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靖轩回到自己那简陋的小屋时,阿壮也已经练功结束,正蹲坐在门口,眼巴巴的引颈眺望,显然是在等他回来。

    “阿细,你最近都在干什么?病已经好了却不认真练功,师傅一走你就溜号,下个月就要大比塞选内门弟子了,你这样会被刷下去的。”

    阿壮远远看见施施然款步而来的水靖轩,连忙拍屁股站起,迎上前后便是一通训诫。不怪他过度紧张,若是被刷下来,水靖轩日后不但无法学习武功,还得做最低等最繁重的粗活,生活十分艰苦,加之他年幼,能不能活到成年都是个问题。

    感受到阿壮真诚的关怀,水靖轩心里微热,抿唇一笑,掏出怀里已经烤好,用荷叶包裹的两条青鱼递过去,软糯的童音十分清脆悦耳,“师兄不用担心,我只是寻了个清静地方练功去了,没有偷懒。这是我捕的鱼,你吃吧。”

    大比?真是瞌睡来了送枕头!他正好借这次大比的机会展露锋芒,若能得哪个长老看重,收为嫡传弟子,便算是顺利走出了第一步。心里暗暗忖度,水靖轩心情更好,本就日趋精致完美的五官罩上一层柔光,令人观之莫名心喜。

    阿壮闻见荷叶里透出的烤鱼香味,情不自禁的深吸了口气,唾液极速分泌中,又听见阿细不是偷懒去了,立刻抛开心头的担忧,咧嘴一笑,接过烤鱼迫不及待地吃起来。

    吃了两口,想到烤鱼的来历,他又皱了眉头,朝水靖轩看去,“阿细,这鱼是在寒潭里捉得吗?”

    “是啊,我每天都去那里练功。”水靖轩双手托腮,盘膝坐在床上,正饶有兴致的看着阿壮狼吞虎咽的吃相。

    “以后不要去寒潭捕鱼了,馋死也得忍着,哥打上几架给你多争两碗饭也就是了。寒潭太深,底下很多涵洞和漩涡,水草又长的密实,潜下去,一不留神就被漩涡卷走,被水草缠住手脚上不来了。那里都淹死十几个人了,阴气重的很,听说还有水鬼出没,等着找替身呢!别人都管那儿叫水鬼潭,你不知道吗?”

    阿壮说着说着,禁不住打了个冷战,想着手里的鱼是从水鬼潭里捞上来的,说不定沾着阴气,陡然间觉得它们也不是那么好吃了。

    怪不得寒潭人迹罕至,原来是这个原因!真是迷信的古人!也好,一潭的肥鱼都便宜我了!水靖轩暗忖,心内颇觉好笑,粉色的小嘴便翘了起来,摆手道,“师兄不要担心,我没下水,是用鱼竿钓的,很安全。以后我不去就是了,你快吃吧,别浪费了。”

    见小师弟玉雪可爱的面容荡着一抹浅淡微笑,说不出的好看,无端端令人移不开眼,阿壮呆看了一阵,回神后脸颊一热,顿觉很不好意思,连忙低头大口吃鱼,掩饰自己的窘态。

    无怪他失神,水靖轩今世这个躯体本来就长得不差,是那种极为耐看类型的,被异能改造后自然更加优秀。第一眼看去只觉得此人长相清俊,第二眼便觉出些赏心悦目,待到再看一眼,才能深刻体会到何谓‘淡极始知花更艳’那种纯粹天然,刻入骨子里的美。再加上他在末世形成的如水般至刚至柔的矛盾气质,本就十分的长相,硬生生又添了三分风仪,再吸引人不过。

    阿壮是个粗人,又没读过书,感受到他近来的变化,偏偏嘴上却形容不出,心里憋的慌,只得闷头大吃。吃了几口,许是觉得自己反应过度,自己小师弟还不让看吗,于是又抬头,憨憨的开口,“阿细,你身子好了,长了些肉,比以前好看多了!以后阿壮哥多多给你抢饭,再不让你瘦回去。”

    “嗯,谢谢师兄!”阿壮这小屁孩委实憨傻可爱,水靖轩心里感叹,面上的笑容更大了。

    被小师弟灿烂的笑容晃的眼晕,阿壮呆了呆,刚褪去潮红的脸颊又热了起来,连忙转身吃鱼,头垂得低低的,差点埋进荷叶里。

    两三口吃完鱼,阿壮还是担心小师弟过不了大比,硬是拉着他在门前练起剑来。

    水靖轩有些意兴阑珊,却不忍心打击阿壮的积极性,跟着阿壮舞动起来。阿壮毕竟是为了他好。但是,这剑法,他真的很看不上。在他眼里,这套剑法除了前中后有三个劈、砍、刺的杀招外,其余都是些徒有其表的花式,破绽百出,实用性极低。

    经过末世的锤炼,他早已把如何杀人刻入了骨髓,一出手便直夺对方命门,招招都力求精简,如此才能做到快、狠、准,一击毙命,绝不是这种眼花缭乱的剑法可以相比。他的身手早已经形成了既定的路数,日后只会不断完善,不会更改。习武,本来就该拥有自己的风格,不然,一辈子难以晋升高手行列。

