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到小弟刚平复下来的心绪再次烦乱,女姬无双猛然转头,狠狠朝他瞪去,语气僵硬的开口,“小弟,你着急找小童回来做什么?就那么怕他们俩在一起吗?难道你……”

    女姬无双显然为心中所想气到了极致,面色涨红,未尽的话梗在喉头,难以为继。

    姬无双心跳狂乱,厉声呵斥,“你在胡说些什么?”

    “我胡说?我告诫过你多少次,不要再去招惹狼女!看上她,你这辈子注定是自讨苦吃!还有小童,教里适龄的女儿家多的是,他怎么就不开眼呢?你们师徒两真是气死我了!”女姬无双十分激动,声音不知不觉变得高亢。

    还未散去的长老和教众们听见女教主的爆料,心中惊异,表情尴尬,连忙各自找了借口相继离开。

    听见胞姐的话,心知她误会了自己,姬无双没有开口解释,反而暗地松了口气。这种强烈而炽热的异样感情,他虽然还未理清,却也知道,这只能是自己的秘密,不能与胞姐分享。

    “我只是担心徒儿的安危罢了,你不要凡事扯上狼女。你知道,徒儿的身体……”姬无双勉力压下心底的郁躁,对胞姐解释到。

    “哼,但愿如此。”女姬无双有些不信,却没再和他争论下去。小弟心绪刚刚平复,不能逼得太急了。

    见胞姐不再咄咄逼人,姬无双紧绷的心放缓,朝侍立一旁的仆役吩咐道,“若是左护法回来了,叫他马上来见我。”

    仆役躬身应诺。

    姬无双款步朝自己居所走去,心中对爱徒跟随狼女双双离开的举动依然耿耿于怀,面色愈加阴沉。

    同一时间,水靖轩正在树林里穿梭,快速往魔教的方向掠去,行至山谷边缘,正遇见领命出来寻找他的阿壮一行。

    “师兄,可找到你了!”阿壮激动的迎上前。

    “找我做什么?难道是怕我迷路?”水靖轩失笑,打趣道。

    “我们不怕你迷路,教主怕啊!听说你和狼女至今未回,教主震怒,命令我们即刻出来寻你,寻不到你就别想活了。”阿壮面色纠结的开始诉苦。

    姬无双发怒了?恐是因为狼女又没听号令的缘故。水靖轩摇头暗忖。

    “对了,狼女呢?你不是去追她了吗?她人呢?”阿壮朝他身后看去。

    “这还用问吗?肯定是又擅自离开了呗!教主只让咱们来找大师兄,狼女就不用去管了。”一名个子极高的同门没好气的摆手。

    来找我只是顺带,姬无双那恋童癖真正担心的是狼女,你们这些人真是驽钝,连领导话里的深层次含义都没有理解!水靖轩暗忖,提点道,“教主以为我和右护法在一起,叫你们来找我,自然也要你们找到右护法,若你们两手空空回去,少不了一顿责罚。”

    “大师兄说的是。”阿壮连忙附和,为难的挠头,“可是狼女轻功卓绝,神出鬼没,这大半夜里伸手不见五指的,让我们上哪儿去找人啊?”

    “用嗅蛇召她回来吧。”水靖轩从怀里掏出一根细细的金属小笛,放到嘴边吹奏。细笛发出某种只有蛇类才能感知到的声波,很快,一条浑身黑亮的小蛇从枝头滑落,掉进水靖轩的怀里。

    这种蛇嗅觉十分灵敏,魔教的人都在身上洒了一种无色无味的药水,说是无味,只是相对而言,全天下,只有这种蛇才能闻出,因此得名嗅蛇,在魔教里用来传递消息和追踪。

    指尖凝聚内力,在嗅蛇身体上写下‘速回神宫’四个字,水靖轩将不停挣动的小蛇放掉,转头朝师弟们看去,挥手道,“先跟我回去吧,右护法武功高强,不会有事,没找到人教主亦不会责怪你们的。”

    “多谢师兄相助。”阿壮一行连忙拱手道谢,不约而同的忖道:和大师兄一块儿回去,教主肯定不会责罚,教主最听大师兄的话了。

    水靖轩回到魔教时,远远便见姬无双身边的一名近侍站在教门口眺望,看见他时眼睛乍然一亮,急急迎上来,快速开口,“左护法,你可回来了,教主都问了好几遍了,让你一回来就马上去找他。”

    “恩,我知道了,有劳你了。”水靖轩点头,踱步往姬无双的院落走去。

    礼貌的敲响门扉,听见姬无双用低沉浑厚的嗓音应允,水靖轩这才推开房门,微笑拱手,“师父,徒儿回来了。”

    “嗯,”姬无双低应,上下审视他,见他没有受伤,这才稍微放心,徐徐开口问道,“狼女呢?”

    “启禀师父,徒儿本是跟着师姐的,但师姐说要寻个地方梳洗,徒儿不好再继续跟下去,便独自回来了。”感觉到姬无双心情阴郁,水靖轩娓娓解释。

    闻言,姬无双心情不但没有转好,反而更加暴躁,语气略显严厉,“她要走,你跟去干什么?平日怎么不见你这么关心她?”

