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堂人员急急奔到议事堂,将左护法偕同右护法离教的消息禀报给教主,引来两人面色大变。

    “你说什么?小童竟然带着狼女离开了?哼!我就说不准让他去见狼女!那个妖女最能迷惑人心!”女姬无双当即暴跳如雷,却把气都撒到了狼女的头上,不忍苛责小童一句。

    姬无双脖颈冒出条条青筋,眼珠滑过一丝血光,俨然也在强忍怒气。

    “左护法可有话留下?”他勉力维持着表面上的平静,内里却怒火狂炙,五内俱焚。

    “回教主,左护法说他送走狼女就马上回来,属下看着,他们好像往武当的方向去了。”那人拱手回道,还想张口欲言,迟疑了一瞬又缓缓垂下头去。

    “还说了什么?一五一十的告诉本尊,不得隐瞒!”瞥见暗卫的表情,姬无双厉声催促。

    “启禀教主,倒不是左护法说了什么,而是右护法,她说……”那人语音顿了顿,最终咬牙开口,“她说左护法只是您复仇的工具,等您大仇得报,左护法的傲人天资和绝世武功将会是您最大的威胁,您一定会设法除掉左护法。她想劝左护法随她一起离开。”

    教主这人残暴无情,杀人如麻,狼女那番话也不是没有道理。暗卫垂头思忖,感受到教主突然勃发的凛冽气势,脊背不由沁出大汗,将内衫润湿了一片。

    “好个狼女,竟然也会挑拨离间了!若小童让她给拐带走了,都是小弟你的错!我早说过要杀了她!偏你每每面对她都要心软!”女姬无双气的胸口剧烈起伏,声音越来越尖利,直接迁怒到了胞弟身上。

    而姬无双早已面目扭曲,表情狰狞,情绪失控中,浑身的内力尽数流泻出来,萦绕在两人周身,形成了一层薄薄的白色雾气,将他们的身形氤氲的模模糊糊,看不真切。

    这种内力外放形成真气罩的情形,只有当世绝顶高手才能做到,连紫阳真人那等宗师级的人物亦难以望其项背。暗卫见了,眼里露出狂热的崇拜。

    姬无双此刻的心情既怒又怕。怒的是他好心放过狼女,狼女却唆使徒儿背叛他;怕的是,徒儿若听信了狼女的话,定会对他产生误会和隔阂,如此,徒儿早晚亦会离开他。

    想到徒儿会像狼女一样决然离去,自此永不相见,姬无双闭眼,只觉得心脏被人硬生生从胸腔掏了出来,撕裂成碎片。他大口喘息,忽而仰面朝天悲鸣。原来,狼女背叛后,他担心失去爱徒的恐惧感不是消散了,而是被深深压进心底,却没想,感情越是压制,爆发起来越是噬心。

    凄厉的悲鸣声带着强劲内力,震得那暗卫倒飞出数丈,落地后口喷鲜血,昏死过去。而女姬无双,虽然内力堪与胞弟抗衡,可也有些头晕耳鸣,心脏绞痛之症。

    “徒儿,你回来!我怎么忍心杀你?我怎么忍心……胡说,一切都是胡说八道!”他止住悲鸣,口里嘶喊着,一掌掌拍碎议事堂里的摆设,披头散发,形状癫狂。

    “小弟,你够了!现在不是发疯的时候,赶快把小童追回来解释清楚才是正理!还有,这次我一定要杀了狼女那个贱?人!你不要阻止我!”女姬无双使出千斤坠,拖住癫狂中的胞弟,口里不停劝慰。

    “对,要把徒儿追回来!”姬无双停住凌厉的掌风,低语道,“还要杀了狼女,杀了卓一航,杀了紫阳,武当的人统统都杀掉!”

    “只杀了狼女未免便宜她了,我还要让她和卓一航反目成仇,到死都不得痛快!哈哈哈!”女姬无双表情怨毒,尖声大笑起来。

    想到就做,她立刻披上白色外套,以薄纱掩面,拿上一根长鞭,在小弟的连声催促下往武当方向疾驰而去。真气氤氲中,两人的身形十分模糊,打眼一看,白色身影鬼魅般飘过,与狼女真有八分相像。

    两人前脚刚离开,将狼女送到半路便回转的水靖轩后脚就进了教门,听闻教主在议事堂里大怒一场,重伤了一名暗卫,后又匆忙离教的消息,他眸色暗了暗,忽然觉得心绪十分烦乱。

    克制住想要追上去阻止两人的冲动,水靖轩脚尖轻点,往山谷深处的寒潭掠去,一头扎入潭底,闭眼将所有杂念都驱逐。

    姬无双人如其名,武功天下无双,即便两身一体,轻功依然能够傲视群雄,竟比先离开魔教两刻钟的狼女更早赶到武当。

    连招呼也不打,两人一落入武当地界便开始大肆杀人。毒魔功本就阴邪无比,当修炼的人情绪失控,陷入癫狂状态时,功力还会瞬息暴涨。这也正是狼女虽然叛教时被打成重伤,可悲愤欲绝之下依然能够以一敌百,完胜卓一航,诛灭白云等武当余孽的原因。

