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靖轩白天练剑,入夜后便潜入寒潭修炼异能和内力,生活十分忙碌,眨眼间,两年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如今,他的异能和内力都有了长足的进步,手上功夫比起前世更加进益,用来自保绰绰有余,勉强可以称得上三流高手。

    虽然只能算是三流,但是以他十岁出头的稚龄,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已经算是非常惊人了。幸好教内众人都知道他是天脉之体,不然,少不得要拿他当怪物看。

    两年时间虽然短暂,却足够水靖轩在魔教里混得如鱼得水。与他同期的内门弟子不再把狼女视为偶像,而是纷纷唯水靖轩马首是瞻;往届的弟子见了他亦是毕恭毕敬,不敢稍有怠慢。

    水靖轩深得木长老看重,日后必定会接任木长老的衣钵,这已经是教内的共识,无人非议。倒是狼女,自从与水靖轩一战,废了他的右手后,教内质疑她没有资格担任总护法一职的声音此起彼伏,不过最后都被姬无双强力弹压下去,为此还杀了几名嘴碎的教众。

    从那天起,本就十分冷漠的狼女变得更加寡言,独来独往,如一匹孤狼。不过奇怪的是,她谁都不爱搭理,却惟独对水靖轩另眼相看。哪怕水靖轩并不待见她,她每见水靖轩,必然主动上前点头致意。想来,还是心底的愧疚在作祟,令她这么久依然不能释怀。

    除了狼女,姬无双对水靖轩同样念念不忘。与这个天资绝世的小童失之交臂,可说是他人生中的一大憾事,每每想来,他必定恼恨异常。因着这种恼恨的反复折磨,姬无双对小童的成长尤为关注,一得空必定要去校场旁观小童练剑,时日一久,竟然不知不觉养成了习惯,隔上三五天不见小童一面就觉得缺了点什么,心里空落落的。

    这日,秋风送爽,艳阳高照,正是个适合练武的好天气。校场边缘一处僻静的角落,木长老正单独教导水靖轩修炼金蛇剑法,按照惯例,姬无双准时到来,侧身站在一旁观看,他的胞姐也满脸兴味。

    对小童的成长,两人一步步看在眼里,对他更多了许多期许。

    早就习惯了教主频频前来围观的举动,水靖轩和木长老直接把他们俩忽视掉,凑在一起把每一个剑招拆开来认真探讨了一遍。

    两年时间,由于成了内门弟子,生活条件改善了,又加之异能的增长,对**不断进行淬炼,水靖轩个子拔高很多,五官也长开了些许,穿着麻质白衣,站在金黄色的阳光里,整个人彷如久经打磨的顶级白玉,反射出剔透的微光,不耀眼,不灼目,却无端端令人移不开视线。

    姬无双盯着他俊秀挺拔,如松如竹的身影看了良久,神色怔楞,眸光专注,每日里总是动不动便郁躁难言的心平静如水,说不出的舒服。

    “小童长高了,相貌也越来越好看了!”都说双生子心灵相通,正在姬无双看呆的时候,他的胞姐忽然发出一声感叹。

    “嗯。”姬无双回神,低应一声,可视线依然舍不得从小童身上移开。

    正在两人交谈时,水靖轩和木长老已经探讨完毕,左手持剑,缓缓行至一旁的空地准备演练。

    他摆开架势,本来温润如水的眸光瞬间凌厉非常,剑尖自然下垂,而后猛然上挑,斜刺出去,眨眼功夫已然周身剑光缭绕,寒光烁烁,不时还有阵阵剑气破空而出,将空地周围的树木临腰斩断,连放置在一旁的一块半人高的山石也被剑气劈出一道道深深的沟壑。

    木长老和姬无双不断闪身跳跃,避开剑气,脸上表情十分紧绷,可眼底俱都大放精光。小童对剑道的领悟越来越深,小小年纪已经能够将剑气外放,且威力巨大,真是令人又惊又喜。

    “好剑法!”待到水靖轩收势,姬无双姐弟俩齐声叫好,木长老也微笑点头,表情十分满意。

    “真的好吗?”水靖轩执剑走近三人,眉头微蹙,“可我总觉得中间有些地方衔接的不太自然,手感不顺。”

