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习师傅偕女童走到近前站定,表情严肃的环视众位弟子,缓缓开口,“前几日剑法已经修习结束,从今天开始,我将教导你们鞭法。此鞭法名为无影鞭法,是教主所创,速度快,变化急,出手狠辣,出没无常,若习得此鞭法之精髓便可以一敌百,跻身一流高手行列。”

    师傅的话音刚落,认真聆听的弟子们发出一阵阵惊叹声,眼里俱是狂热。

    见弟子们的学习热情已经被激起,师傅满意的颔首,再次开口,“此鞭法若结合深厚的内力使用将会威力倍增。为了让你们对鞭法有更深入的了解,为师特意请来了狼女为你们演示。狼女与你们年纪相仿,却已习得无影鞭法八?九分的精髓,你们好生看着。”

    话落,他朝身边站得笔直,神色冷漠的女童颔首示意,态度极为恭敬。

    女童没有二话,只瞥他一眼便飞身跃上一旁的假山,抽出腰间的蛇皮软鞭径自舞得咧咧作响,虎虎生风。强劲的气浪从她的鞭稍带出,刮到人脸上竟如刀削般隐隐作痛。

    水靖轩偏头,躲避女童用鞭子制造出的风刃,看着她在嶙峋的山石上腾挪跳跃,身姿轻盈,如履平地,看着她用鞭子的气劲将周围一抱粗的树木劈成两半,看着她在假山上留下一道道斧凿般深刻的鞭痕,鞭痕焦黑,烟气四散,足见威力之巨大。

    若女童不是演示鞭法,而是与人对战,此人怕是早被她抽的四分五裂,尸骨全无了。真正的武功竟然有如此威势,与异能相比毫不逊色!

    水靖轩被深深震撼了,眼里闪动着狂热的神采。他下定决心要尽快在师兄弟中崭露头角,以便有机会跟随师傅学习更深奥的武功。向来都是强者,重活一世,即便没有了紧迫的生命威胁,他也不会让自己甘于平庸。

    一套鞭法练完,女童从高高的假山上飞身下来,精致的脸蛋,飘逸的裙裾,真真如天女下凡,半点不见方才动武时的煞气,直叫一旁的众师兄弟们看的眼睛发直,就连教习师傅眼里也流露出几分欣赏和敬畏。

    教主钦定的总护法果然名不虚传,小小年纪已经如此厉害,待她长大该是何等惊才绝艳的人物!教习师傅心中惊异的暗忖,正待开口赞好,一道低沉浑厚的男性嗓音却在他背后响起,“好!果然是本教主的嫡传弟子!没给本教主丢脸!”

    听见来人出声,众人悚然一惊,连忙半跪行礼,口里齐声唤着“参见教主。”

    狼女冷冷朝来人看去,脊背挺直,依然稳稳的站着,丝毫没有行礼的打算,足见她在教中的地位何其特殊。

    水靖轩还未反应过来,身体已经先行跪下了,看来是这具身体里还残留着一些惯性意识。

    姬无双缓步从阴影里走出,没有理会半跪的众人,微笑抬手,朝狼女温声叫道,“到师父身边来。”

    狼女蹙眉,显是有些不愿,却依然慢慢踱步过去,在他身边站定。

    “真乖!狼女的鞭法又进步了,回去后师父定然好生奖励你。”温柔的嗓音中透露着浓浓的溺爱之情,姬无双举手,将狼女额前凌乱的小辫一丝不苟的别到耳后,爱怜的抚摸着她的面颊。

    “奖励?什么奖励?给你亲一口也算是奖励吗?你是在奖励她还是在奖励你自己?”姬无双的背后突然响起一道尖利的女声,话里的不满和嫉妒化为刀剑,直冲狼女而去。

    听见女人出声,本就眉头轻蹙的狼女眼里露出几丝厌恶,偏头躲开姬无双的手,一脸不虞。

    “你闭嘴!”姬无双被爱徒排斥,狠狠皱眉,回过头去朝背后的女人厉声呵斥,一把搂过狼女,强行带着她转身离去。他的背部,赫然粘连着一个女人,方才讽刺的话语正是这女人发出的。他们是一对双胞胎,背部连体的双胞胎。

    这三人,从头至尾都没理会跪了一地的教众,而教众们也仿佛对这种漠视习以为常,依然安安分分的跪着,大气不敢喘,头也不敢抬。

    当然,这其中并不包括水靖轩。

    跪下后,水靖轩抑制不住内心的好奇,不着痕迹的抬头,将姬无双从头至尾打量了个遍。阿细胆小懦弱,从不敢直视教主,因而他记忆里的教主只是一团模糊的黑影。此刻,灵魂换成了水靖轩,自然要把教主的长相辨识清楚。

    但见姬无双面容冷峻,身材高壮,穿着极为隆重华贵,一袭鸦青色祭司袍衬得他气度不凡,但举手投足间却有些迟滞违和,不似别的高手那般从容。且他本来深邃立体的五官不知为何,笼罩着一层煞气,一双浓眉斜飞入鬓,微挑的眼角竟像是描过眼线般,有两抹淡淡的墨色,连形状优美的薄唇亦是青黑色的,仿佛中过毒一般,使得他俊逸非凡的面容硬生生变的邪肆无比,使人不敢直视。

    这形象,活脱脱一个反派人物!水靖轩暗忖,心里的熟悉感越来越重,直至对方背后忽然传来女声,又待他转身离开,瞥见他背后粘连的那个与他相貌有八分相似的女人,水靖轩这才感觉五雷轰顶,终于醒悟过来,这人,竟然是一个连体人,莫怪他举手投足间那般迟滞,原是行动不便所致,而且,姬无双,本就是这两人共同的名字。一辈子相连,可不就是‘无双’么?这人,他自上一世就认得,难怪总有种熟悉感。

    狼女,姬无双,正是水靖轩前世看过的一部电影《白发魔女传》里的两个人物。只因这部电影太过老旧,时间又隔了许久,他一时想不起来,直到今天看见姬无双的真身才触发了脑海深处的记忆。

    毕竟,这种连体反派人物还是很少见的,在电影中性格又极为黑暗扭曲,使水靖轩印象比较深刻。只是,隔了那么久,他早忘了很多剧情,只记得狼女叛出魔教,与武当弟子相恋,姬无双为此诛杀武当教众,却被武当小辈卓一航一剑劈开了连体,血管爆裂而亡。

    剧情并不是水靖轩关注的重点,他飞快的在脑子里分析利弊,终于得出一个令人沮丧的结论,魔教不是他安身立命之地。若按照剧情走,几年后,待姬无双身死,狼女叛走,魔教必定会经历一场动乱,最后不是实力大损就是分崩离析。

    若他表现的太过优异,等到魔教动乱的时候,少不得被人推出来当枪使,届时保命都难,还捞不着半点好处。魔教这等穷山恶水之地,水靖轩委实有些看不上眼。

    理清了形势,水靖轩方才被狼女的鞭法激起的一腔热血霎时冷却下来,立刻改变了生存策略,决定尽力藏拙,暗中学好武功,练好异能,待到几年后魔教动乱便离开此处,另寻安身立命之所。

    脑子里思考了这么多,外间却只过了几瞬,等水靖轩回神,姬无双堪堪走远,众师兄弟们正准备起身。

    他连忙跟着站起,低眉顺眼的立在人群中,一板一眼的跟着师傅学习鞭法,并不太过出众,却也不似平日那般笨拙,没有引起师傅半分注意。