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历练那晚之后,姬无双试图改变教育狼女的方式,从毫无保留的宠溺渐渐开始放任自流。

    狼女四岁前在狼群中生活,四岁后被姬无双捧在手心养大,日常只需练武,其它琐事自有成群的仆役操心,是以,她半点人情世故都不懂,更不知该如何与同门交流。

    姬无双令她搬出去与内门弟子同吃同住,同一处练功,她着实好几天没适应过来。而且,她近几年表现平平,和锋芒毕露的水靖轩完全没法相比,早已被这些师兄弟们拉下了神坛。基于两年前她和水靖轩之间的恩怨,这些孩子们对她没有半点照顾,反而十分排斥。

    还好狼女骨子里早已植入了兽性,哪怕独来独往也没有问题,除了吃穿用度方面一开始难以习惯,久了便也慢慢接受了。在一众师兄弟里,她谁也不爱搭理,唯独对水靖轩另眼相看,每每到了饭点,必定端着饭碗坐到水靖轩对面用餐,偶尔还会主动询问水靖轩练武的一些情况。

    水靖轩对狼女的感观不好不坏,对她的接近不冷不热,却没有排斥。两年前对方‘废掉’他右手的事早已被他忘记了。他毕竟是个成年人,不会与一个小女孩斤斤计较。狼女在他眼里就是一个npc,且还是个极其重要的npc,为了自己的利益,他不会疏远狼女,反而打定主意要盯着狼女顺利走完剧情。

    水靖轩对狼女的态度决定了其他同门对狼女的态度。孩子们见师兄对狼女礼遇有加,便也不再排斥她。狼女虽然独来独往,但与人群居,并不能够完全孤立开来,多多少少总会有些交集。所以,她明显感觉到最近日子好过很多,少了许多‘小麻烦’。

    姬无双暗中观察了几天,见狼女适应良好,且与小童关系不错,心中感到满意,与十大长老交待一声,让他们多加磨砺狼女;又单独找到木长老,一再叮嘱他要照顾好小童,切莫忽视了小童的修炼后,便开始了为期半年的闭关,准备冲击毒魔功第八重。

    教主以前也经常闭关,虽然这次时间最长,但在教里也没有引起多大波澜,教众们平日该干什么还干什么,生活十分规律。

    然而,四个月后,魔教的平静被打破了,武当派接二连三有人打上门来,叫嚣着要魔教的妖邪们以命偿命。

    原来,几名乔装改扮,出外办事的族人回教途中遇见了武当派的弟子下山历练,见他们嚣张跋扈,一时被激起了心中的仇恨,便使计毒杀了这几人。由于事起突然,没有经过周密的谋划,他们匆忙离开后到底留下些线索,叫武当派追查到了魔教的头上。

    若是往常,有姬无双坐镇魔教,武当哪里就敢气势汹汹,明目张胆的杀到魔教门口?但他们得到消息,心知姬无双目前还在闭关中,没有两三月不会现身,这才聚集了徒众前来挑衅。

    “木老贼,识相的话就快点把杀人凶手交出来,不然,我们八大派定然荡平你们魔教!”率众前来扰事的是武当掌门紫阳真人的师弟――玉清真人。

    “笑话,什么叫杀人凶手?你们八大派屠戮我族妇孺,哪一个不是手染鲜血?论起凶手,你们才是!想荡平我魔教,也要看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木长老负手站在紧闭的寨门之上,厉声呵斥。

    “呵!你这老贼几年不见倒是口气硬了。不过仗着姬无双那邪魔歪道的庇护而已,有何好得意?姬无双算的了什么?不过是我师兄的手下败将罢了,你叫他来,我还想问问他,可曾记得当年被我师兄扒掉衣服挂在城门口示众的往事?他那丑陋扭曲,连恶鬼都嫌的身体,我如今想来还恶心的吃不下饭!”

