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的比斗仅有百名新招收的内门弟子参加,人数不多,气氛却更加紧绷,只因,平时少有露面的教主竟然侧身坐在高高的观望台上,身边陪伴着狼女,三人正面容肃穆的看着一众入选的孩童。

    十大长老领着各自的新徒弟走到比武台前,半跪后拱手,给姬无双行礼,口里高喊着,“参见教主。”

    “起来吧。”姬无双抬手,叫起众人,略带沙哑的嗓音低沉浑厚,极具穿透力。

    “谢教主!”众人起身,头却依然低垂着,不敢直视教主尊荣。在这个年代,连体双生子无疑于怪物般的存在,而姬无双性情冷酷残暴,武力超绝,杀人如麻,在教众们心中更是只会吃人的怪物,对他的恐惧远远大过恭敬。

    早已习惯教众们对自己的态度,姬无双面无表情,冷眼扫视座下教众,目光最终停留在木长老身后的水靖轩身上。见他头虽然低着,可站姿笔挺,双手放松自然垂于身侧,不见丝毫紧张和惧怕,令姬无双对他更加欣赏。

    “今天有两场比斗,为的是选出各长老名下的首座弟子和魁首。希望你们竭尽全力,莫让本尊失望。”移开视线,姬无双沉声开口,语气极为严肃。

    百名内门弟子齐声应是,心中战意凛然。若表现的好,得教主看重收为嫡传弟子,他们就算是踏上了青云之路,日后必定有大造化。狼女不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吗?不然,以她十二岁稚龄,如何有资格担当总护法之职?

    水靖轩虽然是这群孩子中野心最大的,却从来没想过要博得姬无双的青睐,入他门下。只因他记得在电影里,姬无双从头至尾都只有狼女一个徒弟,且在狼女幼时便对她情根深种,当做自己的女人在养。

    因此,看见周围的同门个个目露热切,摩拳擦掌,他颇有些不以为然,只略略牵唇,淡然一笑。能入木长老门下,他已经非常满意。

    不过,这回他预料错了。姬无双现在虽然对狼女万千宠爱,却还没有到只此一生非她不可的地步。以往不收徒只因没有好的人选,如今水靖轩既然出现了,他自然要好生培养,让他和狼女做自己的左膀右臂。

    在水靖轩思忖的时候,姬无双浑厚的嗓音忽然响起,“阿细是谁?到本尊面前来。”

    水靖轩抬头,嘴角还挂着来不及收起的清浅笑容,朝姬无双直直看过去,一双墨如点漆的眼眸略略睁大,满是疑问,指尖还朝自己面上点了点,用肢体语言无声询问――你是在叫我?

    第一次有人敢直视自己,第一次有人在直视自己时还能面带笑容,且小童水眸圆睁,一脸的懵懂,表情不惊不惧,极为自然,彷如面对的只是一个普通人,这种平和的态度令姬无双眼睛一亮,往常总是紧紧抿成一条直线的嘴角竟然随着小童的浅笑不知不觉上扬。

    “说的就是你,过来。”姬无双不知道,他现在的语气有多么温柔,是那种面对狼女时才偶尔得见的温柔。

    胞弟反常的态度令人无法忽视,女姬无双瞳孔微缩,眼神如刀,狠狠朝水靖轩剜去。连冷若冰霜的狼女也目露好奇,上下审视起这名孩童。

    结合剧情和阿细的记忆,水靖轩知道姬无双的胞姐从头至尾只是他的附庸,除了煽风点火陷害狼女几句,少有作为,因此,他对女姬无双阴鸷的目光不以为意,落落大方的抬腿,缓缓朝观望台上的三人走去,边走边猜度姬无双的用意。

    小孩步态从容优雅,一身简单的麻质白衣却被他穿出别样的贵气,宛若仙童临世,吸引着众人的目光。

    姬无双专注地凝视着他一步步朝自己走来,不光是嘴角,连双眸也带上了一丝笑意。这个小童,果然很特别,在万众瞩目之下依然步态闲适,安之若素。

    看着从容不迫,表情恬淡的水靖轩越走越近,女姬无双冷哼一声,站起身来迎接。

    经历了世事,艰难地存活下来后,她早已经认定,没有人不会害怕他们的身体,被他们吓到屁滚尿流的人不知凡几,连被他们养大的狼女,在懂事后亦对他们厌恶排斥,没道理这小童会镇定如斯。

    如此,只有一个解释,他们侧身坐着,小童远远看去,只以为他们是背对背相靠,并不知道他们身体的可怕之处。站起身来能让他看的更清楚。若他脸上稍微露出惧怕的表情,喜怒无常的小弟定然大失所望,举手抹杀他也不无可能。女姬无双阴暗的思忖着,抬步,朝小童逼近。

    她硬要起身,连带着,姬无双也不得不站起,跟着她的步伐迎上小童。两人穿着鸦青色,厚重的祭司袍服,面孔因为修炼毒魔功而变得邪肆无比,嘴唇染上诡异的黑青,看上去十分可怖,两具高大的身体紧紧相连,行走间动作迟滞怪异,有如一只狰狞的巨兽缓缓爬来,气势磅礴,令人仅看一眼便不由心生惧意。这幅尊荣,连成人都不敢直视,更何论小孩?