    这是吃醋了?水靖轩猜到了真相,却弄错了对象。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浇熄师父的醋意。

    “启禀师父,这次是我们的出师历练,意义重大,徒儿不想师姐再擅自离开,惹师父生气,所以不得已才跟上。请师父恕罪。”

    原来是怕惹我生气。暗自思忖,姬无双心里翻腾的怒火被兜头一桶凉水浇熄,四肢百骸都舒爽了。

    “原来是这样?”女姬无双开口了,“本尊还以为你情窦初开,看上狼女了呢。”

    “怎么会?徒儿与师姐之间唯有同门之谊,没有半点男女私情。”姬无双的女人水靖轩哪儿敢招惹,连忙矢口否认。

    “这就好!狼女又臭又硬,你可不要自找罪受看上她。咱们教里多得是女人,你给本尊说说你喜欢什么样儿的?本尊明天就给你找那么十个八个的给你开荤。话说,你应该还是童子吧?哈哈哈……”

    女姬无双越说越来劲,最后竟兀自拍着大腿尖声大笑起来。

    对着人来疯的女教主,水靖轩嘴角抽搐,无言以对。

    姬无双见爱徒与狼女撇清关系,心情本来大好,却又被胞姐过火的玩笑弄的脸色惨绿。他表情扭曲一瞬,终于忍不住开口,咬牙切齿的呵斥道,“你说够了没有?说够了就给我闭嘴!”

    待胞姐面色讪讪的安静下来,姬无双走到爱徒身边,伸手替他擦去眼角一滴已经干涸的泪珠状血点,指腹爱怜的摩挲他的面颊,半晌后俯身平视他漆黑的眼瞳,慎重开口,“修习魔功最重要的便是心境平和专注。你魔功正练到半途,切莫被女色分了心,所以,她的话,你千万别听,否则小心走火入魔。”

    见小弟前所未有的严肃,女姬无双以为他是联想到自己最近心魔频生的境况,在提前告诫徒儿切莫重蹈他的覆辙,一时也觉得自己方才的话十分不妥,连忙点头补救,“对,本尊方才都是玩笑之语,你专心练武,千万别胡乱尝试。你师父之所以能练到毒魔功第八重,靠得就是一心一意,专心致志。”

    “嗯,徒儿受教了。”见话题终于正常了,水靖轩松了口气,浅浅笑了。

    “好了,你辛苦了半夜,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是巫神节,晚上还要举行祭司庆典,得养足精神才好。”见爱徒眉眼间流露出一丝倦色,姬无双爱怜的嘱咐道。

    “徒儿知道了。”水靖轩点头,语带迟疑的开口,“师姐她……”

    他本想把自己用嗅蛇召狼女回来的事情禀报一下,却没想被姬无双不耐的挥手打断了未尽的话,“哼,随她去吧!”

    “如此,徒儿便告退了。师父也早点休息。”水靖轩礼貌的躬身,往房门走去,

    “等等,”这时,姬无双却又突然开口唤住他,目露挣扎,语气僵硬,“你,你还是童子之身?”

    水靖轩怔了怔,垂头掩饰嘴角的抽搐,低声答道,“回禀师父,除了武学,徒儿没有心思想其它。”

    姬无双紧绷的面容缓和下来,双眸流泻出点点笑意,拍拍他的肩膀温声道,“很好,你切记,在魔功大成之前千万不要分心。”

    若要突破魔功最高境界第十重,以徒儿不凡的资质亦要花上十几年。心里默默划算,姬无双焦躁的心情安定下来。至少,在这十几年里,徒儿始终会是他一个人的,有了这十几年,他便可以保证,徒儿的一辈子都会是他的。正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说的不正是这个道理?

    完全扭曲了这句箴言的含义,姬无双心满意足的放爱徒离开。

    “你满意了?”等水靖轩走远,女姬无双没好气的开口。

    “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姬无双心紧了紧,故作淡漠的回道。

    “你问小童是不是童子之身,不就是想安慰安慰你自己吗?小弟,你这样可不行。我们不能与人交合是因为身体特殊,没人愿意的缘故。小童的特殊常人是看不出的,你不能因此剥夺他享受爱欲的权利!”女姬无双语重心长的劝说。

    “你闭嘴!”姬无双眼神阴鸷,狠声道,“日后不要再让我听见你给徒儿找女人这样的话。没有我的允许,他这辈子都别想碰女人!”

    话落,许是觉得自己的语气太激烈,用词太绝对,他敛目,一字一句强调,“我也是为了他好。”

    徒儿一辈子只能是我的徒儿,怎么能有女人呢?有了女人哪里还有我的位置?姬无双暗忖,对假想中徒儿的女人涌上一股深沉的杀意。

    感觉到小弟话里的认真,女姬无双无奈,只得附和道,“我知道你是为了他好,修炼毒魔功,本身就是一种冒险。唉,你们师徒俩的事自己处理去吧,我不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