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女到底是姬无双养大的,个性与他极为相似,只擅长杀人,不懂得权谋。若是她一个人在江湖上闯荡下去,双拳难敌四手,早晚要被众多仇敌联合起来绞杀。但所幸她救下了万念俱灰的陈圆圆。

    陈圆圆此人能被乱世枭雄李自成和吴三桂同时爱上,自然有其过人之处。她本就头脑灵活,再加上曾经跟随在两人身边,自然也就耳濡目染,学会了圆滑的手段和高超的御下技巧。

    狼女负责掳人,她负责洗脑,不多时便聚集了大批妇女为自己所用,并在蜀地的映月湖建立了魔宫。有杀名远扬的狼女坐镇,魔宫很快就在江湖上站稳了脚跟。而映月湖方圆百里则自动被划归魔宫地界,生人勿近。

    水靖轩一行紧赶慢赶,十日后抵达了离魔宫最近的一处城镇。五年未曾相见,水靖轩没有贸然上门求助,而是在镇子里寻了间客栈安置下来。

    春日融融池上暖。他们投宿的客栈临河而建,靠河的窗户俱都大敞着,让灿烂的阳光和清新的河风毫无阻碍的钻入厅堂,收录着岸边的桃红绿柳,燕舞莺飞,景色十分迷人。

    水靖轩捡了个靠窗的位置落座,微眯着双眼沐浴在阳光里,一张玉颜经过岁月的精心雕琢,早已褪去了青涩,散发出引人眩目的光彩。他只静静的坐着,便吸引了客栈厅堂里大多数人的目光。

    他刻意收敛了身上的气势,一身精致华贵的红袍衬得他唇红齿白,眉目如画,双手肌肤十分细滑,不长半个老茧,一看便是个养尊处优,不谙武功的富家公子。而他身边跟随的阿壮和黑虎则做护卫装扮,低眉顺眼的侍立一旁,再加上那长相明艳,扮作婢子的少女,一行人完全看不出江湖气息。

    这间客栈离魔宫最近,敢于来这里投宿的,大多都是身怀武艺的江湖人,乍然来了一位格格不入的富家公子,自然吸引人的视线。然而,看过之后,便也没人再去注意这主仆四人,转头又议论起狼女近来的所作所为,愤慨者有之,崇拜者有之,声讨者有之,气氛十分热烈。

    人多嘴杂,大家你一句,我一句,让水靖轩听了个大概,这才知道狼女上个月竟然又灭了武当一次门,不但毁了武当新任少掌门封俊杰的婚礼,掳走了他的新娘于琴,还把武当这些年好不容易招收的新弟子再次杀了个片甲不留。武当连遭重创,人才凋零,怕是百年内都无法重振门风了。

    封俊杰,于琴,这两人的名字早已存在于水靖轩的记忆库里,他只垂眸略略一想,便忆起两人正是《白发魔女传》第二部里的男女主角,魔宫也是因为两人才会被覆灭。没想到第二部的剧情竟然提早了五年发生,水靖轩心底诧异,但联想到蝴蝶效应,便也抛开不提。

    魔宫覆不覆灭,与他又有什么关系?他只需利用陈圆圆引来吴三桂就好,其它一概不管。

    这样想着,他微微勾唇,拿起茶杯,就着窗外的美景缓缓啜饮。

    狼女早就被魔教驱逐,与族人再无一丝一毫的关系,阿壮和黑虎等人自然也不会关心她的事,俱都面色不变的听着这些人的议论。

    正当厅堂里气氛越来越热烈时,一道略带磁性的女声愤然开口,“狼女作恶多端,杀人如麻,武当,昆仑,点苍等派的掌门都命丧她的手里,武当好不容易重建起来,却又被她再灭。长此下去,江湖上哪里还有我们名门正派的立足之地?大家与其在这里声讨妖女,不如联合起来杀上魔宫,与那妖女决一死战!”

    众人循着声音望去,却见一名男装打扮,相貌极为英气的少女拍案而起,大声倡议。

    随着她的倡议,本还沸沸扬扬的厅堂安静的落针可闻,大家俱都不再开口,只专注于桌上的吃食,喝酒的喝酒,夹菜的夹菜,仿佛前一刻的义愤填膺都是场幻觉。狼女的凶名江湖人耳闻亲见得多了,只敢口头上议论一二,谁又肯以身殉道,白白去送死?

