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定了夜袭八大派的作战计划,魔教当即派出一百名武功高强的弟子,随同左右护法出谷。

    临到子时,漆黑的天幕无月亦无星,还有阵阵疾风刮过,带起几缕轻微回旋的呼啸声,这气氛极为冷肃,正是所谓的月黑风高杀人夜。

    临到出发时,姬无双亲自到教门口相送,俯身看进爱徒的眼底,殷切交待,“注意安全,受伤了切莫让人随意近身。”

    “徒儿知道,师父且放心等着徒儿归来。”水靖轩轻笑,朗朗答道,态度十分轻松,俨然不把八大派那些少年高手放在眼里。

    姬无双亦随着徒儿微笑,目送他走远。

    狼女躬身别过姬无双,在树林中飞掠,偶尔看向师弟的眼神极为复杂。每次出教历练,师父总会不厌其烦的像刚才那样交待一遍,而师弟必定会叫师父放心。起初她并不觉得有什么,可现在略懂了些世情,又经历了上次那件事,她这才领悟到,原来,师弟在师父心目中是如此重要,而她,只是个陪衬罢了。

    可是,师弟确实天资非凡,比她晚入门九年,却能与她同时出师,功力还远胜于她,面对师父那可怕的身体亦能安之若素。师父宠爱师弟,也不是没有道理,她半点嫉妒不来。

    在狼女胡思乱想的时候,一行人已悄然接近了八大派的营地,远远便能看见橘红色的篝火在风中跳跃,鼻端也能闻到淡淡的烟尘味。

    “停!”狼女跃上枝头,向身后的教众打了个手势,“我先潜进去,你们在外围突破,记住,动作小心点,切莫打草惊蛇。”

    教众们没有应诺,反而齐齐朝左护法看去。

    “师姐,你一个人进去很危险,不若我跟你一道。”水靖轩淡笑,“至于外围,便由阿壮和黑虎带领吧?”两人是他看中的未来魔教的左右护法,这个时候自然该给他们一个表现的机会。

    教众们不待狼女回答,已经齐齐拱手应诺道,“谨遵左护法令。”

    这些人平日都对水靖轩唯命是从,乍然见狼女抢了他的差事,内里都有些不忿。再者,狼女平日自由散漫,性情孤傲,没有身为异族的责任感,为他们所不齿,哪怕她是右护法,也丝毫不肯卖她面子。

    狼女本想甩开师弟,却不想被师弟堵住了话,但见教众们根本不听她号令,她面色僵了僵,到底不能一意孤行,只得点头,低声道,“嗯,那我们进去吧。”

    两人飞身往营地掠去,速度极快,如两道残影一闪而过,片刻后便无声无息的落到营地旁一颗参天大树上,而营地里的一帮精英弟子竟无一人察觉,兀自聚在篝火边吃吃喝喝,聊的热火朝天。

    最活跃的便是武当派的一群年轻弟子,各个抢着发言,描述着自己将怎么对付狼女,分别用哪几招将她击杀。其它七派纷纷附和,众人讲到兴处,不时哄然大笑。

    由于狼女平日不爱受束缚,经常随着狼群出谷,碰见八派中人便顺手杀一杀,‘妖女’的名声不知不觉间远播。而水靖轩专心练武,除了必要的历练,很少出教,所以,虽然他武功高绝,在八大派那里却还只是个籍籍无名之辈。

    狼女听着下面不堪入耳的话,面容冷肃,眼里渐渐凝聚起杀气。在人群中没有发现卓一航的身影,她心中稍安,摸向腰间缠绕的长鞭,准备动手。

    “再等等,看看还有什么人来。”水靖轩伸手拦阻,传音入密道。要动手,也要等男主角上场了再说,如此才有戏可唱。没有记错的话,卓一航不久后便会酩酊大醉而来。

    狼女闻言,想到卓一航随时都会出现,立刻放开了长鞭。

    果然,正当一名武当弟子手舞足蹈的述说着怎么把狼女砍成肉酱时,卓一航拎着一把长剑,满身酒气,晃晃悠悠的到了。听见那弟子充满侮辱意味儿的话,他心头大怒,狠狠将自己的长剑掷到他们面前的地上,‘叮’的一声入土三分,吓了众人一大跳。

    “卓一航,你疯了?师父让你当统领,你不尽职便罢了,还喝得醉醺醺的才回来,你想怎么样?”白云真人的女儿,卓一航的大师姐――何绿华站起来,尖声斥道。

    “我想怎么样?我还想问问你们想怎么样?为什么一定要杀死异族?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人!”卓一航歪歪斜斜的靠在一根立柱边,醉眼朦胧,口齿不清的诘问。

    “因为他们是异族,所以他们就该死!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个道理不用我来教你!”何绿华厉声反驳。

