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人排成五列,整齐的站在台上,木长老,也就是水靖轩的教习师傅,负手站在他们面前,沉声宣布规矩,“第一,比斗时不准使用武器;第二,比斗时不得伤及性命;第三,跌下比武台者淘汰;第四,自己认输者淘汰。好了,规矩都给我记住了,比斗可以开始了。”

    木长老脾性比较直爽,不喜废话,把重点讲完,飞身跃到比武台旁边的一处巨大山石上,从高处观察众门徒的表现。

    其他九名长老亦飞身而上,饶有兴趣的观望。

    场上的孩子们见师傅走了也没有立刻开始行动,而是起手,做出攻防姿态,慢慢挪步,移出队伍,在自认为比较有利的地方站定,暗自观察着四周,选择适合下手的对象。本来整齐的队列此刻早已散乱,场内气氛剑拔弩张。但是,谁都没有率先出手,而是绷着,仿佛正在等待一个信号。

    “这种乱斗,既要求武技高超,还要求头脑精细,五感灵敏。能从这种乱斗中脱颖而出的孩子,其资质必定上佳。你看这些孩子们,虽然斗志昂扬,却没有立时出手,而是先观察对方的情况,可见心中自有成算,不错,开了个好头!”见到孩子们没有贸贸然出招,一名长老很满意,低声赞道。

    “嗯,这批孩子的身手和头脑确实比往届都好。”木长老点头,认同对方的说法,双眼却紧紧盯住场内,不放过任何异动。忽然,他略略俯身,口里诧异的道了一声,“咦?”

    在他惊异的同时,他身边的一名长老也发现了异状,指着场内开口,“这个孩子真是奇怪,人人都知道退出队伍,寻找攻防据点,他却是从头至尾一动不动。莫不是心知自己太过弱小,所以早早就放弃了?”

    果然,水靖轩负手,站在原处没有动作。跟在他身边的是手足无措的阿壮,正龇牙裂嘴的威慑着朝他们虎视眈眈的众师兄弟。

    “这个孩子我没有印象,不知他实力如何,但是,我想他肯定没有自暴自弃的打算。”木长老眼里带笑,指尖朝水靖轩点去,“观他的表情,是不是非常气定神闲?看着倒有几分高手风范。”

    其他长老远远看去,见一名玉雪可爱的孩童硬要摆出一副高人的老成姿态,颇觉有趣,纷纷笑了。有人善意的打趣道,“这个孩子真真可爱,长相也很讨喜,打坏了就可惜了。”

    几人正讨论着,台下的气氛已经绷到极限,一触即发。

    被四十几个煞气腾腾的人围住,水靖轩不但没有紧张,反而觉得这场面亲切无比。前世,那些丧尸们可不正是这样攻击的吗?一出动,往往是成百上千,场面浩大。

    前世战斗的画面与眼前的场景重合,水靖轩心头血气翻涌,忽而低笑一声,眼里寒光爆射。

    在他气势发散的同时,一名盯视他良久的高壮男孩也动了,举着拳头极速朝他砸来,满脸的狠戾,显是想把他一举干掉。

    阿壮见状心头大急,正欲举步拦在水靖轩身前,却被水靖轩小手一拽,扯到了身后,连连退了十几步才勉强稳住身形。

    阿壮眼里骇然,从不知道阿细竟然有这般巨大的力道。要知道,他头脑愚钝,学习武艺时常常跟不上进度,但在同门里依然谁都不敢招惹,仗的便是他的天生神力。不想,今日却被阿细轻轻一扯,甩出去老远。

    在他惊异的同时,阿细已经直直迎上了对方的拳头,眼见拳头就要砸上他的脑袋,他脚步一错,以快到诡异的速度侧移到了那名高壮男孩的身边,手肘一抬,肘尖重重击在男孩的太阳穴上。

    两人身形错落而过,水靖轩稳稳的站着,高壮的男孩却已经轰然倒地,翻着白眼不省人事。

    太阳穴被重击,若不是水靖轩知道不能杀人,卸了内劲,只使出两分力道,他此刻早已断气了。水靖轩的身体被异能改造过,力量,速度,五感,身体的强韧程度都远远异于常人,即便没有内力也堪比人形武器,岂是这些半大孩子可以对付的?

