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房舍,内门弟子们硬撑起的身姿终于垮了下去,个个捻着手里血迹斑斑的衣服,容色惨白。

    想到一条条人命葬送在自己手里,没人感觉到愉快,但忆起儿时,父母被残忍杀害的画面,他们立刻硬起心肠,将仅剩的一点不忍和软弱舍弃。

    “师兄,这是我从鞑子那里翻出来的匕首,送给你。”一名弟子敲开水靖轩的房门,将一把嵌满宝石,看上去极为贵重的匕首递给他。

    水靖轩推脱不掉,只得收下。那弟子刚走,又接连有人上门,送来各种各样的东西,甚至还有人替他打好了洗澡水,伺候的极为周到。

    这些孩子们虽然来自不同的长老座下,但称呼水靖轩时,莫不恭恭敬敬叫一声,“师兄。”,由此可见,这次历练,水靖轩的声望已达到了极高的程度,被内门弟子们视为唯一的‘首徒’,其锋芒已完全盖过了狼女。

    水靖轩要的正是这样的效果。日后他若想趁乱把持魔教,一代新人换旧人是必须的,而这批师兄弟就是他的主力军,因此,凡是有人上门,他都以礼相待,侃侃而谈,不见半点高傲或不耐,很快便与同门打成一片。

    他这种亲和的态度更加令众师兄弟们心悦诚服,日后莫不对他死心塌地,鞍前马后。

    奋战了一夜,这些孩子们都已疲惫不堪,在师兄这里混了个脸熟后便纷纷告辞,回房休息去了。水靖轩微笑将他们送至门口,关上房门,朝正满脸狂热,张口欲言的阿壮摆手道,“有什么话醒来再说,现在洗洗睡吧。”

    阿壮满嘴的崇拜之情尚来不及出口就戛然而止,但老大是不能忤逆的,他只得咂咂嘴,爬上床榻闭眼睡觉。

    第一次杀人的感觉并不好受,虽然孩子们已经极力压制内心的恐惧,但是睡梦中,被深埋在心底的种种负面情绪依然会爆发出来,转化成梦魇对他们百般折磨。

    因此,正午到议事堂赴宴时,这批弟子个个都是脸色苍白,眼圈青黑,一副心力憔悴,气息奄奄的模样。

    长老们见惯了这种场面,自然知道这种负面状态是正常的,过一段时间,有的孩子自己会挺过来,有的孩子则会因此而崩溃,一生无法再拿起武器。历练远远还未结束,他们此时无需干预,只静静看着就好。

    内门弟子九人一桌,分别在议事堂里坐下,等待教主出席。十名首座弟子则被叫到长老们身边陪同,围着一个大大的圆桌落座,与教主共餐。

    末世的残酷是这些古人无法想象的,杀人,也早已成了习惯,因此,这次历练,在水靖轩看来完全是小打小闹。剧烈运动过后,他这一觉反而睡得十分香甜,醒来时,玉白的小脸神采奕奕,不见半点颓废之态,在一众憔悴似鬼的弟子中尤为显眼,引得众长老频频侧目。

    “教主还没来,师父,您先喝杯茶。”仿佛丝毫没有察觉长老们打量的目光,水靖轩满上一杯茶水,恭敬的递到木长老手里。至于其他九位长老,他们各自的首座弟子在旁候着,用不着他越庖代俎。

    “呵呵,乖徒儿!”木长老摸摸爱徒的脑袋,对爱徒今日霸气四溢的表现满意到了极点,九位长老朝他射来,隐含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也被他当成了无上的享受。

    “本尊来了,小童可不能厚此薄彼,也给本尊斟杯茶如何?”人未至,女姬无双高昂的嗓音已先到了。

    众人闻声连忙离座,半跪行礼。

    “起来吧。”姬无双身边伴着狼女款步走进议事堂,在主位坐定后抬手道。

    “教主请喝茶。”待众人坐定,应女姬无双的要求,水靖轩走到他们身边,替他们二人各自斟了一杯茶水,毕恭毕敬的递到他们手边。

    “乖!”女姬无双拍拍他的发顶,温声道,心里对他愈加喜爱。小童性格肖似其弟,让她怎么看怎么顺眼。

    “小童,过来,让本尊看看。”姬无双缓缓啜饮一口茶水,眉眼带笑,朝水靖轩招手道。

    水靖轩依言走到他身边站定,扬起脸朝他看去,亮如寒星的眼眸落落大方的直视他面容,不闪不避。

    姬无双勾唇,伸手捏住水靖轩小巧精致的下颚,左右转动,仔细察看他面色,半晌后放手,浑厚低沉的嗓音满是愉悦,“嗯,看来休息的不错!现在感觉如何?”

