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祸国殃民的陈圆圆其实并没有跳崖身亡,而是在关键时刻被狼女救下。陈圆圆出资,狼女出力,两人一同建立了魔宫,收留被男人伤害过的妇女,教导她们武艺,给她们洗脑,而后指使她们杀尽天下男人以做报复。

    水靖轩了解剧情,自然知道该去哪儿寻陈圆圆。

    陈圆圆跳崖那日,吴三桂状若癫狂,指挥大军在崖底搜寻了三日三夜,寻到一具被野兽啃噬的面目全非的女子尸体后抱住痛哭,这些事早已传遍乡野,由此可见吴三桂对陈圆圆用情至深。

    吴三桂虽然舍了爱情成就了自己的野心。但是当男人功成名就的时候,总会回过头来缅怀自己曾经深爱的人,这份情不但不会随着时间而消逝,反会在心底越扎越深,成为永生都无法忘却的魔障。

    所以,水靖轩有把握,只要陈圆圆愿意相助,引吴三桂出滇是轻而易举的事。而陈圆圆早已对吴三桂忘情,暗中恋慕着狼女,凭自己和狼女师姐弟的关系,只要狼女开口,陈圆圆一定会答应。

    将细枝末节俱都考虑清楚,水靖轩便带着左右护法假扮成普通商人朝魔宫进发。

    那名被背叛的少女心有不甘,苦苦哀求教主带上她,让她手刃了负心汉再回教受罚,水靖轩也不多做为难便点头答应了。

    ~~~~~~~~~~~~~~~~~~~~~~~~~~~~~~~~~~~~~~~

    与此同时,远在北方的听涛山庄内,姬无双正拧眉看着一封密文,他身边伴着一身红衣,容貌比往年更显俊秀的玲珑公子金浩峰。

    “你的意思是让本尊去魔宫掳陈圆圆,用她引吴三桂出来再将之暗杀?”姬无双放下记录着陈圆圆行踪的密文,冷冷逼视金浩峰问道。

    姬无双近年来看自己的眼神从最初的迷蒙温情到现在的陌生冰冷,金浩峰心中有些不安,略略偏头避开他的目光,温声道,“没错。吴三桂本身武功高强,身边总跟随着三十六铁骑和百名武林高手,若论这天下谁能取他性命,便只有尊师您一人了。”

    “本尊不过教了你一些自保的轻功而已,还称不上师父。”姬无双斜睨他一眼,面色不虞的否定了他口中的‘尊师’二字,而后徐徐开口,“杀了吴三桂,云南必乱,云南乱了,天下亦会随之大乱,你确定要杀了他吗?这单生意是谁委托的?”

    听涛山庄下设六门,涉及士农工商、情报买卖、暗杀等领域,只要接收任务便会帮委托人破财消灾。姬无双擅长杀人,是以掌管了专司暗杀的暗门,其它五门,他并未插手,一是没有兴趣,二是玲珑公子心机深沉,亦不会允许他涉足太多庄内事务。

    他身具百年内力,学武天赋其高,只花了三个月便将金氏的家传武学――听涛剑法练的炉火纯青,又加之身形恢复正常,整日以人皮面具示人。故而,当了五年听涛山庄的庄主,恁是没人看出他就是威名赫赫的魔教教主姬无双。

    别人不知他的来历,玲珑公子却清楚的很,只得小心翼翼的开口解释道,“这单生意是几位爱国义士共同委托的。吴三桂引清军入关,使我汉人亡国,沦为满人的猪狗,凡是有着一颗拳拳爱国之心的人,都恨不得对他杀之而后快。既然我们有那个能力,自然要为故国效劳,死而后已。”

    玲珑公子这番话看似大公无私,正气凌然,若换成别人,怕早被他打动了。但他偏偏忘了,姬无双是异族,异族被汉人和满人欺凌,偏安一隅,心中只有族群,不存家国,闻听他这番话,姬无双内里嗤之以鼻。

    虽然心中不屑,姬无双面上却一点不显,淡然开口道,“本尊不懂你们汉人和满人的争端,但是,既然已接了任务便不能失信,不过杀个人而已,本尊走一趟又何妨。”

    玲珑公子见他同意了,脸上露出欣喜的神色,拱手道,“那就多谢庄主了!这次任务重大,在下亦会随庄主同往,还请庄主做好准备,咱们即刻就出发。”

    话落,他辞别姬无双,自顾回去安排出行事宜。

    待他走远,姬无双微眯双眼,朝虚空中叫道,“出来。”

    一名暗门的杀手全身裹挟着黑衣凭空出现在厅内,毕恭毕敬的向姬无双行了个跪礼,道,“属下见过庄主。”

    “嗯,”姬无双扬起下颚,沉声开口,“这单生意是谁委托的,查到了吗?”

