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族是一个十分擅长歌舞的民族。

    在巨大的圆形祭祀坛里,无数族人围绕着圆心中的看台载歌载舞,场面十分热烈,比电影里经过特效加工的镜头更具有冲击力,是视觉和听觉上的双重享受。

    水靖轩身着一袭简单却华贵的红袍,慵懒的靠坐在宽大的椅子里,凤眸微眯,略扬起精致的下颚,偏头欣赏台下的歌舞。他一手支额,一手轻轻置于椅子扶手上跟随鼓点打着节拍,表情十分享受,俨然已经沉迷在这热烈而欢快的氛围中。

    场地中,圆心看台上的狼女比他更加享受,早已喝空了一壶美酒,随手将酒壶往身后抛去。她双颊酡红,目光迷离,时而抚摸身边随侍童子的发顶,时而仰面痴痴发笑,举止优雅中却又透着无限媚意,一张芙蓉面被篝火映衬得更加娇艳。

    真是一个尤物!难怪只见了两面,卓一航便误了终身。水靖轩双眼微眯,盯着狼女暗暗忖道。

    “她真有那么好看吗?瞧你,眼睛都看直了!”女姬无双无意瞥见他专注的表情,没好气的斥道。

    姬无双闻言猛然转头,眸色暗沉的朝爱徒看去。

    又醋了!看见师父阴鸷的眼神,水靖轩极想扶额。

    抿抿被酒液濡湿的优美薄唇,他缓声开口,“瓠犀发皓齿,双蛾颦翠眉。红脸如开莲,素肤若凝脂。师姐长得这样绝色,真不知日后便宜了我族谁家儿郎。”话落,他乜向姬无双,笑容澄澈坦荡。

    “呵~为师竟不知徒儿还有这样的文采!”姬无双面上带笑,眼底却蓄积着暗潮,“你师姐这样出众,徒儿难道就不喜欢吗?”

    水靖轩凤目微眯,眸光有片刻森冷,徐徐开口,“师父莫怪徒儿记仇,徒儿当初右手如何被废的,这一辈子也忘不了。”言下之意,他这辈子也无法喜欢上狼女。

    “哈哈哈~小童,今天终于套出你的心里话了!”知道还有人和自己一样,厌恶狼女甚深,女姬无双抚掌大笑,解气道,“狼女那臭脾气,真真是令人退避三舍!”

    姬无双眼中的阴云顷刻间散去,拍拍爱徒的手背,温声道,“记仇?这是我族的天性,为师怎么会怪你?人本来就该牢记仇恨,时时用来鞭策自己。圣人都有云:以德抱怨,何以报德?”

    见姬无双身上的酸味淡去,语气十分认真,仿佛并不介意自己记恨狼女,水靖轩心头微动,突然想试探一下他的底线。

    他凑近姬无双,表情十分认真,“师父真的不怪罪吗?如果徒儿想要报这断脉之仇呢?”

    姬无双沉吟,继而笑了,“我族与八大派矛盾日深,早晚有一场大战。徒儿要报仇,等到大战过后再说。届时你们生死由命,各凭本事。”

    狼女武功高绝,是魔教的一大战力,目前还不能折损。等灭了八大派,这把杀器便可有可无了,到时但凭徒儿处置也行。姬无双漠然的忖道。说是生死由命,他却十分清楚,狼女绝不是爱徒的对手。

    这是变相的推诿吗?不过,竟然没有当场抹杀我,是不是代表我在他心里还有些分量?水靖轩眸光变幻,忽而仰面一笑,摇头暗忖:在乎这个做什么?难道还想和狼女争宠吗?果然是太无聊了!

    “什么生死由命?师父说的严重了,徒儿不过开个玩笑罢了。左右护法内斗,我教实力必然受损,最后还得烦师父善后,徒儿可不是那等没分寸的人。”水靖轩边说,边倾身给姬无双倒了两杯酒,“今日庆典,师父多喝两杯。”

    “乖!”爱徒处处替自己考虑,姬无双心头大悦,接过酒杯,先递给胞姐,自己再接过爱徒手里那杯,仰头一口饮尽。

    “好酒!小童,你也喝!”被师徒两的对话取悦,女姬无双喝完后大声赞好。

    水靖轩也不推辞,伸出白皙如玉的纤长手指,捏起小小的金樽,仰面灌进嘴里,动作洒脱不羁。烈酒入喉,他微眯狭长的凤目,红唇轻启,呼出一口带着酒香的热气,懒懒靠倒进宽大的椅背中,双颊染上一层绯红,举手投足十分优雅,却又万分撩人。

    女姬无双定定看他一会儿,感叹道,“小童,你自谦了。狼女算得了什么绝色?跟你一比简直是云泥之别!瞧瞧!底下的女儿家们都看傻了!哈哈哈~”她伸手,朝台下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的少女们指去。

    水靖轩瞥一眼频频向他望来,双颊酡红的少女们,不以为意的一笑。男女之情,目前并不在他的考虑当中。

    姬无双被胞姐的话一提醒,这才注意到,自己的爱徒早已成了场内少女们瞩目的焦点。他眼神如刀,缓缓从盯视爱徒的人身上扫过,见她们目露惊骇,纷纷垂头躲避自己的视线,不敢再朝爱徒看去,心下才略微放松。