    “输了就不要躺在这里碍手碍脚,下去吧!”见对方陷入昏迷,不能自行下台,水靖轩回身,脚尖一抬,轻而易举便把近百斤的人踢下比武台,被台下观望的众人接住。

    没想到瘦弱的孩童身手如此了得,力气也这般大,台下一片哗然,巨石上的众位长老也被震撼的失了言语,屏住呼吸,同时关注起这名小小孩童的动向。

    水靖轩一出手,台上的同门便知道,此人,正是他们今天最大的劲敌,不得不除!心里的念头刚刚滑过,有六人便自发联起手来,朝水靖轩猛攻过去。

    水靖轩淡然一笑,轻巧的高高跃起,避开第一人朝自己心脏袭来,带着强大内劲的五爪,在对方身后落定,手竖直成刀,朝他后颈砍去。

    那人五爪还未来得及收回已然昏死过去,水靖轩抿唇,回身,五指并拢,以同样的招式朝近到前来的第二人劈去,那人连忙举手护住自己头颈,可水靖轩早已收势,变招,左手凝握成拳,重重击在那人的腹部。

    口里喷出白沫,那人双膝跪地,而后五官紧皱,缩成一团,捂着肚子再也站不起来了。

    再次高高跃起,脚尖连踢,又是三人被踢翻,躺在地上□□。最后一人表情惊骇,心生退却之意,可已经来不及了,他的拳头已经落到水靖轩右手掌心,手腕也被水靖轩左手擒住,对方施力,将他往前一带,一抛,他已经被大力甩出了比武台,落到地上后才发现,右手手臂已经被对方卸掉,动弹不得。

    这一番进攻非常利落,动作衔接间有如行云流水,既优雅,又狠厉,精彩至极,仅仅两息便完胜七名劲敌,引来台下叫好声一片。

    站在山石上观望的十名长老脸色非常慎重,木长老握拳,极力压抑住内心的激动,低声道,“这孩子真是天资非凡!明明是简单的招数硬是被他使出无穷变化,比之狼女亦不差多少!”

    其他长老没有答话,只更加关注场内局势。

    被水靖轩雷霆手段震慑,再没有人敢近前招惹他,他略略移步,所过之处众人退避,身边空出好大一个圈来。

    本以为瘦弱的小孩是狼群中的羔羊,近前后才知道他是羊群中的虎狼。众人再不敢打他的主意,转而去攻击别人,偌大的比武场内乱斗轰轰烈烈,而水靖轩俨然成了个闲人,无所事事。

    没人来招惹自己,水靖轩亦不会主动攻击,负手,闲适的站在比武台边缘看起戏来。

    阿壮就没有他那般的好命了。因为他也算是这批门徒中的强者,联手围攻他的人不少,此时,他颇有些招架不住,正被逼着一步步朝比武台边缘退去。

    一名门徒抓住他的破绽,一脚踢在他腹部,将他连连逼退数步,朝比武台下跌去。

    “给我上来!”一直关注着阿壮的水靖轩以极快的速度赶到他近前,脚尖一勾,将一百来斤的阿壮从台子边缘勾起,朝围攻他的人抛去。

    “我只能保证你不落下场地,想要赢,就狠狠地给我打!”水靖轩负手,声音满是煞气。

    本已经跌出场地的阿壮又被他踢回来,生生压扁了一名攻击者,又听见他严厉的呵斥,心中豪气顿生,站起身后直直迎上围攻他的众人,脸上带着必胜的决绝。

    阿壮天生神力,体格又壮实无比,蛮劲上来了还真没多少人招架的住。很快就摆平了方才攻击他的人,但是即刻又被另一批人给盯上了。只要最后的十人没有选出,这场激斗永远不会结束。

