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就是个炼狱般的大熔炉,所有罪恶,所有阴暗,所有污秽,都会像火山一样疯狂喷发。水靖轩从末世走来,即便当初单纯如一张白纸,也早已被染成了浓重的黑色。男与男,男与女,他也曾经历过一段生冷不忌的糜烂生活,此时肌肤紧贴着姬无双滚烫的躯体,鼻端轻嗅着情?欲过后的麝香味,他亦不免有些情动。

    运转心法,压下鼠蹊部的躁热,水靖轩推开姬无双的怀抱,朝他已经变成墨色的双眸看去,低声问道,“师父现在感觉如何?”

    “感觉好极了!”姬无双勾唇一笑,而后指着下腹,嗓音沙哑中透着性-感,“不过,现在又开始了。”

    见他眸子中闪过一道红光,水靖轩心中一紧,顺着他手指看去。

    “师父这回好多了吧?”缓过气来,退开姬无双的怀抱,水靖轩衣衫半退,满面绯红的轻问。

    没了爱徒填满自己的怀抱,冰冷空虚的感觉立刻来袭,姬无双皱眉,强硬的将他扣在自己胸前,闷声道,“好多了,但是下次怎么办?”

    “下次找个女人吧。”水靖轩安抚性的拍拍他的肩膀,认真的建议。

    “找女人?绝不!”姬无双眉头狠狠皱起,正欲开口,女姬无双已经尖声抗议起来,“小弟不能找女人!”

    平生首次,姬无双对胞姐的神经质和占有欲-感到非常满意,他眼睑半垂,沉声道,“那些女人见了我,不是惨叫连连就是避之不及,每每都让我有杀人的冲动,你让我怎么找?”

    水靖轩自知失言,补救道,“那就用手吧。”

    “我不会。”姬无双抿唇,冷冷的否定。

    “刚才我替你纾解过两次,你怎么不会?”水靖轩退开些距离,语气有些无奈。

    “我若走火入魔,理智全失的时候,你让我怎么自行用手处理?”姬无双捏了捏爱徒白-皙圆润的肩膀,理直气壮的反驳,心道,日后我或许还可再多魔怔几回。

    水靖轩感觉他的态度有异,但一想到他初尝情?欲,对象又是自己,难免有些沉迷,不能自控。反正他是将死之人,顺着些又何妨?

    想到这里,水靖轩忽略掉内心一闪而逝的抽痛,缓声道,“那便等师父控制不住心魔时再差人来叫我吧。徒儿累了,先行告退。”

    话落,他径直推开姬无双,爬出浴池后披上外袍大步离去。

    姬无双怔怔看了他背影良久,而后盯着水里渐渐晕染开来的白色浊液,眸色变幻间扯开一抹满足到极致的笑容。

    女姬无双懒懒的仰头,感叹道,“方才真舒服呀!原来交?合竟是这等美妙滋味,难怪男男女女都欲罢不能,咱们以后还需多找小童几次。”

    对待水靖轩的时候,虽然喜爱的出发点各不相同,姐弟俩却意外的合拍。

    ~~~~~~~~~~~~~~~~~~~~~~~~~~~~~~~~~~~~~~~

    此后,姬无双的心情着实飞扬了好些日子,哪怕听说八大派勾结起来,欲先行向魔教下手,也只是令他眉头微皱,很快就松开。

    “聚集了多少人,都是些什么来头?”姬无双侧身坐在宽大的主位上,淡然问道。

    “回禀教主,来了百多人,就驻扎在谷外,俱都是八大派的精英弟子,由武当首徒卓一航总领。”集信堂的密探毕恭毕敬的上报,脸带忧色。

    这百多号人可不比鞑子,个个都是八大派里成名已久的少年高手,以一敌百或许有些夸张,以一敌十却是不假,魔教对上他们绝对不会轻松。

    “精英弟子?”姬无双沉吟片刻,仰首傲然问道,“和我们左护法相比如何?”

    那探子略想了想,忆起昨天无意中撞见的,左护法两招内完败狼女的情景,他忧色尽去,拱手道,“与左护法不堪相提并论!”

    爱徒被夸,姬无双满意的笑了,语带不屑的开口,“哼,卓一航与我徒儿简直是云泥之别,连我徒儿一根毫毛亦不如!来的正好!把他们全都杀了,八大派也就无人可用了,剩下些老不死,待本尊一个一个亲手血刃!”

    那探子被教主的煞气震慑住,出了一额头的细汗,连忙点头附和。

    坐在客座的狼女听见姬无双对卓一航的评价,虽然知道他确实不如师弟,却依然反感的皱起了眉头。见姬无双转脸朝师弟看去,张口欲言,她心知定是要嘱咐师弟率领教众刺杀卓一航,心下一紧,连忙主动站出来,拱手道,“师父,徒儿愿带领族人去击杀这帮贼子。”

    从未见狼女主动承担过教务,姬无双挑眉,心下有些诧异。

    “哼,你竟然会主动站出来请差,真是稀奇!”女姬无双讽刺道,“莫不是心里打着什么鬼主意吧?”

    女姬无双不过胡乱编排一通,却无意中道出了事实。不过,现在的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心性简单,直来直往的狼女这次竟真的起了别样的心思。

    狼女闻言,眸光闪了闪,微微垂下头去,闷声道,“属下不敢!”