    玉清真人言辞粗鄙,和他雅致的道号半点不相称。他却仿佛自己说了什么很了不得的话一般,仰头大笑起来。有他领头,一众武当弟子跟着起哄,叫嚣的更加厉害。

    木长老被气的满面通红,浑身抽搐。

    当年教主被擒,紫阳一边折辱于他,一边又道貌岸然的宣称放他一条生路,只要求他带着族人离开中原。教主武功被废,为了族人受尽屈辱,回到村寨却发现族人尸横遍野,早已被八大派灭口了。若不是教主不死心,在山里不停游荡搜寻,与侥幸逃脱的族人汇合,他想必早已自我了断,如今也不会为了报仇,修炼那等阴邪至极的毒魔功,弄的更加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想到这里,木长老再难抑制内心的愤怒,提剑跃下寨门,与武当众人战在一处。见自家师父攻入敌群,水靖轩想也不想便拔剑加入了战圈。九大长老见状暗自点头,纷纷拿起武器冲杀出去。

    武当剑法本就精妙非常,独步天下,单打独斗尚且极难对付,若遇上配合得当的剑阵则更加无往不利。

    玉清真人敢带着弟子前来魔教叫板,自然早有准备:一是料定了姬无双没有出关,不能助阵,二是他座下弟子早已把威力最大的九宫八卦剑阵修炼的炉火纯青,对上十大长老亦有把握取胜。

    他今天既然来了,就绝不会空手而回,拿下魔教十大长老的人头就是他的目标,是以,他言语上极尽侮辱之能事,终于刺激的十大长老贸然出战。

    木长老等人果然一入战圈就被剑阵困在其中,左冲右突却找不到破阵之法,很快就伤痕累累。

    水靖轩由于年纪尚幼,并不被武当众人看在眼里,只派了两人拦截住他,他虽然焦急,却无法近身前去相救。况且,暗自观察了半晌,他也丝毫找不出突破剑阵的办法。

    异族人天性悍勇,哪怕身困险境,也从不轻易认输。虽然十大长老被剑阵包围,一时间找不到突破口,却并不因此而乱了心智,反倒越挫越勇,令施展剑阵的武当弟子也受伤不轻。

    水靖轩因**强横,并不在乎丁点小伤,与两名武当弟子对上也是不要命的打法,那两人本以为击杀这个小子只是分分钟的事,现在看来,却好像他们两人被对方绞杀只是或早或晚的问题。

    站在一旁悠闲观战的玉清真人终于按捺不住了,面色一紧,飞身就要加入剑阵。然而,他脚尖刚刚离地,一道刚猛无比的内劲就将他硬生生拍落下去。

    玉清真人口吐鲜血,捂着剧痛不已的胸口朝内劲袭来的方向看去,一双浑浊的眼睛不但溢满恐惧,还流露出一丝绝望。

    出乎他的预料,姬无双竟然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且看他安闲的站姿,适时的出手,来的时间肯定不短。难怪魔教的徒众们竟然没人出来救援,却原来是有教主从旁坐镇,他们胸有成竹。

    趁着武当众人因姬无双的到来闪神之际,水靖轩快速变招,寒光烁烁的剑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阻挡他的二人脖颈划去。二人颈动脉被割裂,霎时间血溅三尺,谷风一吹,如雨似雾的血花纷纷飘落,带出一股浓郁的腥气,腥气散去,两颗人头咕噜噜滚落到水靖轩脚边。

    姬无双深深看一眼血雾中矗立的小童,薄唇微勾,举手,隔空朝围攻十大长老的武当弟子们拍去。

    施展剑阵的十七人连抵抗都没有就被拍飞出去,落到几丈外的地上时早已双眼翻白,死的不能再死。见姬无双一出手便瞬息秒杀十七人,且还是武功不弱的十七人,玉清真人脸色铁青,浑身战栗不止。

    十大长老放松紧绷的心弦,自发走回姬无双身后站定。

    “你是玉清真人?紫阳真人的师弟?”姬无双侧身站立,双瞳微眯,冷冷问道。

    玉清真人不敢直视姬无双邪肆的面容,但却依然硬气的答道,“紫阳正是我的师兄!”