    阿壮身上连连挂彩,好几次被逼出比武台,却又被水靖轩硬生生勾上来,真是有苦难言,只得拼了小命,一往无前。

    水靖轩除了动动手脚,把阿壮捞回比武台外,还会顺手做做好事,将被逼到比武台边缘的人打落下去,想着如此一来,就能尽快结束这场无聊的乱斗。

    很快有人看出了门路,纷纷离水靖轩这个煞神远远的。又见阿壮那头蛮牛分明与他是一伙,便放弃了对阿壮的攻击。

    如此,伤痕累累,汗流浃背,眼见就要倒下的阿壮终于有了喘气的机会,摇摇晃晃的走到自己小师弟身边,一屁股坐下,运气疗伤,那悠哉安闲的模样,引得乱斗中疲于应付的同门各种羡慕嫉妒恨。

    早知道这个瘦瘦小小的师弟那么厉害,咱也学蛮牛一样去巴结了,今天说不定也能捞着个内门弟子的名额。有人心中后悔不迭的暗忖。

    阿壮略略打坐运气,觉得好些了,站起身后一脸狂热崇拜的看向小师弟,笑得极为憨傻,“阿细,今天你救了我好多次呢!多谢你!你比我厉害,以后我都听你的,有事你尽管张口。”

    在阿壮看来,两人本就是兄弟,互相帮助是应该的。但是强者为尊的思想根深蒂固,因此,水靖轩自然而然就成了他认定的老大。

    瞥一眼淳朴的阿壮,水靖轩点头,收下了自己在教内的第一个小弟。对这等心思简单,重情重义的人,他还是很喜欢的,也愿意留做自己心腹。像上一世刘辉那等居心叵测之人,他敬谢不敏。

    在两人对话的片刻,台上终于只剩下十人,木长老飞上而下,站在场地中央,大声宣布比斗结束。

    除开阿壮和水靖轩,另外八人禁不住长长吁了口气,表情如释重负,有人甚至噗通一声双膝跪地,大口大口的喘息,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他们早已精疲力尽,再斗下去就支撑不住了。

    木长老扫视衣衫破碎,汗流浃背,伤痕累累的八名门徒,又朝干净整洁,神色安然的水靖轩看去,眼里闪过激赏,略略颔首道,“你们十人日后就是本座的弟子,下去领取内门弟子的木牌和衣裳吧。”

    十人鱼贯退出场地,木长老盯视水靖轩的背影良久才跃下高台,朝比斗中受伤,被安置在一旁的门徒们走去。

    “情况如何?”木长老询问负责治疗的一名长老。

    “除了被那小童打下场的人伤势较重外,其余都是轻伤,无需治疗。”那长老朝角落里昏迷不醒的十几人指去,“这些人都是被那小童打下场的,除了一人伤在腹部,一人手骨被卸外,其余都是脑袋受到重击导致昏迷。醒来后恐要将养数月才好。那小童出手尤为狠辣,而且,好似对攻击人的头部情有独钟,真是有趣!”

    他们不知,这是水靖轩在末世与丧尸搏斗时养成的攻击习惯。谁叫丧尸除了爆头,怎么都打不死呢。

    木长老点头,“我族被汉人和满人屠戮,他们日后都是我族的斗士,出手不很辣怎么能行?这个小童很好!学武才两年,仅仅打下些基础却能将简单至极的招式发挥出这样的威力,凭一己之力独挑数十人而轻松完胜,可见其资质非凡。明天的比斗,我想将教主请来,让他掌掌眼。小童悟性极高,是练武的奇才,在我手上恐是耽误了。”

    那长老认同的点头。两人就这样定下了水靖轩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