    “额,本尊觉得很好。”姬无双对剑道并没有很深的研究,听见他的疑问,明明内心极度渴望给他解答,苦思半晌却依然不得而知,只得讪讪开口,语气略显僵硬。

    “嗯,本尊也觉得你这套剑法练得很好,没有哪里不妥。许是你想多了。”女姬无双拖着小弟上前,轻拍水靖轩的发顶安慰道。

    “是吗?”水靖轩朝木长老看去。木长老皱眉,在脑海里反复回忆徒儿的动作,觉得他说得有些道理,却又抓不住那若有似无的感觉。

    “可能是角度的问题吧。那招双蛇抢珠,剑挥出去的幅度太大,而紧接着的蛇困愁城却又要急急收势,来回角度超过了手臂的控制范围,所以有些难度,觉得使不顺手是自然,日后勤加练习就能逐渐改善。”木长老仔细分析过后,给出了一个十分精确的答案。

    水靖轩满意了,垂头沉思:既然剑招前后衔接不顺畅,练起来不顺手,为何还非要遵循旧历?不若将剑招改进,形成适合自己的新招式。

    想到这里,他双眼一亮,看向木长老说道,“师父分析的很对,问题就出在这两招的衔接上,所以徒儿想把剑招改进一下,请师父帮徒儿掌眼。”

    话落,不待木长老反应,他已经兴致勃勃的飞身出去,将脑海里构想的新招式快速舞动出来。本以轻盈诡变见长的金蛇剑法被他这样一改,恁是无端端多出几分肃杀和刚硬,衔接间也似行云流水,毫无破绽。剑气划过虚空,落到一旁的山石上,山石剧震,而后轰的一声爆裂成了碎块,威力惊人。

    “好!改得好!”木长老待徒儿停下动作,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抚掌大赞。而姬无双姐弟俩早已被小童彪悍的领悟力给震惊到无语了。

    “十一岁就能自创剑招!果然是为师的好徒儿!”木长老迎上笑容灿烂的爱徒,又是搂肩,又是拍背,满脸的骄傲几乎闪瞎旁人的双眼。

    “师父,没有哪里需要修改吗?”水靖轩乖巧的偎在木长老身旁,恭敬的询问。

    “不用!经你一改,这套金蛇剑法才叫做尽善尽美。”不待木长老回答,女姬无双抢先开口,惯常冷肃麻木的眼眸竟然带上了些微笑意。

    “嗯,确实。”姬无双不知为什么,脸色却有些阴沉,睇视偎在一块儿,神情兴奋的师徒两,摆手道,“新创的招式还需熟练,你们继续吧,本尊尚有教务未曾处理,先行一步。”

    “哪里有什么教务?”女姬无双奇怪的开口询问。她不想走,还想留下多看一会儿。观小童练剑早已是她生活中的一大乐趣。

    “本尊说有就有!”姬无双冷眼瞪过去,强行举步离开,女姬无双不得不跟着倒退。

    两人回到房间,姬无双并没有处理所谓的‘教务’,而是翻出他仅有的几本剑谱开始研究,神情非常专注,边看边并拢食指和中指,来回比划演练着招式。

    “小弟,你难道也要开始练剑了吗?是不是有些晚了?”女姬无双十分纳罕。

    “不练,只是想把剑法研究透彻。今日看了小童的表现,突然觉得剑道也十分有趣。”姬无双怔了怔,出口的话却是敷衍。

    他不能告诉胞姐,他只是不想小童下次再有疑问时自己无法解答;不想看见小童转而求助别人;更不想小童口口声声称别人为师,与别人分享所有的喜怒哀乐。

    小童与木长老那种亦师亦友的亲密,是他从未感受过的。与徒弟狼女相处时,他得到的只有冷漠和疏离。教导狼女新的武功,她只会默默在一旁练习,有不懂的地方,她宁愿独自思索,练上百遍千遍也不会主动来询问,更何论与他交流探讨了。就在刚才,他感到了嫉妒。是的,他深深的嫉妒木长老。

    该死!小童本应该是我的徒儿!

    想到自己被晾在一边,眼睁睁的看着那师徒俩亲密无间,姬无双内心一阵暴躁,狠狠将手里的剑谱拍在身前的案几上,硬生生将剑谱整个嵌进了木板。

    “小弟,看不进去就算了,我记得你从小就不爱使剑。还记得咱们刚开始练剑的时候吗?手里的剑老是互相打架,连最简单的招式都舞不出来。”女姬无双忆起幼时的趣事,兀自大笑。

    “笑够了吗?笑够了就给我安静!我要看书了。”姬无双狠瞪胞姐一眼,用力拍打案几,将剑谱从几面拍出,重新翻开浏览。

    虽然心头还有些暴躁,但想到日后小童再有疑问,自己能够立时给出令他满意的解答,换来他的感激和微笑,姬无双渐渐静下心来,兀自看得入迷,引得胞姐频频侧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