    阿壮见小师弟练来练去都是那三招劈、砍、刺,再没有别的动作,偏偏小脸上的表情却极为严肃认真,仿佛自己正在修炼的是什么高招,一时觉得他可爱透顶,收了剑势上前,笑道,“阿细,你怎么只练这三个招数,是不是其它动作给忘了?哥教你。”

    “不用,练好这三个动作已经够了。”水靖轩摇头拒绝,手上动作丝毫不停,三个剑招舞的飞快,衔接间行云流水,随着他身姿的腾挪跳跃又衍生出很多变招,杀气腾腾,片叶不沾。

    阿壮被他森然的气势和简单玄妙的剑招惊的退后两步,待到再定睛看去,小师弟依然是那个小师弟,剑招依然还是那简单的三招,没有改变。

    阿壮暗道自己眼花,见小师弟认真的表情格外的好看,又思量他或许是忘了,却拉不下脸来求助,更觉他这小性子可爱,憨憨一笑后开口,“好吧,你且先练着这三招,练好后若别的招数不熟悉,我再给你示范。你别怕,大比尽力就是,若被刷了下来,阿壮哥以后会照顾你的。练完武后哥来给你干活,什么脏的累的你留给我就是。”

    话落,他瞥一眼师弟的小脸,乐观的开口,“况且,阿细你长的这么好看,比狼女还好看,未必会被刷下来,很有可能被哪个长老看上,收做贴身童子呢!做了贴身童子就不必受苦了,日子过得比内门弟子轻松很多。”

    合着我好不容易把自己养的白白胖胖就是为了给人当童子使唤用得?小屁孩真会给我规划!心里腹诽,水靖轩停下剑招,屈指,踮脚,在阿壮脑门上弹了个绷,语带笑意的叱道,“你怎么就知道我选不上?会不会说话呢?累了,不练了。”推门,径自进屋休息去了。

    小师弟语带戏谑,弹脑门的动作透着说不出的亲昵,阿壮捂着额头,笑的更憨了,连声认错,说阿细一定选得上。

    有大比在后,水靖轩修炼更加勤奋,常常在寒潭泡到月上柳梢头才回去。他无意中发现,泡在水里,异能运行的更加流畅,增长的速度也更快,连带内力也提升不少,许是这里的水还未被污染,灵气含量很高的缘故。

    如此,水靖轩几乎和潭里的鱼做了同类,日日离不开潭底。

    忙碌起来,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眨眼间,一个月过去了,大比的日子终于到来。

    十位教习武师其实就是魔教的十大长老,他们先是各自教导五十名学徒,大比中刷下四十名,留下十名做自己的内门弟子,再在这十名里选出一名特别出类拔萃的收做嫡传弟子。这就是内门的选拔制度。

    被收为嫡传弟子的这十人,又与长老以前收下的嫡传弟子去竞争,能竞争到最后的最强者无疑就是长老之位的继任者,这是魔教的规矩。

    因此,被长老收为嫡传弟子就意味着踏上了青云得路的第一步,多少人正虎视眈眈的盯着这个位置,竞争起来尤为激烈,手段百出。

    大比有三场,分两天进行。第一天是塞选十名内门弟子,第二天十名弟子里再进行两两对战,最后的胜利者便是长老的嫡传弟子。这还没完,十名长老的十个嫡传弟子还要经过一次对战,选出一名魁首,由教主亲自接见,赐下特别奖励。这奖励或是一把称手的武器,或是一本武功秘籍,或是一颗有助提升内力的丹药,随教主心情而定,但无论是哪样都足够叫这些半大的孩子们争的头破血流。

    这是大比的第一天,也是竞争最残酷的一天,为了节省时间,负责教习水靖轩的那名长老干脆让五十人全上了教内巨大的比武台,进行一场混战,最后留在台上的十人就能成为他的内门弟子。

    其他长老见了觉得这个办法很好,非常省时省力,也就有样学样。但是比武台只有一个,塞不下那么多人,只能五十人一组的轮着来。第一组人上去混战时,台下围着四五百人观看,场面极为热闹,压力也更大。

    水靖轩脊背挺得笔直,面无表情的站在阿壮身边。

    站上来没多久,他已经感觉到有很多不善的视线正朝自己投射过来。先干掉弱者,然后联手干掉强者,最后再内斗,众人不约而同的定下这个作战计划。很不幸,瘦瘦小小的水靖轩就成了他们的首个目标。

    阿壮也感觉到了这种紧绷的气氛,眉头紧皱,垂头朝水靖轩低声嘱咐道,“别怕!等会儿别离开我身边,我保护你。”

    这个时候还想着照顾自己,水靖轩不得不为阿壮的厚道而感动,心中暗暗思忖:既然这孩子对我很有心,我待会儿便护着他一些吧!

    于是,因为一句嘱咐,本来要被淘汰的阿壮幸运的成了内门弟子,这是后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