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女隐入丛林,本想独自散心,却不想水靖轩会跟上来。

    “师姐,你是不是在为方才我阻拦你的事生气?为了保证出师历练成功,我也没办法。”水靖轩与她并肩,柔声解释。

    小师弟向来对待自己不冷不热,头一次主动与自己亲近,狼女心中有些欢喜,摆手道,“我没有生气,只不过出来透气而已。”

    “是吗?那我就放心了。”水靖轩温雅一笑,笑容极富感染力,引得狼女也微微挑起了唇角。

    正在这时,远处的树林里传来一阵凄厉的尖叫声,淡淡血气也随风飘散过来。

    “有情况,过去看看。”狼女低语,飞身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掠去,水靖轩隐去眼中的精光,紧跟而上。

    如果他记忆没有出错,这尖叫应该是一名孕妇发出的,狼女和卓一航正是因帮助这名孕妇接生才认识,继而相爱的。

    两人先后到达尖叫声的源头,看见的场景便是一名长相极为英俊的男子正在帮助一名大腹便便的女人接生,他表情十分无措,显然也是头一遭遇见这种事。

    而那孕妇的丈夫却不敢上前,只站在一旁不停揉搓双手,满脸焦虑。他比英俊男子更加不知所措。

    “啊!姑娘!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妻子吧!”急得原地打转的男人乍然看见无声无息接近他们的两人,尤其,打头的还是一位姑娘,心中没有戒备,反倒十分欣喜。在他看来,英俊男子是个大男人,肯定没有这位姑娘有经验。

    正擒住妇女双肩,低声鼓励她的卓一航听见男人的求救,心中一惊,朝来人的方向看去。一对如诗如画的璧人正徐徐朝他走来。离自己这么近,自己竟然丝毫没有察觉,这两人年纪轻轻,武功却已经在他之上,卓一航心中凛然。

    但瞥见打头那身穿白衣,飘飘欲仙的少女,卓一航紧绷的表情一松,心怦然而动。

    少女薄纱遮面,只露出一双狭长的美目,但那清冷如月的眸光却依然能够让人沉醉。卓一航眼中露出痴迷,直到妇人凄厉的尖叫声传来,他才恍然回神,心中羞愧,不敢再朝少女看去。

    狼女一出生便被父母抛弃,见这对夫妻正在为自己即将出世的孩儿努力,她的心被深深触动,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掀开那妇人被血染红的裙摆,割开产道,方便婴儿降生。

    见少女镇定自若,手法极为熟练,显然学过医术,卓一航放松心弦,偷偷打量她一眼,又朝走到自己身边,正垂眸审视自己的红衣少年看去。

    蒙面少女气质凛然,一身白衣在深沉的夜色中极为醒目,几乎一瞬间便抓住了卓一航的视线。然而,平复下心绪,再去看那少年,他陡然一惊,即便身为同性,亦有一种惊艳之感。

    少年肌肤如玉,唇红似血,秀眉入鬓,凤眸含威,眼角一颗泪珠状的胭脂痣,(其实那是一滴血,小水忘了擦)使他俊逸非凡的容貌平添几分妖异,竟然比少女的长相更加出色。

    这两人举止有度,相貌不俗,究竟是什么来历?卓一航被少年打量的目光盯的有些尴尬,移开视线后暗暗忖道。

    然而,不待他深想,那妇人忽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剧烈抽搐一阵后陡然断了气。

    “翠柳!你怎么了翠柳?你醒醒啊!”男人见妻子没了声息,仓惶跪到她身边,大声哭嚎起来,撕心裂肺的哭声惊飞了树林中栖息的鸟儿,亦引来远处一阵阵狼嚎。

    此情此景,正可谓生离死别,惨绝人寰,狼女和卓一航怔怔看着他,目露凄然。

    “哭什么?孩子还有救,等救了孩子你再哭不迟,否则就是一尸两命!”被男人闹得头疼,水靖轩皱眉,极具磁性的清朗声线令那男人惊醒过来,立刻止住了嚎哭。

    狼女也被说得心中一凛,干脆狠狠心,直接剖开产道,将孩子取出。她撕下一片雪白的裙裾,将呼吸微弱的孩子小心翼翼包裹起来,缓缓递到男人的手里。

    这是自己亲手拯救的孩子!狼女心中百感交集,一双美目溢满柔和的光彩,迷花了卓一航的眼,令他心跳如雷。就在这一刻,他爱上了这个时而清冷,时而温柔的神秘少女。

    脆弱的婴儿被父亲拥入怀中后便发出一阵细小的啼哭声。男人热泪盈眶,垂下头用脸颊摩挲孩子柔软的身体,浓烈的父爱令人动容。

    见男人穿着褴褛,面黄肌瘦,如今妻子又没了,一人抚养孩子,恐是生活难以为继,卓一航从小就爱行侠仗义,助人为乐,想也没想就拿出一块精美的圆形玉佩,递给孩子的父亲,“如今正逢乱世,生活不易,这块玉佩你拿去吧,还可换些钱财用来抚养孩子。”

    那男人面露迟疑,但想到怀里的孩子,还是咬牙收下,对卓一航千恩万谢。

    水靖轩却看着男人手上的玉佩,挑起了眉梢。这块玉佩是卓一航的师姐何绿华,也就是白云的女儿送给他的定情信物。这男人收了玉佩,因此得罪了何绿华,何绿华怒气攻心之下将他和不足一月的婴儿都杀害了。

    不愧是白云教出来的女儿,和她父亲一样狠毒!这样看来,依然心存正义的狼女反而比她更像名门正派一些,后来的性情大变,也是被这群所谓的正义人士逼迫所致。

    水靖轩心中嘲讽,闲闲开口,“这位壮士,你这块玉佩做工极为细腻精致,不似男子佩戴之物,估计是哪位红颜知己赠送的吧?就这么转手给别人,你不怕触怒红颜吗?”虽然他不关心别人的死活,可这对父子实在死的太冤,举手之劳就能免了他们枉死,他亦不会吝啬这点口舌?