    那少女见了众人冷淡的反应,激昂的表情定格在脸上,双手还撑着桌面,身体十分僵硬。与她同桌的另外八人神色黯淡,面露尴尬。

    八人里,有一白发老妪最是气度不凡,淡淡一笑后拉着男装少女坐下,温声道,“月儿你还小,不懂这些江湖纷争。以后大人说话你少插嘴。”

    话落,见少女还想要张口反驳,她暗中掐了掐少女的腰,示意她闭嘴。

    那少女圆溜溜的大眼里露出几丝倔强和愤恨,却终是闭了嘴,手一伸,竟从怀里掏出一支做工精致的卷烟,用火折子点上,抽烟消愁起来。那盘起的二郎腿,吞云吐雾的熟练架势,若是放在现代的酒吧里,活脱脱一个御姐形象。

    瞥见少女掏烟的举动时,水靖轩就已眼前一亮。

    他对《白发魔女传》第二部的剧情不甚了解,只恍惚记得,第二部简直是一场恶搞剧。里面有狼女和陈圆圆的百合之恋,亦有狼女和卓一航一同赴死的大悲结局,然而,令他印象最为深刻的却是昆仑派凌月儿的自制香烟和青城派易风行的自制手雷。

    他本就想着,待剧情开始后将这两样东西弄回魔教,一个可以制成特产,为魔教创收,香烟能使人上瘾,其价值不亚于一座金山;一个可以用于防卫和金矿开采,俱都是极为有利于魔教发展的好物。如今,既然碰上剧情提前开始了,他又怎么能放过这大好的机会?

    想罢,水靖轩狭长的凤眸里滑过一道精光,面上露出一抹完美至极的微笑,用清朗却又温润如水的嗓音徐徐开口道,“敢问姑娘,你手里的东西可是香烟?”

    那少女听见这道动听至极的嗓音时耳尖便动了动,待转脸看去,却是那名长相俊逸非凡的贵公子在与她说话,任她脸皮再厚也禁不住微红了双颊。

    “是啊,这东西可是本姑娘特制的,不同于普通的卷烟和旱烟,我把它取名为香烟,只是,你是怎么知道的?”少女目露好奇,隐隐还带着点儿戒备。

    水靖轩微微一笑,温声道,“此烟闻之便觉清甜无比,令人口舌生津,香味缭绕鼻端,经久不息,故而,我亦叫它香烟,却不想与姑娘心有灵犀了。”

    他气质优雅,态度亲和,凌月儿几乎立时就对他产生了好感,再听他如此盛赞自己的杰作,眼里的戒备尽去,换上些羞赧,不知该怎么回复他文绉绉的话,只得摸着后脑勺傻笑。

    水靖轩也随之朗笑,拱手道,“恕在下厚颜,想同姑娘讨根烟抽,不知可否?”前世他就有抽烟的习惯,后来因为末世来临,香烟变成了可遇不可求的奢侈品,这个嗜好也就被迫戒掉了,如今再见,心中自然有些怀念和渴望。

    见贵公子眼里的渴望不似作假,遇见同好,凌月儿喜不自胜,嘴里连声说着当然可以,手一伸,已递了根烟过去,还亲自给他点燃。

    水靖轩斜倚在椅背上,纤长优美的食指和中指轻轻将烟夹住,置于绯色红唇上深吸一口,而后微眯狭长的凤眸,将白色烟雾徐徐吐出。雾气在空中飘散,将他鬼斧神凿的俊美容颜氤氲的朦朦胧胧,使之更显神秘和慵懒,还隐隐透出几丝诱人沉沦的魅气。

    他这迷醉的表情哪里像是吸烟,活似夜间勾人的妖物在吸收精元,那场景魔魅至极,使人不知不觉荡漾在浓郁的烟草香气中,神魂颠倒。

    ‘咕噜’,场中不知是谁,发出一声吞咽唾沫的响动,众人灼热的眼神锁定在红衣公子的身上,也不知看的是公子的俊颜还是公子手里的香烟。

    姬无双易容成一名长相周正的中年男子,带着金浩峰等人于两日前便抵达了映月湖畔,在听涛山庄下设的客栈里安置,寻找掳人的最佳时机。

    客栈里投宿的多是江湖人,为了探听消息,每至饭点,他都要下到厅堂里小坐片刻,却不想,今天一下楼,看见窗边吞云吐雾的红衣公子,他的视线就再也挪不动了,心脏剧烈鼓动,几欲挣脱胸腔的束缚。

