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无双两身一体,行动比常人迟缓数倍却能在二十多岁时便跻身顶尖高手行列,其资质本就十分惊人,对武学的领悟力更是一等一的。因此,只潜心研究了两三个月剑道,在观看木长老教习小童时,已能看出很多问题并指点一二。

    这日,照例来到校场观望小童练剑,却见他眉头深锁,一遍遍的练习着各种剑法,即便木长老不停赞叹他已把这些剑法演绎得十分完美,却依然不能让他露出开怀的神色。

    “什么事?”姬无双上前询问木长老。

    “唉~今天阿细不知怎么了,硬是说练习剑法时感觉不对,他还能做的更好。这不,天还没亮就练上了,现在都不知道练多少遍了。这孩子,真是倔强!”口里虽然抱怨,但木长老眼底的骄傲和满意却是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了的,令姬无双颇觉碍眼。

    他转头朝苦练不休的小童看去,知道若想让他停下,最好的办法便是帮他找出剑法中的错漏,因而观察得十分仔细。

    “小小年纪就在武学上如此刻苦钻研,这孩子将来必定是我族中的佼佼者!”女姬无双转头对木长老说道。小童的脾性简直和小弟幼时一模一样,让她越看越喜欢,亦让她不断后悔当年的挑唆。为了打压狼女,着实不值得牺牲小童,她错大了。

    木长老见教主对自家爱徒这般夸赞,笑的牙不见眼。

    姬无双对两人的交流完全没有听进耳里,他现在满心满眼就只有刀光剑影中的小童,把小童的一举一动,一招一式,都分毫不差的刻进眼底,在脑海中仔细分析,两刻钟后终于找出了问题。

    “停手吧。”姬无双话落,飞身一跃,徒手接下小童锋利的剑刃,阻止他继续练下去。剑刃落入他的掌心,所有内劲都化为无形,竟是连一道细微的痕迹都没有留下。由此可见,两人现在的武力值还是天和地的差距。

    “本尊已经找出问题的根源,你停下歇会儿,听本尊细说。”姬无双放开剑刃,改去拍抚水靖轩汗湿的发顶。

    水靖轩闻言眸子一亮,直直朝姬无双看去,眼含期待。

    被他清澈见底的双瞳如此专注的凝视,姬无双心头莫名升起一股强烈的满足感,冷肃的面容不知不觉带上了一丝笑意,“你知道什么是剑气外放对吗?”

    剑气外放其实就是将内力以剑身为媒介释放出去,就像魔法师挥舞魔法棒释放魔法一样,能够造成大范围的杀伤。这一点,水靖轩前世修习异能时就已经明白,因此毫不犹豫的点头。

    “很好,正因为你知道如何剑气外放,便一味的追求剑气的强劲而忘了掌控收敛,所以,在练剑的时候,你常常会有一种放出去便收不回来的感觉。如此一来,你的剑法虽然看上去威力惊人,事实上练起来却比往常更加吃力,细微之处难以把握。我说得对吗?”姬无双略略俯身,直视小童的双眸问道。

    水靖轩不待姬无双说完就开始频频点头,看向对方的眼神更加热切了。

    迎上他灼热的视线,姬无双嘴角不着痕迹的上扬,心底说不出的快活,更加侃侃而谈,“修习剑法不能一味只追求杀伤力,还需刚柔并济,收放自如,这样才能将一套剑法的威势发挥到极限。如你先时那样,虽然看似威武,但自身也非常吃力,不待多久便要耗尽内力,与你那些师兄弟交手虽然能所向披靡,但若遇上高手定然九死一生。以你的资质,本该练上一天都不觉得累,但是你现在却有些精疲力尽了,这种情况很危险。”

    水靖轩如玉的小脸紧绷,对姬无双的话十分认同。或许受末世的影响太大,他出手时早已养成了狠辣,一往无前的作风,在习武时便只注重威力,少研习技巧。遇见技巧繁杂的招式,他往往首先想到的便是一击制胜,化繁为简。这种想法本身没有错,但错在他高估了自己,他如今年岁还小,内力薄弱,一味追求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的境界,他自身的力量并不能支持他做到这一点,这些日子,他练剑时已觉得越来越吃力。

    “教主,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习剑时,内力应该视招数而有所收放。比如我攻击时,必要将内力释放至极限,而收势防守时则要不着痕迹的收敛,以便随时灵活变招。这样,在对敌时,我能坚持的更久,剑法亦会变化无穷,令人防不胜防,对吗?”水靖轩完全领悟了姬无双的话,很快就能举一反三。

    “对,阿细很聪明。”姬无双拍拍水靖轩的小脑袋,止不住笑了。这是他生平首次与别人一口气说这么多话,也是生平首次得到别人如此认真的回应,这种感觉很新奇,很愉快。

    “你现在年纪还小,内力不济,所以,练剑时更应该注重技巧和轻盈,不宜与敌手硬碰硬。等你长大了,内力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再使用现在这种外放式的重剑技法未尝不可。”生怕小童气馁,姬无双略略一想后开口安慰。

    他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对小童,其用心和耐心已经远远超出了狼女。其实这也无可厚非,任谁对着一个冷漠疏离,八竿子打不出一句话的徒弟,日子久了都会寒心,特别是现在还有了一个完全相反的对照。姬无双并没有放弃狼女,但注意力却渐渐被小童吸引住了。

    水靖轩对他的肯定心里非常受用,上前拉住他手臂,略带期待的开口,“教主,我现在就按你说的重练一遍,你帮我看看如何?”

