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靖轩得到仆役通传,走进姬无双房间时,便见姐弟俩一个笑意盈盈,一个面色阴沉的看着他。

    “阿细见过教主。”水靖轩稳了稳心神,上前拱手见礼。

    “你来找本尊所为何事?”姬无双大马金刀的坐在榻上,开门见山的问。

    他心中嫉恨木长老,可对重情重义的小童,却又更多了几分怜爱。想到小童是为救木长老而来,他脑海里极力思索着保住小童的办法,心底却不断被妒火侵蚀,一阵阵烧灼发痛,脸色怎么也好不起来。

    水靖轩既已下定决心,自然不会因他沉郁的脸色而退却,略略斟酌用词后淡然开口,“启禀教主,阿细来是想请教主放了我师父。”

    “哦?凭什么?”姬无双脸色又沉郁了两分,挑起斜飞入鬓的浓眉,俯身睨视他。

    女姬无双勾唇,笑得十分兴味。小童会怎么坦白呢?她很期待。

    “启禀教主,大祭司是我杀的,不关我师父的事。”水靖轩半点废话都没有,直接道出了事实。

    “你杀的?你为什么杀大祭司?又是怎么得手的?”女姬无双咄咄逼人的追问,眼底的兴趣盎然丝毫不加掩饰。小童对上大祭司,无疑于螳臂当车,却没想,螳臂还真的把车给掀翻了,真是奇事。

    姬无双也眼神灼灼的看向他,显然对他的答案很感兴趣。

    水靖轩微微敛目,呼出一口浊气,决然的抬起右手,左手食指带上一股内劲,狠狠朝右手手背划去,白皙的手背赫然出现一道半寸长,鲜血淋漓的伤口。

    “因为这个。”水靖轩抬起手背,凑到姬无双面前,只见那道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起来,只片刻功夫,除了一线血迹,竟丝毫创口也找不见了,仿佛他刚才的自残只是一场幻觉。

    姬无双既然看见了他的身体能够自愈,日后必然会想到他右手的经脉其实没有断,水靖轩干脆坦白的更彻底一点,缓缓接口,“他无意中发现我的右手并没有废,便想剖开我的身体查看,为了自保,我将方才的一幕演示给他看,趁他惊诧失了防备之际,将早已偷取的一粒毒药弹进了他的喉管。”

    水靖轩隐去异能解毒那一段,说了一个半真半假,却毫无破绽的谎言。

    姬无双姐弟俩还愣愣盯着水靖轩光滑白皙的手背发呆,过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

    “你,你的身体怎么会……”真实的怪力乱神在自己面前上演,哪怕女姬无双神经彪悍至极,此刻也有些承受不住。

    “你的右手竟然没有被废?”姬无双语气咄咄逼人,表情颇有些狰狞。他与胞姐关注的角度完全不同。想到自己因小童的右臂而整整懊悔了两年,到头来,这完全是一场欺骗,他眼中闪过一道血光,情绪濒临暴怒的边缘。

    小弟,这不是关注的重点好吧?女姬无双瞥一眼全身戾气翻涌的胞弟,颇有些想扶额的冲动。

    水靖轩早已料到姬无双的反应。姬无双平生最恨别人的欺骗,此刻还能勉强控制住心神质问自己,而不是立即抹杀自己,看来自己在他心中还有些分量。

    想罢,水靖轩眼里滑过一道光芒,没有退缩,反而近前两步,直直看进姬无双的眼底,语气淡然,细听,却略带怨愤,“我怎么敢告诉教主?当日狼女痛下狠手,教主一上来便不分青红皂白训斥于我,教主偏心至此,若我言及右手无事,被废后亦能自行修复,教主还不见猎心喜,像大祭司那样,把我剥皮拆骨,研究个透彻?我那时于你而言什么也不是,我的生死,你绝不会放在眼里。试问,我怎么敢说?”

    首次被小童用怨愤的目光逼视,姬无双方寸大乱,满心的怒气瞬间消散,取而代之的是说不出的怜惜和钝痛。小童说得没错,若他当时知晓,定然不会放过小童,说不定还会将他的血肉炼制成丹药,用来修炼魔功。

    想到这里,姬无双狠狠打了个冷战,不由十分庆幸小童的明智之举。两年前他可以无所谓,然而今天,仅仅一想到小童会从他的生活里彻底消失,他就彷如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扼住了咽喉,几近窒息。

    再想到大祭司竟然欲把自己的小童剥皮拆骨,姬无双消散的怒气又重新回炉,恨不能把大祭司的尸体鞭挞至肉泥。

    女姬无双忆起往事也十分唏嘘,小弟那时心都偏的没边儿了,想想就气人。被小童的话激起了旧怨,女姬无双开口讽刺,“可不是吗!小弟,你那时也太处事不公了,难怪小童不信任你。”

