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晚上,去找大祭司寻些药材备用的木长老发现了他早已僵冷的尸体,立刻将事情禀告给了教主。

    异族崇信巫蛊教,大祭司便是异族的精神领袖,在教内威望很高,地位仅次于姬无双,因此他的死引起了教众们极大的震动。人心惶惶之下,姬无双迫于压力,令人彻查此事。

    刑堂连夜审问了许多人,牵扯来牵扯去,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也没找出,只查到,当天去过大祭司处的只有三人,一个是大祭司手底下的药童;一个是木长老座下的弟子阿细;还有一个就是木长老本人。

    药童和阿细都是十岁出头的孩子,怎么看都不可能杀得了武功卓绝,行事谨慎的大祭司,如此一来,唯有武功与大祭司不相上下的木长老最有嫌疑。且木长老以前有几个弟子被大祭司看中,偷偷掠去做成了药人,木长老因此与大祭司结了仇,这件事,教内几乎无人不知。

    碍于木长老的身份地位,刑堂不敢擅专,特地将事情上禀教主,请他定夺。

    姬无双立刻叫来木长老对质,木长老起初一口否认,待听闻自己的爱徒也是三个嫌疑人之一,他脸色大变,坚持了一会儿,竟忽然改了口,承认了毒杀大祭司的事实。

    刑堂长老极为诧异,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姬无双却面容平静,仿似早有预料,垂头沉吟半晌,叫来侍卫将木长老压进地牢,等候发落。

    木长老被带走以后,姬无双遣退刑堂长老,敛容肃穆,静静坐在榻边思忖。

    “这件事你怎么看?”两刻钟后,他偏头,乜向胞姐,缓缓问道。

    “不是木长老干的。”女姬无双语气斩钉截铁。

    “嗯,木长老性格直来直往,他若要杀大祭司,会先递上生死贴,来一场武斗,绝不会用毒杀这种阴招。而且,凭他和大祭司的恩怨,还不至于闹到痛下杀手的地步。”姬无双敛目,将疑点说出。

    “确实。而且,你注意到了吗?他先是抵死不认,后来却又很快改口,这一点也不符合他平日的行事作风。”女姬无双随后补充道。

    “不是木长老,那么大祭司是被谁杀的?”姬无双眸色变幻,语气满满都是兴味。

    “难道会是……”女姬无双语气有些迟疑,隐下了后半句。

    “毒杀,没有反抗,一击必中,这无需多么高深的武功,只需要聪明绝顶的头脑,你说,这三人里,还有谁有这个能力将行事谨慎的大祭司给杀掉?”姬无双丝毫没有手下大将被谋杀的愤怒,眼底反倒透出些兴趣盎然。

    “是小童。”女姬无双语气笃定。

    “呵~”姬无双勾唇低笑,点头道,“除了他,我实在想不出第二人。木长老之所以痛快的认罪,恐怕也是为了包庇他。”

    “只是,他为什么要杀大祭司?”女姬无双心底还有疑问,“这件事,我们该怎么处理?”

    “为什么?原因大概只有小童自己知道了。大祭司死在一个稚龄小儿的手里,只能怪他技不如人,死而死矣。”姬无双语气冷酷无情,想到小童,却又忽然柔和了眼中的冷厉,“既然木长老已经承认,这件事便完结了,照教规处理就行。好歹他还是十大长老之一,哪怕担下杀人的罪名,顶多也就被废去武功和职务而已,没什么大不了。若查到小童头上就不一样了,以我们教主的身份也保不了他。”

    在木长老和小童之间,姬无双毫不犹豫便选择了后者。

    女姬无双却有些迟疑,唏嘘道,“就这么牺牲掉木长老吗?好说他也是从一开始便死忠于我们的心腹,制衡了其他长老的势力,废了未免可惜。”

    “木长老废了,我便亲自教导小童。将木长老的长老之职留空,待过上几年,扶持小童上位也是一样。”姬无双摆手,语气淡然,心底却涌上一股窃喜。

    亲手放弃了小童,他这两年每日里都被懊悔折磨,心中早已觊觎小童久矣,如今有个正大光明的理由将小童拢到身边,简直正中他下怀,他岂能不抓住?至于木长老,于他而言本就只是一个制衡教内各方势力的棋子,可有可无,损毁了也不可惜。

    他虽然天性凉薄,但对于走进自己内心深处的人却极为护短。小童俨然便是他现在心底最重视的人,其在意程度已隐隐赶超了狼女,木长老更是没法与之相比。

    女姬无双也甚为喜爱水靖轩,略略考虑片刻后便做出了和小弟一样的决定。想到木长老是代水靖轩受过,她感叹道,“不知明日小童得到消息后会是什么反应?是装聋作哑还是主动承认。”

    若是装聋作哑,未免太过令人寒心。她心中暗忖。

    “不管他是什么反应,我都会想办法保住他。他天赋异禀,颖悟绝伦,若培养成才,十个木长老加起来都不如他一个得力。”姬无双转头看向窗外深沉的夜色,眼神放空,语气仿佛非常随意,心底却被胞姐的话触动,开始设想小童明日的应对。

