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靖轩偕同其余九名师兄弟去领取认证内门弟子身份的木牌和衣服。

    经过一场激斗,众人早已狼狈不堪,精疲力尽,可依然强打起精神来互相熟悉了一番。不同于面对别人时的轻松随意,不约而同的,众人在应对水靖轩时都带上了几分敬畏和小心翼翼。

    这个看似瘦弱到不堪一击的小童独自一人干掉了场上五分之一的对手。若不是后来大家吸取了教训,离得他远远的,相信还有更多人折在他手上。至今,他们还对小童眼里森然的煞气和狠辣诡变的身手心有余悸。

    大家并没有掩饰对水靖轩的惧意,各自在他面前打过招呼,简单的介绍完自己后便乖觉的跟随在他身后亦步亦趋,俨然一副奉他为首的架势。

    水靖轩对魔教这种氛围非常满意。

    正是由于魔教是异族建立的,而异族的生存环境非常恶劣,才导致了他们对力量的狂热崇拜。在教内,只要你有能力,便一定能够出人头地。姬无双是人人唾弃的不祥之子,他的连体残疾在这个时代被视为妖邪,换了任何一个地方都会被烧死,却能在魔教拥有无上尊崇,依仗的正是他高人一等的实力。

    水靖轩要想在姬无双死后夺取魔教,从现在起就要展现他的能力,且要锋芒毕露,不能丝毫藏拙,务必要早早便收服魔教年轻的一代,让他们对自己忠心耿耿。待姬无双身死,他就能大肆启用新人,使魔教改天换地,完全为自己所掌控。

    这是一个长远的目标,而他今天已经顺利的跨出了第一步。

    取得内门弟子的木牌和衣服后,众人各自散去,水靖轩与阿壮回到小屋略作洗漱后便开始打坐。阿壮是为了继续运气疗伤,水靖轩却是在争分夺秒的修炼。

    等两人从打坐中苏醒,天色早已昏暗,到了用晚饭的时间。消耗了大量体力,又错过了午饭,两人都有些饥肠辘辘,换上内门弟子的白色麻布衣衫,将木牌系在腰间,两人匆匆往饭堂赶去。

    偌大的饭堂内早已人满为患,以往为了争抢食物而激烈打斗的场景并没有发生,被淘汰的弟子和身穿白衣的内门弟子泾渭分明,各据一边。

    被淘汰的人只有一碗稀粥配一个干硬的馒头,日后若想吃得好些,他们就要依靠自己的劳力,在教内承担各种杂活,活干得不好,恐是连粥都喝不上。

    内门弟子这边则好的多。不但有一碗糙米饭,一碟腌菜,还加了一道肉食。

    闻见阵阵肉香,阿壮早已经垂涎三尺,一脸的馋相,连向来不重口腹之欲的水靖轩也有些禁不住诱惑。

    两人急忙上前领取食物。

    由于内门弟子人数大大减少,又都是未来魔教的栋梁,因而吃食非常丰盛,并没有出现来得晚些就短缺的情况。负责分发食物的教众眼睛在水靖轩和阿壮腰间的木牌上扫过,动作非常利落的找来两个托盘,放上米饭和菜肴后递给两人。

    他们极为慷慨大方,腌菜和肉食都分量十足,堆在碗里还冒了尖,喜得阿壮牙不见眼。

    “成了内门弟子就是好啊,天天有肉吃!怪不得今天大伙儿都拼了命的去抢这个位置!”找了个长桌坐定,狠狠扒了口饭,又夹了一块大肥肉放进嘴里,阿壮感慨。

    水靖轩微微一笑,戏谑的开口问道,“吃上几块肉你就满足了吗?”

    “当然不是,吃肉只是顺便。我想过上更好的日子,不再被汉人追杀,也不再被满人抢劫,族里人人都有饭吃,小孩生下来就有阿爹阿妈照顾。”阿壮埋头进食,答话的声音有些沉闷,略带梗咽。

    这里的每一个孩子都失去了父母,原来的村寨也被满人烧杀劫掠得一干二净,身世极为坎坷。

    水靖轩翻开脑海里阿细父母被残杀的画面,心头抑郁难言,伸手摸摸阿壮的头,坚定的开口,“相信我,以后魔教会越来越好的。族人没有刀兵之扰,没有饥寒困苦,人人都能吃饱穿暖,生活平安富足。”

    嘴里描述着魔教未来的蓝图,水靖轩更加坚定了夺取魔教的决心。原来只为了自己能有一个安身立命之所,如今,更多了几分责任感。姬无双虽然武功绝世,却一心只为复仇,驱使族人与八大派争斗,除了提高族人的战斗力,他从没有认真考虑过族人的生活问题,这是他作为教主最大的失职。

    阿壮被阿细话语里的强势和自信感染,心头一热,重重的点头。莫名的,他有种直觉,阿细说出来的话一定会实现,因为阿细从来不说谎。

    被阿细劝慰一番后,阿壮心头的阴云很快退散,食欲又回来了,埋头大口大口的吃肉,酣畅的吃相引得水靖轩摇头失笑。

    正在这时,一名身材高大健硕,同样穿着内门弟子衣衫的少年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身后跟随着九名同门。显然,他是某位长老座下新收的弟子,且是十人中的最强者,与水靖轩情况一样。

