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子头次出谷历练是教中大事,本该偕同作战的总护法却半途不知所踪,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令十大长老极其不满。那质疑出声的长老也是忍无可忍才会斗胆来触教主逆鳞。

    果然,姬无双听见他的话后脸色变得十分难看,眼底蓄满熊熊的怒火,几欲喷薄而出。正在这个时候,狼女适时赶来,挥舞着蛇皮长鞭加入了弑杀鞑子的队伍,一鞭便轻取三条人命,堵住了各位长老的嘴,也浇熄了姬无双的怒火。

    “她来了。”姬无双伸手遥遥朝狼女指去,吐出一口浊气,怒火虽然熄了,心中却抑郁难言,并不能够释怀。

    狼女一入战圈就开始搜寻水靖轩的身影,自动自发的奔到他身边,替他守住右路。本以为这是对水靖轩的照顾,却不想,水靖轩一手剑法早已使得出神入化,不但周身防护的滴水不漏,所过之处更是收割人头无数,她跟着他,不是守护,反倒像占了便宜般,什么事都不用干了。

    阿壮和黑虎此刻也掠到水靖轩身边,跟在他身后捡漏,杀几个杂鱼,这四人小组俨然成了地狱的勾魂使者,片刻便剿灭了半数鞑子,令人闻风丧胆。

    身上被溅满了血点,踩着一地尸体拼杀,阿壮和黑虎容色早已惨白一片,狼女亦绷紧了面皮,眼底时时滑过不确定的神采。唯有水靖轩,一张如玉的小脸漾着浅淡的微笑,在腥风血雨中来去自如,收割着一条条生命,有如闲庭信步般闲适安然,仿佛杀人早已成了习惯。

    “小童真是第一次杀人?”女姬无双转头朝木长老看去,一脸惊异。

    “是吧……”木长老顿了顿,语气极为不确定。

    “哈哈!小弟,还记得你第一次杀人吗?小童可比你有出息多了!”女姬无双仰头大笑。自己的惊慌失措,小弟的僵冷麻木她还记得一清二楚,和小童的淡定安闲一比,真是相形见绌。

    “嗯。”姬无双颔首低应一声,双眼凝视小童,半点舍不得移开视线,本来阴郁的面容早已云开雾散。

    但是,不待他高兴多久,狼女那边却又出了问题。

    眼见鞑子快要杀尽,狼女渐渐放松心弦,将一名高壮的兵士抽断脖颈后,她睇一眼兵士身后守护的一名十岁出头的孩童,紧了紧长鞭,到底没忍心下手。

    孩童年岁随小,却身穿军服,可能是因为家境艰难,家人便早早把他送进了军队以图活命。孩童大大的眼睛黑白分明,流露出深深的恐惧和仓惶,在狼女的睇视下努力蜷缩着身体,试图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狼女站立片刻,终于移开视线,转身离去。

    这也是她第一次杀人,看见满目的鲜血,和尸横遍野的军营,她心中早已彷徨不定,失去了最初‘杀尽鞑子’的信念。而且,她能救下素未平生的卓一航,可见她性情虽然冰冷,内心却也有柔软的一面,对一个手无寸铁的孩子,她下不了杀手。

    然而,她不杀人,人就要杀她。很多事,并不如她想象中的美好。只听一阵破空声传来,暗器已然袭到她身后,避无可避。

    “小心!”一声轻斥过后,叮当声随即传来,狼女回望,一把小巧的飞刀被一颗石子打落在地,飞刀被银白的月光一照,反射出幽幽的绿光,可见其上淬了剧毒。而水靖轩剑尖一挑,满脸杀意的孩童已经人头落地,死不瞑目。

    “鞑子人人尚武,全民皆兵,八岁的孩子在军营里比比皆是,十岁出头的孩子早已是战场杀人的老手,你切莫心慈手软。”水靖轩淡淡嘱咐狼女一句,又兀自开始了杀戮,徒留下狼女对着一具无头尸体呆立良久。

    若不是狼女未来对水靖轩有大用,水靖轩此刻绝不会施以援手。

    早在狼女放过那满人孩子时,几位长老就开始摇头,姬无双面上亦开始阴云密布。等到那孩子掷出暗器偷袭,姬无双手指动了动,想释放一道气劲打落暗器,瞥见快速赶来救援的水靖轩,几欲破体的气劲又缓缓收回,心底松了口气。

    “哼!妇人之仁!”女姬无双当然知道胞弟方才暗中的举动,禁不住冷冷讽刺一句,却不知这一句到底说的是胞弟还是狼女。

    “总护法年纪尚幼,还需多加磨砺!”一名长老见教主神色不对,连忙开口打了个圆场。

    “年纪尚幼?笑话!小童可比她还要小上两三岁!”女姬无双尖声驳斥。

    她最见不得小弟用一张热脸去贴狼女的冷屁股,这让她非常火大。每当狼女朝他们投来带着厌恶和排斥的目光时,她都恨不得上去抠掉她的双眼。可惜,小弟铁了心,一力维护,她亦不敢动对方分毫,只能时不时用言语挑拨一下。

    “你闭嘴!有事回去再说!”姬无双因狼女的连番失误,心头已经极为恼火,又不停被胞姐拆台,自是更加暴躁,厉色呵斥道。

    感受到小弟剧烈起伏的心情,女姬无双心脏也随之揪紧,连忙闭口保持缄默,不敢再刺激他。小弟若发起疯来喜欢拿刀自残,他们本是一体,届时她还得跟着挨痛。

    见两位教主出现了分歧,差点当场翻脸,十位长老撇开头,故作认真的朝敌营看去,避免尴尬。

    只这短短一会儿功夫,营地中的杀戮已近尾声,鞑子全部伏诛,而内门弟子虽有伤亡,却远远不如长老们预先设想的那样严重。

    眼前的赫赫战果,全有赖于水靖轩的指挥得当和奋勇杀敌,孩子们心中十分清楚,打扫战场,收罗战利品时自动自发的听从他号令,十分齐心。而狼女,因为她个性冷傲,不合群,中途又没有交代就擅自离开,被孩子们看在眼里,这会儿已把她孤立起来。