    深深睨一眼放在自己手臂上的白皙小手,姬无双眸色晦暗,语气前所未有的温柔,“好,你去吧,本尊看着。”

    这是第一次有人主动碰触自己。他退至一边,暗暗忖道,心中有些艰涩,胀痛,却又莫名欢喜。

    “小弟,你什么时候对剑道如此熟悉了?”女姬无双开口,打破了他的百感交集。

    “你当我每天研习剑谱是白看的吗?”姬无双没好气的乜她一眼,“别吵,仔细看小童练剑。”

    女姬无双讪讪闭嘴,全神贯注朝小童看去。

    对剑道有了新的领悟,水靖轩这次练起剑来游刃有余,时而刚猛,时而柔韧,仿似行云流水般挥洒自如,一招一式都既暗藏威力,又不失轻盈灵巧,紧紧抓住了在场众人的目光。

    “假以时日,小童一定能成长为当今第一剑客!武当的天才卓一航和小童比起来什么都不是!”女姬无双扬起下颚,傲然开口断言。

    木长老连忙点头附和,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姬无双斜睨木长老一眼,脸色暗了暗,没有答话,只看向小童的视线更加深沉专注。

    一套剑法很快练完,水靖轩收势,径直朝姬无双走去,汗涔涔的小脸红扑扑的,“教主,这次怎么样?”

    “很好,大有进步!日后照着这个套路修炼既可。待你年岁稍长,内力增加,再继续钻研重剑吧。”姬无双毫不吝啬自己的赞扬。

    “多谢教主指点。”水靖轩冁然一笑,拱手给姬无双行了个大礼。

    “不必。”姬无双也笑了,眼神极为柔和,温声道,“日后于剑道上还有什么疑问,只管来找本尊。”

    “嗯,我记住了。”水靖轩点头称是,态度恭敬却又不失亲昵,全没了最初时的疏离。

    两年来姬无双对他的默默关心他全看在眼里,对姬无双大为改观。电影毕竟是片面和虚幻的,不若现实这样,需要人亲身去体验,去感受,去判断。

    姬无双对他的态度很是受用,伸手,爱怜的捏捏他因剧烈运动而沾染了几丝绯红的脸颊,邪肆的五官也因眼底的笑意带上了些柔和的色彩。

    木长老见教主对自家徒弟这样看重,觉得自己不能没有什么表示,连忙上前拱手道,“属下替徒儿谢过教主的关心,日后定当严格教导徒儿,不负教主厚望。”

    他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姬无双身上的和悦立刻凝滞了,脸色一沉,斜睨他一眼,冷声道,“日后小童便有劳木长老多加教导了。若有解决不了的难事尽管来找本尊。”言辞间隐隐视小童为己有,仿佛他才是小童的师父,而木长老只是代为照顾而已。

    心思直诚的木长老半点没听出他话里的深意,只感觉教主好像动了怒气,心中忐忑,半晌摸不着头脑。水靖轩则一心回味着方才练剑时的感觉,并没有注意两人的对话。

    正在木长老心中不安渐甚时,一道突然插?入的女声替他解了围,“启禀师父,众位长老已经在议事堂恭候,准备商议明日内门弟子外出历练的事,只差你和木长老了。”

    众人转头看去,却是狼女。

    “是吗?本尊差点忘了。”姬无双一怔,缓声开口。

    教导小童的过程着实乐趣无穷,让他有些意犹未尽,舍不得离开。但明日的历练是大事,不能耽误,他只得转头朝水靖轩师徒俩看去,嘱咐道,“小童,练了一上午,也该累了,早点回去休息。木长老,随本尊走吧。”

    两师徒齐声应诺,随姬无双缓步离开校场。

    狼女待姬无双走近,略略退后几步,随行在他身侧,而后回头,意味深长的瞥了水靖轩一眼。

    她以往也常常会跑来校场偷看水靖轩练剑。看见木长老与他亲密无间,共同探讨武学时,便会十分羡慕他有一个平易近人,温和慈善的师父,但今天看见他和姬无双亦能侃侃而谈,交流无碍,女姬无双亦对他另眼相看,和颜悦色时,狼女忽然意识到,或许,她不该羡慕水靖轩,或许,问题出在自己身上。

    自己该试着与师父多交流一点。狼女暗暗思忖,抬眼朝身侧的姬无双看去,待见到女姬无双冷冷朝她睨来的视线,她眼底极速滑过一丝厌恶,立刻垂首,打消了心里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