    “是阿细吗?”那少年扬起下颚问道,神情颇为倨傲。

    “嗯。”水靖轩淡淡瞥他一眼后又继续进食,明显不想对他多加理会。

    那少年眼里闪过一道怒气,却很快压制住了,径自在水靖轩对面坐下,沉声道,“我看了你的比斗,你很厉害。我是苗长老座下的大弟子,我叫黑虎。”

    少年仅自报了家门,不说明来意,从态度上看挑衅多过交好,水靖轩心中厌恶,因此,连一个眼神都懒于施舍给对方,视他如无物。

    少年心中的怒火又升腾起来,张口,正待发难,阿壮却惊呼出声,“你就是那个很厉害的黑虎师兄吗?阿壮见过师兄!”说完,放下碗筷朝黑虎拱手作揖。

    黑虎成名已久,早在做门徒时便被公认为这批孩子中的最强者,不但身体健硕,体质强韧,头脑更是灵活,学武天赋极高,连教主都曾亲口夸赞过。无怪崇拜力量的阿壮对他如此恭敬。原来的阿细和现在的水靖轩都对教内事务不感兴趣,所以不认识此人。

    黑虎见阿壮如此识趣,怒火消减了不少,冷峻的面容上略微露了点笑意,摆手道,“哪里,都是些虚名罢了,以后大家都是内门弟子,虽然跟随的长老不同,也一样要互相照拂,你们若是有事,尽管来找我。”

    这一番话看似情深意重,却隐隐有收拢两人的意思,且口气高高在上,有如施舍。水靖轩勾唇,暗道这个少年野心也不小。

    黑虎确实野心勃勃。他的武功在这群孩子中是最高的,时时被人追捧,心便大了,除了狼女,谁都没看在眼里。进了内门,他做得第一件事便是与各长老旗下的新弟子接触,收服其中最强者为自己的附庸,以奠定他日后的地位。他的头脑确实不错,若没有水靖轩,说不准几年后姬无双身死,他就是魔教新一代的执掌者。可惜,历史因为水靖轩的到来拐了个弯。

    黑虎与阿壮言笑晏晏,气氛缓和下来,见水靖轩依然对自己不理不睬,心中气闷。如今,只剩水靖轩没有臣服自己的意思,他自然有些心急。

    “阿细小师弟怎么都不讲话?”黑虎试探性问道。

    “他就是那个脾气,常常一两天也不做声。”阿壮说得是以前那个内向胆小的阿细。

    “原来是这样。”黑虎点头,阴沉的脸色稍霁。水靖轩玉雪可爱的面容太有迷惑性,他几乎立时便认定,这是一个软弱可欺,性格内向的孩子,不足为虑。虽然见识过对方的身手,可水靖轩出手太过简单利落,他一个刚刚武学入门的少年还看不出其中的玄妙。

    探明了情况,黑虎很满意,举起筷子开始进食,见水靖轩面前盛放腌菜的碗碟一口未动,便理所当然的要求道,“阿细,你的腌菜给我吃吧。”

    腌菜口味太重,水靖轩本来就不爱吃,见有人帮忙消灭,自是没有不同意的,伸出手把碗碟朝黑虎面前一推,态度干脆。

    果然是个话少,懦弱的!黑虎接过腌菜,全部赶进自己碗里,嘴角一撇,不屑的暗忖。

    食物在教内是很宝贵的资源,一般的孩子是绝不会舍得把自己的食物分给别人,若有这种情况发生,一则是因为与对方感情深厚,一则是对方实力太强,不得不退让。水靖轩此刻的行为明显被众人看成是对黑虎的示弱,低低的嘲笑声从黑虎的拥护者嘴里发出。

    水靖轩没兴趣知道他们在笑些什么,自顾优雅的进食,不言不语。

    黑虎轻易从他那里占了便宜,心中大为得意,见他盛放肉食的碗也是半满的,没吃多少,又开口道,“我的食量很大,恐是吃不饱,阿细的肉也分些给我吧。”话落,没等水靖轩回答,径自拿起碟子,将肉块全拨进自己碗里,堆了满满一堆,还有几块没处盛放,掉在了桌子上。

    瞥一眼面前空空如也的两个碗碟,水靖轩总算看出来对方是有意欺压自己。他放下左手端着的饭碗,右手握着筷子敲打碗沿,笑的清清浅浅,好不可爱,脆生生问道,“那我碗里的饭也分给你?”

    “既是阿细有心,那我就不客气了。”见他退让的这样彻底,黑虎对他更加鄙视,大咧咧的应下,伸手就来拿他面前的饭碗。

    阿壮这会儿终于吃不下了,忧心忡忡的看向阿细。黑虎丝毫不掩脸上的鄙夷和恶意,阿壮就是再驽钝,也看出来他心怀不善了。

    与此同时,饭堂外悄然站立了三人,正静静盯视着水靖轩一桌的情况,这三人赫然就是木长老,姬无双以及他的连体胞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