    一方面,他非常不希望小童不顾生死前来自首,以解救木长老,那证明木长老在他的心底非常重要,胜过了生命。仅仅只是想到有这个可能,姬无双的身体便因来势迅猛的嫉妒而颤抖。

    另一方面,他亦不喜小童撇下木长老不顾,这证明小童生性自私,无情无义,他日后面对小童,也会因这件事存有隔阂。

    总之,姬无双的心情起伏不定,言语难以描述。他丝毫没有察觉,他如今的一喜一怒,一举一动都渐渐被这个孩子给牵引住了,无法自控。

    翌日,水靖轩照常去木长老处报到,走到途中却从同门那里惊闻了木长老谋害大祭司的事,心中顿时一跳。

    他稳住心绪,三言两语便从刑堂长老的弟子那里套取了很多信息,立刻就意识到,木长老恐怕是猜到了他的所作所为,在替他顶罪。

    “怎么会这样?我师父绝不是那样的人。”水靖轩面容焦虑,对那刑堂弟子说道,“不知阿木你能否通融,让我见上师父一面?”

    作为木长老的首座弟子,他的要求可以说是人之常情,且教主也并没有颁下不准人探视的命令,那阿木亦是刑堂长老的首座弟子,手上有些权利,想到能卖阿细师兄一个好,他想也没想就同意了。

    被带到恶臭滔天,瘴气逼人的地牢,水靖轩紧皱的眉峰又隆起了一点,脸色黑沉沉一片。

    他前脚才杀了人,师父后脚就到了,还替他顶了罪,这莫不是老天爷给他开的玩笑?不过,水靖轩向来不爱被人玩弄,哪怕玩弄他的人是老天爷,他也要想方设法的扭转命运。人是他杀的,师父教养他两年,对他凡事尽心尽力,呵护备至,他除非丧尽天良,禽兽不如,不然,绝不会弃他于不顾。

    “师父,我来看你了。”来到一间较为干净的牢门前,水靖轩朝正在角落里盘膝冥想的木长老唤道。

    “你来干什么?快回去!”木长老猛然睁开眼睛,感知到周围没有教众监视,厉声呵斥道。

    “师父,大祭司是我杀的。”水靖轩没有理会木长老恶劣的态度,直接开门见山。

    虽然木长老心中早有猜测,这时候还是不免愣了愣,醒神后,垂首低笑起来,心中忖道:这件事,果然是徒儿干得!好啊,本座都只能勉强与大祭司战个平手,徒儿却能瞬间将他击杀。徒儿的未来不可限量,我今日保下他,也算是值了。

    想罢,他抹了把脸,隐去眼中的欣慰,语气又严厉了几分,“大祭司是本座杀的,关你何事?你莫要因为那点师徒情分就替本座顶罪。快滚!”

    “谁替谁顶罪,师父心里清楚。徒儿来只是想告诉师父,徒儿一定会救您出去,您且耐心等着。”他紧紧抓住牢门前的木栏,语气慎重,有如誓言。

    才相处两年,木长老却能待他视如己出,他哪怕心坚如铁,这会儿也被捂化了。

    “为师不用你救,你切莫冲动毁了自己前程,听见没有?”木长老有些发急,扑到牢门前,想拽住爱徒的衣袖,好好劝诫他,却不想爱徒早一步脱身,头也不会的离开了,背影坚毅决绝,令他倍感不安。

    水靖轩回到房间,拴上房门,独处一室,静静思量对策。

    他一手支额,一手轻轻敲击身边的桌面,在缓慢却极有规律的哒哒声中,思绪逐渐清明:劫狱?这不可能,他没有那个能力,届时,不但害了木长老,他也逃脱不了;自首?木长老是没事了,等待他的却是一死,还需再仔细斟酌。

    将所有可行的办法都过滤了一遍,水靖轩垂头苦笑,心中长叹:看来,为今之计,只有兵行险招,置之死地而后生了。去找姬无双自首吧!怎么个自首法能让他心软,留下自己一命,他心中已有成算。

    姬无双此人难有入眼的人,一旦入了他的眼,定然极力维护。这两年来,水靖轩自问还可入得了姬无双的眼,便拿他的感情赌上一赌。赌赢了,皆大欢喜,赌输了,从魔教逃命出来,他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想到就做,水靖轩抚平衣摆的褶皱,不紧不慢往姬无双的住所走去。

    听闻仆役禀报阿细求见的消息,姬无双怔楞,一股嫉恨夹杂着‘小童果然重情重义’的感叹齐齐袭上他心头,令他一瞬间有些失了方寸。

    女姬无双却哈哈笑了,朗声赞道,“好,不愧是本尊看上的人,至忠至孝,好极了!让他进来!”

    从女姬无双兴高采烈的语气可以看出,她对水靖轩的做法满意极了。她没有自家小弟那点异样心思,以她的眼光来看,小童不但资质非凡,头脑灵慧,连品性亦十分忠义,是个不可多得的好下属,值得她倾尽全力栽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