    姬无双定定审视她片刻,转头朝爱徒看去,满面温柔的询问,“徒儿,你怎么看?”

    想到刺杀过后就是狼女正式叛教的时候,水靖轩嘴角的笑意加深,徐徐开口,“既然师姐请命,便由师姐带队吧,徒儿从旁协助。这群人既然想杀咱们个措手不及,不若咱们抢占先机,今晚便潜到他们营中将他们杀个干净。”

    “好,就照徒儿的意思办!”爱徒的策略,姬无双挑不出半点儿毛病,大手一挥就同意了。

    长老们再次认识到了左护法的阴险程度,对他愈加忌惮,而教众们对左护法则是各种崇拜,心道左护法智计百出,武功高绝,真是少年英雄,今次八大派的计划一定会以惨败收场。

    狼女主动请命,本意是将师弟阻在教内,不让他和卓一航对上,却不想他坚持要跟随,还提出了一条毒计。狼女闭了闭眼,勉力压下心中的慌乱。

    “师姐,今晚咱们还需通力合作,将这帮贼子绞杀干净。”水靖轩瞥见狼女眼中一闪而逝的焦虑,恶趣味发作,走近她身边,语气森冷的开口。

    狼女被他话中浓烈到有如实质的杀意骇得心颤不已,抿了抿干燥的嘴唇,欲张口却无言,竟是紧张的发不出声儿来。

    水靖轩玩味的欣赏着她僵硬的表情,见她无言以答,仰首朗笑一声后信步离开。狼女站在原地,盯视着他潇洒远去的背影,脸色不停变换。

    那探子略想了想,忆起昨天无意中撞见的,左护法两招内完败狼女的情景,他忧色尽去,拱手道,“与左护法不堪相提并论!”

    爱徒被夸,姬无双满意的笑了,语带不屑的开口,“哼,卓一航与我徒儿简直是云泥之别,连我徒儿一根毫毛亦不如!来的正好!把他们全都杀了,八大派也就无人可用了,剩下些老不死,待本尊一个一个亲手血刃!”

    那探子被教主的煞气震慑住,出了一额头的细汗,连忙点头附和。

    坐在客座的狼女听见姬无双对卓一航的评价,虽然知道他确实不如师弟,却依然反感的皱起了眉头。见姬无双转脸朝师弟看去,张口欲言,她心知定是要嘱咐师弟率领教众刺杀卓一航,心下一紧,连忙主动站出来,拱手道,“师父,徒儿愿带领族人去击杀这帮贼子。”

    从未见狼女主动承担过教务,姬无双挑眉,心下有些诧异。

    “哼,你竟然会主动站出来请差,真是稀奇!”女姬无双讽刺道,“莫不是心里打着什么鬼主意吧?”

    女姬无双不过胡乱编排一通,却无意中道出了事实。不过,现在的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心性简单,直来直往的狼女这次竟真的起了别样的心思。

    狼女闻言,眸光闪了闪,微微垂下头去,闷声道,“属下不敢!”

    姬无双定定审视她片刻,转头朝爱徒看去,满面温柔的询问,“徒儿,你怎么看?”

    想到刺杀过后就是狼女正式叛教的时候,水靖轩嘴角的笑意加深,徐徐开口,“既然师姐请命,便由师姐带队吧,徒儿从旁协助。这群人既然想杀咱们个措手不及,不若咱们抢占先机,今晚便潜到他们营中将他们杀个干净。”

    “好,就照徒儿的意思办!”爱徒的策略,姬无双挑不出半点儿毛病,大手一挥就同意了。

    长老们再次认识到了左护法的阴险程度,对他愈加忌惮,而教众们对左护法则是各种崇拜,心道左护法智计百出,武功高绝,真是少年英雄,今次八大派的计划一定会以惨败收场。

    狼女主动请命,本意是将师弟阻在教内,不让他和卓一航对上,却不想他坚持要跟随,还提出了一条毒计。狼女闭了闭眼,勉力压下心中的慌乱。

    “师姐,今晚咱们还需通力合作,将这帮贼子绞杀干净。”水靖轩瞥见狼女眼中一闪而逝的焦虑,恶趣味发作,走近她身边,语气森冷的开口。

    狼女被他话中浓烈到有如实质的杀意骇得心颤不已,抿了抿干燥的嘴唇,欲张口却无言,竟是紧张的发不出声儿来。

    水靖轩玩味的欣赏着她僵硬的表情,见她无言以答,仰首朗笑一声后信步离开。狼女站在原地,盯视着他潇洒远去的背影,脸色不停变换。

    “师姐,今晚咱们还需通力合作,将这帮贼子绞杀干净。”水靖轩瞥见狼女眼中一闪而逝的焦虑,恶趣味发作,走近她身边,语气森冷的开口。

    狼女被他话中浓烈到有如实质的杀意骇得心颤不已,抿了抿干燥的嘴唇,欲张口却无言,竟是紧张的发不出声儿来。

    水靖轩玩味的欣赏着她僵硬的表情,见她无言以答,仰首朗笑一声后信步离开。狼女站在原地,盯视着他潇洒远去的背影,脸色不停变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