    他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红衣公子,缓慢的,坚定的朝他一步步走去,视金浩峰怪异的表情和满厅堂的客人如无物。

    “这位兄台,你有事吗?”见这名高大健壮,长相周正的男人挡在自己身前,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水靖轩吐出一口烟气,温声问道。他目前扮演的是贵公子,贵公子自然要有涵养,哪怕这人肆意的目光令他不喜,他的语气依然十分温润。

    “没……没事。”对方动听的嗓音刮挠着自己的耳尖,清澈如水的眸光带着电力,麻痹着自己的心脏,姬无双表情僵了僵,竟有些呐呐难言之感,被药物改变的声音更显粗噶。也幸好他面上罩着一层人皮面具,这才没让人窥见他激动至涨红的面颊。

    心脏兀自狂跳不已,姬无双抿唇,竟有些担心贵公子会察觉到他失控的心率,觉得他为人轻浮,因而用手摁住衣襟,表情有些僵硬。

    见对方回了句‘无事’,却依然傻站着不动,水靖轩转脸,眼含询问的朝男人身边的同伴看去。却见对方同样是一身红衣,眉眼狭长,相貌俊逸,与自己有三分相似,他不禁挑了挑斜飞入鬓的浓眉。

    金浩峰见到红衣公子的时候也是心头一震。此人将艳俗的红衣穿出了三分热烈,三分雍容,三分凛然,外加一分霸气。他和此人站在一处,本来俊逸的容貌和高华的气质立时显得平淡无奇。

    压下心头的不适,金浩峰朝表情迷醉的姬无双看去,眼里飞快滑过一道精光。他起初就怀疑姬无双有龙阳之好,喜欢打扮娇艳,长相清俊的少年,这才强忍着心头的反感,日日穿着红衣去讨好。

    现如今,他既有了更合适的目标,干脆便将这红衣公子给他弄来,也便于日后掌控他。对方只是个涉世不深的富家子弟而已,应是好哄骗的很。

    这样想着,金浩峰微微一笑,拱手道,“这是我叔父,也是这间客栈的老板。叔父最好结交天下才俊,今日与公子一见如故,这才上前叨扰。还望公子不弃,与我们做个朋友。”

    瞥一眼紧盯住自己不放,眼神灼热的姬无双,再瞥一眼一副拉皮条作态的金浩峰,水靖轩心里明了,自己恐是遇见了有龙阳之好的登徒子了。

    前世也曾经历过许多类似的事,对此早就习以为常,且这次是秘密出行,水靖轩不想招惹额外的麻烦,只得强压下心头的怒火,冷冷斜睨两人一眼,而后拂袖离去,边走边沉声说道,“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从不轻易与人做朋友。”话落,他顿了顿,语气变得十分温和,“多谢这位姑娘的香烟,果然是人间极品!”

    见贵公子没理那气质卓绝的二人,反倒同自己温言软语,凌月儿受宠若惊,对着他的背影高声叫道,“公子若是喜欢,月儿可将烤制方法送上。只是这方法比较繁琐,还需用纸笔记下,我明天写好就给你送来,午时,饭堂里不见不散如何?”

    江湖儿女最是意气用事,也不管这香烟的制作方法何其珍贵,看对眼了,白送都可以。水靖轩闻言朗笑道,“那水某就多谢姑娘慷慨了!”

    见那夺了自己心魂的人理也不理自己,抬脚就走,姬无双本想上前强拉住他,可看着他长身玉立的背影,伸出去的手却迟迟不敢落到他肩上,唯恐自己的莽撞招来他的反感。

    水靖轩背后仿似长了眼睛,察觉到姬无双欲拦阻的意图,冷哼一声,拇指和食指轻弹,手里的烟蒂便被高高抛起,直直落进场中一位客人盛满烈酒的大碗里。

    酒遇火狂燃,窜出半丈高的烈焰,吓了周围人一跳,也阻了姬无双再上前的脚步。而金浩峰眸子闪了闪,暗道这公子气度不凡,恐不是常人,须好生调查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