    那杀手点头,低声回道,“启禀庄主,此单生意是台湾郑氏委托的,由陈永华负责和金浩峰接洽。此外,金浩峰将山庄近年来的半数收益都供奉给了郑氏,想来所图甚巨。”

    “郑成功,陈永华?”姬无双垂头沉吟,忽而嗤笑一声,语带不屑道,“反清复明天地会?玲珑公子的野心未免用错了地方!一个小小的山庄尚且吃不下,他还想要整个天下?如今满人的铁骑遍布中原,满人皇帝安抚民心,减免赋税,可谓是政通人和。想搅乱云南继而煽动民乱的话,郑氏恐怕要失望了。乱世造英雄,李自成反,可成就闯王的不世功名,如今谁人再反就只能遗臭万年了。玲珑公子连这点都看不通透,妄称玲珑二字!”

    姬无双措辞毫不客气,对金浩峰极尽嘲讽,那杀手却也只是听着,没有任何反应。这些杀手早被训练成了冷血无情的杀人机器,以强者为尊。姬无双一插手暗门便用强横的武力收服了所有人的心。且他们受听涛山庄控制的□□在姬无双眼里简直是小儿戏作,不值一提,随手便给他们解开了。

    这些杀手不是族人,姬无双并没有多么看重,自愿留下的就留下,自愿离开的便寻些任务,让他们假死遁走。即便如此,留下的人还是占多数,自此对姬无双忠心耿耿,暗门也就成了姬无双的一言堂,可笑玲珑公子自诩智计过人,却让人在眼皮子底下挖了墙角。

    姬无双甘愿在听涛山庄坐镇五年是因为他当初万念俱灰,无处可去。金浩峰利用他,他乐于接受。但如今金浩峰拿他当枪使,就莫怪他不给金浩峰颜面。杀了吴三桂是么?可以!不过,杀了之后,听涛山庄可要全权承担这个责任,被滇军铁骑踏平庄门亦不能怪他。

    他自动摒除了玲珑公子交待的‘暗杀’二字,脸上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他早腻了听涛山庄,是时候离开了。

    想到这里,他便不由对金浩峰整天红衣加身的行为感到一阵厌恶。起初,金浩峰的一身红衣确实能迷了他眼,让他心情悸动,不忍对金浩峰动手,连语气亦会温柔起来,凡事都有求必应。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此,然而金浩峰仿似认定这就是他的软肋,从此便红衣不离身,近年来在他面前越发肆无忌惮,真当他是泥捏的了。

    姬无双轻蔑的勾唇,朝那杀手看去,语带怀念的开口,“最近可有魔教的消息?”

    暗门早被他一手掌控,培养成自己的私有势力,是以他并不隐瞒自己的来历。那杀手清楚他想知道些什么,却只能无奈的摇头道,“没有消息。魔教自五年前狼女叛教后便完全蛰伏了,将总坛设在毒瘴遍布的深谷中,轻易不在江湖上走动,属下实在探查不出。”

    “那教主之位传予谁也没探出吗?”姬无双皱眉问道。

    “江湖传言说是由一个无名小辈继承。然而魔教近年来越发神秘,这消息恐是故布迷障。教主之位如此重要,怎么也轮不到一个小辈,应该是由十大长老中的一位接任了。”杀手垂头,将听来的消息结合自己的分析禀报给姬无双。

    水靖轩做人十分低调,担任左护法时,见过他的外人就都被他给杀了,又由于他体质特殊,姬无双恨不能将他护得滴水不漏,是以,江湖中人只知道魔教有狼女,有姬无双,却不知道还有个深藏不露的左护法。待他接了教主之位,实行韬光养晦政策,完全宅居起来后,江湖人就更不知道他的存在了。

    姬无双听了杀手的禀报后沉吟半晌,徐徐开口,“看来,此间事了,本尊该回去一趟了。杀了吴三桂,本尊便会离开,你下去,通知暗门随时做好准备。”

    准备什么?自然是准备离开后杀了金浩峰灭口,顺便血洗了听涛山庄,以掩盖姬无双的真实身份和行踪。至于附属于听涛山庄的势力,到时自然有吴三桂的旧部解决。

    也怪玲珑公子为人过于自负,明知姬无双是头冷血无情,择人而噬的猛兽却还妄想操控他。与兽为伴,就要做好被兽生吃入腹的准备。

    杀手心领神会,点头应诺后便消失在了厅里。待他消失,姬无双便往山庄大门走去,偕同玲珑公子登上了前往魔宫的马车。

    与此同时,仿佛有心灵感应般,斜倚在马车里的水靖轩忽然睁眼,朝身边伺候的一名仆役问道,“近来可有收到师父的消息?”

    那仆役稽首,恭敬答道,“回教主,集信堂依然没探得原教主行踪。”

    “嗯。”水靖轩恍惚的低应一声,掩下心头的失望。或许,这次出来,该好生探查一番师父的下落。他暗暗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