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取一枚小小的嫩绿树叶既能杀人于无形,号称‘四煞’的四名杀手心惊胆战。如此绝顶高手,他们平生从未得见,莫说四人,哪怕来百人,亦不是此人的对手。

    “不知是哪位高人路过?这是听涛山庄的家务事,还请高人莫要随意插手。”查探不出来人的气息,其中一名杀手貌似恭敬的扬声说道。

    听涛山庄在江湖上名声不小,产业涉及各行各业,财力雄厚,在黑白两道都很有势力。要说八大派是白道,魔教是黑道,那么听涛山庄就是介于黑白之间的灰色地带。既然是灰色地带,自然是黑白通吃,能量巨大。

    若招惹上了听涛山庄,任谁都得三思而后行。这杀手抬出山庄的名号,为的就是震慑来人,委婉的警告他莫要多管闲事。

    俊逸少年听见杀手的喊话,垂头讽笑一记。这人既然能够在关键时刻出手,定是来了很久,肯定听见了他们先时的对话。在知道马进是听涛山庄一门之主的情况下还能把他给杀了,显然这人根本不惧山庄的威名。

    况且,如此绝世高手,心性必然十分骄傲,四煞越是叫嚣,死得便越快。

    果然,四煞话落,一声浑厚低沉的冷笑从树顶上方传来,“嗤~什么听涛山庄?本尊没听说过。”

    四煞惊骇的抬头望去,却见一名长相英挺,气质冷峻的高大男人站立在枝杈上,正负手,眼带冷嘲的睥睨着他们。

    树上竟然有人?方才查探过去分明没有看见任何身影!这人定是武功已至臻境,与四周环境融为了一体,除非他自动现身,否则谁也发现不了!

    四煞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见了恐惧。他们虽然是隐在暗处的杀手,在江湖上没有名号,可论起武功,少说也能排上前二十。他们四人齐聚都未能发现来人踪影,由此可见来人的功力高深到了何种地步。

    本以为杀玲珑公子是手到擒来的任务,当初还埋怨马进小题大做,聚齐他们四人,如今,四煞倒有些后悔,早知会遇上这等变态人物,暗门的顶尖杀手们就该倾巢而出才对!

    不过,不等四人懊悔完,气质冷峻的男人已跃下枝杈,落在了玲珑公子的身边。他俯身,专注的打量着玲珑公子的面容,视线在他狭长的凤目上停留良久,一双浓眉越皱越紧,太阳穴的青筋也条条暴起,仿似正在隐忍某种痛苦。

    强忍着脑袋里快要炸开的剧痛,姬无双凑近玲珑公子,低声说道,“你若穿红衣会更加好看。”话落,他脑海里有一道潋滟的血红色身影快速闪过,令他头痛之症更加剧烈。

    “多谢侠士夸奖。”玲珑公子面带微笑的接下这句满含调戏意味儿的话,拱手道,“侠士的救命之恩,我金浩峰记下了。”他没有开口求救,只淡淡言谢,因为他知道,越是武功高强的人越是眼高于顶,他若苦苦哀求反而落了下乘,给对方留了坏印象。

    姬无双不答,专注的眸光依然停留在他面上,丝毫没有移开的打算。被人这样直勾勾的盯着,且还是个极具威势的男人,玲珑公子嘴角的笑僵了僵,但心底的绝望正在一点点消散,不闪不避,只站在原地任由他看个够本。

    这人对他感兴趣便好,他有种直觉,今天他定不会死。

    四煞见来人下树后没有动作,只一味盯着玲珑公子看个不停,都拿不准他是什么意思。心下越来越忐忑,领头的一煞忍不住开口试探,“敢问高人所为何意?我等还要回庄复命,若高人无心插手,还请退开给吾等行个方便。”

    透过少年的凤眸不断在脑海中搜寻那抹令他心悸的血红色身影,却不想在身影逐渐清晰的关键时刻被四煞的话打断,姬无双拧眉,眼底滑过一抹阴寒而深沉的杀意,头都没回,只随手轻挥衣袖,刚才发话的那人胸口便凹陷下去一个血洞,白森森的肋骨从血洞里支出,情状极为可怖。

    “大哥!”看见兄弟惨死,其他三煞惊叫,而后红了眼珠,举刀齐齐朝姬无双攻去。

    见双方终于动起手来,玲珑公子嘴角勾了勾,眼底溢出一丝精光。

    脑海中那抹艳红身影顷刻间消散,姬无双太阳穴仿似被刺穿般疼痛,浑身散发出浓郁到有如实质的森然杀气。见三人主动送上门来找死,他冷笑,举掌就迎了上去。

    他在三人舞得密不透风的刀光中游走,身形如鬼魅般飘渺,掌风看似绵软,拍在人身上一点痛感也无,但等他退出战圈,负手冷眼朝三人看去,却见三人的身形一点点萎缩,直至融化在地上,变成一滩黑红腥臭的血水。

    化骨绵掌!这人难道是……玲珑公子盯着地上的血水,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姬无双收功,朝玲珑公子步步逼近。

    心中对来人的身份有了猜测,玲珑公子脊背生寒,握紧双拳,强忍住了退避的欲?望。他知道,面对此人一定不能露怯,否则,此人很可能会连他也杀掉。

    想到这里,玲珑公子勉强自己抬眼,直直迎上对方如蛇般冰冷的目光。

    他无惧无畏的举动好似取悦了姬无双,姬无双嘴角微勾,缓缓抬起手,轻抚玲珑公子狭长的凤眸,指尖拨弄着他卷翘的睫毛。

    玲珑公子被他隐带爱抚意味儿的动作刺激的寒毛倒竖,待他几欲撑不下去,想拂开对方冰冷的手指时,对方却忽然绵软,倒在了他的身上。

    “你怎么了?”玲珑公子连忙接住他,边拍着他的面颊边焦急的追问。对方没有回应,已是双眼紧闭,陷入了昏迷。

    感觉到置于这人背上的手一片湿滑,玲珑公子定睛一看,却见掌心满目艳红,显然,这人背部不久前遭受过重创,伤口裂开了。他眸光闪了闪,更加确定了此人的身份,心思不由快速转动起来。