    姬无双表情尴尬,方才的滔天怒火,理直气壮,这会儿都成了浮云。

    水靖轩却觉刺激的还不够,若不让姬无双彻底认同他,他今天不说保住木长老,就是全须全尾的走出姬无双的院落也是个问题。

    因此,不待姬无双回应,他继续开口,“身体异于常人,并不是阿细的错,身体发肤,受之父母,阿细自然要好好爱护,岂能容人肆意践踏?大祭司倘要亵玩我的身体,阿细赔上性命亦要将之斩杀。瞒了两年,阿细之所以选择告诉教主,是因为日久见人心,觉得教主和阿细是同类,定能够对阿细的想法感同身受。”

    水靖轩极力向姬无双灌输自己杀人有理的观念,还一把将他划拉到自己的圈圈里,美其名曰‘同类’,一击正中姬无双那颗孤独僵冷的心,正可谓巧舌如簧,辩才无碍。

    姬无双也有被人当做异类肆意践踏的往事。水靖轩这席话一出,立刻触动了他内心最深处的记忆,一种强烈的认同感骤然从心底升起,令他心脏鼓动如雷。本以为自己的身体已经足够惊世骇俗,却没想小童亦有一样的隐忧。且比起自己,小童处境更加艰险。若让世人知道他的体质,他必定会被当做药人,遭噬血啖肉之难。

    “哼!说得好!身体异于常人也同样是人生父母养的,何错之有?大祭司确实该死!杀他一万遍也不为过!”不待姬无双从复杂的感情中挣扎而出,女姬无双已经愤愤开口,一双幽深的眸子里充斥着血煞之气,以往被紫阳扒光衣服倒吊城头任人践踏的屈辱感汹涌而至。

    “呵~幸而他已经死了,若是不死,本尊有的是办法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姬无双也冷笑出声,话里满是森然的杀意。在他心里,大祭司的形象俨然和仇人紫阳重合了。

    两人不知不觉已经完全认同了小童,把小童划归到自己羽翼之下。这种茫茫人海中遇见同类的归属感令他们的感情迈进了一大步,对待小童更加亲密无间,因为他们知道,小童将秘密告知他们,便是把身家性命交到了他们手上,这种全心全意的信赖,他们从未得到过,所以倍加珍惜。

    成了!姬无双的软肋果然是他们特殊的身体!水靖轩得到预想中的回应,眼睑微敛,隐去瞳仁中的一丝精光,拱手,慎重开口,“多谢教主体恤。杀了大祭司,阿细并不后悔,但,阿细却不能眼睁睁看着师父替阿细受过。今天既已坦白,还请教主放了师父,所有罪名阿细一力承担!”

    “你师父是长老,担下罪名顶多废去武功,若换成是你,便注定一死。如此,你亦要一力承担吗?”姬无双听了小童的话,心中酸涩,抑郁难言,于是阴测测警告道。

    “废去武功堪比生不如死!与其师父后半生受苦,不若阿细死个痛快!”水靖轩一张小脸大义凛然,心中却是打着以退为进的主意。姬无双既然已经认同了他,就不会眼看着他去送死,这一点,他很清楚。

    果然,姬无双狠狠皱眉,沉吟半晌不语,心中挣扎的厉害。没想到在小童心里,木长老竟是那样重要的存在,他忽然有种立刻抹杀木长老的冲动。

    “什么死不死的?有本尊在,你们两个都不会死!”见小弟不开腔,女姬无双耐不住出口。好不容易碰见个身体比他们还怪异的,她心中母性情怀大作,把水靖轩当小雏鸟一般保护。

    “本尊有办法保全你们两人,”姬无双冷瞪一眼性子急切的胞姐,缓缓开口,“不过,你得答应本尊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只要能救下师父,阿细莫敢不从!”水靖轩垂头,语带感激。

    “很好。”姬无双对他干脆利落的态度很满意,俯身平视他的双眸,一字一句缓缓说道,“辞了木长老,拜入本尊门下,随本尊修习毒魔功,本尊就既往不咎。如何?”

    他语气冷肃平淡,深邃的眼瞳中却暗藏几分期待和急切。往后日日与小童相对,他就不信抹不去木长老在小童心底留下的痕迹。小童本该是他的徒儿,一切的爱重,慕孺,都是属于他的!

    女姬无双却不知小弟那点私心,只认为这个想法好极了,连声附和。

    面上露出为难的表情,水靖轩心底却大大松了口气。这场豪赌,他终究赢了!姬无双为人,确实有可取之处,且对他的情意不是造假!此刻,他没有资格拒绝姬无双提出的条件,况且,他不是古人,只要心中存有敬意,有没有师徒名分又何妨?

    静默了片刻,等到姬无双面色越发深沉,眼底也快流露出深切的不耐时,水靖轩缓缓拜倒,拱手道,“阿细见过师父。”

    “哈哈哈~~”姬无双放开不自觉屏住的呼吸,仰头大笑,而后一把将水靖轩揽入怀中连连拍抚,口里直叫,“好徒儿!”

    等待了漫长的两年,终于将这个孩子据为己有,他心里说不出的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