    “这个人倒是不错!”水靖轩指着卓一航,对狼女传音入密道。

    狼女紧绷的表情有片刻松动,正想着若师弟对他起了好感,届时未必会下狠手,有心附和两句,却不想师弟忽然低笑,竟快速飞身入营,停在一根悬挂帐篷的立柱之上,负手朗笑道,“哈哈,说得对极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话我原封未动的送给你们。因为你们是中原人,所以,今天你们都要死。”

    少年悄无声息,从天而降,精致的血色长袍在劲风中咧咧鼓动,俊逸非凡的五官,清澈却又透着妖异的笑颜,说话间虽然浅吟轻笑却充满了令人胆寒的肃杀之气,立时便震慑住了全场。

    “是你!你果然是魔教中人!那位姑娘呢?她也来了吗?”看见少年,卓一航眼睛亮了亮,上前问道。

    本想跟随师弟飞身出去的狼女听见他的问话,立刻僵在原地,心中隐隐升起一股怯意。正邪不两立,她该怎么面对?相互残杀,她真的能做到吗?

    “什么姑娘?”何绿华擒住卓一航的手臂,恶狠狠的问,被卓一航厌恶的甩开,她心知现下不是吃醋的时候,满脸戾气的朝水靖轩看去,不屑的开口,“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只身来挑衅我们八大派,不知死活!”

    “谁不知死活打了就知道,”水靖轩挑眉,抽出腰间佩剑,指向卓一航,徐徐开口,“武当大弟子卓一航是吗?听说你是用剑的不世天才,拿起你的剑,与我比上一比,可敢?”

    不要!狼女僵立在树上,心中呐喊。

    “就凭你也配挑战我师弟?你们上,把他碎尸万段!”何绿华笑得轻蔑,朝身后的武当弟子们命令道。

    有五人应诺,提剑气势汹汹的朝水靖轩攻去,卓一航心知少年武功必定不弱,伸手去拦阻却因喝多了酒,动作迟钝,晚了一步。

    “蝼蚁而敢挑衅于我,勇气可嘉,便让你们死个痛快。”水靖轩冷笑间轻轻拂袖,挥出一道掌风,五人当即被拍的口吐鲜血,落到几丈之外,眼一翻,头一歪,立时便断了气。

    瞬息秒杀五名武当的精英弟子,而且行止间举重若轻,不费吹灰之力,可见少年的武功高到了什么境界,恐怕,连卓师兄也抵挡不了,八派弟子齐齐忖道,面露退怯之意。

    何绿华心中骇然,但凭着一股狠劲,依然冲了上去,还未等近少年的身,就被少年轻易拍飞,落到地上后披头散发,口吐鲜血,形容极为狼狈,与她之前的不可一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若不是水靖轩想到狼女就是因为她的偷袭才会受伤,继而被卓一航掠走,在水洞中发生关系,他早已让对方变成一具死尸。

    “不要伤害他们,我和你打。”同门被戮,卓一航咬牙拿起剑,朝少年猛攻过去,两人叮叮当当缠斗在一起,顷刻间便走了几十招。只是,卓一航眉头紧皱,面容严峻,握剑的手腕被对方雄浑的内力震得发麻,而少年却笑得云淡风轻,剑光错落间胜似闲庭信步,十分悠闲。

    看见卓师兄明显不敌,八派弟子想上前帮忙,却没想营地中忽然冒出许多异族,气势汹汹的朝他们举刀砍来。

    众人惊慌,连忙上前抗击,营地里乱作一团。

    狼女面露焦急,还在犹豫下不下去,却见卓一航被师弟步步紧逼,快没有招架之力。

    营地里,水靖轩眸光一冷,举剑削断了卓一航几缕额发,戏谑道,“你可要注意了,我要认真了,很快,削下的就是你的脑袋,而不是头发。”话落,他勾唇,笑的尤为邪肆。

    狼女再也藏不住了,举鞭朝两人快速掠来,抢到师弟面前,冷声道,“师弟,让我来对付他。”

    终于出来了!水靖轩内里喟叹,朝狼女颔首,利落的转身杀向别处。

    “姑娘,是你!”看见狼女,卓一航神情十分激动,指着自己鼻尖道,“你还记得我吗?那天洞里我们见过。”

    狼女面无表情,没有答话。

    “姑娘,我不想同你动手。我们不该自相残杀。”卓一航松了松手里的剑。

    狼女凝目,举起鞭子狠声道,“你是中原人,我就要杀你!拿好你的剑!”话落,她已快速朝卓一航攻去,招招看似狠辣,却留有三分余地。

    卓一航赶紧挥剑,却只是防守,不忍攻击。两人一个打,一个避,很快朝密林深处掠去。一直关注着师弟动向的何绿华察觉到两人见面后不同寻常的气氛,连忙悄然跟上。

    随手解决掉身边的蝼蚁,水靖轩看向三人离去的方向,眉梢微挑,心中忖道:过了今夜,狼女就要叛教了,我那金光闪闪的宅基地也终于快要到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