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比得是剑法。巨大的圆形比武台上,两两一组,共有十组同时上场,正缠斗得如火如荼,刀剑相撞的‘叮当’声不绝于耳。

    姬无双看了一阵,侧头朝身边的小童问道,“你说,他们剑法如何?”

    “尚可。”水靖轩略略上前一步,回答得十分干脆。

    在他看来,底下的人虽然将剑招舞的天花乱坠,眼花缭乱,看似精彩万分,实际上却处处都是破绽,在他手上走不了两个来回。

    “尚可?口气真大!如此说来,你对他们的剑法很是看不上咯?”不待姬无双回应,其胞姐已抢先开口,话里满是兴味。对小童,她不像对别人那样,连正眼也懒得看,反而十分关注。

    水靖轩垂头,不知该如何回答。说看得上?那是违心,他很少做违心的事。说看不上?这话传出去便把所有同门都得罪了,今后他还怎么在魔教混。是以,此刻他唯有保持沉默。

    他知道女姬无双这样问并不是存心为难他。对方身带残疾,很少与人交流,不知道什么叫委婉的说话艺术,喜欢直来直往而已。

    姬无双个性坚韧不拔,虽然也因为连体的缘故,心灵有些扭曲,却并不像胞姐那样封闭自己,反而对人情世故极为通透。见小童不语,面露难色,他心里好笑,暗道小小的人儿,心眼却不少,有趣的紧!

    有心替小童打个圆场,他瞥一眼胞姐,笑道,“我问的又不是你,你凑什么热闹?”随后看向狼女,“徒儿,你来说说。”

    狼女双手抱胸,声音清冷,“还行。”

    “哈哈!眼光犀利!真是本尊的好徒儿!”姬无双仰头大笑,对两人的回答满意至极。

    他心中早已认定水靖轩是自己的徒弟,因此,这话夸的是两人,听在水靖轩耳里,却成了他心系狼女的证明。同样的回答,他说了对方没有任何回应,狼女开口,对方便高兴成这样,可见心中对狼女有多么疼爱。

    和电影里一样,魔教教主果然是个恋童癖!水靖轩不着痕迹地打量姬无双一眼,垂头,面无表情的退后,心中暗暗吐槽。

    “阿细,若你真看不上他们的剑法,那么待会儿的魁首之争就给本尊好好表现,莫让本尊失望。”姬无双笑罢,手指向台下,温声朝水靖轩说道。

    知道对方是想考验自己,如果自己表现得好,能入他眼,今天很可能被他收入座下。水靖轩暗忖,毫不犹豫地点头应诺。

    一个时辰之后,比斗终于结束,十名首座弟子已经选出,正站成一列,面向观望台,等待教主检视。

    “很好,”姬无双一一看过去,点头道,“今天的魁首本尊自有重赏,武器,秘籍,丹药,一样不少,你们可要好生表现了。”

    抛下利益的诱饵,见十人眼里露出热切贪婪的凶光,姬无双嘴角一勾,朝水靖轩看去,“你下去吧,今天还是老规矩,十一人乱斗,谁掉落比武台或自动认输,谁便失去资格。”

    水靖轩点头,几个腾挪便轻轻巧巧的落到了比武台上,虽然没有使用轻功,但迅疾的脚法依然引得在场众人眼睛一亮。

    见水靖轩提剑上场,台上的十人如临大敌,齐齐做出戒备的姿态。既然是乱斗,自然该聚集力量先干掉最强者,其他人才能获得更多的机会,这是最稳妥的打法。几乎不用考虑,水靖轩已然成了这十人共同的敌人。

    十人慢慢挪步,分散开来,将水靖轩团团围住,蓄势待发。

    见场上局势果然如自己预料的那样,姬无双斜飞的浓眉微挑,指尖来回抚唇,掩去嘴角的兴味。若小童今天能够独挑十个首座弟子而完胜,这个徒弟,他收定了。

    水靖轩环视一番众人,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处,提剑的右手依然松松垮垮地垂在身侧,站姿既不能进攻也不能防御,简直可说是破绽百出,几乎成了个活靶子。

    “这孩子真是令我惊讶。”姬无双对踱步到自己身边的木长老说道,语气里丝毫不掩赞赏。

    对水靖轩,他可说是越看越满意。众人都忽略了水靖轩前后交错,膝盖微弯的双脚,连他,亦是刚刚看出端倪。他脚部的肌肉早已紧绷到极限,站姿看似闲散,但动作起来,速度和爆发力不可小觑,绝不是这些孩子能对付的,谁先出手,谁便要倒霉了。

    木长老仔细观察了一阵,眼里露出惊异。这等暗藏杀机的站姿,他从未见过,却是极为实用,很容易麻痹对手。

    两人正想到这里,场上果然有人贸然出招了。

    冷冷看着对手朝自己飞快袭来,水靖轩没有躲避,暗暗运转内力,双腿一弓,像炮弹一样弹射出去,持剑的右手一扬,大力挑开对方剑尖,剑锋疾速在他脖颈上一带,眨眼间已与对方错身而过。那人直到收住步伐,左手按住被震到发麻的右手手腕还久久回不过味来。他只看见一道残影从眼角错落,随即,右手便痛到麻木,几乎握不住剑柄。