    “本尊的爱徒,自然是最优秀的。”他撩起水靖轩乌黑顺滑的一缕墨发缠绕在指尖把玩,眼底极快滑过一抹痴迷。似想到什么,他拽紧手里的发丝,痴迷顷刻间化为冷肃,俯身看进爱徒清亮的眼底,沉声道,“不过,一时的优秀并不能代表什么,若要永远屹立于强者之巅,靠的还是勤奋和刻苦。如今你年华大好,正是奋进的时候,不要被儿女情长拖了后腿。”

    知道姬无双一生都纠结于‘仇恨’两字,反复告诫他莫要耽搁习武,恐怕是希望他早日武学大成,助他报仇,水靖轩十分乖顺的应承道,“师父教训的是。徒儿一定专心习武,日后替师父荡平八大派,手刃紫阳妖道。”

    “哈哈,小童说得好!”女姬无双大笑,笑完仰头狂饮。

    “乖徒儿,你有心就好。”姬无双拍拍爱徒白皙如玉的手背,幽深的双瞳里满满都是说不出的温柔爱宠。

    水靖轩淡笑点头,拿起酒壶替师父满上一杯,缓缓递到他手边。却不想姬无双擒住他手腕,就着他的手将酒一口饮尽,而后将空荡荡的酒杯再次满上,置于他唇边,眼神如钩的看着他,示意他共饮。

    水靖轩怔楞,而后失笑,仰首一口喝干,动作说不出的潇洒。同用一个酒杯于他而言没什么大不了,在末世,物资极度短缺,最开始时他连牙刷和澡巾都与人共用过,早已练就了超强的接受能力,且在宴饮中,他绝不会傻到忤逆姬无双,坏了气氛。

    见徒儿毫无芥蒂,俨然与自己不分彼此,姬无双心脏狂跳,身体滚烫,头脑一阵熏熏然,竟是酒不醉人,人自先醉了。

    不待姬无双陶醉多久,场下鼓乐渐歇,庆典已接近尾声。

    想到不久后将与八大派正式展开血战,姬无收起满心的温柔,肃着脸站起,扬声开口,“我族历经磨难,终于挺过了最艰难的一段时间。今天,左右护法出师,本尊即将突破毒魔功第九重,我族势力正是最强盛的时候,不必再像往日那般躲躲藏藏,苟且偷生。日后,我族要与八大派正面相抗,不死不休,以报十几年前的灭族大仇。手刃仇人,我族人人有责,现在,本尊将仇人的长相公布于众,望你们见之杀之。”

    姬无双冰冷的语气中充斥着浓烈的血煞之气,话落,朝新上任的大祭司看去。大祭司会意,抬手示意一群上半身裸?露的女巫下场施法。

    女巫们头发濡湿,浑身涂满了滑亮的桐油,疯狂舞动中发丝不停甩出水汽,水汽缭绕中几个人影逐渐成形。

    水靖轩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场上堪称神奇的一幕,心知这不是巫术,而是某种水幕显像技术,只是,具体的原理,恐怕只有操控这一切的大祭司明白。

    对于这种略带情?色意味的表演,姬无双以往并不会多加关注,可见爱徒被女巫们吸引,想到他正值血气方刚,年少冲到的时候,唯恐他被污了心性,不由怒气勃发,朝大祭司看去,厉声呵斥,“施法就施法,搞这种不堪入目的表演做什么?让她们滚!”

    大祭司被教主散发的戾气压迫,浑身瑟瑟发抖,连忙挥手遣退巫女,自己亲自下场,将一罐紫色的液体倒进熊熊燃烧的篝火里。篝火被浇熄,发出一阵‘嘶嘶’声,而后水汽蒸腾,氤氲中变幻出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形象。

    八大派的掌门相继在水汽中显现,教众们看得仔细,连狼女亦敛容肃穆,直起身将一个个仇人形象刻入脑海。然而,待看到英俊男子的影像出现时,她双眼圆睁,脸色突变,手里的酒杯不知不觉中掉落。

    “咦?这人是?”水靖轩适时的开口拉走了姬无双的注意力,因而姬无双并没有看见狼女的失态。

    “这人就是紫阳妖道的大弟子――卓一航,亦是武当的下任掌门。”女姬无双瞥一眼雾气中显得尤为风流倜傥的青年男子,对小童介绍道。

    “徒儿认识他?”姬无双见爱徒对卓一航非常关注,忍不住开口询问。

    狼女面容绷紧,朝水靖轩看去。她不希望师父知道,他们与卓一航有过交集。

    水靖轩不着痕迹的瞥一眼狼女,摇头道,“没见过,只是听说过他的大名。紫阳对他赞誉极高,言及他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十岁时便能把一手武当剑法使的出神入化,徒儿很想与之一战,较个高下。”

    姬无双嗤之以鼻,抚着爱徒一头墨发,傲然开口,“哼,紫阳妖道真是大言不惭。那卓一航虽然也是个少年天才,但与我的徒儿相比却是拍马不及!徒儿,你们早晚要对上,届时定要替师父杀了他,让紫阳妖道见识见识我教的神威。”

    “徒儿谨尊师命!”水靖轩利落的应下,引来姬无双一阵畅笑。

    场中的狼女此时深深埋下头去,面上不显,内里却心焦如焚。师弟的武功如何,她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据推测,肯定高于自己。卓一航和自己方能堪堪打个平手,如何能够对付师弟?

    怎么办?怎么才能保他一命?狼女闭眼,不停自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