    姬无双的功力本就极为深厚,能与之抗衡者当世寥寥可数,再被怒气这么一催化,当真是天下无敌,所过之处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当紫阳收到消息赶来时,武当各大殿内早已尸山血海,其情其状惨绝人寰。

    紫阳心惊,举剑与姬无双战在一处。姬无双徒手,轻松的接下他的剑招,肉掌与冷兵器相交,竟发出金属撞击的‘叮当’声,可见姬无双早已练成了金刚不坏之身,只让紫阳越打越心惊,越打越没底。

    “哈哈哈!紫阳妖道,还记得当初你怎么羞辱我师父吗?今日本座便让你百倍千倍的偿还!”女姬无双用狼女的口气把话说完,仰天大笑一阵,突然举鞭朝紫阳狠狠卷去。

    无影鞭不愧是无影鞭,紫阳连这一招的影子都没来得及看清就被卷住了脖颈,高高吊在了紫阳道观的大殿之上。这鞭子是由金蝰蛇的蛇皮加绝世高手的三昧真火淬炼而成,内力不侵,刀砍不进,任紫阳如何挣扎都于事无补,半刻钟后,他腿脚一阵剧烈抽搐,终于不甘的闭上了双眼。

    见紫阳断气了,姬无双立刻在各道观里搜寻起狼女和徒儿的身影,遍寻不着,这才想到有可能是自己来早了,他们还在路上。怕返身回去会与徒儿错过,姬无双勉力压下心中迫切想看见徒儿的欲?望,飞身跃上紫阳道观的横梁,静静蛰伏等待。

    两人和紫阳的一战非常短促,身形又太过模糊,一名躺倒在尸堆里,将死未死的门徒听见女姬无双刻意误导的话,又见她白衣飘飘,如鬼似魅,便认定了今天是狼女来寻仇,心中只想着等白云真人和大师兄回来,定要让他们将狼女碎尸万段。

    这边厢,卓一航在水洞里久等狼女不至,却被白云真人和何绿华一行先找到了,苦劝之下终于答应回来与紫阳真人亲口解释,却不想,推开武当的大门,看见的竟是尸横遍野的惨状。

    几人面色大变,强忍住悲恸,四处寻找幸存者,以探明真相,终于在紫阳道观的大厅里找到了姬无双特意留下的活口。

    那人断断续续的说道,“是,是狼女”,话落,头一歪便彻底没气了。

    白云真人和何绿华目眦欲裂,心恨狼女到了极点,而卓一航起初不信,待看到紫阳被长鞭吊死在正厅,终于承受不住心中的愧悔和悲恸,掩面而泣。

    狼女走进紫阳道观时,看见的正是这一场景,虽然心下犹疑,却依然走上前,呼唤卓一航的名字。

    看见狼女,白云真人边厉声讨伐着她的罪行,边举剑攻击,招招致命。卓一航犹豫片刻后上前拉开两人,却不想被何绿华钻了空子,趁机一剑刺入了狼女的胸口,而她自己也被狼女的掌风震飞,随后被狼女反手一剑给钉死在了紫阳道观的大门上,死状凄惨。

    卓一航气怒攻心,终于与狼女动起手来,却不想狼女最后一刻忽然撤了防卫,让卓一航一剑穿心。被最心爱的人怀疑进而伤害,狼女死死盯住插?入胸口的长剑,满头青丝寸寸成雪。

    在看见狼女走进道观时,姬无双便忍不住想飞身下去,向她讨要自己的爱徒,却被女姬无双阻止了。

    “小弟,小童没跟着她进来,定是回教了。要安抚他也不急于一时,先杀了狼女和武当的余孽再说。”她对胞弟传音入密道。

    “我等不了了。”不知徒儿此刻会如何误会自己,姬无双只略略一想便觉忧心如焚。

    “狼女极力挑拨你和小童的师徒情分,还撺掇小童离开你,你难道就这样轻易放过她了吗?”女姬无双瞪眼,冷声诘问。

    她心知以小童聪明绝顶的头脑和坚如磐石的心性,绝不会轻易听信狼女的无稽之谈,所以心下一点也不担心小童会因此对他们起了隔阂。却没想小弟对小童太过在乎,竟是关心则乱,完全失了方寸。

    她灵机一动,干脆不去劝慰小弟,反而用言语刺激他,让他随自己出教去诛灭狼女。女姬无双是个烈性的,容不得狼女存活,更不耐和八大派进行‘你打我,我打你’的攻防战。直接杀上武当,灭了狼女和武当满门更合她的味口。

    果然,姬无双听了她的话,怒火狂炙,真气暴涨,冷冷睨视下方的狼女等人,血红双眸中充斥着浓烈的杀意。徒儿就是他的命根子,谁也不能夺走!所有意图将徒儿带离他身边的人都得死!

    待狼女青丝成雪,彻底入了魔,逼出胸口的长剑,一掌拍飞卓一航后,姬无双再也按捺不住杀意,飞身跃下房梁,朝卓一航和狼女扑杀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