    卓一航被纤细少年那声‘壮士’叫得抖了抖,再听完他的话,面色涨得通红,反射性朝狼女看去,心中忐忑,连忙摆手道,“不是,只是普通友人赠送。”

    男人这时也才发现玉佩果然是女子佩戴之物,联想它的来历,真是收也不是,退也不是,表情很尴尬。

    狼女心中微恼,却又不知道自己为何着恼。大概是被英俊男子那炙热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吧,她垂头暗忖,脸色变得冰冷。

    水靖轩微微一笑,从怀里掏出两锭白银,递给男人,“玉佩你收了也没用,拿去典当,还要被典当行克扣掉七成利,不若这两锭银子来得实在。”

    男人正值左右为难之际,见水靖轩思虑周全,处处替他打算,心中十分感动,退回卓一航的玉佩后跪下来连连给水靖轩磕了三个响头,又转去给狼女和卓一航磕头。等他再起身,已不见了三个恩公的身影。

    水靖轩和狼女相携在树林里疾驰,掠出一段距离之后,水靖轩问道,“师姐,回去吗?”

    狼女嫌弃得看向自己被血浸红的一圈裙摆,摇头道,“你先走吧,我想找个地方清洗一番。”

    “那么我先回去向师父复命了。”水靖轩笑笑,目送狼女窈窕的身影消失在影影绰绰的幽暗树林里。

    侧耳聆听,果然跟踪在他们身后的卓一航也随着狼女远去,水靖轩唇边的笑意又加深了几分。他知道,接下来上演的就是电影里堪称经典的戏水镜头。在一个满是迤逦春?宫壁画的古老洞穴里,狼女裸?身戏水,彻底俘虏了卓一航那颗纯洁的少男之心。

    画面虽然十分经典,十分香艳,水靖轩却丝毫没有兴趣去围观。他现在已能确定,自己这只小蝴蝶没有扰乱既定的剧情,这就够了,该回去向师父交待了。

    ~~~~~~~~~~~~~~~~~~~~~~~~~~~~~~~~~~~~~~~

    魔教,幽暗的密室里,姬无双姐弟俩正背靠背,盘膝坐于地上运功。

    女姬无双眉头紧皱,面容焦虑。姬无双牙关紧咬,额头青筋毕露,显然正在隐忍极大的痛苦。他满身大汗淋漓,运转内功心法,极力将脑海里不停浮现的一帧帧关于爱徒的影像抹去。

    几刻钟后,待到浑身热气蒸腾,姬无双才缓缓睁开眼睛,呼出一口浊气。

    “小弟,你最近都在想些什么?心绪乱成这样?”女姬无双缓过劲儿后,不安的追问。

    “没什么,我只想尽快魔功大成,好找紫阳那个妖道报仇。”姬无双敛目,语气僵硬的开口。他任何东西都可以与胞姐分享,然而,刚才那种炙热陌生的情感,他却丝毫不愿意向胞姐透露。

    “小弟,你太心急了,心性不稳,武功也不会进益。最近修炼便暂且缓缓吧。好在小童资质非凡,仅用五年就练到了魔功第六重,再给他一些时间,估计咱们不用亲自出手,他就能帮咱们荡平武当,杀了妖道。”女姬无双骄傲的开口。

    因为身体特殊,两人是标准的宅男宅女,平日能不出门就尽量不出门。当初收养天资出众的狼女也是存了培养一个复仇工具的心思。

    然而,这种心态放到爱徒的身上,姬无双却十分反感,当即皱了眉,冷声道,“要报仇自然该我们亲自出手,不然,我们这么多年苦练魔功是为了什么?”

    “嗯,说的也是!”女姬无双点头,眼中血光闪烁,“一想到能手刃了紫阳,我就兴奋的浑身颤抖!”

    话落,她尖声大笑起来,仿佛胜利已在眼前。

    姬无双挂心还留在驻地中的徒儿,淡淡瞥一眼癫狂中的胞姐,开口道,“走吧,出去看看情况。”随即起身,朝议事堂走去。

    “左护法呢?”

    见议事堂前的空地上满满当当堆放了几十箱财物:精致丝帛,高档皮革,米面粮食,真金白银,应有尽有,十大长老和众弟子们欢欣鼓舞,却惟独不见了自己爱徒,姬无双心惊肉跳,唯恐自己离开后爱徒遭遇了不测,急忙厉声开口询问。

    “启禀教主,右护法历练结束后擅自离开,左护法不放心,跟去查看了。”阿壮连忙出列,半跪着将实情禀报。

    “咦?小童尽然也知道主动关心狼女了?莫非长大了,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了?”女姬无双皱眉,胡乱猜测。毕竟,水靖轩从未主动搭理过狼女,今天他的做法在熟悉他的人眼里确实反常。

    阿壮心中一惊,想到狼女绝艳的容貌,竟也觉得教主的猜测非常靠谱。

    姬无双幽深的眼眸里正悄然凝聚起一阵风暴,好不容易压下的心绪再次翻腾,冷眼看向阿壮,语气森然,“你们怎么敢撇下左护法独自回来?快把左护法给本尊找回来!找不见他,你们便不用活了!”

    刚回到教内的七人连忙磕头请罪,在教主挥手示意下夺路狂奔,争先恐后去寻找自家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