    姬无双重伤未愈,失血过多,再加上连日来不眠不休的奔波和头痛欲裂的折磨,早有些体力透支了。这会儿在真气紊乱的情况下与人动手,身体机能便自动陷入了昏迷状态。

    明了此人的身份,玲珑公子不敢怠慢,连忙掏出怀里的顶级伤药喂进他口里,同时点住他的穴道,阻止血液再度流失。

    在帮姬无双处理伤口的档儿,玲珑公子的心腹终于姗姗来迟,跪在他脚边请罪。

    “起来吧,今日的事回庄再议,先找辆马车过来,把他带回去。”玲珑公子疲惫的说道。

    几名下属领命,很快找来一辆宽敞舒适的马车,将昏迷不醒的姬无双安置好。玲珑公子见他趴着躺好了,这才登车坐定,抬手叫属下赶回自己的别院。

    “主子,这人是谁?就这么把他带回别院,不会惹来麻烦吧?”一名下属边帮姬无双包扎着背后的伤口,边面露忧虑的问道。

    “此人今天救了我,若不是他突然出现,杀了马进和四煞,今天我就要死无葬身之地了。”玲珑公子皱眉,感叹道。

    “啊?他一人竟杀死了马进和四煞?怪不得受这么重的伤!”马进和四煞武功绝世,要杀其中一人都千难万险,这人却连杀五个,那下属听了,目露崇敬之意。

    “呵~~”玲珑公子轻笑,徐徐开口,“这伤可不是杀马进他们时留下的,他原本就身负重伤。马进这些人,在他手里走不过一招便被瞬杀了。”

    “怎么可能?”下属惊诧至极,哑声说道,“身负重伤还能不费吹灰之力的杀了马进等人,那他的武功得有多高?天下第一吗?主子,这人的身份一定不简单。”话落,他开始在心里盘算当世的绝顶高手。

    “不用想了,他就是大名鼎鼎的魔教教主姬无双!”见下属一副见鬼了的样子,玲珑公子的表情有些兴味。

    “可是,姬无双不是两身一体的怪物吗?”下属迟疑的开口。

    “你忘了半月前我庄得到的情报吗?姬无双为寻回叛教的狼女,被武当的卓一航偷袭,受了重伤。想来,他们定是在那时被卓一航劈开了连体。你看他的高鼻阔眉和深邃英挺的五官,这是异族的特征,再看他唇色青黑,这是修炼毒魔功造成的。方才,一煞死于穿心掌,其他三煞死于化骨绵掌,这种诡秘阴邪的招数,我绝不会认错。”玲珑公子娓娓道来。

    “他果真是那个姬无双,主子您为何还带他回去?这不是引狼入室吗?”那下属皱眉,急声开口。

    “哼,引狼入室?山庄里早已是虎狼环伺,就等着生啖我肉,带姬无双回去,我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你难道真以为凭马进一个小小的门主就能指使得动四煞?”

    “主子,您是说六大长老们有了异心?”下属小心翼翼的低声问道。

    玲珑公子不说话了,沉默半晌后幽幽开口,“他们有了异心无可厚非。我天赋低微,不能修习家传武学,根本弹压不住他们。他们多年经营,在山庄的势力根深蒂固,起了上位的野心是自然。”说到这里,他看向昏迷中的姬无双,冷笑一声,“哼,既然他们想要这个位置,我就偏偏不如他们的意。你说,若他们知道我把庄主之位给了一个来历不明的人,他们会如何?”

    想象着六大长老精彩的表情,玲珑公子眯眼勾唇,暗暗忖道:武力决定一切是么?很好,那便看看你们能不能动得了武功天下第一的姬无双吧!

    “主子,您再好生斟酌一番吧!姬无双可不是那么好摆弄的人啊!若是不小心可会被他反噬的!”知道主子是想树立一个标靶,自己在背后暗中操控,下属忍不住开口提醒。

    “放心,我有办法控制他。我现在朝不保夕,明知是与虎谋皮,亦要倾力一搏!”玲珑公子满脸的自信,细细分析道,“姬无双姐弟从不落单,他既然是一人出来,可见他的胞姐已经丧命,再加上他被最信任的狼女背叛,正是万念俱灰的时候。一个人在绝望迷茫之际是最容易被蛊惑和打动的,他看我的眼神隐有深意,仿似在透过我寻找另一个很亲近的人的影子,我有把握他不会对我动手。拿捏住了他的心思,他一定会为我所用。再不济,将他留在身边一段时间,震慑一番六大长老也是好的。此处与魔教完全是相反的方向,很明显,姬无双是不打算回去了,教主之位都能舍下,我听涛山庄的庄主之位他未必看得上,不必担心他反噬。”

    那下属听了他的分析,连连点头称是,心道自家公子果然多谋善断。

    听涛山庄情报网发达,对各大势力都有过深入的调查,因此,玲珑公子对姬无双的性情十分了解,知道他简单直率,不善阴谋诡计,且个性有些偏执。这样的人,看似不好招惹,但若抓住了他的心理,却是最容易操控的一类。

    想罢,玲珑公子盯着昏迷中的姬无双,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