    待他右手恢复知觉,回头再看,那残影已经与其他九人缠斗在一起,剑戟林立,寒光逼人。他想近身再战,观望了半响,却丝毫没有插手的缝隙。

    观望台上,姬无双目光专注的锁定那抹小小的身影,仰头畅笑,“三招劈、砍、刺,竟然被他用至这等出神入化的境地。果然天下武学至简则至繁,最简单的招式往往是最有攻击力的招式。正如出拳一样,只有直拳才是所有拳法中威力最大的。好!小小年纪竟然能将三尺青锋使出重剑的味道,完全领会了何谓大巧不工,这等超凡的领悟力,我平生未见!这个孩子,我要了!”

    姬无双对水靖轩的评价太高,引得其胞姐和狼女不约而同朝台下剑光缭绕中的小童看去,目露审视之意。狼女盯着面容冷肃的小童,眼里升起熊熊战意。她在同辈中所向披靡,从未遇过敌手,见小童被师父这般夸奖,早已起了一较高低的心思。

    胞姐将狼女的表情尽收眼底,眼珠一转,嘴角诡异的上扬。

    姬无双话落,站立在一旁的木长老开口了,“教主,台下的比斗早已经分出胜负,应该可以叫停了。”

    姬无双扬起下颚,“恩,叫他们住手吧。”

    木长老垂头应诺,跃到台边,用内力沉声斥道,“够了,魁首早已胜出,你们可以罢手了。”

    魁首已经胜出?我们怎么不知道?众人闻言先后停手,面面相觑。场上没人被打下比武台,也没人主动认输,长老何出此言?他们很困惑。

    输了还不知道,真是丢人!其他九名长老早已看出端倪,都有些坐不住了,见木长老呵停,他们齐齐松了口气,又见自己弟子懵懵懂懂,脸上莫不露出羞愧之色。

    水靖轩从战圈中退到木长老身边,表情平和淡然,成竹在胸,只等木长老宣布他为魁首。

    木长老睇视他,眼里满是激赏。这样好的练武奇才,百年难得一见。原本他还以为小童与狼女的天赋应该是不分伯仲,今天再看,狼女亦差之远矣,好生打磨,小童未来的成就绝不会低于教主。

    暗暗感叹自己眼光如炬,木长老内里颇为得意,面上却丝毫不显,抬手朝十人的脖颈指去,“摸摸你们自己的脖子,都不觉得痛吗?”

    十人闻言,连忙伸手朝脖颈上抹去,翻开掌心一看,俱都沾着一线血迹。

    盯着掌心的艳红,他们目露骇然。这伤口是什么时候割伤的?他们无一人察觉。划破人的身体竟让人丝毫感觉不到疼痛,由此可以想见小童的剑锋快到了什么程度。若是真的对战,他们的人头早已悄然落地。

    想到这里,十人齐齐打了个冷战。有一人咬唇,举手问道,“敢问长老,我们是什么时候被划伤的?”他很不甘心,即便是‘死’,总也要‘死’个瞑目。

    “你第二招时便已落败。”木长老给了个令他‘死’不瞑目的回答。他喉头一噎,脸色通红的退后几步,隐进人群中羞于见人。

    木长老见其余九人俱都面露疑惑,显然很想知道与小童的差距,索性大方的一一告之真相。

    “你,”他指向最先出手的那人,“一出招就已经落败。”

    那人瞪眼,仔细回忆过后表情十分惊愕,随即也学着方才那名首座弟子一样,躲进众人身后。

    “你,第二招落败……你撑得最久,足足与小童过了五招,非常不错。”木长老一一指点过去,最后拍着一名长相周正的少年肩膀,毫不吝啬的夸奖道。

    虽然是夸奖,可怎么听着那么寒碜呢?少年朝站在一旁,表情淡然的瘦弱孩童看去,眼里透出深深的畏惧。

    台下木长老正为众人解惑,台上,女姬无双看向狼女,缓缓开口,“本尊还以为,若论天资,你应该是同辈中的魁首,今日才知本尊错了。”

    狼女抿唇,冷漠的眼底翻腾着战意。异族天性好斗,更何况被狼群养大的她?其不服输的野性早已刻入了骨髓。

    “胡说什么?狼女与小童资质相当,不分上下。”虽然很欣赏水靖轩,但姬无双对亲手养大的爱徒,自然更加偏爱,见她面露不虞,连忙出声安慰。只是,他不说还好,一说,反而有些欲盖弥彰的味道。

    狼女闻言眼底的战意几乎要喷薄而出,指着台下的水靖轩,朝姬无双看去,声音平板而坚定,“我想与他比上一比。”

    仿佛感受到了敌意,水靖轩仰头朝观望台看去,正好看见狼女的动作,通过表情和唇语知晓了她的意图,水靖轩皱眉,握紧了手里的剑。

    能否赢过狼女?他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从不轻易认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