    水靖轩揉揉被捏得发红的下巴,微眯一双凤眸,淡然开口,“感觉只是平常。”

    “哈哈!”女姬无双尖声大笑起来,抚掌道,“说得好!好一个感觉只是平常!”

    姬无双乜一眼喜形于色的胞姐,心中愉悦更甚,亦忍不住低声笑了,说道,“嗯,记住你现在的感觉,昨晚的场面,回去后切莫再多加回想,于你无益。”

    “谢教主教导,阿细记住了。”水靖轩拱手,乖巧的应下,对他的关心很是受用。

    “嗯,回去坐着吧。”姬无双抬手,让他回座,而后环视众人说道,“今天,大家都辛苦了,本尊便不多说什么,开席吧。”

    众人齐声应是。

    趁着仆役们上菜的空挡,十位长老心头琢磨着方才教主对小童的特别关爱,一时间冒出很多想法,不约而同的忖道:教主若真的看重小童,这倒是一件好事,总比一味偏宠狼女要强的多,狼女此人,实在难堪大任!

    菜一一上齐,将桌面摆放的满满当当,平日吃不到的山珍海味,今天应有尽有。不说琳琅满目的菜色,单闻扑鼻而来的浓郁香气,已经叫人垂涎欲滴,食指大动。

    若是往常,面前摆放了这么一桌盛宴,在座的弟子们怕早就争先恐后的动起手来了,但今天,白的肉,红的酱,花花绿绿的配菜,却令他们有种胃囊翻涌,喉头作呕的感觉,刚被强制性遗忘的血腥场面又重新冒出头来,不停萦绕在他们眼前。

    “启禀教主,菜上齐了,请用。”领头的仆役端上最后一盘菜,躬身道。

    “嗯,”姬无双点头,首先举筷夹菜,而后朝长老们看去,说道,“你们也吃吧。”视线停在水靖轩身上时,淡淡一笑,温声嘱咐,“小童多吃一点,长的快。”

    “谢教主,阿细知道。教主您也多吃点。”水靖轩礼貌的回答,还乖巧的对姬无双笑笑。

    姬无双姐弟俩对他的乖巧十分受用,冷肃的眉眼俱都染上了几丝柔和。

    狼女偷眼朝和颜悦色的女姬无双看去,又看看小童,实在想不明白小童究竟有什么魔力,能让从不对她假以辞色的女教主那般和悦。与小童一比,她有种深深的挫败感,却又对他生不起半点嫉妒。

    心头胡思乱想,狼女用筷子慢腾腾的戳着碗里的饭,却不动手往桌上夹菜。她受了内伤,本就灌了一肚子的药,再加上昨晚的血腥场面深刻脑海,她这会儿实在没有一点食欲。

    反观水靖轩就不一样了。这么多山珍海味,莫说是这辈子,就是上辈子,也是许久没有吃到了。他虽然举止优雅,可进食的动作却也不慢,一会儿功夫便吃掉了一碗饭,席间还不忘照顾自己师父,频频给他夹菜。

    木长老见爱徒食欲这般旺盛,尚还悬着的心完全落了地。不错!睡的香,吃得好,历练这一关,爱徒轻而易举便过了。心情舒缓了,他的食欲也来了,两人互相夹菜,不停劝对方多吃一点,那师徒情深的画面恁是招人眼球。

    姬无双冷眼扫过去,脸色不知不觉绷紧。若没有两年前的事,想必,坐着享受师徒情深的人就是自己了。该死!小童本该是我的徒儿!姬无双内心不知第几次低咒这句话。

    罢了,没有缘分,再挂念也是无用。他不甘的暗忖,转头看见狼女食欲不振的样子,脸色一暗,夹了块盐h虾准备放进她碗里。

    见师父的筷子伸来,狼女想也不想便将碗挪开,对姬无双的亲近,她近年来越发难以接受。

    姬无双夹菜的手僵住了,眸色晦暗,无数阴沉的情绪在他眼底翻涌。

    女姬无双嗤笑一声,低低道了句,“自作多情!”