    教主站起身的时候,台下的木长老就开始焦虑,暗暗替小童担心。若小童心中惊惧,应对时出现丝毫不妥,今天很可能会被教主抹杀。早知如此,他就不该贸然将小童引见给教主,而是收入自己座下悉心教导,如此,也可替魔教保住一个人才。如今,再后悔恐是晚了。

    姬无双第一时间就明白了胞姐的意图,却依然配合了她的动作,只因,他不想收一个惧怕自己,连正眼也不敢看自己的人做徒弟。这孩子若一点胆量都没有,成人后必不会有多大出息,留在身边何用?

    并不知晓其中有这么多弯弯绕绕,见姬无双站起身,朝自己迎面走来,水靖轩秉持着上一世良好的家教,习惯性露出一个微笑,在他身前三米处站定,毕恭毕敬地拱手道,“阿细见过教主。”

    自然平和的眼神,恬淡乖巧的微笑,礼貌周到的问候,小童无一丝惊惧的表现令女姬无双有些不敢相信,眼中的寒冰竟不知不觉褪去。姬无双面上也露出些惊诧,继而,浓浓的笑意从他眼底深处流泻。

    感知到小弟愉悦的心情,女姬无双眯眼,俯身,逼近小童,阴测测的问道,“你就是阿细?果然人如其名,细胳膊细腿儿的。”她不善的表情配上森冷的语气,活像会吃人的女巫,足够把所有小孩吓哭。

    见多了丑陋不堪的丧尸和变异兽,姬无双深邃俊挺的五官在水靖轩眼里绝对可以和赏心悦目打上等号,且他们眼角和唇上的黑青也被水靖轩自动划入非主流妆容的行列,心下还认为这妆化的不错,很有气势。因此,他大方的直视回去,没有说话,面上的笑容却更加讨巧。

    见小童兀自笑的灿烂,女姬无双招式用尽也没能吓住他,反而自己内心对他的厌恶在一点点消散,不由有些泄气。又见小弟因小童的到来心情极为愉悦,是她从未见过的愉悦,随着两人交连的身体也一丝丝传入她心底,感染着她。她忽而和缓了面容,低笑起来,边笑边俯身捏捏水靖轩的脸颊,和蔼的开口,“这孩子真是乖巧可爱!本尊很喜欢。”

    女姬无双从未与孩子亲近过,手上掌控不住力道。脸颊上的嫩肉都快被她揪下来,水靖轩再淡定也忍不住呲牙咧嘴,露出疼痛难当的表情。

    “他还是个孩子,你下手轻些。”姬无双拂开胞姐的手,见小童面颊通红,腮侧还留着三个深深的指甲印,不由伸手摩挲两下,温声安慰,“你很好,本尊很中意你,就留下陪本尊一起观看比斗吧。首座弟子你就不用去争了,待会儿直接上去夺魁首,如何?”

    和狼女对自己的厌恶排斥不同,在摩挲小童面颊时,小童自然而然就接受了,没有半分闪躲之意,姬无双心头微动,话落后深深看了小童一眼。女姬无双亦频频对小童侧目,心中感觉十分复杂。

    她之所以满心只有胞弟,是以为世上只有胞弟才能接受她,不排斥害怕她。她对胞弟变态的占有欲只不过是来源于内心极度的自卑和恐惧罢了。而亲手养大的狼女对他们的厌弃只不过更加深了她心灵的扭曲。所以,她处处针对狼女,并不是毫无根由,亦不是纯粹的占有欲作祟。而今这个特别的孩子出现了,让她的人生观有些颠覆。

    “阿细遵教主令。”水靖轩拱手答话,继而自觉站到他和狼女身后。

    姬无双单单叫他上来,毫不掩饰对他的欣赏,水靖轩此刻已经猜到他的心思,垂头略略考虑后便决定跟着他混。姬无双是教主,做了他的嫡传弟子,日后自己接手魔教则更加名正言顺,也能省却很多无谓的争斗,何乐而不为?

    且他看过这部电影,大致了解姬无双的性格。姬无双对自己看重的人十分在乎,哪怕被背叛,冷酷残暴的他也不会忍心下杀手。因此,只要他尽力博得姬无双的好感,日子其实十分好过。

    姬无双见小童性格沉稳,进退有度,完全迥异于昨日那张牙舞爪的模样,深觉他有趣,视线在他身上又审视良久才转而看向座下,抬手示意,“好了,比斗开始吧。”

    小童胆大包天,因此,想象中的血腥场面并没有发生,木长老着实松了口气,连忙招呼自己的弟子前来抽签,定下对手。其他长老亦早有准备,两刻钟后,比斗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