    狼女早已习惯了独来独往,地位超然,被孤立也没有发觉,只负手站在一边,脸上带着淡淡的厌弃表情,看着这些孩子从死人堆里收敛尸体,捡拾财物。

    “你怎么不动手?”姬无双鬼魅般出现在狼女身后,忽然发问,语气前所未有的冷肃。

    看看袖手旁观的爱徒,又看看将同门的尸体从死人堆里拖出来,准备带回教内安置的小童,姬无双眼底不停蓄积着怒火。

    枉他费尽心思为狼女铺路,而她却仿佛对魔教和族人没有丝毫在乎,这一点让姬无双大为失望,失望过后是更多的不满,并开始怀疑自己当初指定狼女做总护法的决定是对是错。

    狼女被吓了一跳,转头看去,疑惑的开口询问,“动什么手?”

    “你难道不替族人收尸吗?”姬无双扬起下颚,朝尸横遍野的营地指去。

    “徒儿这就去。”狼女仿佛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上担负的责任,垂头应诺后立刻朝水靖轩走去,帮他抬出一具族人的尸体放置到一边。

    后面赶来的各位长老听见两人的对话,相互对视后不着痕迹的摇头。

    狼女虽然是个习武奇才,但心性不定,冲动易怒,又缺乏责任感,实在没有担当总护法的能力,反而是木长老座下的小童,天资聪颖,思虑周全,指挥若定,比她更加出色。也不知教主到底着了什么魔,就是认定了狼女,他们屡劝不听,心中也很无奈。

    但愿经过这回,教主能够看明白一点,他们不约而同的忖道。

    姬无双确实如他们所愿,看明白几分,但毕竟是自己从小养育到大的孩子,要他一朝一夕间放弃,他也做不到,想着若今后好生打磨,狼女未必不成器。是以,他即便满腔怒火,亦没有当场发作,而是思量着回教后如何处理才能让狼女吸取教训。

    战场打扫完毕,百名内门弟子还剩下八十九名,另有十几人受伤,伤势并不严重,已算是魔教各界历练的弟子中成绩最为优异的一批。

    在校场上火化了十一个孩子的尸体,将他们的骨灰仔细收敛后安置进教中的骨灰塔,天色已经开始蒙蒙发亮,隐有淡黄色的晨曦爬上天际。

    姬无双温声赞扬了大家几句,话音一转,变得极为严厉,“我族被汉人和满人无情杀戮,所有族人团结在一起奋力抗敌才取得了这小小的立锥之地。你们的父母是怎么死的,相信你们还记得很清楚,若不是他们把你们迷晕,藏进山洞里,你们早已成了汉人和满人的刀下亡魂。他们不管什么老弱妇孺,天公地道,只要是异族,就会被屠戮殆尽。所以,我总是说,对待汉人和满人,决不能手下留情。今天,有人不听号令,不但中途丢下族人,还对敌人存了仁善之心。这种行为令本尊非常不满!”

    “师父,徒儿知错,请师父责罚。”不待姬无双继续说下去,狼女主动站出来承认错误。

    她是被父母遗弃,由狼群养大的,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如何,更甚于,她还很可能没有异族血统,因此,对姬无双所说的灭族仇恨,她并不能够感同身受。但是,既然师父暗示她有错,她就得站出来给个交代。

    “好,知错就好。”对于狼女的主动,姬无双总算有些满意,乜她一眼道,“卸下内力,自领三鞭吧。这三鞭,由本尊亲自执行。”

    本来听见只打三鞭,在座有些长老颇有微词,待听闻教主亲自执鞭后,脸色惊异,心中却满意了,齐齐保持了缄默。

    狼女怔了怔,卸去内力后走到姬无双面前,背转身去站定,双拳暗暗握紧,咬牙等待。师父的鞭子,哪怕只抽三下,却也不是常人能够消受的,狼女心里十分清楚。

    姬无双眸色晦暗不明的盯着眼前纤细的背影,终是狠下心高高举起皮鞭。第一下,狼女背部已然皮开肉绽,血肉模糊;第二下,她支持不住,膝盖一弯,重重跪倒在地;第三下,她噗的一声喷出一口血来,显是受了很重的内伤。

    “这次的教训,希望你能记住!”扔掉鞭子,姬无双俯身睨视狼女,慎重告诫道,而后朝一旁的侍卫招手,“带她下去疗伤吧。”

    一直保持沉默的女姬无双这时候突然开口,语气带着欣慰和淡淡的嘲讽,“小弟,你早该这样了!若不是你平时惯坏了她,她今日也不会连番犯错!”

    两名侍卫连忙过来,抬起半昏迷状态的狼女匆匆离开。

    姬无双并没有理会胞姐的嘲讽,抬眼朝余下的孩子们看去,缓缓说道,“这次历练,你们的表现让本尊非常满意。你们暂且下去休息吧,午时来议事堂,本尊设宴犒赏。”

    被教主的严惩震慑住的众内门弟子们连忙应诺,垂首鱼贯离开,丝毫不敢抬头去看教主身影。只有水靖轩,走过他身边时奇怪的瞥了他一眼,心中暗自纳罕:丁点小错,姬无双也舍得下这么重的手,这恋童癖莫非转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