    他本意是想用少年试探姬无双是否喜好龙阳,却没料到还有更大的收获。向来随心随性,杀人不眨眼的姬无双会在一个人面前按捺住满腔杀意,这本身就是极为反常的事。若说他对红衣公子无情,金浩峰第一个不相信。

    肯定了白日那贵公子的利用价值,金浩峰心满意足,丢了几锭银子便把风尘少年打发走了。姬无双近年来越发不受他控制,他心中的不安一日比一日更甚,为了避免被反噬,但凡有控制姬无双的办法,他都要一试。

    到了今日,玲珑公子才深刻的体会到何谓‘请神容易送神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