    他本以为,拿出师兄的名号,或许能震慑住姬无双,却没想,姬无双忽然仰头大笑起来,笑声阴寒渗人,令他头皮发麻。

    “好呀!若你不是紫阳的师弟,本尊还想放你一马,叫你回武当送个信。可惜,你偏偏与紫阳关系匪浅,那么,你的命,就给本尊留下吧!你不是要问问本尊可曾记得当年与紫阳的往事么?本尊现在就告诉你,本尊从未有一日忘记!”

    他的语气越来越阴寒,不待动手,已逼得玉清连连后退。见玉清运气转身,想要逃逸,姬无双冷笑,低语一句,“不自量力!”便飞身上去拦截。

    两人身影交错,玉清只来得及挡下姬无双第一掌便没了还手之力,随即被姬无双压制着,接连被拍了几十掌。

    两人落地,还不待站稳,玉清体内忽然发出一阵阵骨骼碎裂的‘咔嚓’声,而后站直的身体竟像一个灌满肉泥的皮囊,哗啦啦瘫成软乎乎看不出人形的一团,在地上滚了两滚。

    原来,这几十掌竟将他全身的骨头,包括头骨寸寸拍碎。没了骨骼支撑,玉清这幅皮囊还真成了名符其实的皮囊,死相极为难看。

    十大长老齐齐偏过头去,对教主阴毒至极的招数,哪怕旁观了不下百次,依然无法适应。

    水靖轩却满脸好奇,走到玉清那副皮囊旁边,举剑在他皮上开了个洞,被姬无双浑厚内力震成了血红色流质物的肌肉和脏器汩汩流出,倾泻在草地上,染红了一片。

    “教主,这是什么掌法?皮囊丝毫不损,内里却把人拍成了肉泥!真是厉害!”他瞪大眼,面上没有惊惧和闪避,只有满满的热切和崇拜。

    如果是在末世,身怀这套掌法,全身的骨头都能轻易隔空拍碎,遇见丧尸岂不是横行无忌?水靖轩瞬间有种姬无双生错了时代的遗憾感。

    “哈哈哈!”展露阴狠至极的毒魔功,第一次换来的是崇拜而不是畏惧,姬无双姐弟俩再次仰头大笑。

    不同的是,这次的笑声充满了骄傲和愉悦。因修炼迟迟无法突破,遇到瓶颈走火入魔的恶劣心情在见到小童的这一刻烟消云散。

    “这是毒魔功里的碎骨掌。”姬无双俯身,边揉捏小童白嫩滑腻的面颊,边温声答道。见小童墨如点漆的双眸忽然间亮如星辰,他心中揪紧,滑过一阵痛惜,语带艰涩的补充道,“只有双手完好,才能修习这种武功。”

    水靖轩闪亮的眸子立刻便熄灭了。从绝世强者重生为蝼蚁一般的存在,没有人比他更加渴望力量,然而,学习这种力量有可能暴露他特殊的体质,他略略寻思,最终压下了心中的念想。

    姬无双见他表情黯淡,心中的痛惜更甚,当年对狼女的些许不满,经过这些年的频繁刺激,早积累成了非常不满。

    他勉力压下心中翻涌的各种负面情绪,强扯出一个和煦的笑容,轻拍小童的发顶,柔声安慰,“修炼这种掌法,过程非常痛苦,不学也罢。你天赋异禀,资质非凡,学习剑道也总有出头的一日,不要觉得可惜。”

    见小童恢复了精神,笑眯眯的点头表示认同自己的话。姬无双暗地里咬牙,觉得自己十分亏心。

    什么叫‘不学也罢’?什么叫‘不要觉得可惜’?全他?妈是放屁!他恨不得时光能够倒回两年前,他绝对在比斗还没开始前就把小童抢到自己身边,不让狼女碰他一根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