    姬无双身上散发的寒气更甚,离他最近的狼女哆嗦了一下肩膀,终于慢腾腾移回饭碗,小声说道,“多谢师父。”

    姬无双将盐h虾放进她碗里,深深睇视她一眼,眼里的寒冰丝毫没有化去。直到狼女惨白了脸色,略略低头回避他的视线,他才面无表情的移开眼。

    两人的互动十分短暂,桌上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们之间的尴尬。

    狼女夹着盐h虾,勉为其难送进嘴里,一股腥气入鼻,她胃囊剧烈翻涌,把碗一放,捂住嘴,俯在桌边不停干呕。

    有狼女带头,议事堂里早已憋了许久的师兄弟们也相继干呕起来,用餐的美好氛围被彻底破坏了。

    姬无双‘啪’的一声将竹筷重重拍在桌面上,容色铁青的看向狼女,厉声呵斥,“不想吃就下去!”

    十大长老亦停筷,不敢再进食。

    “抱歉,我失礼了。”狼女站起来朝众人躬身致歉,而后干脆的转身,离开议事堂。

    “还有谁不想吃的?都给本尊滚!”姬无双朝余下的弟子们看去。

    没人敢应声,弟子们个个都硬挺直腰杆坐在原地不动。忤逆教主?公然离席?笑话,他们可不是半点人情世故都不懂的狼女,也没有她那样强硬的靠山,若真这么做了,回去非得被师父扒皮不可!

    “很好,既然不走,就给本尊吃!不吃完别想离开。”姬无双冷笑,迁怒道。

    座下弟子们内心哀嚎,面上却丝毫不显,纷纷作出食欲旺盛的样子,大口大口的往嘴里扒饭。有半途呕吐的,吐在碗里又给连忙扒进嘴里吃掉,真是苦不堪言,对狼女的些许不满顷刻间变成了怨恨。

    “气什么?难得一次宴席,可别毁在那小蹄子手里!”女姬无双斜睨小弟一眼,开口埋怨,而后朝兀自吃得欢实的水靖轩招手,“小童,过来,狼女走了,坐本尊身边来。”

    “遵命。”水靖轩微笑拱手,端着碗走到姬无双身边坐下,态度大方自然,没有半点推拒。

    坐下后,他见姬无双面色阴沉,十分知机的夹了块鸡肉放进他碗里,开口道,“教主,您尝尝这红烩鸡块,鲜香酸甜,汁多味美,十分可口。”

    话落,又替女姬无双夹了块,因两人侧身落座,女姬无双离的他比较远,他不得不站起,伸出自己的小短胳膊,越过姬无双强健的双臂,递进她的碗里。

    伸手扶住小童偎到自己臂膀边,绵软温热的身体,以防他摔倒,姬无双阴沉的面色瞬间云开雾散,浑身的数九寒冰如遇艳阳,化成了一滩柔柔春水。这世上,总归有这么一个人愿意靠近他,亲近他,他心里满满胀胀的,说不出的快活。

    他低低笑了,揽着水靖轩坐好,伸手爱怜的捏捏他脸颊的嫩肉,温声道,“听你形容的那么美味,本尊若不尝尝实在可惜。”

    话落,他拿起竹筷继续进食,细细咀嚼小童替自己夹的鸡肉,满意的忖道:不错,这红烩鸡块确实做得很好,比往常吃过的都要美味。

    受够了别人对自己和小弟的避之唯恐不及,平生第一次有人主动给自己夹菜,女姬无双狭长的眼眶微微泛红,凝视鸡块良久后,笑意融融的开口,“乖孩子,别尽顾着我们,你也吃。”

    “唔~我吃着呢。”水靖轩双颊塞满了食物,鼓鼓囊囊的回道,模样十分逗趣,引得姬无双姐弟俩仰头大笑。

    冰冻至零点的宴席因水靖轩的调停又恢复了最初的和暖,十位长老暗暗松了口气。而座下狂塞食物不敢停止的众师兄弟们这时才缓过劲儿来,内心对师兄各种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